第八十八章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前面是抓野兽的陷阱,你不能过去。”

说完,少年手里提着的桐油灯在寒风之中轻轻摇晃,微弱光亮顺着霜雪洒下来,恰好晃进站在树干旁侧男人的眸底。

敖战听到从上面传来的浅淡嗓音,站定在古树边,一动不动。

从上面只能望见那人积满白雪的发顶,少年见对方不作回应,原本淡漠的一张脸上终于有了点变化:“……”

脚尖在古树的枝桠上轻点几下,只见少年整个人赫然腾空,披在身上的厚重斗篷扬起,带下去纷纷扬扬的小片积雪。

少年身形灵巧轻便,在半空之中一度停滞,踩踏几下苍老树干、如同一只仙鹤般从高空坠落——不过眨眼的功夫,整个人便从几米高处跃至地面。

绣着祥云纹饰的皂靴踩在柔软积雪上,发出沙沙的轻响。

拍了拍围在自己脖颈处的一圈软毛上的小片雪花,少年扯了把斗篷系带,将身上衣物褶皱一一整理好,之后才转身过去,抬手拽了一把面前男人的衣袖:“喂。”

仿佛丝毫没有注意到对方挑眉讶异的神色一般,少年一张脸粉雕玉琢,面无表情地仰首,神情淡然。

张青岚抬头望他,这才发现对方眼角眉梢都沾染着一股桀骜气,平直的剑眉拧起来,眼神严肃之中还带了些许的凶戾。

男人沉默片刻,随即将少年揪着自己衣袖的手一把打开,也不管自己此时肩头上已经积了厚厚一层白雪:“……你是谁?”

少年恍若未闻,只是吹了吹自己泛起来红痕的手背,另一只手抬起桐油灯盏,在昏暗天地间映亮出一角,这才将对方的脸色看得分明。

风雪呜咽,夜色悄然笼罩,密林之中只剩下偶尔几声嘶哑鸟鸣。

在灯盏的微弱烛光之下,男人脸颊上的刺青便显得格外明显而凶悍。对方一头枯草似的长发用破旧布带草草束在脑后,身上穿着更是单薄,一双草鞋陷入积雪之中,脚背和双手一样、冻得通红。

“啊,黥面……”少年面色不变,语调平平:“你是太吉的俘虏。”

敖战听到这话的时候终于有了反应,丝毫不掩饰自己浑身上下的凶戾气息,嗓音粗砺沙哑:“是又如何?”

明显挑衅的话语、尾音被寒风吞吃大半,再落到张青岚耳朵里时便已经没了什么威慑能力。

少年面相十分稚嫩,约莫不过束发的年纪,胆子倒是比旁人要大得很,听到对方这样说也只是摇摇头,语气平静得近乎于刻板:“我只是告诉你前面有捕猎用的陷阱,不能过去。”

他一副矜贵公子的打扮,身上的貂皮斗篷看起来十分暖和。墨发用玉簪束起来一半,其余则堆积在脖颈旁围着的那一圈软毛上,乌黑油亮的几缕。

加上那双古井无波一半的漆黑瞳仁,整个好似仙人一般,不食人间烟火。

只可惜敖战自认是个粗人,赏不来那仙人之美,很快就趁着那小公子不注意,三两下将人的双手抓过来合拢,从腰间掏出来一根麻绳、三两下打了个死结。

桐油灯盏一个不稳,从张青岚手中脱落。

“咔”的一声轻响,整个摔进了积雪之中,火光明灭飘忽过片刻,不多时便彻底熄灭。

“哦?”敖战扯起来嘴角,露出里面一排整齐的白牙,皮笑肉不笑:“是吗?”

少年自然是猝不及防,只觉得面前掠过一股凉风、叫人忍不住闭上双眼。再睁眼时,便已经落到了那个敌国俘虏手中,动弹不得。

感受到对方五指指腹传递过来的寒凉,张青岚疑惑:“你在做什么?”

敖战嗤笑一声,也不知道面前这家伙是真傻还是装傻,压着嗓子道:“晋阳同太吉是死敌,上及国君下至平民,只要遇见,便免不了一场死斗。”

“更何况太吉战败,这黥面正是拜你们所赐……此处刚好无人,你说,我便趁这机会把你杀了,如何?”

麻绳粗砺,磨得少年腕骨生疼。

敖战扯着麻绳,趁对方因为受力而身形不稳时出手,将人直接抵在身后树干上,一时间动弹不得。

少年却是直到这时也并未表现出来什么惊惶神色,垂眸望向那根将自己领子上白毛压得糟乱的麻绳,拖长了音调:“哎……?”

脸上仍旧是那副木头模样,就连被胁迫时也吝啬得不分出半点情绪。

敖战额前青筋一跳,看得心烦,当即拉紧了手中麻绳,想要往对方脖颈上套过去——

同一时间,只见眼前少年身形忽然化作虚影,一股劲风扫过、周围白雪随之扬起!形成道道雪幕。

身前一空,男人当机立断抬起手臂,挡下来自身后如同疾风般的侧腿一踢。

“砰”的一声巨响,两人之间因为打斗而生出一道气劲,将积雪之下掩藏的碎石草屑都激起来,使得双双后退几步。

少年仍旧是那副双手受缚的模样,麻绳在中间断裂开来。

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脱离了原本男人的桎梏,张青岚同他相对而立,目光则是心不在焉地投到脚边灯盏残骸上,有些心疼地看着流了一地的灯油:“啊……真浪费。”

此时天色昏暗,灯盏又被无端打翻,只靠着天空中几颗稀星,落下一点浅白光滑至密林中,权当照明。

敖战望向对方的眼神稍变,看着少年沾了星点雪花的面颊,略有些失神。

张青岚腰背直挺,站在雪地中央,手腕上的绳结还未解开,同麻绳的摩擦处则已经红肿一片,很是身娇体弱的模样。

敖战却是更加警觉……无论是之前这小家伙从自己的禁锢之中逃脱,还是反击时候踢过来的力道巨大的一脚,都足以让他察觉对方实力不俗。

然而自己已经三天没吃过饱饭了,若是现在打将起来,指不定谁更占便宜。

眼神几经变化,两人沉默对望:“……”

少年身量并不算高,即便是裹了一层厚实斗篷,身形仍旧显得十分单薄。

浓密纤长的眼睫隐隐有些颤动,张青岚抬眸,直勾勾地望向敖战。

随即干巴巴地扯着嗓子,站在雪夜里喊:“好痛。”说话时甚至带了些鼻音,虽仍旧是一副木头模样,却显得人愈发委屈。

……倒显得他在欺负人。

敖战脸上躁郁未消,扔开手里的半截粗糙绳索。防备着对面随时发难,快步走上前去,直到站定在少年面前。

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变扯断了绑在对方腕间的绳索,敖战抹了一把自己因为打斗而不小心落下来的几缕乱发。

揉了一把发疼的太阳穴,敖战暴躁道:“多事。”

麻绳被解开之后,张青岚便没再多事,只不过是兀自揉着发红的手腕内侧,重复道:“你在这做什么?”

“啧,”敖战懒得理他:“迷路。”想着搪塞敷衍过去,撑到对方离开就好。

“哦,”却没想到对方竟是以德报怨,好似丝毫不介意敖战的恶劣态度一般,听完答话之后便走上前来,轻轻扯住男人的单薄衣袖:“刚好,我认识路。”

“可以带你走出去。”

随着对方接近,属于少年人特有的温软香味瞬间变得浓郁……叫敖战心脏无端一沉,又不得不保持着一张黑脸,眼看着那小少爷走过来。

抬手将斗篷系带解开,少年紧抓着披风的两侧,只听见“唰啦”一声,那厚实的毛绒斗篷从自己身上脱下来,挂至臂弯。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张青岚抱着斗篷来到男人面前,对对方的惊诧眼神恍若未见。

趁着敖战僵直着身子不动,这才仔细拍了拍落在男人肩上的积雪,踮起一点脚尖,将那斗篷披到对方身上,系好了活结。

眼看着对方指尖在自己的咽喉处不停动作,敖战却发现自己好似被施下定身术一般,浑身僵硬得动弹不得。

晋阳向来对俘虏十分残酷,虽是寒冬,却只给他们发了一身单薄布袍,里面塞着的棉花又轻又少,裹在身上,充其量只能算得上是遮羞,并无御寒之力。

敖战是将门出身、自幼习武,这才免去几日内冻死在晋阳城门口的下场。

然而如今身上披着的斗篷厚重,还夹杂着几缕熏香气味,带着零星的余温,将外面的风雪悉数遮掩。

张青岚将斗篷给了那俘虏,随即面无表情垂眸,朝下瞥了一眼。

很快正色,拍了拍对方肩膀:“入夜之后风雪只会更大,若是不想死,便不要推辞。”

敖战顺着对方的视线低头望向过短的斗篷底下自己露出来大半的小腿:“……”挑挑眉,再不多说什么。

张青岚没有注意到那边的动静,嘱咐完后便自顾自地蹲下/身来,将地上埋着的半边灯盏从积雪中刨出,盛起点点还能够刮下来的桐油,随即从怀中掏出来一枚火折子,将油灯点亮。

“走吧,”少年朝着男人招招手:“我带路。”说完便转过身朝着深林之外走去,仿佛完全不设防一般,将后背整个暴露在敖战眼前。

此时风雪更大,少年在料峭寒风翻飞,手掌则护在那半盏灯前,小心防备着寒风将灯火吹灭。

灯烛的微光将人身形勾勒出来,在雪地上映出小半黑影。

敖战望着对方的清瘦背影,眼神复杂。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八十七章 下一章:第八十九章
热门: 山海纪之龙缘 ABO虚假婚姻关系 虫图腾4:险境虫重 沙雕学霸系统 我成了偏执男主的白月光 未婚妻不对劲 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 盗墓笔记 借镜杀人 占星术杀人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