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敖定波向门外走的脚步一顿:“……你说什么?”

佟苓仰起脸,银白色的长发纷纷从肩头滑落:“我说,我要张凝月的一条命,不行吗?”

敖定波有些茫然地看了身旁兄长一眼,转身两步跨回到少年面前:“什么意思?”

佟苓异常平静:“南疆疆域广阔,地势崎岖复杂,若是贸然挺进,即便是召来十万大军也不一定能找出她的藏身之处。”

“深山之中瘴气弥漫沼泽遍地,张凝月又善使巫术蛊毒……若无人引路,南疆便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怪物。”

敖定波只觉得他话是耸人听闻,伸手揉乱了佟苓额前的白发,笑道:“我为何一定要答应你做这个交易。”

顺手勾起来连在少年四肢上的缚灵锁链,敖定波捏着逐渐泛起血色的链子晃了晃:“知道这是什么吗?”

佟苓没想到对方会是这样的反应,藏在袖底的双手紧攥成拳头,闷不吭声。

“缚灵锁可不止是用来囚禁妖兽精怪这般简单。”敖定波脸上的笑意淡下去:“只要本王想,让你愿意主动开口的刑罚数不胜数。”

随着话音,一直缠绕在佟苓关节处的缚灵锁逐渐变得滚烫,与之前几次不同的是,这一回的锁链不仅愈捆愈紧,而且在烙下深印的同时还在不停抽取着少年体内仅剩不多的妖力。

筋脉都被灼烫热流侵袭的滋味着实不好受,佟苓忍不住痛呼出声,一时间只觉得就连骨血都快要被缚灵锁一同抽出体内。

恍惚间鹿妖勉强睁开双眼,过强的晕眩感令他就连近在咫尺的敖定波都看不真切。

煎熬多时,少年双颊满是病态潮红,大滴汗珠沿着额角滚落下来落入干草堆中。几度窒息令他终于忍不住开口大喊道:“只有我的妖力才能打开离火之渊的结界!”

敏锐捕捉到了佟苓口中的陌生地名,敖定波当即收回施加在缚灵锁上的炽焰灵力。

回头同敖战对视一眼,敖定波随即半蹲下/身,伸手捏起佟苓的下巴,从怀里掏出一枚深褐药丸,掰开齿关将药硬塞下去。

药丸入口即化,化作一股冰凉灵气,很快便将鹿妖体内原本在四肢百骸之间游走的灼烫感悉数驱除。

佟苓胸膛几下起伏,双手撑在身侧的干草叶上,粗喘着抬袖擦干额前冷汗:“离火之渊地处南疆腹地,外有玄澜亲手加持过的阻隔结界。”

“结界依托阵法,汲取整片疆域的灵气,比鹿辽山的九绝宝塔阵还要强劲百倍。”

提起九绝宝塔阵,敖战和敖定波的神情双双变得不善起来。

回想起同那阵法灵力汇聚出来的白凤争斗之景,敖战指尖在臂弯处无节奏地轻敲几下,

天地浩荡,广阔山河之间本就蕴集着无数浓郁灵气,能够轻易为阵法所汲取化用。

不过是一座山头,便能够汇聚出那般能量,若是再加上南疆地广、山林密集,灵力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了。

何况玄澜精通设阵之法,做事缜密滴水不漏,加上还有‘神谕’一事悬而未决,敖战并不能确定对方背后还有没有埋藏得更深的其他势力。

如今敌暗我明,如若真同鹿妖所言一般恣意强攻,很有可能被那两人合力坑杀。

自然,敖定波也存在着同样的顾虑。

他操纵着缚灵锁稍稍松开几分,使得佟苓能够稍微活动几下自己受伤的手腕,随即凑上前问道:“‘离火之渊’就是那秃驴和妖女的藏身之地?”

看对方总算是有了松口的迹象,佟苓呛咳几声,点了点头:“是。”

“南疆之中山脉连绵,十万高山环绕掩映。离火之渊便藏在最深处,四周被巨大裂谷包围。”

“半年前,玄澜第一次带我进入离火之渊,”少年眸色稍黯,将自己的下唇咬得发白:“那也是我第一次见到张凝月。”

敖战上前一步,低声质询:“半年前?”此时距离烨城之中毒瘴爆发不过三月,若是半年前张凝月就同玄澜勾结,倒也还算是说得过去。

佟苓本就受了重伤,一番折腾下来更是脸色泛青,体味到男人话里的未尽之意,很快蹙眉回应道:“这只是他带我进去的日子,若你想问那女人究竟何时便同玄澜相识……我不知道。”

敖定波又给佟苓塞了一颗浅色药丸:“继续。”

大概是那药丸的滋补作用起了效果,少年面颊上终于恢复了丁点儿血色。

防备地朝后蹭了几寸,佟苓试图远离敖定波:“离火之渊四面八方都是裂谷,裂谷底下才是真正的万丈深渊,其中沟壑又被瘴气毒雾填充,寻常人只要沾上些许就会被腐化成一具白骨。”

“不仅如此,外人若想通过离火之渊的结界,便须得以玄澜灵气为引。”鹿妖说到此处话音一顿,神情明显变得阴沉不少:“点苍印能让妖兽同主人气脉相连……所以我才说,只有我的妖力能进出离火之渊。”

注意到了佟苓向后躲避的动作,敖定波眼底流露出一丝玩味神色。

大概天生就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青年装作毫无所觉的模样,故意往少年的方向凑了凑:“那秃驴既然敢把你一个人扔下来,肯定是算准了你知道的一切对他们毫无威胁,即便是和盘托出也无济于事。”

敖定波一双赤红眼眸定定地盯住佟苓不放,轻而易举便捉住了少年的单薄肩膀,让他不能动弹分毫:“假若这本就是你们里应外合设下的苦肉计,想要将我和大哥引至那劳什子离火之渊里一网打尽……”

“血契。”敖定波一句话尚未说完,便被佟苓开口打断。

此时少年的指骨被自己用力捏得泛白,斩钉截铁道:“我自愿同你缔结血契,若我方才所言有半句虚假,不日必将天打雷劈,身死道消,永世不得超生。”

同为妖族,敖定波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血契为何物——那是上古妖兽流传下来用于约束合谋双方的一种契约,要求定下血契的两人以血为引,七魄为媒,待到两人都完成了定契时对方要求之事,血契才能随之消解。

违约之人,下场并不能比天打雷劈要好上多少。

“我只要张凝月的命。”佟苓薄唇开合,吐出来的话语愈发冰冷:“就算是你们要一同杀了玄澜也可以。”

“不,”少年半阖起双眸,唇角勾起来一个近乎于诡异的弧度,缓声道:“应该是……先把和尚杀掉,更好。”

*****

敖战跨步越过门槛,回身拉紧了卧房的雕花木门。

放在案几上的红烛已经烧完了大半,烛泪落下堆积在烛台上重新凝固,灯芯烧得焦黑,其中闪烁的一豆火光微弱,跃动着在墙面上留下不停摇晃的黑影。

端坐在床中央的青年半身裹着锦被,听到房门口传来声响的一瞬间抬头,静静地望向站定在不远处的敖战。

墨色长发披散在后背,张青岚见他一动不动,开口喊了一声“敖战”。

男人就着烛火望过去,并未停留太久,很快便迈步朝他走去。

顺势坐下在床沿处,敖战抬手拨开青年散落在鬓边的发丝,将其别至耳后:“醒了?”

"嗯,"张青岚点头应下,顺势半跪着直起身,整个人轻轻扑进敖战怀里:“在等你。”说话时尾音似是带了一把小钩子,勾得男人心头一颤。

敖战就着两人相拥的姿势将被子扯上来,将张青岚裹紧,低头轻吻一下对方唇角:“你如今神魂不稳,须得好好休息才是。”

“无妨,”青年侧脸贴至敖战胸膛,轻蹭几下道:“方才去哪里了?我醒过来时便没见到你。”

敖战这才将佟苓被俘以及之前在柴房之中的见闻一一道来。

“那鹿妖说此物对人无害,只不过在接近张凝月时,对方或许会因此有所察觉。”敖战握起来张青岚纤瘦手腕,皱眉捏起来纹饰奇诡的银镯:“你感觉如何?”

张青岚顺势直起身,晃了晃手臂上挂着的镯子,感受到敖战干燥掌心的微凉温度,很快安慰道:“确实没有什么不好的感觉,似乎跟普通的手镯无异。”

“巫蛊之术神秘诡谲,不好贸然动作,”敖战微微颔首,同他十指交扣:“但最好还是尽快将其摘下,以防万一。”

张青岚凑上去轻含住敖战下唇,含混道:“好。”

两人交换了一个吻,分开时青年唇角粘连起来一根银丝,极尽暧昧。

敖战单手托在他的后颈处,目光深沉,沉吟片刻后开口问道:“若是我亲手杀了张凝月,你会恨我吗?”

话音落下的瞬间,男人便察觉到了怀中身体一僵。

张青岚还未从方才的亲吻之中缓过神来,轻喘着神色迷离,只不过抓着敖战手臂的指尖下意识地收紧,脸色也有一瞬间的苍白。

却也足够敖战会意:“我知道了。”

他伸手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脸色冷淡下来,扶着张青岚的肩膀将人放回床上:“先睡吧。”

“待到七日后海族大军集合完毕,便会朝离火之渊进发。”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四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热门: 末段爱情 娱乐圈吉祥物 魔天记 樱花秘密基地 自投罗网 反派穿成小人鱼 女巫角 爱而不得那十年 绝对主角[快穿] 火神:九河龙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