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两人那日最后可以算得上是不欢而散。

张青岚自认理亏,在守卫发现殿内异动之前主动离开,临走之前甚至没有回头,自然也就没有发现敖战望向自己的深沉眼神。

之后敖战不愿见他,于是偏殿里外里又多了十几只巡逻的虾蟹鱼龟。心烦意乱的东海龙王对外宣称闭关养伤,随即布下结界,却只防一个人。

张青岚忧心敖战手腕上还未完全消隐的红线,却次次不得已被拦在殿外,不能接近偏殿半步。最后只能悄摸藏在不远的某簇珊瑚背后,等待敖战出关。

只是这一等,等来的却是敖定波带兵深入南疆后被围困其中的求援情报。

……

“南疆地形广阔,向来以山岭连绵著称,数万山脉纵横交错,迂回曲直。”

“山林之中古木参天地形崎岖,多有沼泽毒瘴围绕,传说生活在其中的人族擅长制蛊用毒,世代隐居,同外界隔绝……”

看到此处,敖战合起手中纸卷,情报中最后一行小字的墨迹随即消失。

敖战蹙眉,抬眼望向四周。入目之处皆是参天古木,树干蜿蜒缠绕着墨绿巨藤,日光被巨树层叠叶片切割,最后落在草甸上时已然变得斑驳破碎。

深山老林之中龙身行动着实不便,敖战只得暂时先化作人形,带着一众人马深入其中。

脚下踩着的草地绵软,皂靴每踏一步便会从草叶之中挤出不少积水。杂草没膝,无数不知名的野花缀在其间,偶有飞虫掠过,停留于花瓣上片刻又振翅飞走。

南疆深处地广人稀,异常静谧,附近地面偶有凹陷,裸露在外的浅坑上便蓄积下来一汪清水。浅薄雾气于林间弥漫,虾兵蟹将们一面前进,一面挥舞桐油火把驱赶周围毒瘴。

随行的龟丞相将手中的火把递给跟在一旁的蟹将,随即从怀里掏出一枚蜃珠,紧赶慢赶走到敖战身边,佝偻着身子,伸手将蜃珠递至敖战眼前恭敬道:“大人,王上的消息。”

未等敖战将蜃珠接过,龟丞相便有些局促地开口,神情很是介意:“大人……那人族已经跟了咱们半个时辰了,可要微臣把人赶走?”说话时余光落在缀在队伍之后的张青岚身上,满脸为难。

青年此时背了一把用布包的长剑,远远跟在最尾,甚至刻意同将士保持了两三米的距离,看不清表情,正埋头跟着向前走去。

敖战不愿回头,感受到那抹熟悉气息动作一顿,沉默良久之后方才草草吩咐:“随他。”

说完后敖战接过蜃珠,不再看龟丞相的满脸苦相,于指尖处蓄积一团幽蓝灵气,随即将灵气注入蜃珠之中——片刻后,敖定波皱眉捧脸的模样便被蜃珠渐渐投影出来,晃晃悠悠地飘于半空。

只见赤龙双角之上覆着一层烈焰,身上衣袍沾了大半污泥脏水,一头红发乱七八糟地披散在身后,正盘腿坐在草地上愁眉苦脸地望着影像对面的敖战,开口时腔调颇为委屈:“大哥……”

敖战听到他的声音就觉得额角抽痛,终于忍不住揉了一把发酸的鼻梁:“怎么?又被劳什子蟒蛇癞蛤蟆地追着跑了?”

天晓得他一个时辰之前还老神在在地坐在南海龙宫里灌下大半碗补药,碗都没来得及放下便收到敖定波传来的求救密报。

说是为了追查线索一时热血上头,硬是一条龙腾云驾雾冲进南疆,只可惜不慎用力过猛飞过了头,导致最后不但毫无所获,还在深山老林之中迷了路。挣扎半天,实在是毫无脱困之法,这才想起来用龙族秘法给自家大哥传递消息。

好在除了被蛇虫鼠蚁恶心得狼狈了些,敖定波并未受伤。被敖战劈头盖脸骂了一通之后便老实呆在原地,再不敢胡乱跑动。

“不过算算日子,”敖战话锋一转,冷声道:“也是时候到南疆会一会那秃驴了。”

敖定波懵懂点头,抬袖抹干净脸颊上沾着的泥浆:“大哥说的在理。”整个人蔫嗒嗒地靠坐在巨木底下,说话时候再没了方才以往之前的勇猛冲劲。

蜃珠投射出来的画面朦胧,敖战眼看着敖定波抱着树干满脸愁苦地磨着龙角:“大哥,你们还要多久才能找到我?”

“蜃珠之间互有感应,”敖战面上嫌弃这个撒手没的胞弟成事不足,看到对方就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之后却还是叹一口气,生硬安抚道:“再等半炷香便是。”

“不过……究竟是看见了何物让你如此激动,宁愿丢下随侍护卫也要追入南疆。”

敖定波闻言一楞,片刻后伸手轻拍一下脑门,这才想起来最重要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同敖战说:“我在净莲寺后山看见了你们说过的那只白鹿。”

敖战眸色稍深:“说清楚,是怎么样的白鹿?”

“是一只幼鹿,约莫只有半人高,通体雪白,往外冒着灵气,”敖定波仔细回想,如实描述道:“似乎是已经开完了灵智,见到我的瞬间便往远处蹦走了。”

“每次我几乎要追上它时,白鹿便会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旦我停下脚步,那只幼鹿就会出现在不远处。”

终于发现了其中端倪,敖定波黑脸:“几次反复之后……便不知不觉地被带进山里了。”

南疆地域广阔四面环山,却和周围地区没有明显界限。净莲寺本就处在大片旷野之中,再往南下数百里便能够见到十万大山。

龙腾一息能飞跃百里,敖定波又是个莽撞性子,被引诱入深山老林之后迷失方向,倒也不是他做不出来的事情。

“幼鹿,”敖战眉头紧皱,突然道:“你确定看见的是幼鹿?”

话音落下,很快便隔着蜃珠看见了赤龙正在诚恳点头:“是。”

“不对。”敖战心中顿时警铃大作:“鹿辽山中见到的那只分明已是成年雄鹿。”

……幼鹿,只有玄澜亲手救下的那一只而已。

敖战眉头紧锁,隔着蜃珠映射出来的光幕嘱咐敖定波道:“即刻收敛龙息,隐藏踪迹。遇事莫要冲动,乖乖在原地等我。”

话音落下,敖战当即化身苍龙,朝着蜃珠之中渡入大量灵力。巨大龙身轻易碾断数十棵粗壮古木,腾空而起。

就在苍龙摆尾的刹那,只见硕大妖瞳貌似不经意地向后转动——

直到确定青年早已运起灵力、能够紧跟在兵将之后,这才抬首长啸一声,朝着蜃珠指引的方向迅速飞去。

*****

冷不丁被兄长切断传讯,敖定波伸手接住从空中落下的浅金蜃珠,重重叹了一口气。

他虽是不晓得大哥神情为何忽然变得古怪,却依然听话地按照敖战所言,施术将自己身上的真龙之气悉数收敛,外表也彻底放弃了龙形特征,将龙角红发隐藏。

摇身一变,成了一副彻头彻尾的人族模样。

以防万一,敖定波将蜃珠塞回到衣袖之中,之后又给自己身上封了几道能够隐藏踪迹的咒文,凝神静气,隐匿声息。

确定再无旁人能够发现自己,敖定波这才松懈下来,背靠古树,单手枕在脑后。

此时周边环境除了偶有风动便再无其他声音,山林之中潮湿,加上四周多沼泽水洼,再加上被正午的日光一晒,蒸腾水汽便如同被加热过一般,扑面而来叫人倍感憋闷。

敖定波翘起二郎腿,顺手揪下来半根细长草叶,叼在嘴里晃个不停。

颇为嫌弃地瞥了几眼自己身上沾着的污泥,赤龙脸上露出来一副糟心表情……等待大哥的间隙,他开始细细回想当时看见的场景。

那时候他为了找出导致敖战昏迷的线索差点把整座净莲寺掀翻,不仅是藏经阁讲经堂,甚至就连每个和尚的卧房都被他带人翻了个底朝天。

只可惜到了最后仍是一无所获,玄澜留下来的东西就真的只有藏经阁里那件废旧僧袍而已。

无论是洛迁镇还是净莲寺,似乎都已经被人提前打点清理过一般,干净得令人不得不生疑。

就在敖定波准备离开寺庙,想要回到南海同兄长见面之后再做商议的当天,一股异常的灵力波动在净莲寺后门泛开,引起他的注意。

冲到后山的一瞬间,敖定波这才清楚看见不远处的树后竟是躲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小鹿,一双黝黑眼瞳定定地盯着自己,甚至还打了个响鼻,仿佛生怕对方注意不到一般。

敖定波“呸”地一声将嘴里的草叶吐掉,有些烦躁地抓了把脑袋。

后来……后来他便像是着魔一般,一路追赶着灵鹿,最终被困在了深山老林里。别说冲上云霄,就连飞到树顶上、试图俯瞰南疆众山脉都做不到。

早有传闻说南疆之中诡谲之事众多,难以用寻常妖灵作祟解释……敖定波愈想愈心惊,最后忍不住起身坐直,晃了晃脑袋,将那些个乱七八糟的念头赶出脑海。

就在敖定波抬起双手轻拍自己脸颊的一瞬间——

只听“唰”地一声轻响,那出现又消失了无数次的雪白幼鹿忽然就站定在了他的面前,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歪头望着眼前人。

随即耳边响起一道温和清润的男声,话音之中甚至略带笑意:

“贫僧玄澜……见过南海龙王。”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九十三章 下一章:第九十五章
热门: 将军他不孕不育? 今天你洗白了吗 七芒星 假面饭店 吞天记 沙雕元帅天天偷拍我 破碎海岸 与影后闪婚后 顶级流量又撞脸了 反派洗白录/放鹿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