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张青岚勉力睁开双眼,强迫自己从昏沉的状态之中清醒过来。

率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厚重的帐顶,还有从帐幔之外隐隐透进来的飘忽烛光。

此处大概是一所民居。

骨头缝里渗出的酸痛令青年折腾了好一会才坐起身,后背斜靠在被软垫紧裹着的床头前,颇有些茫然地打量四周。

“醒了?”男人低沉嗓音在帐外忽然响起,紧接着便有一只手伸进来,将原本垂搭在床沿处的绸布拉开。

冰凉的空气扑面而来,带着些许清苦的药味,令人精神一振。

张青岚几乎是立刻就僵住了,指尖缠着蚕丝锦被不停地揪,把被面攥得皱成一团,很是不成样子。

敖战看了一眼他身上缠着的绷带,随手拖了张杌子放在床边,衣摆一撩便坐了下去。

顺手从床头的酸枝矮柜上拿起一盏盛了清茶的瓷杯,抵在青年干燥苍白的唇边,敖战低声道:“喝。”

“……”

张青岚刚想要伸手接过茶杯,却又在对方平静注视下硬生生地收回手,就着男人喂水的姿势将那杯清茶囫囵喝了个干净。

敖战看他终于肯乖乖听话,这才收了瓷盏放回到床头,甚至顺手擦干净了青年唇角残留的水渍。

两人相顾无言,谁也不想率先开口,氛围一度接近凝滞。

张青岚注意到窗外的暗沉夜色,时节已是入秋,没了蝉鸣的夜晚变得十分寂静。

“你的伤……还好吗?”张青岚哑着嗓子,轻声问。

他有意主动示好,动作虽是迟缓了些,却还是抬手轻握住敖战的手背,双手交叠着、指尖摩挲几下男人留下了几道干涸血痕的虎口。

敖战同以往相比更加冷感了些,听到青年说的话也只不过是不留痕迹地点点头,随即将自己的手从张青岚掌心底下抽出来,扯起锦被一角、往人身上拉了拉。

张青岚感受到了两人之间夹杂着的几分无言和尴尬,忍不住蜷缩几下手指,垂眸地望着自己变得空荡的掌心。

敖战自觉心脏被对方脸上露出来的茫然神色刺了一下,伸手去把张青岚耳边稍显凌乱的鬓发往后拨弄,露出来白净清瘦的侧脸。

男人的指腹微凉,划过面颊的瞬间带起些许颤栗……他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发现自己和张青岚之间已经存在了太多罅隙,如同毫无开解头绪的死结,纷繁杂乱,不知怎样开口。

被玄澜和张凝月设计入局,再离开时两人身上多多少少都受了些伤。

敖战身中蚀魂蛊,却因为真龙血脉霸道,因此当时才不会轻易受到张凝月的影响而失去神智。

于是他索性将计就计,顺势化龙,趁着对面防备不及的时候将青年救回来,再同敖定波汇合后离开,直到脱离疆域范围。

回想起自己在木屋之外听到的那些对话,敖战眸色稍暗。

“你神魂有损,还是先休息罢。”

沉默片刻,敖战索性放弃拆解那些可说或是不可说的心结,草草留下一句似是而非的叮嘱之后就要准备起身。

却不料背过身后只觉得腰间一紧,耳边传来布料摩挲的沙沙声,紧接着便是带了些许恳求意味的沙哑嗓音:“……别走。”

青年伸手环住敖战的腰,单衣衣袖被蹭开些许,露出底下一截皓白的手臂。

手臂上面的伤痕深浅不一,还有几处至今裹着纱布,淡粉色的血迹从底下渗出来,刺眼得很。

左手腕骨上还挂着一个图纹扭曲的银镯,敖战曾在对方昏睡时尝试过想要将镯子脱下来,却屡屡失败。

在心里低叹一口气,敖战很快拉开了张青岚过于清瘦的手腕,回身坐到矮凳上:“还想要说什么?”

青年呼吸有些急促,脸颊染上了些许病态的红晕,大概是还没有彻底从昏睡的状态脱离出来,只会紧握着敖战骨节分明的手,重复呢喃道:“别……别走。”

他的掌心微暖,同男人交握时轻易便将那一抹温度带过去,敖战神情复杂,最终仍是没再动作。

待到片刻后平复呼吸,张青岚神思恢复清明,这才有些舍不得地松开同敖战交握的双手。

见他回神,敖战终于没有再回避,而是直白地从头开始清算道:“三年前你出现在王府门口,到底是不是有意为之?”

男人面无表情,说话时的声线更是平稳得可怕,让人根本无法揣摩出他此时的情绪。

张青岚肩膀微不可察地颤了颤,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颊此时更是苍白一片,垂着睫羽、刻意躲开了敖战的视线。

也不知过了多久,方才点了点头,漠然承认。

敖战见他点头称是,倒是并未有多失望,只不过是多了些“果然如此”的感慨。

张青岚盯着锦被布面上的绣花出神,大概是在等着接下来的一连串盘问。

例如试情石的来历、他们对于真龙内丹的觊觎,张凝月为何会跟玄澜勾结,蚀魂蛊又有何解?其中最重要的莫过于三百年前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错事,以至于把柄落在别人手上,谁都能拿来威胁他乖乖听话……敖战甚至可以随便质疑他究竟付未付出过一颗真心。

还是说从一开始,便是谎话连篇的虚情假意。

心脏恍若被沉重铁链所缚,张青岚思及此处,整个人恍如溺水一般,几近窒息。

感受到肩膀处忽如其来的力道,思绪戛然而止。

张青岚只觉得眼前景色一花,待到再回过神时,已经是被敖战连人带被抱在怀里,双手紧扣在腰背处,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感受到脖颈边传来的清浅吐息,青年的动作近乎凝滞:“敖战?”

敖战同他相拥,半张脸埋在张青岚颈侧,听到对方语气里的疑惑之后才抬起头,轻吻几下青年已然开始泛红的眼角:“嗯。”

张青岚感受到落在眼尾处的柔和的轻吻,睁大双眼,有些不可置信地又喊了一声:“……敖战。”

“我在。”这一回敖战答得很快,他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开些许,目光沉沉,盯着张青岚不放开。

敖战单手搂着青年的肩膀,捧起对方过于清瘦的脸颊,指尖一路向上抚过,直到将人额前零散的几缕黑发拨弄到一边。

随即俯身下去,在青年额间落下一个轻吻:“我在。”亲吻之中的怜惜意味浓重,语气更是温和得不像话。

额前一吻的触感未褪,张青岚看着对方小臂上即将延伸至心口的红线,怔怔地落下泪来。

青年一双凤目微垂,眼尾的淡红逐渐蔓延得狭长,眸中的水光潋滟,泪珠顺着脸颊的轮廓滚落下来,砸在锦被上留下一个小坑,将布面濡湿一小块。

敖战有些无奈地看着他,伸手拭去眼尾的泪珠,指腹生着的老茧剐蹭在细嫩皮肤上,带起来阵阵细微的疼痛感:“哭什么?”

青年鸦羽似的眼睫垂下来,说话时鼻音很重,声音低得几乎要叫人听不真切:“你还有什么要问的,一并说了罢。”

敖战把人搂着哄了哄,闻言沉默片刻。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故意凑到张青岚耳边,轻声问道:“想不想要真龙内丹?”

微凉吐息掠过耳侧,激得青年浑身轻颤。

张青岚回神之后才想起来慌乱摇头,双手揪着敖战的衣领不放,差点连话都说不出来:“不……不,我不是……”

“好了,好了,”敖战抬起他的下巴,低头以吻封唇。唇齿粘连后又分开,动作温柔而缱绻,低声含糊地哄:“乖。”

张青岚同他深吻,唇舌交缠的柔软触感很好地抚慰着几近崩溃的神经。

敖战给予他的亲吻带着很大的安抚意味,刻意将动作变得轻缓温和,舌尖勾勒着薄唇的形状,还不忘轻拍几下后背,让人在自己怀里软得几乎要化成一滩水。

分开之后张青岚微喘着从敖战怀里直起身,眼底藏着不易被人察觉的痴迷。

敖战将五指插进青年发间,抚摸着他柔顺的墨色长发:“那一半神魂应当如何还你?”

张青岚抬起手背,擦干净嘴角的一点水渍,听到敖战的问话后目光闪烁,几经纠结,才半阖双眸,低声道:“……这本就是我欠你的。”

敖战眉头微挑。

“三百年前,我铸下大错,”张青岚神色空茫,视线凝滞于虚空一点,随即将侧脸轻贴在男人的胸膛上:“因果循环,报应不爽。”

青年跪坐着直起身,双手轻搭在敖战的肩膀上,目光缱绻。

为了养病,张青岚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衣,此时在昏暗灯烛的映照下更显得身形单薄。一头乌黑长发如瀑,垂坠在身后,些许随着青年俯身的动作滑落下来,盘缠在敖战肩窝,带来细微酸凉的触感。

两人呼吸交缠,张青岚缓缓垂眸,低头吻上敖战唇边,探出舌尖来舔舐着男人冰凉的薄唇,含混呢喃道:

“总而言之,即便是将剩下来的这一半神魂予你,我总归也是甘愿的。”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一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三章
热门: 再见,宝贝 我欲封天 死亡概率2/2 无限恐怖 山河表里 皇帝的鼻烟壶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第四扇门 帝国第一兽医[星际] 星辰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