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竹林深处,一块横卧的巨大乌石旁正熊熊燃烧着一堆篝火。

石块遮挡了冬夜的寒风,被向上跃蹿的橘红火舌舔舐几口,原本挂着的一层透冰便滴滴答答地化水,顺着石壁滑落。

月光下,只见那鹿妖变回了人形模样,却是被敖定波用一张厚实披风两圈三圈地囫囵包裹起来,还用麻绳在外面牢牢系上几个活结。

佟苓不堪受辱,本想挣扎一二,却发现如今的自己浑身上下只有一张嘴能动,顿时目露绝望,眸底浮出灰蒙蒙的一层雾。

敖定波缺了大德,知道这鹿妖妖力耗尽、一时半会变不回原身那副小白鹿的模样,三下五除二将人捆好塞到火堆旁,便大摇大摆地在人身边蹲下来,贱不拉几地在少年脸颊上戳出一个软窝窝:“小样,老子治不了你了还。”

佟苓胸腔顿生一股怒气,抿起薄唇扭头过去,拒绝再同敖定波交流的意愿表达得十分明显。

顺势打量了一遍满是叶影婆娑的四周……只能说少年终究还是少年,还没憋多久,佟苓便在道道寒风刮过时忍不住开口同敖定波呛声道:“堂堂南海龙王,夜里就这般幕天席地,风餐露宿?”

“得了,您就将就将就,”敖定波随手折了根竹枝,将面前的篝火翻动一二,随后那枝条的尖儿才指向不远处、一片黑黢黢的空地:“到底说你修为浅见识少呢,喏,察觉到前边儿结界的灵力气息没?”

“信不信小爷我刚刚带你进去,东海龙王一发怒,就立马蹿出来宰了你。”

敖定波随手从劲装衣袖的绑带里抽出来一根皱皱巴巴的布劲,就着火光化了些雪水,颇为不熟练地给少年擦干净了嘴角的血渍:“说吧。”

“那秃驴到底在哪?又派你来当诱饵还是人质?嗨呀,当真是贼心不死阴魂不散……”赤龙的啵嘚嘚啵嘚地兀自念了一堆,翻旧账的本事一流,且丝毫不影响他手上动作。

佟苓背靠在石块前面无表情地听他自言自语,闭了闭眼,随后才咬着下唇打断道:“他真的不在附近。”

“这次只有我一个人来了烨城。”

“是……被和尚,亲自赶出来的。”

少年嗓音艰涩,一字一句说得坎坷又艰难,视线死死盯着眼前不停跳跃升腾的火光,神情阴鸷:“他说,若是再不放我走,以后恐怕会忍不住亲手了结我的性命。”

饶是敖定波这些年来见过的大风大浪不少,也仍旧被玄澜这般心狠手辣的做派震撼到了,先是故作惊讶地“哟”了一声,随后才道:“啧啧,就算是人妖有别,这秃驴连自己人也下手?真狠得下心啊。”

“……”

佟苓瞥他一眼,沉默半晌,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半晌后才蹙着眉头低声道:“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敖定波不置可否。

“从前有座村庄,名唤吴家村,村子里有百来户人家,人丁兴旺。整个村庄依山傍水,靠近城镇,依靠种地织布进城换钱,还算得上是自给自足。”

忽然有一天,村子里便有流言传开了。

说是祠堂旁边的废庙里来了个很好骗的和尚。

这是村头的小乞丐发现的——

乞丐们年纪最大的也不过十四五,好吃懒做,成日只会偷鸡摸狗,三五成群蓬头垢面,饥一顿,饱一顿。

然而只不过是在那和尚面前流下几滴假惺惺的眼泪,第二日便把和尚的玉佛珠给要来了,卖给镇上的当铺,换了好几锭金子,从此吃喝不愁,快活似神仙。

于是便有说法在村子里活泛起来了。

说和尚心善,也笑和尚愚蠢。

第三日是李铁匠,说的是禅杖仗身为玄铁打造,碰巧他家中猪圈急需修补,否则栅栏撞坏无修,牲畜从那缝隙中全溜跑了,今后一年都没肉吃。好不凄惨,好不可怜。

第四日则是王寡妇,看上了和尚身上披着的白袈裟,毕竟城里做套衣裳太贵了,她又穿了十来年的粗麻布。

第四日……

第五日……

村里人的欲望愈发不加遮掩,像是贪婪的豺狼野狗,想要榨干这外来和尚身上所有值钱或者不值钱的宝贝。

——直到最后一日。

“最后一日,瘟疫带着饥荒一起来了。”佟苓一张苍白尖瘦的脸被火光映亮,上面光影交错斑驳,他勾唇一笑,神情诡异莫测:“忽然就有人说圣人血肉可以救命。”

听到这里,敖定波的表情已经变得一言难尽起来:“……所以?那秃驴当真割肉放血,舍身救人了?”

“所以,”佟苓神色冷淡,话锋一转:“他把吴家村的人都屠了个干净。”

敖定波蹙眉:“哈?”

“瘟疫蔓延,村子里的事态已然控制不住,而吴家村附近,是更大、住着更多人的城镇。”

“一个村子,不过寥寥百人。”少年嘴角**一下,露出一个算不上是笑容的笑,有些嘲讽似的:“一座城镇,等待他这慈悲心肠的圣僧去庇佑的百姓可是成千上万,比这一个小小的村子要多的多。”

“两权相害取其轻,这道理谁都晓得。”

“若是他的救命恩人兼师父,告诉他人间不日将有大劫难,必须取得真龙金丹才能拯救苍生。”

“即便是真龙,也不过是异族,是妖兽,是用来平乱息灾之物。又怎么比得上人族千百万年的繁荣昌盛,无病无灾?”

“你觉得,一颗剔透佛心如他,又会怎么做呢?”

佟苓一口气说了许多,冷风从喉咙口倒灌进去,带起一阵强烈的痒意。

他就着混身皆被束缚的姿势躬下.身来,不住呛咳出声,直至嘴角又复而渗出来丝丝鲜血,才一边喘.息着一边冷笑道:“哈,玄澜还说我终究是妖兽,不是人。若是哪一日需得鹿血鹿心入药才能治病救人,他定不会手下留情。”

即便是玄澜亲手从捕兽坑底将那尚处鸿蒙混沌之中的幼鹿救起,带在身边悉心照料,甚至不惜为它耗费大半灵力,引开灵智,一人一鹿相依为命度过漫长时光……只可惜啊,妖兽仍旧是妖兽,终究比不过同族在玄澜心中地位分毫。

敖定波安静听少年絮絮念叨半晌,待到话音彻底停了,才拿着树枝拨弄几下那篝火堆,冷着一张脸:“百岁不到的小妖,你懂个屁。”

“修为不高歪理倒多,和那秃驴一脉相承的碎嘴子。”

“反正说什么也没用了,”佟苓没有在意敖定波话里话外的嘲讽,瞳仁好似成了一潭死水,麻木道:“我此次来烨城,本就是要自寻死路,你废话少说,动手杀了我便是。”

“善恶不分,”敖定波说着伸手,胡乱捏了一把少年脸颊上的软.肉:“即便是再多苦衷,你们就能在烨城中大放毒雾,为了一己私欲让生魂陪葬,还妄图剖出真龙金丹,镇在独峰之上?”

“你凭什么这么说?”少年好似忽然被敖定波的几句话刺激到了一般,红着眼睛瞪他:“灵怪、妖兽、凡人,甚至是神明……明明就是各谋其利罢了,不过立场不同,为何你便一定是善,我便一定是恶?”

“嗤,”只当他无理取闹,敖定波眼看着佟苓差点就要因为过于激动而一头栽倒进火堆里,无奈伸出手来,扯着绳结一把将人拉回到面前,一边拂去少年脸颊上沾着的黑灰,一边漫不经心地敷衍道:“是是是,你嗓门高你有理。”

就在佟苓一头撞上男人肩膀,愤愤不平、试图依靠自己挣扎着直坐起来时,却是忽然从天顶上飘飘渺渺地传来一阵稀拉的拍手声,其间还夹杂着比敖定波要更漫不经意的一句“说得好”。

随着纷扬落下的积雪,竹影攒动,一道黑影倏然从竹顶落下,轻巧立于乌石之上。

张青岚整个人都蹲下来,双手随意弯曲着搭在膝盖上,低头看向那被人捆成粽子模样的小鹿妖,耷拉着眼尾,嗓音平平:

“都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然而既是众生平等,那么对于其他族类而言,如此行事也可称得上一句理所应当。”

话音刚落,一团松软冰凉的碎雪便囫囵落至少年额顶,令他控制不住得闷哼一声。

佟苓看着那似笑非笑的一张脸,怔愣片晌方才反应过来,颇有些不自在地转过脸去:“那还不放开我?”

张青岚勾唇一笑,从石头上纵跃下来,先是朝一旁的敖定波点头示意,随后才蹲至鹿妖身边。

青年抖了抖肩上的落雪,漫不经心道:“不巧,在下是个心眼比针尖麦芒还小的小人,无论善恶,你等坑害我诸多,怎的,还不兴让人讨回来?”

说完便从掌心中倏然变出来一枚存长的火折子,轻吹几下上面的浮灰,趁着佟苓不注意,顺手便在小鹿妖光洁额间点了个红印。

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叫敖定波在一旁看得直发愣。

小鹿妖的眸子瞬间圆睁,只感觉自己眉间一暖,那暖流当即顺着筋脉骨血蔓延开来,直至将他神魂包裹其内。

张青岚抬手将少年白发上覆着的碎雪拂去:“这是封魂印,中咒者百年之内不得擅动妖力,既是防你继续作恶,也是罚你识人不清。”

随着“火折子”留下的印记逐渐生效,敖定波捕捉到了其中的苍龙气息,微微挑眉。

“明日启程可好?”张青岚随手拍净自己衣角上的雪沫,见佟苓还沉浸在封魂印带来的暖意中,忽然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

“……去哪?”

“鹿辽山。”

佟苓坐在雪堆里,听到那名字时明显愣了愣,少焉,神情终于软和下来,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张青岚还顺手给他留下一物——

先是拆开了那“粽子皮”,将小孩儿拎出来,随后才将豆大的一个铜铃铛系在他细瘦的手腕上,淡声道:“封魂印既是我给你下的,那么从今往后,若是遇事不决便可摇铃。”

敖定波双手抱臂靠在角落,见状吹了个口哨,调侃道:“这可是个好东西,大哥……咳,你们倒舍得。”

少年仍旧是那副呆坐在雪地里的模样,一直到青年转身、似要离去时才急忙站起来,别扭喊道:“等一下。”

张青岚垂眸,“还有何事?”

少年紧皱眉头,站定在原地,不一会,竟是直接伸手,掰断了自己额前一根软乎乎的角,上前几步胡乱塞进青年手中。

少年紧皱眉头,站定在原地,

“引灵镯中有蛊……用的是我的鹿角做药引,你强行解毒,余蛊残留在神魂中总归不好。”

似乎是很不熟练,佟苓一番话讲得生硬,把鹿角往前推了推,嘴上说的却是:“爱要不要。”

张青岚从来便不是个客气的,灵鹿鹿茸,可遇不可求。当即便将那一小块银白鹿角揣进怀里,厚颜道:“多谢。”

轻揉了一把少年脑袋上蓬松柔软的银白长发,张青岚随后才在对方的注视下飞身而起。

临走之前还听到敖定波咋咋呼呼的声音在竹林间回荡:“这玩意儿说掰就掰啊?”

“不疼吗?很疼吧。”

“真不疼啊?真不疼吗?”

“不疼的话给我也掰一根尝尝咸淡?”

“敖定波!”

“啧,小气。”

“……你!”

张青岚单足立在竹叶尖上,见状轻笑一声。

随后转身几步飞纵,终是跃离原地,背影彻底湮没在龙王府的结界之中。

……

青年裹了满身寒气,随手关上后背的雕花木门。

零星几点风雪顺着门缝钻进来,落至屋内被地龙烧得暖融的砖石面上,眨眼间便化成了一滩水。

还未来得及宽衣,身后便倏然覆上来一道身影,将他整个人拥入怀中,在耳边留下一道低沉喟叹。

后背紧贴着的是男人的硬实胸膛,张青岚低垂下睫羽,望向敖战搭在自己腰腹上的指尖。

青龙手背上生了一层细密龙鳞,细碎地在灯烛照耀下闪着微光,指腹不住轻缓摩挲,试图挑开对方细瘦腰肢上绑着的腰带,再连同底下的外衣里衣一同拨弄开。

张青岚不做反抗,甚至转脸回去,唇舌交缠,熟练地同敖战交换一个简短而不带**的亲吻。

男人抚了一把青年额前碎发,随后便将人转身过来,紧揽入怀中。低头躬身,将脸埋在对方肩窝处,轻嗅着那熟悉的清浅香气,骨节分明的大手缓缓抚摸着他的单薄脊背。

张青岚眉眼含笑,纤细指尖轻搭上男人额上龙角,摩挲几下,随后满意地感觉到搂在自己腰间的手臂微颤着收紧。

自觉已经让闷骚又嘴硬的老龙撒足娇后,青年方才启唇轻抿住敖战耳垂,含混不清地“哼”了一声。

张青岚扶着敖战肩膀,眼看着窗外月华那样沉默地顺着窗柩流淌进来,落了满地的温柔。

他唇角染笑,便是凑到了男人耳边,气声低语:“待到俗事尽了,你可愿随我一道云游四方?”

话音未落,当即便瞧见那苍龙倏然直起脊背,半眯起妖冶翠瞳,手臂将人抱得更紧,冰凉细滑的龙尾顺着腿.根一路缠上。

半晌,终是珍而重之地在青年眉心落下轻吻,低哑着嗓子,道了一句“好”。

有道是,浮生风狂骤雨,一朝尘埃落定。

万事完满,团圆顺意。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二章 下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热门: 我渣过的男人都回来了 锁雀翎 绝世武神 柏林谍影 [综]英雄富江 修仙界今日头条推送 诡秘之主 奥杜邦的祈祷 我以为我订了个仿真男友 史前养夫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