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大祭司动作很快,在龙息砸来的瞬间翻身游走,作为魂体的他几乎不需要费力就能往外闪现数十米。

张凝月方才被祭司误伤,如今正捂着小腹蜷缩于地,忍不住痛呼出声。即便如此,她的视线却仍死死钉在另一边的青年身上,小声唤了句“阿岚”。

龙焰砸地带起的浓重烟尘久凝不散,山峰顶上尘土滚滚,碎石瓦砾顺着山壁滚落之下,最后悄无声息地湮没于深涧毒雾之中,再不见踪影。

随着烟岚四散,苍龙轮廓也终于缓慢浮现出来。

坚硬鳞甲在微末天光下暗色光华流转,四只龙爪抓地,爪尖好似切豆腐一样深深没入青石地砖之内,随着青龙向前的动作,在石面上留下一道道斑驳痕迹。

苍龙粗喘,喷洒出来的气息还带着零星几点蓝焰,他动作虽缓却不至于迟钝,壮硕龙角上闪烁着熠熠碎光。

在大祭司终于得以看清苍龙原貌的瞬间,率先察觉到的是对方身上暴乱不定的磅礴妖力,随后便发现一双赤红妖瞳掩藏在黄沙扬尘之中,眼中凶光毕露。

不好!

大祭司脸色一变,几乎是立刻便将长骨法杖横至身前。

只见九天之上忽然风云聚变,在祭台上空降下电闪雷鸣,乌云攒聚,雪白电光当即顺着厚重云层直劈而下,生生将祭司眼前地面剖开,裸露出来底下的累累黄土!

雷电以万钧之力劈砸下来,一道比一道更盛,几乎令大祭司躲闪不及——即便是魂体,一旦被那九天玄雷沾上也定要损失大半道行。

苍龙引项长啸,见那小虫子似的的黑影左躲右闪,胸前更生躁郁。眸中红光大盛,周身妖冶气势铺天盖地地袭来,伸出龙爪、一把拍飞了大祭司朝他投来的几道灵气。

大祭司察觉到事情不对,当即放出灵识,这才捕捉到了敖战身上那股过于爆烈的妖气……倏然睁眼,脸色剧变,随后朝张凝月怒吼道:“你居然给他下了蚀魂蛊?!”

张凝月好不容易从地上爬起来,原本还试图在迷眼烟尘之中寻得张青岚所在,忽然听到从不远处传来的声音,表情在一瞬间变得古怪。

凝噎许久,方才不甘心地擦掉了唇角血迹,一跃躲开龙焰余威:“……是。”

苍龙扑杀着大祭司的魂体,伴随着地动山摇的震颤,离火之渊内原本的平整地面好似龟壳般裂开道道缝隙。

“蠢材!”大祭司一边抽取着鼎内残余生魂,一边躲开青龙挥来的一爪,粗声责备道:“蚀魂蛊对龙族作用甚微,不止如此,稍加刺激便会让他们理智尽失,难道你不清楚狂暴状态下的妖兽又多难对付?!”

“我只是想要……唔!”张凝月试图辩解,却在闪现至大祭司身边的瞬间被一团幽蓝焰火狠狠击中。

身体不受控制地腾空飞起,如同岩浆般的灼烫之感霎时袭来。女人忍不住瞪大双眼,一声尖利痛呼响彻祭台。

大祭司神情一暗,有些不耐烦地皱起眉头,稍作权衡后方才飞身而起,一把抓住张凝月的后颈,粗暴地将人从龙焰的桎梏中扯出来。

张凝月宛如刚刚上岸的溺水之人,半跪坐在地面上粗喘着。魂灵都被炙烤的滋味着实令人窒息,她面如金纸,忍不住抬眸朝那道腾空巨影望去,心有余悸。

在龙焰的猛烈攻势再次袭来之前,大祭司瞬息施法撑开小片结界,将自己连同张凝月隔绝在内,两人气息得以短暂隐匿在结界之后。

他缓缓摩挲着手中的长骨法杖,时刻提防着在外逡巡的苍龙,随即一把捏起张凝月的下巴,促声质问:“本尊予你的‘魂梦’,可给他种下了?”

张凝月吃痛,忍不住丝丝抽气,感受到下颌处的冷若寒冰的桎梏,她勉力点头:“……是。”

“不错,”大祭司闻言,脸色终于有所缓和,松手后转而将掌心按压在张凝月心口,迅速渡去灵力替她疗伤:“没曾想事到如今,还是要靠这些入土的陈年往事来解那真龙劫数。”

随着大祭司的话音,地面猛力震颤之感从结界外不断传来。双目赤红的苍龙此时正在猛力摆尾,幽冥龙焰几次堪堪擦过祭台,将原本木柱上精致华美的雕花朱漆燎得焦黑。

不少碎石砂砾因此掉落下来,将底下隆起的土包砸出浅坑。

张凝月见状,脸上顿时失了血色。

“大人,敖战原先身负天罚,”从祭司掌心粗暴渡来的灵力寒冷彻骨,张凝月强忍不适,满怀企盼开口问道:“如今利用魂梦令他重拥七情,强解劫数后金丹恢复全盛……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能依靠龙丹之力,令百姓魂魄重回现世?”

大祭司动作稍滞,片刻后收手起身,回头望向掩埋了上百活人的祭台,眯缝着眼,喟叹一声:“是。”

眼看着在苍龙接连不停的混乱攻击下,用于遮掩气息的结界就要因为灵力不足而消弭,老人将张凝月一把拉起,脸上是掩藏不住的野心与渴望:“事已至此,看来是不得不提前发动大阵了。”

“您的意思是……”

“没错,”大祭司没有再同张凝月多说什么,很快挥袖撤去摇摇欲坠的结界:“你去知会玄澜,命他打开山巅内阵,随后立刻挥来助战本尊。”

就在结界撤开的同一瞬间,老人朝着张凝月后背猛地拍去一掌,将人直接一把推飞出峰顶!

张凝月咬牙稳定身形之后从腰间扯下短笛,只听一声尖利哨响穿透云霄——紧接着便有黑影掠过,盘旋着接住了在半空中正不断下落的女人。

敖战识海之中是大片混沌,筋脉骨血好似沸腾般滚烫,眼前景物似是笼了一层血污般赤红,心中无处发泄的痛楚与烦躁令他忍不住疯狂毁坏着身旁的一切。

他只觉得自己的金丹灼烫,好似要从气海中飞蹿出来,半点也不安分。

脑海中则是各种零星散碎的回忆片段,尘封三百余年的记忆一朝得出,蜂拥而上的画面带来的却是无尽而深中的苦痛和压抑。

被外力强行破除的封印终于还是引起了天道警觉,厚重雷云开始聚集于山峰上空。

同先前被敖战主动引来的闪电不同,如今结界外的层云累积,劫雷噼啪作响,蛛网一样的湛蓝电光蓄势待发。

苍龙此时正在阵法之中上下翻腾,周身被熊熊妖气萦绕宛若萤火,星星点点地从鳞甲之间落至地面,将青砖腐蚀出密集的浅坑。

对外界的变化恍若未闻。

敖战龙尾一甩,狠狠砸向地面上凸起不平的碎石,尾巴上的鳞片因此裂开狭窄缝隙,漫溢出来殷红血丝。

然而苍龙却不觉疼痛一般,沉溺在眼前不断浮现又倏然消散的熟悉背影之中,任凭对方挑动心底掩埋最深的苦楚。

随着不断消耗灵力胡乱攻击,敖战喉舌之间弥漫开来浓重的血腥味,只可惜身上那些皮肉伤比不上他心痛的万分之一。

记忆终于一点一点地被填补完满……堕入深海之前,他亲眼看见的是少年伫立角落,冷漠观望的画面。

……是在嘲笑他的愚蠢和自作主张吗?

上赶着带人逃离困局,换来的却不过是一把迷药三柄短剑,连同遍体鳞伤一起,狠狠地践踏着他的真心。

霎时间,敖战恍若同时被千刀万矢击中,好不容易结痂的伤口再度撕裂,拉扯的已然不仅是皮肉,是痛至刻骨。

纷繁杂乱的画面偶尔缱绻欢愉,更多的却还是难以言说的苦痛……若说这便是自己入世必经的劫难,那么这一次,他不想重蹈覆辙。

丧失理智的时候很难意识到自己究竟在做些什么,敖战龙身化人,对于头顶上的千重劫云视若不见。

在那股腥臭的腐朽味道重新浮现的瞬间,男人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嘶哑低吼,双手掌心上分别凝结出一团浑圆灵力。

那灵力宛若燃烧得最为热烈的火堆,足有合抱粗,中间交错盘缠的是无法掩盖的磅礴妖气,带着苍龙本身肃杀寒凉的气息。

再没了能够束缚敖战的封印,他双眸赤红好似恶鬼,满头长发无风自动,在蓝焰的衬托下漫散于身后。

一刹那者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就是那一念!

两团蕴了无限真龙之力的蓝焰朝大祭司的魂体投掷而去,破空之声比先前的万鬼哭嚎更显凄切,尖啸厉声响彻天际!

蓝焰以万钧之势席卷了敖战目光所及之处的所有,就连地砖都被烧灼成半透明的模样。

大祭司根本来不及躲闪!他本就佝偻的身躯在幽幽焰火之中逐渐扭曲蜷缩,几欲成灰。

魂体本无实质,此刻却是被焚烧得双目空洞,空余两个黝黑的窟窿。转眼间,祭司身上的黑羽大氅便化作一缕青烟。

随着“啪嗒”一声轻响,烧成黑炭的鎏金面具滚落。

眸中已染上了晦暗之色,男人缓步前来,半蹲下/身,面无表情地将那剩下的半扇面具捡起。

……只不过他并未察觉的是,灰堆之中某种细微而晶亮的粉末正在缓缓聚集。

悄无声息。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四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热门: 完美现场 主角们都以为我暗恋他 神秘大佬在线养猫 罗马帽子之谜 星际重生之废材真绝色 嫁给敌国上将后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秀色农家 杀手的悲歌 美食直播间[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