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上一章:第八十八章 下一章:第九十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晋阳城外新盖了几座草棚,屋顶上的茅草在料峭寒风中上下翻飞,每日清晨都须得有人架着木梯爬上房顶,将上面压着的积雪拨弄下来,否则不过正午,草棚便有被压塌的风险。

敖战盘腿坐在火堆旁,隔着窄细门缝,沉默凝视着外面飘飞的鹅毛大雪。

昨日入夜之后风雪大作,那陌生少年一路将他从深林中护送至屋棚旁边。

趁着尚且无人发现,少年停下脚步,悄无声息地回头过去、瞥了地上那一连串的脚印一眼。随即出手如电,将原本披在男人身上的斗篷扯下来,穿回到自己身上。

拉起斗篷后面连着的兜帽盖好,张青岚一张脸登时被镶着一圈软毛的帽子遮挡大半,只露出来尖瘦的下巴。

冷不丁失去热源,敖战感受到周身裹挟着的冷气,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张青岚见对方黑脸,嘴角弯起来一丝弧度,抬手指了指旁边草棚从门缝之中映出来的点点火光,朝着男人轻声道:“有缘再见。”

态度十分自然,仿佛两人并非仇敌。

余光瞥见自己手脚上挂着的生铁镣铐,男人神色一厉……如今天寒地冻,就连监工也懒得从城中出来。反正只要有手脚的镣铐和血咒在,他们自然不担心俘虏会逃跑。

敖战目光深沉,盯着少年露出来的小半张脸看那薄唇开合,并未答话。

也不告别。

少年神出鬼没,话音未落,整个人就嗖地一下跃离原地。背影在昏暗天地之中几次闪现,很快便蹿到了远处城门前。

远远地,敖战隐约看见他站在晋阳城门口同那些身着铠甲的兵士交流。

似是从袖中扯出来一块玉牌,士兵们看清牌子上的纹饰后当即单膝下跪,其余人拉开城门,目露恭敬地让他进去。

一直到少年人的背影完全湮没在城门背后,敖战这才收回视线,转身推开屋棚木门。

……

“将军。”

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拍了拍,随即便是镣铐碰撞,发出清脆几声敲击。

敖战回神后抬头望去,发现带兵打仗时候的副将正拿着一块干粮,拖着脚镣在自己身旁坐下,哑声道:“将军,昨日傍晚您去哪里了?”

说着,副将朝着敖战伸手递来一块巴掌大的糙饼:“这是昨日监工带人发的口粮,我替您藏了一份,您快趁热吃。”

青年手里拿着的烙饼用火烤过,冒着热腾腾的白气,只是没什么滋味,上面还沾着几片黑灰,在火光映照之下显得格外寒酸。

敖战从对方手中接过饼子:“有劳。”

放眼望去,这屋棚里的人多半窝在四周角落,身上裹着一层隐隐发黑的薄被,三两靠坐成一团,脸色苍白,神情呆滞。

只有他和副将两人在篝火旁坐得板正,寒风沿着门缝吹进来,甚至还带着零星的几朵雪花。

此时外面风雪交加,天色昏暗得让人分不清是白天还是夜晚。

副将望着手里没滋没味的烙饼,环顾四周之后叹了一口气:“这天寒地冻的,已经有弟兄撑不住了。”

“若今后日日如此,恐怕大多数人都撑不到开春,便会……”

敖战此时也是腹中空空,咬了一口面饼。听到副将哽咽,便沉声接道:“便会冻饿而死。”

副将尚且年轻,闻言忍不住埋怨:“国君在大战之前逃走,留下满城老幼妇孺。”

“但凡国君有半点反抗之意,咱们也不会因为粮草断绝,被晋阳的军队围困在山谷之中,最终落得这副境地。”

眼前一闪而过同晋阳交战时候厮杀的血腥场面,敖战蹙起眉头,捏着饼子的手指微微用力。

他生在将门,家里世代辅佐国君,征战四方。

只可惜这一任国君是个半点血性都无的孬种,那日同晋阳大军在疆界相遇,自己带兵浴血厮杀整整三日……最后得到的却是国君主动将城都拱手相让的消息。

敖战自嘲一笑,抬手捏了捏鼻梁。

就在此时,草棚之外却是突然响起阵阵敲锣声。与平时的寂静不同,嘈杂的声音在风雪呼啸之中显得格格不入。

副将方才还沉浸在愤慨之中,如今听到噪音一脸茫然:“怎么了这是?”

原本躺在角落的兵士们纷纷爬起身,有的人身上甚至还裹着棉被,目光呆滞地望向屋外。

副将上前几步小心翼翼推开门板,顿时风雪倒灌,将地面上燃着的火苗堆吹得乱窜,火星四溅。

敖战身上单薄衣袍被冷风吹得翻飞,露出来底下小片线条流畅的肌肉。

示意其他人在屋内待命,敖战听着外面的敲锣声,和副将一同踏出门外。

此时风声减弱,顶头天空上层叠堆积的乌云也消散小半。微弱日光穿透云层落在雪地上,将站在空地中间的一行人照得清晰。

敖战抱着双臂,眉头轻挑。

只见被草棚围出来的空地中央,三个盖了茅草的竹编大筐码放其上。

旁边分别站着几名侍从,待到将箩筐放到地面上之后便将肩膀上的担子撂在一旁,随即退到两边,揣着双手,低头不语。

站在人群中间的则是一名少年,身上套着件雪白狐裘,布面上用暗青色的绣线绣着些素净纹饰。也不知是因为天寒地冻还是旁的原因,虽是穿得保暖厚实,两颊仍旧没什么血色,薄唇更是苍白之中泛着些青紫。

男人半靠着屋棚,随手扯来一根稻草叼在嘴里,打量着眼前的一切。

副将跟在敖战身边,神情古怪,伸着脖子朝着那些晋阳人望过去,不知道他们唱的又是哪一出戏。

见四周隐隐围上来了一群人,原本一直跟在少年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终于站出来,冲着张青岚笑眯眯地喊了声:“三少爷。”

那人手里揣着个金镶玉的小暖炉,头戴貂皮软帽,身后还跟着两名神态恭敬的近侍,衣着排场皆比少年要金贵得多。

未等张青岚答话,满脸富态的男子便招了招手,示意跟在一旁的侍卫们将盖在箩筐上的茅草掀开。转而朝向四周站在棚屋周围的俘虏们、趾高气昂道:“晋阳第一世家嫡子亲临,尔等还不快快出来跪拜,接迎世子?”

话音落下,雪地之中一时间鸦雀无声。

不仅是因为晋阳和太吉积怨已久、众人面对敌国世子心存怨气。更多的是在场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那中年男人虽是一口一个“世子”、“少爷”,望向少年时眼底神色却大多不屑,说话时候的语气也是嘲讽居多。

特别是看周围的侍从情态,对他比对待少年还要恭敬更多……不免叫人心生疑惑。

男人一句话将所有人的注意都引到了少年身上,一时间四面八方的愤恨视线几乎要将站在雪地中央的少年整个淹没。

张青岚垂下睫羽,目光游离,一副丝毫不受影响的混不吝模样,甚至还冲着某个朝他啐了一口唾沫的太吉士兵勾了勾唇角,露出一个纯良的笑。

敖战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眸色渐深。

随着箩筐上的茅草被人用木棍撩开,里面的物事便也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只见一筐烙饼、一筐分不清颜色的腐肉、一筐菜根烂叶,胡乱码放在一起,在冰天雪地之中格外显眼。

大多数人见状纷纷绿了一张脸,副将忍不住上前一步责问道:“你们这是何意?”

那大腹便便的男人见有人发难,竟是丝毫不气,反而笑了笑,回应道:“自然是这天寒地冻的,世子体谅各位吃不饱穿不暖,特意来给大家送些吃食、也好御寒。”

众人望着筐中那些个猪食都不如的东西,面色十分难看。副将更是气极,啐了一口唾沫怒道:“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三少爷,”男人对于副将的怒吼恍若未闻,却又不忘回头朝少年确认:“您说是不是?”

张青岚这时候才想起来抬头,却是看也不看对方一眼。只胡乱“嗯”了一声,搪塞意味十分明显。

敖战捕捉到男人脸上一闪而过的难堪和恶意,紧接着便听到那人略显粗哑嗓音在空地上响起:“那世子还在等什么?还不快些将饭菜亲、手分给诸位将士。”

只见少年抬手揉了一把被冷风吹得通红的鼻尖,倒是看不出来情愿与否,上前几步走到装了干饼的箩筐旁边俯身下去。

眼看着指尖就要碰到面饼,却只听到“嗖”的一声,一枚石子破空而来,狠狠砸在了少年的手背上,留下来一道红印。

张青岚下意识地缩回手,无奈起身。

环顾四周,这才发现不少被俘虏的士兵们已经来到了屋棚之外,手里攥着从雪地里捡来的石块,虎视眈眈地望着自己。

旁边的男人看见自己的目的达到,抱着暖炉站在一旁,刻意压低了声音同张青岚道:“三少爷,这可是家主亲令……今日您若是分不完这些吃食,便不能踏入家门一步。”

话音刚落,四周石块便如同雨点一般朝着张青岚身上砸过去、在雪白长袍上面留下来一个个重叠的灰点。

少年神色晦暗难辨,一动不动地站在雪地中央,却是忽然抬头——直勾勾地盯着敖战双眸,缓缓、缓缓地眨了眨眼。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八十八章 下一章:第九十章
热门: 湖底女人 巧克力游戏 洗洗醉吧 在恐怖世界当万人迷 我真的没有卖人设 假结婚后我带娃溜了[娱乐圈] 告别天使 海王翻车了 十万分之一的偶然 赤朽叶家的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