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敖战搂着青年,掌心顺着脊骨往下摸了一把,有些迟疑地皱起眉头:“你说什么?”

听到男人的声音在这么近的距离响起来,张青岚神情明显恍惚了一瞬间。

他很快低下头亲了一口男人的喉结,此时已经没了红着眼圈的模样,语气跟眼神同样平静:

“……抱我。”

男人额前青筋一跳。

且不说对方现在还是半个魂体,敖战自认不可能做出来这么畜生的事情,于是很快坐起身,捏着张青岚的后颈质问他:“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正在说什么?”

其实在青年的魂体从龙鳞中渐渐幻化出来的那一刹那,敖战是很想要冲上去拎起来对方的后衣领骂他一顿的。

想要责怪对方的自作主张,更想要明明白白地告诉张青岚,即便是当时他被魂梦和天劫压制着失去理智,也不需要……不需要他一介凡人用那样的方式换来自己最后的解脱。

敖战望向青年的目光一点一点地变得复杂。

看着张青岚如今透冰似的面容,一时间竟是说不清自己心里是失而复得的狂喜更多一点,还是对于亲眼看着青年可能再一次在自己面前烟消云散而带来的后怕和恼怒更多一些。

只可惜现在被他这么一打岔,便再也想不起来之前自己先前想要说的究竟是什么了。

张青岚很明显还没有从恍惚之中回过神来,紧攥着敖战的衣领不松,嘴里轻声念着什么,叫人听不真切。

敖战索性抓起张青岚的手腕,放到自己胸前,让他感受自己的心跳。

“听到了?”他有些无奈:“你还是觉得这是在做梦?”

张青岚也不说话,慢吞吞地抽出手,精神不大好的样子,就这样坐在敖战的大腿上,静静地望着他。

不仅要盯着看,还要抽出手,捧起来敖战的脸摸一摸,像是很珍惜这一点微不足道的相处似的,张青岚再一次垂着眼睫低语:“对不起……”

敖战紧皱眉头,直到这时,他才终于察觉到些许不对。

距那日在离火之渊发生的种种事已过去了快半年的时间,张青岚原本的肉身兵解后,神魂便一直寄居在自己送出去的护心鳞之中。

今日他的苏醒突兀,所有人都毫无防备。即便是敖战,也不过匆匆布下结界,将管家连同胞弟一起送出宅院,时刻防备着天雷降临。

敖战甚至做好了再等百年的准备,过去半年里一直在各地找寻能够温养神魂的宝气灵物。

青年本就割裂过神魂一次,如今好不容易拼凑起来,的确很难说得清会留下什么无法预料的病症。

……想到这里,敖战心里那点不知因何而起的烦闷和恼怒便缓缓消散了。

心中一直悬着的巨石终于落下,敖战轻叹一口气,用手背试了试青年额前的温度,想着或许现在应当传唤医师来为青年诊治才对。

张青岚见敖战不说话,当即便有些慌乱。他口齿不清,有些迷茫地揪着敖战领口,不晓得思绪又飘到了哪里去,开口含混地问他:“尾巴呢?”

“什么尾巴?”敖战皱眉。

张青岚有点委屈,重复道:“尾巴就是……尾巴。”

敖战有一瞬间的怔愣。

片刻后,只见昏暗中缓慢升起一阵轻而缓的薄雾,敖战额前的龙角在雾气中闪烁着星点碎光。

龙尾挑开布面,一点点缠上青年的细腰,坚硬冰凉的鳞片剐蹭着张青岚的皮肤,令他忍不住轻轻颤抖。

张青岚眼神有一瞬间的痴迷,随后一脸严肃地摸了摸轻轻拍打在自己掌心中央的龙尾。

敖战无可奈何:“这下高兴了?”

青年眨眨眼,并没有答话。

半晌后,原本那副迷茫而混沌的神情又变了变。

这回成了晋阳城里那个高贵的小世子。

“……”张青岚昂着下巴,垂眸安静地看向敖战,用三少爷最喜欢的语气,跪坐在敖战怀里居高临下地问道:“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察觉到这一点后敖战差点被他气笑了,扶在青年腰侧的大手忍不稍稍用力,捏了一把对方腰间软/肉:“怎么,少爷想我现在就消失不成?”

这话一出口,却好像触碰到了什么忌讳一般,青年的脸“唰”地一下就变得毫无血色,整个人扑上敖战的怀里,埋头闷闷地说:“别走。”

敖战见他像个小娃娃似的反复无常,忽然觉得有些想笑。

他抱着张青岚暗自运气,很快便从气海中引出金丹。

先前因为张青岚擅自割裂神魂替他疗伤,金丹因此染上了青年的气息,此时用于补足精气,姑且可以算是事半功倍。

宛若月华一般的精纯灵气从真龙内丹中溢散而出,随后一点点渡入青年体内,修补着这道虚弱灵体。

半晌,张青岚那雾蒙蒙的一双眸子才终于变得清明起来,原本半透的神魂好似又强韧了几分。

约莫是神智清醒了,张青岚醒过神来。他双手撑在敖战肩头,很快直坐起身,低头看了看自己半透明的骨肉,眸底闪过一瞬间的迷惑神色。

敖战沉默地望着他,一言不发。

看着眼前的人,张青岚将手背至身后,悄悄捏了一把自己的小臂。待到属于魂体的钝痛缓缓浮现,这才终于确定了这并非是他的臆想,抑或是梦境。

直到这时候,张青岚才终于忍不住、迟疑着喊了一句:“敖战。”

“嗯,”敖战不厌其烦:“我在。”

待到片刻后青年彻底从讶异中拉回思绪,敖战捻起来对方鬓边乌发,在自己指尖灵活地缠弄几下:“终于舍得醒了?”

“行,那咱们来算算帐。”

敖战说着抬手,轻摸几下青年的额头,等到对方平静下来后将人扶起,细细地围好了对方身上的长布,抱小孩似的抱在怀里,低声问他:

“为什么总是不听话。”

总是隐瞒下一切,半点不留商量余地,每每只会让旁人被动接受所有并不想要接受的结局,甚至从未考虑过对方是否会因此痛心。

思及此处,敖战心里重新升起来些许烦闷,语气忍不住加重:“你知不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为人着想,而叫做自不量力?”

话音落下,敖战明显感觉到怀里的人身子一僵。

张青岚埋在敖战肩窝,沉默了一会,才轻描淡写地闷声道:"……我习惯了。"

他不知道是不是天底下所有的人家都像晋阳一样,兄弟手足相残,父辈不闻不问。

很多时候无人会理会一个弱势世子究竟收到了怎么样的坑害,一切不公对待都只能靠自己规避,抑或是报复。

久而久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便学会了自己独自面对所发生的一切。

说也好,不说也好,总归最后还是一个人,依靠外力并非长久之法。并非只有当场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才是反击,忍一时,之后再悄悄地报复回去才是他学会的最有用的手段。

“本就是来偿清先前欠下来的东西,”张青岚抬起脸,话音有些迟疑:“我,不想给你添麻烦。”

所以才会不自量力,试图独自将所有的事端解决。

“我不是故意的。”张青岚蹙眉,忍不住张嘴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低声道:“那时境况危急,我被引灵镯控制心神,身上又带着你的护心鳞,唯有兵解……才是当时我唯一能够做到,也只会这么去做的选择。”

没了先前混沌时的迷茫模样,此时此刻的青年神情柔软,只可惜话里话外并无一丝悔改之意。

他跨坐在男人腿上,稍稍俯**,冰凉的吐息偶尔掠过对方的耳廓:“在担心我吗?”

不等敖战回应,青年便张口轻咬着他的耳垂,话音粘腻地呢喃道:“我很……高兴。”

敖战感受到颈侧传来的细微痒意,纠结片刻,终于还是低叹一声。

他从袖中掏出一物,看也不看便直接塞至青年掌心:“这是张凝月的灵核,在她自爆后找到的。”

“大祭司已经魂飞魄散,玄澜被本王重伤,带着佟苓出逃后暂时下落不明,已经派人去寻他踪迹,不日将斩草除根。”

“毕新当日作为祭品埋在祭坛下,现今也叫人送回烨城。城中所谓“毒瘴”已解,你大可……”

敖战一反常态,拥着青年一口气说了许多,却是在最后一刻被对方以吻封唇,打断了话音。

张青岚低头亲他的唇角,舌尖轻顶开男人的齿关,在敖战的注视下主动舔吻起来对方的唇齿。柔软唇舌在这一刻相互勾缠,未竟尾音终于湮没在了细密的暧昧水声之中。

不知道究竟吻了多久,直到魂体的冰凉温度也逐渐散去,张青岚这才松开对方,半撑起身,颈侧的发丝轻轻滑落下去,落至敖战肩窝。

他亲了亲敖战的眉心,很认真地同他对视:“一命抵一命,现在我的命给你。”

“敖战,从今往后,你就一直是我的了。”

敖战闷笑一声,托着青年的后颈深吻,轻咬一口柔软**,呢喃道:

“好。”

浓白如同牛乳一般的水流正不断翻腾着,水面上热气氤氲,气泡咕嘟咕嘟地向上冒起。

青年盘腿端坐在浅池之中,浑身赤裸,袅袅白烟被浓郁得近乎粘稠的灵气托起,好似软滑绸布一般缠绕在他细瘦腰肢上,半遮半掩底下风情。

此处是烨城后山。

月余以前,东海龙王麾下的探子在深山里溶洞中发现了一块足有十尺见方的天然灵玉,其中蕴含灵气不可估量,且灵性温和,用来滋养受损神魂再合适不过。

于是敖战便派人在洞中挖凿出来一汪深池,将灵玉置于其中,再引来活水山泉,连同火种凝玉一同倒灌入池中,整个溶洞便成了现在这副水汽缭绕的模样。

泉水受了火种凝玉的影响变得温热,却只是薄薄一层,没过张青岚的腰腹。

其上更多的是那方灵玉所外放出来的灵气,丝缕地沿着青年皓白皮肤一点点蔓延而上,将人整个笼罩其中。

先前一副躯体是张凝月从真佛供奉中偷来的“佛莲子”,被他主动在离火之渊上消解掉,最后归还与天地。

如今敖战索性不再找来什么外物让他依附,而是不断寻得天材地宝助他淬炼神魂,直到与寻常人无异。

温热水雾之中,青年一头乌发铺散开来,被水汽沾湿轻贴在他单薄脊背上,勾勒出清瘦的蝴蝶骨。

周身灵气好似窄小漩涡,不断飞速朝着他的丹田气海中涌进。

片刻之后,这样流畅的吐纳便被一只忽然从身后摸上来的大手突兀打断——

敖战悄无声息地穿过溶洞外的结界,赤脚踏入水池中央半蹲下来,单手扶起面前青年腰肢,粗糙指腹不住摩掌着底下细腻如脂的皮肤。

此时外面正值寒冬,溶洞内却温暖如春。

感受到身后传来的一股寒气,张青岚缓缓睁开双眼,墨玉一般的瞳孔闪过一丝微不可察的空茫,却又很快放松了身子整个人向后轻靠去,温声道:“你怎么来了?”

不顾被泉水打湿的衣摆,敖战索性直接坐下至水潭,他将青年整个拢进怀中,侧头过去轻嗅几下对方颈项上的浅淡清香。

捉了张青岚的手腕,男人认真把脉片刻,在感知到对方已然趋于平和的气海后眉间沟壑终于消散几分。

敖战把人抱起来,转过面向自己,俯身啄吻几下青年眼尾,嗓音低沉:“怎么本王不能进来?”

温热水流滑过肌肤所带来的柔和触感令人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张青岚半垂下眸子,纤细指尖一点一点地拨开男人胸前交叠的领口:“青岚不敢。”

细微痒意惹得敖战闷笑一声,横搭在青年腰间的手臂收得更紧。

张青岚半跪起身,低头同敖战交换一个深吻。

唇舌相接的瞬间被人用力德着一把细腰,将他整个人压得更向下一些。前胸白皙皮肤因此被绣了金线的布料蹭得微微发红。

“......唔。”

舌尖轻滑过上颖带来的酥麻感令青年闷哼出声,还有腰上不断作乱的一只手,顺着脊骨一路向下,先是摩挲一把大腿内侧的嫩肉,而后才向着那条隐秘缝隙不断深入。

男人的亲吻并不算得温柔,不断啃噬舔咬着唇瓣软肉,近乎贪婪地大吃大嚼,有时候甚至还会将青年的舌尖勾缠着不放,教人深陷其中不可自拔。

快感好似虫蚁一般,细密微痒地顺着唇齿蔓延至全身。

不多时,青年便软成了一汪春水,气喘吁吁地俯趴在男人身上,神情迷离。

敖战伸手蹭干净张青岚眼尾泛出来的一点泪光,托住对方后颈不让人有逃离的机会,倾身压上去,一口叼住了青年咽喉,从那处逐渐向下亲吻。

细密的吻带了些安抚的意味,将张青岚哄得彻底不作反抗,指尖软软地搭在男人肩膀上,喘息着凑上去和敖战接吻。

敖战低笑一声,单手托起青年腰背,趁着对方毫无防备时一把握住了那人前头的物事上下撸动起来,掌心特意蕴了些灵力,将原本冰凉体温变得灼烫起来。

“哈啊......!”过于突兀的刺激令青年霎时间红了眼眶。

美人的一双长腿被分得很开,紧绷的腿根忍不住抻动一下,随后发出来粘腻的一声闷喊。

敖战对于张青岚的反应十分满意,于是奖赏一般地开始揉动顶端,轻重缓急冷热交替,生生让对方忍不住呻吟出声,茎身高抬着抵上自己的小腹,吐出一点干净的粘液。

同时吻住青年唇齿,舌尖不停向喉咙深处顶弄的同时,手上动作不停 。

男人的五指粗糙,手法更算不上细致,粗暴动作却让青年感受到了铺天盖地的灭顶快感,指尖忍不住用力,深陷入入敖战肩头。

没过多久在青年或高或低的呜咽呻吟之中,一抹白浊便悉数打在了男人身上的乌金长袍上,在缓慢地流下来,再滴落入池水之中。

敖战松开桎梏在张青岚腰间的手,草草撩开自己衣袍下摆,随手扯了一把亵裤便露出来底下那根兴致高昂的东西,粗长茎身挺立着,硬得发疼。

食中二指挖了软膏,胡乱按揉两下便直接闯入后穴。

另一只手扶着张青岚的腿根,教人用那长直白皙的双腿往自己的腰上盘,敖战一边低头舔吻着青年锁骨,一边将手指猛地往穴口中塞去,狠狠搅弄。

张青岚被刺激得浑身发抖,整个人抵御不能,瘫软在男人的作弄之中,被快感逼得只能双眼迷离地大口喘息,银丝从嘴角一点一点地滑下来:“呜啊......哈......敖战,敖战。”

待到青年逐渐适应了那胡乱作弄,敖战眸底被情欲填满,掠过一丝微不可察的红光。

安抚似的在张青岚唇角啄吻几下,手指逐渐从肉穴内抽离。

就在青年因为突如其来的空虚而感到不满足的瞬间,一个冰凉细长的物事便忽然抵上了他还未来得及收拢的穴口。

细密冰凉的鳞片坚硬,不停搔弄着软肉,带来阵阵过电一般的激烈触感。

张青岚终于从欲海之中找回来丁点儿的神智来,在反应过来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之后倏然瞪大双眼:“不要!”

就在他绷直挺腰想要坐起身的一瞬间——龙尾毫不留情地插入肉穴之中,激起一阵粘腻而情色的水声。

“唔啊,敖......敖战。” 龙鳞边沿锐利,如今收敛了待在那穴肉的包裹 之中,带来的舒爽感觉比普通的插入更盛,当即令男人一双墨青竖瞳的颜色变得更深。

耳边响起来的是情人柔软如猫叫的呻吟哀鸣,只可惜非但没有激起苍龙半分怜惜,反而将那情欲勾得更旺。

他把着青年的后腰,往自己的方向用力压了压,随后一口含住对方的柔软耳垂,沉声诱哄道:“乖......”

趁着张青岚还未完全从那震惊中回过神来的瞬间,龙尾狠狠顶入几分,竟是大力蹭过了肉穴之中最为敏感的一处,随后便专门顶弄那里,带来潮水一般的快感。

随后一巴掌拍上那柔软臀肉,居高临下地吩咐道:“放松。”

张青岚凤目微微失神,在龙尾激烈进出所带来的快感之中变得愈发迷离。

肉壁被刺激得频频紧缩,将那尖锐悉数包裹吞吐,勉力含吮着。青年似是被灭顶的快感弄得有些怕了,不住想要往后退。

却因为双腿仍旧勾在男人腰间而动弹不得,只能被迫承受着那些暴风骤雨一般的抽插:“嗯......呜啊......”

敖战不过衣襟凌乱几分,可是被他不停肏弄着的美人却是一丝不挂,身上皮肉泛着一层薄红,在雾气缭绕之中更显得诱人几分。

不知何时,龙尾被男人操纵着从青年肉穴之中抽离出去。

同一时间,灼热的顶端却是径直抵上了那翕动的穴口,大力向其中肏去。

“唔啊!“被深深占有的刺激令张青岚终于忍不住大声呻吟了起来,身躯被撞击得在池水中不停摆动,长腿无力地大开着,任凭敖战随意肏弄。

敖战双手掐着身下人的一把细腰,俯身下去含吻张青岚的唇瓣,沉声夸奖他:“岚岚好乖......再吃得深一点,嗯?”

不等张青岚回答,便兀自加大了挺腰的动作,肉刃毫不留情地刺入那穴肉之中,疯狂顶弄着最为敏感的一点。

“敖......敖战,不要,我......呼啊......我不要了......”张青岚感受到体内最深处也要被人开拓凿弄,嘴角银丝滑落,唇瓣嫣红,在一浪更高过一浪的快感之中哭求出声。

最后竟是承受不住男人的肏弄,绷着脚背高声淫叫,一股白浊啧溅出来。

肉穴因此绞弄得更紧,敖战眸中情欲好似篝火般熊熊燃烧。

他一边肏干一边将青年紧紧搂入环中,双手攥紧对方手腕,随后用力肏弄开那本应紧缩的肠壁,凶狠抽插几下,最后挺着腰将浓精全部射进肉穴深处。

射精之时,张青岚痴迷地同他接吻,呢喃爱语逐渐湮没在唇齿之间。

最后敖战粗喘着将张青岚放下来,拨弄开对方脸颊上汗湿的一缕长发,在青年眉心中间落下一个轻吻。

随后俯身低头舌尖缓缓舔舐着张青岚的小腹,将爱人身上沾着的浊白悉数吞吃下肚。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一十八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章
热门: 和影帝互粉那些年 半身侦探2 残疾人宣言 巷说百物语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穿书] 第一丑夫 以爱渡我 巧克力游戏 空幻之屋 我风靡了星际修真两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