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敖定波从小到大挨揍挨得多了,听到敖战声音的第一反应便是抱头鼠窜,试图从酒桌旁大开的窗侧翻出去。

敖战嫌他丢人,伸手薅了一把弟弟的后脖颈,示意对方老实呆着。

先前试图往张青岚那边蹭的酒娘早就被男人的浑身煞气吓得小脸惨白,话都说不囫囵,匆匆揣着酒瓶子蹿回了后厨。

青年手腕被人握着,一时间动也不能动。

手里的瓷白酒盏早早被敖战夺下来,“哐”地扔回桌面上,发出一声轻响。盏中浅薄的一层梨花白飞溅出来,酒水将桌面的木头打湿成深色,空气中顿时弥散开一股浓烈酒香。

敖战动作快,表情也凶,特意摆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攥着青年的细瘦腕骨,兴师问罪的派头很足。

张青岚先是愣了愣,反应过来以后才想起来抬头望他。眨巴几下眼睛,薄唇轻抿着,直到这时候眼神里还覆着浓浓的无辜。

一张脸上写满了“与我无关”四个大字。

“张青岚,”敖战黑脸,抬手捏了捏青年脸颊上软乎乎的肉,沉声告诫:“你别来这套。”

男人说话时的声音带了些哑,同时却又被旁边响起来的小二的高声吆喝盖得有些模糊不清,好似飘飘忽忽地从顶上落下来……也只有张青岚才能听得出来其中藏着的一丝半缕的缱绻,以及一星半点的温柔。

一张柳木桌顿时将气场划分成了两边。

比起这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对面的敖定波反倒是将双手老老实实地贴在膝盖上放好,坐姿端正得同小时候在龙宫学写毛笔字一般端正。

他上下打量着敖战冷若冰霜的一张脸,试图从中找出来“放你一马”的意味来。

然而张青岚不比赤龙听话,他非但没有半分做错事被抓包的后悔和歉意,反而还顺手拽了拽敖战黑袍一角,在吸引对方注意以后才轻拍几下自己身侧空出来的板凳,笑得又乖又甜:

“敖战,你坐。”

一言一行,态度十分坦荡,好似养病期间偷跑出来喝花酒的人根本不是他一般,异常的理直气壮。

敖战原本是双手抱臂站在酒桌旁,高高在上,盛气凌人。如今闻言眉头一皱,其间便现了一条浅壑。

就在敖定波以为张青岚这一回注定是要小命休矣之时,他万万没想到自家大哥却是顶着一张凶神恶煞的脸,动作简练地拉开木凳,一屁股在青年身边正儿八经坐下来。

敖定波:“…………”

呸!

……

坐在两条年岁成百上千的老龙旁边,张青岚这不过两三百年的神魂的确算是小辈了。

然而如今这小不正经的看见敖战坐下来,也不管四周有没有旁人朝自己这头瞧,唇上还残留了些许酒渍未干,侧身过去搂起来男人的脖颈,在对方而后落下一个轻而迅速的吻。

梨花白的香气瞬间扑面而来。

敖定波搓了搓脸:“……?”

敖战自是不会被这样的小伎俩轻易打发的,随手扶正了青年歪七扭八靠在自己肩头的上半身,指尖在桌板上轻敲几下,眼神示意张青岚老实交代。

张青岚装醉的本事一流,即便是只抿了半口清酒,照旧能让双颊酡红。

眼皮好似千斤重,半阖不开地眨巴几下,青年望向敖战的时候眼神游离,似乎是在问:“你们在说什么?听不清楚。”

敖定波刚刚才见识过青年给酒娘递银子时的动作敏捷,如见看他有恃无恐地装醉,让自觉涉世未深的小龙王看得目瞪口呆。

更震撼的事情还在后面。

只见原本应该毫不留情戳穿这厮弄虚作假的龙王大人沉吟半晌,最后竟是信了那小子连篇的胡扯鬼话,抬起手背贴在张青岚额前,蹙眉低语:“是有些发烫。”

敖定波无语凝噎,郁卒得一口闷了小半瓶清酒……他这才算是看明白了,在场三人,就数自己最多余。

张青岚如今不过是一抹神魂,靠着真龙内丹供给的灵气连同自身修炼,不晓得花费了多大的功夫才堆出来个能够让寻常人也看得见摸得着的灵体。

没人晓得像他这般“半人半魂”的体质若是饮酒,最后会是怎么样的影响……如此,也就怪不得敖战过分紧张了。

青年此时的醉酒神态演得有七八分神似,见敖战一副想要把他从银霜楼直接扛回龙王府的模样,直接伸出来素净的一只爪子,将桌台上剩下来的半盏酒迅速扒拉到自己面前,仰脖一饮而尽。

喝完了还不忘记咂咂嘴,面无表情地打了个酒嗝。

一切就发生在转瞬间,敖战来不及阻止,只能无奈看着张青岚一头埋倒在自己怀里,闷声喊道:“我喝醉了。”

……蒙混过关之心可见一斑。

敖战瞬间明白过来青年是在装醉,随后像提溜小猫儿似的把人撑起来,语气危险地喊他大名:“张青岚。”

张青岚非但没害怕,反而把脑袋埋得更深,吭都没吭声,继装醉以后妄图装睡。

敖战本是不想惯着他的,当时就要就依着这样的姿势把人直接拎回家。

只可惜还没等到东海龙王亲自动手,就听到从银霜楼后厨的方向倏然传来鸡飞狗跳一阵叮当乱响。

紧接着便是少女清澈脆亮又着急忙慌的一嗓子:“恩公!”

敖定波被那声音惊得一个激灵,再回头时才发现对方嘴里的“恩公”又变了一副模样——

张青岚脸上的绯红连同醉意瞬间褪得一干二净,只不过倒也不是什么正儿八经能唬人的做派,反而暗暗耷拉着眼皮嘴角,缩在男人背后,试图避开同毕菁碰面似的。

敖定波一脸悻悻,捧起酒瓶往嘴里又灌了两口。

敖战在另一边双手抱臂,见状冷哼一声。随后不露痕迹退开些许距离,把原本被他遮挡在身后的青年彻底暴露出来,很有一种见死不救、落井下石的意味在里面。

“恩公!”毕菁揉了揉眼睛,发现在墙根底下缩着的那人还真是张青岚,兴奋得在原地蹦跶几下,不多时便揣着她的酒篮子往酒桌跟前凑。

那日清晨自己刚醒过来,还未踏出房门,就望见毕新浑身沾着滋泥儿,双目紧闭地躺在院子里头的那颗老槐树底下。

小孩虽是脸色苍白浑身狼狈,但到底是囫囵地回来了。而且最让毕菁高兴的是,小弟身上虽说是脏污了些,可不仅半点伤痕不见,甚至还长了肉、比先前墩实许多。

之后待到毕新再睁眼时,已是把很多不好的经历都忘记了,余下的只有心心念念的烨城小吃,以及休沐日后重开的学堂。

毕菁回想起数月之前,自己在城门口冲着张青岚说的那些、连她都不一定相信对方能做到的无理祈求,双目顿时忍不住有些湿润。

毕菁抿着唇,一双杏眼晶亮,仰慕地朝张青岚望过去,大方道:“阿菁晓得,弟弟他定是恩公您亲自找回来的对不对?”

少女的一句话勾起了张青岚的回忆,他不露痕迹地朝敖战瞥去一眼,思及当日被埋在祭坛地下、奄奄一息的无辜百姓……大概都是敖战将人施法消了记忆,再送回各自的来处罢。

张青岚刚想开口将事情说个明白,耳边却是忽然响起敖战传音入密之声:“将错就错,未尝不可。”

男人轻敲几下那快要喝干了的酒盏,朝青年挑眉示意。

对着敖战,张青岚自然是听话的,最后也只不过是顶着毕菁的热切视线,模棱两可地点了点头。

“多谢恩公!”少女雀跃,从腰间的酒篓子里接连取出来好几个瓷瓶,看那花纹质地便知道里面盛着的并非什么劣酒:“这是小女亲手酿的酒水,名唤‘春日醒’,一点心意……恩公千万要收下。”

张青岚神色淡淡:“姑娘言重了,不过是践诺而已,不足挂齿。”

对面的南海龙王看这两个凡人你来我往地推拒几回,被这些繁文缛节惊得目瞪口呆之余,终是忍不住心中烦闷,伸手大包大揽地够过来几瓶子好酒,哼哼唧唧:“你们不喝,本王来喝。”

说完不等青年阻拦,拔开其中一瓷缸的酒塞便咕咚咕咚地牛饮几大口——再然后,就是两眼一翻,抱着酒缸昏睡过去了。

毕菁也不生气,只不过笑着将那木塞子塞回酒缸口,轻点一下上头裹着的绸布,摇摇头道:“都说‘春日醒、春日醒’,今儿不过才腊八,这位客官可有得睡咯。”

闻言,张青岚眼神微微发亮……只可惜,终究还是不比敖战眼疾手快,被一把捉住了那伸向酒罐的魔爪。

毕菁恍若未觉,仍旧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

“既然如此,”张青岚脸色如常,即便是手腕还落在敖战掌心之中动弹不得,仍能一转脸便坦荡荡地朝毕菁道:“可否容许在下前去探望令弟?”

青年顶着敖战要吃人的凶狠目光,异常平静地胡言乱语:“许久不见,甚为思念。”

“事不宜迟,咱们不如立刻出发。”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热门: 穿回老公最渣那年 睡在豌豆上 暗杀1905 第2部 酸:一个太监的皇帝梦 嫁给敌国上将后 恶名昭彰绒毛控 ABO白夜做梦 亡国之盾 我爱种田 罗杰疑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