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盛夏苦暑,深山中倒是难得凉快,在葱郁枝叶的荫蔽下透着清爽凉意。

青苔石阶上的光斑摇晃,蝉鸣同偶尔的几声啁啾鸟叫混杂在一起,再有的,便是蜿蜒山泉冲刷着堆积的鹅卵石块时发出来的淙淙水声。

山林间的最深处,不知从何时起多了一片澄澈湖水,水面宛若银镜,四周被高大林木包围,人迹罕至。

水边极静,湖中的几条游鱼摆尾,浮上水面换气时尾巴拍打出来的细小水花飞溅至岸边,打湿几根翠绿杂草。

此时还是清晨,轻薄如纱的白雾在水面上浮沉飘忽,将湖边的一间草棚一道笼罩其中。雾气落在那些胡乱堆叠的干茅草上,最终凝结成

几滴透明的露珠。

那草棚搭得随心所欲,有门无墙,朴素得堪称一声简陋。

除了棚顶上厚积着的几捧干草,再多便是几张用藤蔓扎起来的草席,翻卷着从顶上倒垂下来,将外面夏日正午的暴烈日光遮掩一二。

檐廊空旷,清风穿堂。

张青岚今日穿着一套浅葱色的广袖长袍,光.裸双足悬空摇晃着,整个人半靠坐在廊道边沿,睡眼朦胧地打了个小小的呵欠。

手里攥着的是半叠宣纸,还有一支沾了浓墨的狼毫毛笔。纸面上光洁空白一片,零星的几点墨滴还是在人瞌睡时不经意间洒下来的。

破晓的凉风拂面,将屋檐上半垂的几根茅草吹落下来,悠悠然然地打几个卷,再落至青年脚边。

万物俱静,好生无聊。

然而于被迫早起研习道术之人而言,这种时候除了古籍符箓、看到什么都是有趣的。

于是青年的视线轻易便从宣纸上移开,落在那些上下翻飞的茅草上,顺手再将毛笔草草裹进宣纸里,随后便好似扑捉蝴蝶草蜢的猫儿似

的,尝试着想要将那些轻飘飘的草叶握进手中。

半晌后晨风停滞,枯黄茅草没了助力,蔫头巴脑地落在地面上,再不好玩了。

张青岚一把撩起衣袍下摆,大咧咧地踩上廊沿,长吁短叹片刻,最后终于还是摊开宣纸,捏着毛笔……望着面前雾气缭绕的湖面发起呆

来。

早些时候他与敖战隐居山林,不知不觉间倒是已经过了些年岁。

遥想当初,刚进山时两人也曾经腻歪过一段日子,只可惜再多的爱意也终究要被漫长时光消磨。

到了最后,敖战嫌他成日招猫逗狗分花拂柳,一副闲出屁的模样,便千里传音,安排侍卫从不晓得哪个犄角旮旯里抛出来小山一般的道

术典籍。

美其名曰是助他好好修行法术,凝练神魂。

实际上张青岚心里一清二楚,就是敖战嫌自己太过缠人,明面上拿些旁的理由搪塞,暗地里好过些自由自在的清闲日子罢了。

呵,男人。

青年挑眉,面无表情地握紧毛笔,大手一挥,唰唰唰地在皱巴巴的宣纸上画出三只绿头乌龟。

小王八们眼神呆滞,排成一排,旁边还分别写着些乱七八糟的句子,大抵不过是些敖战的坏话,不太入流。

待到乌龟也画完了,张青岚慢悠悠地晃了晃小腿。整个人直直后仰,躺倒在门廊平铺着的竹篾上,无聊透顶地叹一口气。

草棚之中除了他自己再没有旁人。

几声虫鸣在悬空的檐廊底下响起来,惹得青年辗转反侧,在木棚子里面无表情地打滚。

不多时,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只见张青岚慢悠悠地坐起身来,从手旁捻起那张画了三只倒霉王八的宣纸,三两下对折起来,夹在

食中二指之间。

张青岚睫羽半垂,口中念念有词,灵力好似晶莹丝线一般倒灌入纸片当中,眉目之间满是清冷神情,一时间周身灵气暴涨,墨色长发无

风自动,在身后飘扬起来。

纸片宛若有灵,随着青年松手的动作飘荡至半空,很快便依附上了一根翠绿细长的藤蔓。

原本细瘦短小的草藤在符咒沾身的一瞬间迸射出一道精光,随后便是被飞速催生,转眼就拔长了一二十尺,匍匐在草地上,朝着湖水所

在的方向飞速蔓延而去。

张青岚盘腿坐在屋檐底下,掌心托腮,凝视着那迎风招摇的树藤尖儿,唇角微不可察地勾起一丝弧度。

……

镜湖边,前一刻还风平浪静的湖面,后一刻便毫无挣扎地飞溅起大片水花。随着“哗啦”一声响动,无数涟漪震颤而起,又逐渐向四周

扩散而去。

湖水中央,男人半裸着上身浮在水面上,眉目英挺,水珠沿着他的睫羽底落,砸在胸膛上,又顺着肌肉起伏地弧度滑入清澈湖水之中。

敖战并未化龙,只是本性如此,一日之中大半是泡在湖水里,即便是什么也不干,只是盘腿打坐,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也要比平日快得

多。

男人随意将打湿的长发往后抹了一把,下意识地朝湖边屋棚望去一眼。想起今日晨起时张青岚那副不情不愿的模样,眸底掠过一丝不易

察觉的温柔。

就在他刚想要往岸边游去,准备上岸“考察功课”之时,却是神情一厉,猛地抬头、凝视着某个特定的方向。

顷刻,那隐约有灵力波动的朝向竟是当真凭空生出一道藤蔓,飞速朝着男人的面门袭来,三两下缠绕上他的手臂,最后倏然收紧。

敖战蹙眉,垂眸凝视着这根试图挑衅龙族、看起来不大知死活的东西。

下一秒钟,原本气势凌厉生扑而来的细长树藤却忽然一松,叶尖尖歪歪扭扭地升上来——“啪”地一声,在敖战眼前开出一朵淡粉色的

小花。

花瓣柔嫩,不过丁点大,柔弱地迎风飘摇,散发出来浅淡的一缕香味。

“……呵。”

敖战周身积蓄的暴烈灵气瞬间消散得一干二净,抬手逗弄几下那朵野花,神情柔软,低笑出声。

与此同时,一道水龙卷从湖面上应声而起,穿过层层白雾一路寻至湖边屋棚。

尚在摸鱼划水的张青岚丝毫没有觉察,只觉得腰间一紧,再回神时,已然是半边身子没入清凉水面之下,整个人被紧搂在敖战怀中,随

着翻涌的湖水沉浮。

“唔,”张青岚眨了眨眼,双手下意识地搭在男人肩膀上,半眯起来双眸,凑上去亲吻对方唇角,半真半假地撒娇:“……冷。”

青年身上穿着的广袖长袍被湖水打湿,粘腻地紧贴皮肤。湖水颇深,让他的脚尖不能触地。整个人好似菟丝子一般攀附在敖战身上,体

温透过薄薄的一层纱衣蹭上男人的胸膛。

正当盛夏,即便是湖中要比岸上的温度低上些许,也并不会到叫人发冷的地步。

敖战心知肚明对方是在同自己耍娇,面不改色地一把揽起青年的细瘦腰肢,捏着他的下巴接吻。

唇.肉被尖利犬齿叼起来,再一点点地吮吸舔.弄,舌尖勾缠,不经意间滑过上颚便会带起来成片的颤栗。细腻的水声逐渐在湖心响起来

,将原本的沉寂静默悉数打破,消散得一干二净。

张青岚喘.息着睁开眼,睫羽颤个不停,沉溺在亲吻之中时还不忘将伸手过去,同敖战十指交握。

敖战搂在青年腰背上的大手摩挲着,用力地将人往自己的怀中按,好似要把张青岚揉进骨血里一般,深重而激烈的情绪就这样一点一点

地弥漫开来。

张青岚被他亲得几乎就要喘不过气来,喉结轻轻耸动几下,吞咽了一些什么东西。

唇舌交缠,情.欲裹挟着的爱意便如潮水一般蔓延上来,将两个人悉数包裹其中。一时间宛若同外界隔绝,只能听到他们吐息勾缠,还

有低喃的爱语。

不晓得又过了多久,敖战亲得够本了才将早就已经软倒在自己胸膛前的青年松开,眸中染上些笑意,伸手抹去对方嘴角还未来得及擦净

的一点涎液。

青年长直的一双腿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勾上男人腰间,二人皮肤上已然是满布汗水,湿滑地相贴在一起。

敖战抚了一把张青岚脑后长发,捻揉几下他的耳廓,懒洋洋地问道:“今日典籍道术都修习完了?就敢来胡乱撩拨本王。”

张青岚瞪了瞪眼,心里呜呼哀哉,想着男人厌倦惰怠以后当真不是东西,到了这种时候还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随后就要松手,作势朝岸边游。

敖战见状闷笑几声,未等张青岚离开半尺,便拽着他的手腕将人重新拉回怀抱里。

随后捧起对方脸颊,指腹在他眼尾摩挲几下,轻吻很快一一落至张青岚的眉心额角,低声道:“未修完也无妨,换本王来撩拨你,嗯?

*

草棚底下落着两道交叠的人影,敖战手里拿着布巾,正仔细揉搓着青年被湖水打湿的发尾。

两人身边摆着零散几坛水酒,酒坛子上用来包裹封口的红布已经很老旧了,沾着尘泥,被小刀划开几个破口,露出底下清冽的酒液来。

张青岚换了身干净衣服,如今舒舒服服地靠在敖战怀中,盘腿坐着,好似没有骨头一般,整个人瘫倒在男人身上,任凭对方处置。

本是用法术眨眼就能完成的事情,却硬生生地被敖战捏着布巾擦出来几分缱绻。他将人拢在眼皮底下,扶着青年单薄的肩膀,捡起来落

在脚边的一张宣纸。

不过是随手所为,敖战并未抱着什么目的将那折叠的纸张展开……之后眼看着上面的三只王八,沉默不语。

到底是打发时间的玩意,也并非定要对方修炼出甚么结果来。敖战哼笑一声,将宣纸揉皱了扔到一旁,垂眸下来,神情是惯常的纵容。

张青岚仰头望他,见状吃吃地笑起来,很快便伸手扯开皱巴巴的纸面,指尖轻搭在敖战的颈项旁,并未用力便将人拉下来,就连吐息都

交织缠绵。

敖战顺势俯身,同他深吻。

……

日光明晃晃地从天上落下来,经过层层枝叶的遮挡和阻拦,最后落地时剩下来的便成了细碎的几片光斑。

清风吹拂,撩动着枝头的嫩叶。

屋檐下是大片的清凉阴影,敖战盘腿坐在其中,端起豆青酒盏,仰脖咽下一口陈酒。低头望向枕在自己膝上的青年,指尖挑起他鬓边的

一缕乌发轻柔摩挲。

山中无历日,好似一晃神,就已一起度过了这么长久的日子。

张青岚平卧着,拉起男人骨节分明的手,同他十指交握。逆着光影,将敖战的眉眼连同他眸中深情,都一一看得分明。

胡乱咽下一口春日醒,青年醉眼朦胧,心里想着,如此,便已经是很好的一生了。

山间百年。

海底百年。

逍遥天地又百年。

-完-

推荐热门小说东海扬尘,本站提供东海扬尘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东海扬尘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 霸道总裁他带球跑了[穿书] 为你师表 关上门以后 怀崽后我被渣攻他哥宠上了天 营业悖论[娱乐圈]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回档1995 修仙之逆徒追妻记/逆徒修仙指南[穿书] 大象的证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