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话音未落,一道罡风便直袭面门而来。

敖战眼神一厉,当即一把扳过敖定波的肩膀疾步后退,同时伸手揽起身旁青年腰身,将人拥入怀中,敏捷躲开那裹挟着浓郁血腥气味的风刃。

四周随行的蛟妖暗卫见状闪现,亮出兵器围挡在几人之前。警觉环顾四周,提防那诡异阴风再次发难。

一行人从山崖边缓缓后退,直至地面上再无白骨方才停下脚步。

张青岚从敖战怀里回过神来,顺势摘下腰间佩着的铜钱剑,并拢双指在剑刃上抹开一条血线,随即朝外横刀劈开——剑身上用红绳系紧的铜钱随之震颤,碰撞后发出金石相击的脆响。

只见一道浅金光芒从剑尖处一闪而过,在正前方三尺开外的草地上刻下一道深而长的划痕,片刻之后划痕迸发出几束耀眼白光,将接连不断袭来的劲风遮挡在外。

张青岚将铜钱剑反手收回,又从身后箱笼之中抽出十二张浅褐符纸,夹于指尖阖眼轻念几句咒语后扬手一洒。

那十二张符箓上用黑狗血画成的图纹骤然发亮,好似被无形丝线牵引着一般抖动着飞向半空,飞速旋转着环绕成圆。

直到这时,众人才隐约看见了那笼罩在那独峰之外的无色结界。

护山大阵如同半个倒扣的透明光球,上面隐有光华流转,将深涧底下奔涌的青紫毒雾笼罩其中。

不仅如此,那结界表面上还会好似海浪翻滚一般、隔三岔五便浮现出裂口似的红光。那裂口每出现一次,就会有十道八道风刃朝众人劈来一次。

敖战掌心之中凝起幽蓝焰火,朝着头顶上的十二符箓倾注而去,瞬间将隔绝风刃的屏障又扩大不少。

敖定波站在人群中央,见状将肩头上扛着的布包放下来,解开佟苓身上缠着的层层黑布。再于指尖捻出一团炽焰般的灵气,之后轻点少年眉心,让灵气悉数没入其中。

不多时,原本趴卧在地面上的白鹿便化作人形,轻颤着睫羽睁开双眼。

佟苓撑着地面坐起身来,颇有些茫然地眨了眨眼睛,直到嗅到空气中浮沉的丝缕血腥气才倏地变了脸色。

敖定波弯下腰凑到少年面前,伸手胡乱拍了几下对方侧脸:“醒醒,该你了。”

佟苓回神,黑脸捉住了在自己两颊上作乱的手掌,**被男人捏起来、无奈只得嘟着嘴含糊道:“放开我。”

敖定波松手,转而捏起佟苓后颈,将小孩儿提起来站直。

另一旁的张青岚原本被敖战挡在身后,听到动静以后探出小半边脸,见敖定波和鹿妖那副熟稔模样,颇有些讶异地挑了挑眉。

并未注意到旁人视线,佟苓挥手打开对方手臂,吃痛地揉了一把自己被他捏疼了的后脖颈,怒视敖定波:“别催。”

佟苓刚从昏睡之中清醒过来,如今站直在松软土地上,双膝不由得地有些发软。

此时距离离火之渊已是半步之遥,敖定波双手抱臂站在佟苓身后,视线时刻黏在鹿妖身上,提防他事到临头忽然反水。

两人曾定下过血契,现今血契化作两道繁复图纹,分别落在他们右手手腕的内关穴处,随着佟苓运功而发出明灭不定的暗芒。

在几人注视之下,佟苓迈步向前,很快便抬脚跨过张青岚用铜钱剑划下的深痕,越至屏障之外。

敖定波见状拧起眉头。

瞬时间,少年原本安稳垂坠在身侧的衣袂变得上下翻飞,呼啸而过的山风带来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将他披散在肩头的长发掀翻。令雪白长袍猎猎作响。

少年独立于断崖边,双手合十竖于前胸,半阖起双眸,朱唇轻启,低声念出一串音调古怪的长诵之声。

随着佟苓诵念的咒文到达尾声,出乎所有人意料,原本一直猛砸而来的风刃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住了一般,正逐渐消散在空气中。

身后山崖微微震颤,不少碎石滚落下来,砸在草地之中,留下一个个浅坑。

佟苓平直地抬起右手,掐起一道指决,一枚寸长的重瓣莲印登时从他指尖处飞脱而出,朝着远处结界直射而去,最后湮没于半空消失不见。

只见原本萦绕在独峰峰顶上的浓重云雾也在不停消退,弥散于亮白天光之中。原本作为防护大阵的透明光幕在距离众人最近之处倏然裂开一道小口。

佟苓转身回去,看向并排站在自己身后的三人平静道:“我妖力有限,辟开的裂隙只能存在一柱香的时间。”

张青岚挥手收回天顶上的十二道符箓,撤开屏障后被敖战抓着手一同向前来悬崖边。

低头看了一眼深渊之下翻腾的毒雾还有百丈开外的裂隙,敖战命四周的二十余条蛟妖化作原形,低声吩咐道:“进入离火之渊后莫要声张,务必小心行事。”

话音落下,蛟妖们纷纷双手抱拳,点头称是。

敖定波不留痕迹地瞥了身旁二人交握双手一眼,忍不住瘪瘪嘴,很快将视线转移到了另一边,也是这时候才看见佟苓的惨白脸色。

“喂,”敖定波伸手揉了一把少年发顶:“不过是开了道裂缝,不至于吧?”

“你别管。”佟苓忍下喉头泛起来的腥甜,亮起自己腕间血契花纹,抬头直勾勾地盯着男人道:“我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

“进入离火之渊后该怎么做,想必毋须我再多说,对吧?”

少年的嗓音之中有一种诡异的沙哑质感,说话时的眼神被额前乱发遮掩一二,挡不住的却是眸中埋藏着的浓重恶意。

敖定波闻言一愣,将搭在少年发顶的左手收回来:“……”佟苓得不到回应,眼神稍暗,却也并未再多说什么。

忽然,只觉得身侧一道劲风掠过,扬起一片黄沙。

佟苓眼前一花,再回神时已经被化作龙身的敖定波叼起来后颈处的衣物,扭头甩上了龙背。

“放心,”赤龙粗哑低沉的声音在山谷之间飘荡逸散:“定能帮你取来那妖女的项上人头。”

眼看着敖定波跟在前方苍龙身后腾飞而起,少年伏趴在龙背上只觉得四面八方的冷风刮得自己两颊生疼,闻言悄悄攥紧了掌心底下的龙鳞不放。

……

一行人朝着悬于半空之中的裂隙疾飞而去,苍龙御空于最前,身后才是跟随着的数条蛟妖。

底下是浓稠翻滚的粘腻毒雾,张青岚抱着墨青色的龙角朝前望去一眼,发现除了耳边的猎猎风声外便再无其他,四周寂静得可怕。

眼看着就要抵达佟苓利用沾染了玄澜气息的妖力开辟的入口,张青岚忍不住拧眉,总觉得这一切都过于顺遂。

底下苍龙似乎是注意到了抱在自己龙角上的手臂正在逐渐收紧,龙尾一摆,为张青岚周身加上一道泛着浅蓝光晕的结界,沉声道:“别怕。”

张青岚看着身侧结界,唇角勾起一个细微弧度,心中那股不安定感却并未因此消散,反而变得愈发浓烈。

正当他想要开口同敖战再说些什么的时候,耳边却忽然传来敖定波一声厉喝:“小心!”

紧接着便看见原本正朝着裂隙疾驰而去的赤龙霎时转向,朝着身旁并行的敖战身上狠狠撞去!

众人原本已经飞至半山腰,距离那裂隙咫尺之遥,如今敖定波这一撞令整个队伍瞬间乱作一团。

苍龙稳住身形之后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原本所处之地竟是掠过道道黑影!

那黑影密密麻麻如同蚊蝇,不知从何而来,悄无声息。其中一条蛟妖躲闪不及被黑影击中,竟是在眨眼间的功夫便化作了一具白骨,轰然朝底下的深涧直直坠落。

张青岚惊疑不定:“那是什么?”

一旁趴在赤龙身上的少年此时已经白了脸色:“是黑羽走尸!”

敖定波看着那铺天盖地的物事几欲作呕,整条龙盘旋在半空之中忍不住摇来晃去,怒骂道:“我就知道那秃驴没这么好打发。”

“黑羽走尸喜食生血骨肉,所到之处如蝗虫过境一般寸草不留”佟苓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千万不要让它们缠上,否则就要同方才那只蛟一个下场。”

敖定波张口吐出一团龙焰,将几只走尸烧作焦炭,怒骂道:“这秃驴还真他娘的不是个东西。”

敖战几度躲开那朝自己飞扑而来的乌黑走尸,不停吐出幽蓝焰火,随即指挥身旁蛟妖变换阵形:“后撤!”

正当众人同那黑羽走尸缠斗之时,只听近处山壁倏然传来几声巨响!

仰头一看,这才发现那些铺陈在山壁上的深红暗色此时好似活过来了一般,正在不停翕动——一双双没有眼白的全黑眼眸接二连三地睁开,眼球转动,直勾勾地盯着正前方盘旋的真龙。

敖定波抽空朝那山壁瞥去一眼,登时头皮发麻,忍不住骂道:“这又是什么玩意?!”

话音未落,却是听见了对面山顶上传来佛诵之声,紧接着便响起一道温和嗓音:“各位施主远道而来,贫僧已恭候多时。”

“唔!”佟苓闻言脸色一白,当即痛呼出声,颈项边的点苍印发烫发红。

少年很快便两眼一翻昏迷过去,双手再无力抓住龙鳞,整个人从龙背上直直坠下。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零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零八章
热门: 酒神(阴阳冕) 同级生 安娜之死 复仇者的秘密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鉴罪者 如何反撩觊觎我的挚友[重生] 我给残疾大佬送温暖[快穿] 穿成反派后我渣了龙傲天[穿书] 牙医馆诡秘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