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烨城内,不同于几月前的死气沉沉,如今城中弥漫着一股清苦的草药味,街上熙熙攘攘,家家户户门前都点上了一盏黄铜铸的莲花灯。

铜灯不过巴掌大小,早晚有专人巡街为其添满灯油,以保烛火长明不灭。

日日得见有人携老带小,拿了丝绢白布,沾上清水仔细擦拭着每一盏铜灯上的花瓣,力求纤尘不染。

百姓们如此尽心尽力,个中缘由,还数城中说书馆子里的那个老书生最清楚。

头几日这老书生尚因为毒瘴躺在床上奄奄一息,待到家里妻儿从敖家开的药堂里领回来的所谓“南疆神药”之后,服下没几个时辰,身上的暗疮烂肉便痊愈了。

第二日便忍不住穿着一身病袍在书馆里拍起了惊堂木,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说起他先前见着的“奇遇”来。

有了能够治病救命的神药做噱头,自是引来了许多人蹲在书馆的门前树后,就为了能够听一耳朵这老书生讲故事。

书生捻着他的白胡子,饮一口茶,说一段话。

唾沫星子横飞之间,说的是前夜他亲眼瞧见了敖老爷从南疆游历一趟,回城时跟了漫山遍野的天兵天将作守卫,整队人马从天而降,气势磅礴。

队伍中的护卫人人手里都提着这样一盏莲花灯,星点橘黄火光将烨城周边的深林高山映亮,灯烛连成长龙,化作声势浩大的一片。

又说之所以敖老爷能够深入南疆后平安而返、为百姓们求回神药,是因为他为天定之人,定居此处是为了救烨城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

老书生双颊因为激动而充血通红,将当日自己所见所闻稍加润色后一通胡乱吹捧……在场之人听得津津有味,且深信不疑。

毕竟在敖战回城后,毒瘴竟是就那样轻而易举地被驱散了。城中百姓轻伤者不药而愈,重伤者则可派人前去王府领回药包,养伤治病。

染上毒瘴的百姓悉数痊愈,积压在烨城之中的沉重气氛也终于因此烟消云散。没了性命之忧,众人又觉得寂寞难耐,开始想着要有些寄托才好。

有些人好似忘了当时自己在王府周围是如何极尽威逼之能一般,商量着要给敖战修建生祠,最好是能日日上供,奉香祈福。

连带着老书生口中的“青铜莲花灯”也成了能够保佑家宅平安,无病无灾的神物。

人人都请了铁匠铸灯,在自己家门口点燃起来,不仅如此,在路过那些花灯时神态都是万分的恭敬虔诚。

……烛火幽幽。

***

午后阳光正好,管家正慢吞吞地爬至水塘旁边,四肢往壳子底下一缩,眯着两只黑豆眼晒太阳。

本应是悠然自得的小憩时光,王管家却万万没有预料到花园侧门会在这个时候被猛地撞开,发出来嘎吱一声叫人牙酸的动静,顺带着掀翻了半块草皮。

“大哥!你在哪儿呢大哥!”敖定波风风火火地闯进来,手里似乎还提溜着一根翠绿青草。

青年满脸兴奋,即便身上还缠着小半纱布也没能阻挡他吵吵嚷嚷的一张嘴。

路过院中的小池塘时不慎一脚踹翻了个硬/物,只听见噗通一声,待到敖定波再低头时眼前已是空空如也。

敖定波无意观察到底水面上多冒起来的有几个气泡,眼看着便要朝敖战卧房埋头冲进去——

却是在迈步的瞬间被湿淋淋的老王八一口咬住裤脚,摇了摇头:“小王爷哎,莫急,莫急。”

小王爷是当年自己寄住在东海时仆从们对他称呼,乍一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敖定波提溜着草药愣在原地,眯起眼睛打量起脚边的绿壳王八。

片刻后才高高兴兴地蹲下/身,伸手戳了戳龟壳:“王叔,是你呀。”

一道白雾蒸腾而起,王管家有些佝偻的身形便这样出现在里面,衣袍上还沾着为褪的水渍,着实有些狼狈。

“对不住啊,王叔。”敖定波笑得露出来两颗小尖牙,指了指自己握着的那根蔫头巴脑的草根道:“前些日子说的劳什子还魂草,我从昆仑山上给他偷来了。”

“我哥不在府里么?为什么不让我进去。”

“说来话长啊,”王管家从袖子里掏出来一条锦帕,摁干净额前的池塘水,闻言轻轻摇头,长叹一口气道:“小王爷,您先跟我来。”

……

隔着窗柩,能勉强看清的只有一个光线昏暗的空旷房间。

屋子里甚至没有点灯,落着厚重的布帘纱幔,晌午的阳光被阻拦在外,只能透过窗缝隐约地落下小片光晕。

好似被清空了一般,东海龙王偌大的房间正中竟是摆着一个硕大的扇贝壳,周围则是一片空旷。

贝壳莹白如玉,质地温润,周身散发出细碎荧光,将原本暗淡昏沉的房屋照亮。

在微弱光芒的映照下,细微浮尘在空气中飞舞跳跃。贝壳上堆叠着无数金光闪闪的丝绸,柔软蓬松的布面正中妥帖地安放着一片黝黑龙鳞。

鳞片坚硬光滑,周身被道道灵气缠绕,鳞甲上的青莲纹饰明灭闪烁,亮暗不定,光华流转之间在柔和灵力的包裹中缓缓浮沉。浓郁灵气宛若潮水,丝毫不吝惜地朝那片龙鳞倒灌而去。

——正当此时,只见白玉似的贝壳上忽然多出来一条黑乎乎的龙尾,将贝壳整个环绕着卷起来,往盘缠的龙身之中拢了拢。

那长龙稍有动作,这才让人发现了屋子里不止是那孤零零的一只贝壳。

青龙盘踞在贝壳四周,身形硕大,浑身鳞甲青黑,隐匿在昏暗房间之中竟是叫人一时间不能察觉。

……

“哦哦,”敖定波撅着腚趴在窗框上往里瞧,见了里面孵蛋似的大青龙,神情稍显猥琐:“原来大哥这些日子天南地北乱飞,是为了收集药材,救人性命。”

王管家则是背手跟在他身后,闻言点点头:“是呢。”

“那位公子的神魂封存在能够暂存灵体的真龙鳞甲之中,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敖定波听了嘀嘀咕咕:“一片护心鳞,一片避厄甲……大哥还真是不心疼。”

王管家孜孜不倦地揭龙王的老底:“那日主上从外归家后震怒,砸了一地的瓷瓶盆碗,之后又下东海把藏宝阁掀了个遍,这才拎出来一个能够温养神魂的宝器。”

“从那日起,除了寻医问药,主上便再没从这屋子里出来过。”

“屋子里”的敖战听到动静,苍翠妖瞳登时睁开了一条缝。

他张开口,缓缓将埋在丝绸之中、一直紧贴着那枚青莲龙鳞的金丹收回自己的丹田。

墨绿色的龙眼珠子转过来,锐利视线落在了那条不安分的窗缝上,缓缓眨眼。

敖定波偷看被当场抓包,吓得一个踉跄,随后才赔笑着拉开木窗,觍着脸喊了一声“哥”。

“你在做什么?”

“王叔带我来看看你,顺便还把还魂草偷……呃不,取来了。”

青年把手里紧攥着的草药递出去,有些紧张地望着对面的男人。

敖战瞥他一眼,并未多说什么。随后化作人形,走至窗边,接过对方递来的那把青草,沉声问:“伤好了?”

敖定波是个惯常记吃不记打的主儿,听到大哥关心自己时便换了副脸孔,大着胆子凑上去探头探脑:“好了好了,连昆仑山我都全须全尾地回来了,简直不能再好。”

敖战挑眉,指尖撑在赤龙眉心,把人不安分的一颗脑袋给顶出去,冷脸道:“既然你这么闲,不如再去西海一趟,让姑姑将那镇魂丹分本王一颗。”

“这就不必了吧大哥,”敖定波顿时拉下脸:“那母老虎……哇啊!!!”

他一句话且只说了一半,便抱着被敖战戳红的额头,一手指向屋子里的什么东西,瞪大了双眼磕巴道:“大大大大大哥,动,动了!动了!”

敖战甚至还未转身,便瞬间理解了敖定波话里的意思。

男人神情一厉,一阵狂风刮过,霎时将卧房的门窗紧紧关闭。

敖定波只觉得冷风迷眼,忍不住后退几步离开窗柩,再睁眼时,已是同王管家一起被敖战送到了王府正院,再看不见男人身影。

……

此时此刻,卧房之中灵气四溢,将四面八方的丝绸帐幔吹得乱七八糟,纷纷扬扬地在空中飘扬浮散。

敖战死死盯着那正不断震颤的龙鳞,颈边青筋凸起,双手垂在身侧紧握成拳。

龙鳞上的莲花印记一改往日有条不紊的闪烁节奏,如今竟是长明不暗,在嗡鸣震动之中疯狂汲取着周围灵气。

男人衣袂翻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眸子里是强压下的癫狂神色,屏息凝神,恶狠狠地凝视着那托盛张青岚神魂的鳞甲,同时外放出大量精纯灵气,填补着那一直不停吞噬灵力的无底洞。

卧房外被苍龙施加了一道又一道的结界……毕竟是死而复生,几乎算得上是逆天而行,敖战并不想让对方经历一次和自己相同的、被天雷灌顶的痛感。

不知过了多久,待到卧房之内变得满地狼籍,木屑纷飞——

那吸饱了灵力的鳞片竟是缓缓褪去了原本的墨青暗色,变得同翡翠一般润泽透明。

终于!灵光乍现。

浑身光/裸的瘦弱美人缓缓落至贝壳正中,他跪坐着睁开双眸,就那样朝眼前人望去一眼……

一眼万年。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六章 下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热门: 星际种植大户 月亮今天不营业 奉命穿书 三口棺材 穿成豪门恶毒寡夫[穿书] 荷兰鞋之谜 皇室秘闻[穿书] 军门长媳 把绿茶情敌娶回家 在古代上学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