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祭司气急攻心,一时间忘记了自己还在为祭坛供给灵力,忍不住挥舞着法杖怒吼道:“快拦住他们!”

然而就在他动作的瞬间,法杖上同金丝楠柱相连的白链即刻反噬,化作闪烁电光劈打下来,在老人枯皱的皮肤上留下数十道焦黑伤痕。

祭司双膝一软跪倒在地,法杖也因此脱手甩出、一路滚落至祭台之下。他痛呼一声捂住心口,嘴角渗出一道乌黑血渍。

白袍使者站在山崖边,被轰砸下来的闪电雷鸣逼退几步,再无法上前,最后只得眼睁睁地看着那忽然出现的少年同祭品从崖口边沿一跃而下。

……从高处坠落的滋味算不得多好,看着底下如墨般浑浊的海水,张青岚缓缓垂下眼睫。

怀抱中的“敖战”浑身僵硬,前胸被粘稠鲜血浸透,侧脸冷冷地贴在自己颈边,一动不动。

掌心底下的身躯似乎因此变得单薄脆弱起来,意识到这一点,张青岚忍不住又紧了紧环着男人脊背的双手。

耳旁是呼啸而过的风声,还有遥远得近乎模糊的轰雷掣电……堕入深海的一刹那,所有嘈杂顿时销声匿迹。

咸涩海水寒冷刺骨,将漫天雨势的纷扰隔绝在外的同时,连带着窒息感一同浸渍而过。

霎时间,浓郁粘稠的鲜血在胸前伤口处化作一道蒙眼的血雾,恍若盛放一般遮挡住张青岚已然变得通红的眼眶。

他紧握住敖战手腕,将人死死搂入怀中。水波流转,两人在水中散开的墨色长发发尾因此漂浮散开,勾缠成结。

百年的漫长时光在这一刻重合,深重苦痛终于原形毕露,血淋淋地撕扯着心上看似已然结痂的伤口。

少年睫羽轻垂,抽出没入敖战胸腔的三把短剑,剑刃重新对准自己的心口。

深海浮沉之间,张青岚神色淡淡,伸手捧起男人侧脸,随后在他唇角落下一个吻,舌尖轻轻勾勒着唇瓣轮廓,尝到的却是海水的腥咸苦涩。

唇舌交缠,少年低语呢喃:“……别怕。”

刀尖无声没入皮肉。

……

一阵狂风吹来,将崎岖山峰上萦绕着的黑雾悉数吹散,亮白天光中,二十八根朱漆圆柱矗立其上,直指苍穹。

两道身影从祭坛边沿直坠而下,飞速下落的过程中竟是直接穿透了护山大阵,落至离火之渊外侧。

峰顶之外是深壑沟谷,其中青紫色的粘稠毒雾奔腾浩荡,山风呼啸,好似一张血盆大口,在深涧底下守株待兔。

被毒瘴环绕的山壁此时裂开无数道缝隙,土皮剥落,碎石沙土一路奔腾而下、落至深渊之后消散得无影无踪,在半空中扬起阵阵散碎尘土。

片刻的地动山摇之后,轰隆闷响好似从天边传来,虽不刺耳,却是击打在人耳膜心口,带起阵阵窒息般的遏抑。

就在两人即将堕入噬人毒瘴之际!只听一声气吞山河的龙吟响彻整座山谷——

一抹赤影飞身而来,转瞬间把那两人从毒雾上空卷走,龙尾稍摆,赤红气劲登时同小旋风一般缠上腰间,将人生生从没入毒雾的边沿甩开。

被赤龙心念操纵着的气劲保护他们飞身而上,硬生生地挤在裂隙彻底消弭之前,将张青岚连同敖战一齐送入离火之渊中。

一直跟在赤龙尾后的密集黑羽走尸趁此机会追赶上来,纷纷朝着龙身扑去。

敖定波摆动龙尾,怒吼一声,口中吐出烈焰,登时将距离自己最近的几十只走尸烧成灰烬。

击退不少走尸,敖定波本无心恋战,却是在他向上飞动、准备追随敖战而去的一刹那,耳边却是忽然划过一柄箭矢,箭尖猛地剐蹭过坚硬龙鳞、发出一道刺耳巨响。

赤龙仰颈长啸,转瞬间盘身回首,这时候才发现身后浮于半空的僧人。

玄澜身披浅棕袈裟,立掌于前胸,唇角微微勾起、丝毫不见畏惧之色,凝视着眼前巨龙温声道:“还请施主留步。”

“你的对手……是我。”

***

重新回到峰顶祭台上,冷风将七窍之中沉浮的黑雾悉数涤荡。

张青岚缓缓睁开双眼,皱眉看着腰间缠绕着赤红灵力,似是终于从昏沉梦境之中缓过神来,眸中变回一派清明。

忍不住攥紧了两人交握的双手,张青岚随即单膝跪地,扶着敖战肩膀将人放平下来,半坐在青砖石板上。

敖战尚未清醒,眉头紧蹙着、眼睫微微颤动,眼底下染着一层薄薄的青黑,似是正沉浸在某种不好的回忆中一般。

青年见状,动作登时僵硬了一瞬,攥紧的指尖陷入掌心,带起一阵刺痛。

那幻境是张凝月为了他们特意准备的。

敖战至今昏迷未醒,既是同他一样吸入了黑雾,那么对方在梦境之中所看到的那些鲜血淋漓的真相,自然再掩无可掩,藏无可藏。

即便是如今知道了当年敖战不过是入世渡劫、锤炼道心,张青岚终究仍是有愧。

无妄之灾皆因他而起,如今,便让他亲手做个了结。

匕首没入心口的剧痛仿佛再一次袭来,张青岚用力闭了闭眼,指腹轻抚过男人额前龙角,叹一口气。

三百余年恍若大梦一场……纷纷扰扰尘间事,如今总归是要有个了结。

他松开手,让敖战背靠在一块立石旁。随即站立起身,双手掐出几个指决。

衣领底下的红光一闪而过,眨眼间,青年手中便握住了一柄玄色长剑。

眼前是一派平坦的青石地面,如今山巅之上已然没了之前萦绕的浓重白雾,一切均暴露在亮白日光之下,无半点隐藏。

随着青年缓步走近空旷高台正中的祭坛,他手中长剑剑尖划过砖石,发出一道刺耳长响:“……”

墨色眼瞳似是一汪深潭,张青岚凝神静气,站定在祭坛之前冷声道:“二姐,出来罢。”

清风掠过,无人应答。

见毫无回应,青年当即狠心咬破舌尖,随后将长剑竖直立于眼前,将一口舌尖血悉数喷于剑身。

玄色长剑好似有灵,染血后不住嗡鸣震动,发出阵阵清音长啸。

张青岚脚尖轻点地面,整个人身形一轻,登时腾空而起,周身气势大盛,衣袍翻飞,在半空之中猎猎作响。

双手紧握剑柄高举过头顶,青年神色一厉,长剑朝着眼前祭坛一劈而下!

剑身受到灵力催动,焕起道道刺目金光,骇人气劲登时随着劈砍动作激发而出、朝着祭台正中的青铜鼎猛力袭去!

剑气如沧浪,眼看着便要将那挡在铜鼎之前的木柱拦腰折断——

只见带着暴烈灵力的金光距离铜鼎还有二尺余长时,斜里忽然飞出五只以气凝形的黑鸦,接二连三地撞在金光之前,将剑气上的灵力悉数消解吞噬。

待到最后一只黑鸦消散,原本的猛烈剑势也同样消失殆尽。

“啪,啪,啪。”铜鼎之后传来几道漫不经心的击掌声,一道纤长人影终于从阴影之中缓步走出,半是讥讽半是调笑道:“真不愧是我的好弟弟。”

张青岚轻巧落地,反手将长剑背于身后,看着眼前人,沉默片刻后仍是道了一声:“二姐。”

张凝月脚步一顿,鬓边钗着的银铃发簪摇晃几下,发出细微的几声脆响。她望向张青岚的目光几乎有些痴了:“阿岚,你醒了。”

“怎么样,姐姐煞费苦心才弄来的‘魂梦’,”女人摩挲几下腕间的银镯,浅笑道:“滋味如何?”

因为张凝月的一句话,敖战浑身浴血、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景象仿佛又重新在眼前浮现出来。

张青岚蹙起眉头,抿唇不语,兀自攥紧了手中长剑。

张凝月并没有因此放过他,向前走过几步,眼尾余光睨过青年身后,意有所指到:“阿岚你猜,等到那条青龙从魂梦中清醒过来后……会怎么对你?”

她一边说话一边接近着张青岚所在的方向,身上银铃无节奏地顿响,让人心中无端升起阵阵躁郁:“毕竟当年他本应在天祭大典之前便一走了之,最后却因为你上了祭台。”

听到这里,张青岚眼神一黯,玄色长剑因此嗡鸣,语气愈发冷漠:“张凝月,你究竟是为何如此大费周章?”

像是被青年质问语调刺激到了一般,张凝月神情大变,周身轰然腾卷而起无数黑雾,话音也顿时变得尖利:“好,姐姐这就让你知道,我准备了这么多究竟是为了什么!”

话音落下,张凝月登时向后跃开大步,最后落在在铜鼎旁,竟是直接伸手覆在青铜鼎前的一方隐秘机关。

张青岚心道不好,当即跟上前去,试图阻止她继续动作。

就在长剑堪堪刮过机关表面的瞬间,张凝月嘴脸勾起一丝怪异弧度:“太迟了。”

随后五指用力,将机关整个按下,发出“咔嚓”一声闷响。

二十八根金丝楠木制成的通天圆柱当即不断震颤!发出不亚于地裂天崩的阵阵巨响!

——当时便瞧见了以通天长柱为中心、周边二尺内的地面纷纷陷落,露出底下裂缝般的幽深沟壑。

很快,从那些个暗黑缝隙之中便窜出来了一条条浅蓝的半透生魂,宛如长蛇一般,盘缠在那镶金嵌玉的木柱表面。

余震未停,不多时,从地底下又接二连三地拱起座座土包,堆叠在金丝木柱脚下。

定睛一看,才发现土包之下竟是半掩着昏迷不醒的活人!男女老少统共有上百人,无一不是浑身伤痕累累,虚弱无比。

张青岚眼尖,一眼便瞧见了角落里有个脸熟的瘦弱男童,此时正抱膝蜷缩着,脸色苍白,双眼紧闭,口中却一直不忘念着“姐姐”。

张凝月满意地看着祭台上的惨烈景象,她飞身而起,轻巧立在青铜鼎上仰天大笑:“只要今日祭礼一成,晋阳便能够重回阳世,我晋阳子民也将再入轮回。”

“真龙又如何?我要他敖战……血、债、血、偿!”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热门: 最漫长的那一夜:第二季 九焰至尊 天珠变 死亡回旋[无限] 死亡通知单 无理时代 诡念 当事业狂遇见工作狂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汉尼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