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杀人游戏

上一章:第47章 剧情开始 下一章:第49章 许愿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人偶连点声响都没有发出, 当场暴毙,四分五裂, 连个全尸都没有。

沈冬青淡定地收回了手。

小美人鱼惊呆了:“这、这……”

周闻彦双手插在口袋里:“下一个吧。”

为了迎接接下来的婚礼, 整个城堡张灯结彩,侍女们面带统一的笑脸,行色匆匆地走过, 完全无视了躺在被分尸的婚礼主角之一。

城堡里面的人偶都在按照他们的剧本行动,完全不知道一场灾难即将从天而降。

沈冬青抓过了一个贵族打扮的人偶,顺手按在了墙壁上。

他们一路走过去,地上就躺了一地的人偶。

扮演小美人鱼的玩家已经习惯了,跟在两个大佬后面, 帮着解决一些漏网之鱼。

沈冬青一马当先,推开了花厅的大门。

里面站着各种人偶, 面容精致、打扮优雅, 带着同一个流水线出来的表情,一眼看去还蛮渗人的。

沈冬青摩拳擦掌,正要伸手抓住离他最近的一个人偶,就听见上方传来小女孩尖锐的声音:“不要!”

时间停止了。

不, 准确地说是所有人偶的时间停止了,只有玩家可以任意行动。

沈冬青仰头, 看见城堡大厅的屋顶不翼而飞, 放大版的苏西的脸出现在了上面。

“你们这群可恶的客人,竟然敢弄坏我的人偶,我要惩罚你们——”

话还没说完, 周闻彦就直接抬起了猎枪,咔哒上膛,子弹弹射而出,直接击中了那些更加精致些的人偶。

国王、王后、邻国公主一一倒下。

“惩罚什么?”周闻彦勾了勾唇角,带着一些痞气。

苏西的话被堵在了喉咙里,半天说不出来。

眼看着人偶越来越少,她尖叫了一声:“不,你们都给我出来!”

*

玩家们刚脱离了人偶剧,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耳边炸开了一道哭声。

“哇——”

苏西嚎啕大哭了起来。

她的小脸通红,卷翘的睫毛上站着点点泪水。

要是没经历过刚才的人偶剧,还可能会有玩家心疼这位小公主,但见识过了童话故事的古怪后,他们只想站得远远的。

苏西抹了一把泪珠,带着哭腔:“我要把你们都变成人偶!”

幸存下来的玩家对视了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公主会突然翻脸。

那个扮演小美人鱼的玩家倒是知道,但她抱着别人的大腿才出来的,不可能抱完就翻脸,就躲在人群里安心当个哑巴。

在一片安静中,周闻彦突然开口:“我们是女王陛下的客人。”

所以,在规则之外,NPC不可以随便杀人。

小丑的规则是死亡轮盘,苏西的规则是人偶剧。

只有在这两个环境里面才可以杀死玩家。

苏西的脸色冷了一下,明明是小孩,却有着不符合这个年龄的阴沉。

“我不满意。”苏西阴恻恻地说,“你们的人偶剧我不满意,所以——”

再来一次。

苏西还没来得及说后面这半句话,就见周闻彦拽过了旁边的人偶,直接摔在了地上。

砰——

清脆的一声,吓得旁边的玩家打了个颤。

周闻彦踩着人偶的一截手臂,弯腰看着小小的苏西:“满意吗?”

苏西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沈冬青明白了周闻彦的意思,又拿起了一个人偶砸在了地上。

一声又一声。

声音还蛮好听的。

苏西简直要晕过去了。

为什么这一次的客人里面来了这么两个土匪!

“停下、停下!”她发狂地尖叫。

可两个土匪没有停下的意思。

好像只要苏西不说出满意,就要把整个屋子的人偶给砸光。

苏西终于妥协了,咬牙切齿地说:“我满意了!”

周闻彦停下了手。

那边沈冬青放下了一个小人偶,理直气壮地说:“早说满意不就行了?这些人偶砸起来多累啊。”

而且欺负不会反抗的东西好没有意思。

苏西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你们给我出去!”苏西崩溃地说,“我不想再看见你们了!”

*

玩家们走出了苏西的卧室。

一看,竟然只剩下十三个玩家了,其中还有几个熟悉的人在其中,譬如黑帽子,还有那个杀了自己男朋友的卷发女生。

黑帽子压了压帽檐,带着笑意说:“看来童话世界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

只剩下一只手臂的女生开口:“现在还怎么参加茶会?”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紧闭的门。

卷发女冷笑:“谁气走了NPC,就由谁来想办法。”

话语中莫名地充斥着敌意。

沈冬青说:“简单。”

他走上去,轻轻敲了一下门。

没有人回应。

看来苏西还在生气。

沈冬青回过头,看见其他玩家都在盯着他,有些不好意思半途而废,就直接抬手握住了门把手。

咔嚓——

一不小心用力过头,门没打开,门锁掉了下来。

沈冬青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把门锁扔在了门口的花坛里面,然后伸出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

苏西不在房间里面。

倒是那些被砸烂的人偶都被清理干净了,原本拥挤的房间变得空旷了不少。

有个玩家惊声道:“这些人偶——”

其他人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原本的人偶被砸得七七八八了,现在摆列在那里的是全新模样的人偶,看着五官的轮廓,很像一起进入人偶剧的玩家。

那些人偶的中央坐着一个可爱的小人偶,身穿着蕾丝蓬蓬裙,一双眼睛灵动地看着走进来的人,在掠过沈冬青的时候,眼瞳中闪过了一丝怨毒。

“他们变成人偶了。”想到这个结果,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在玩家们要去看看那些人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乱动主人家的收藏品可不是好客人会做出来的事。”

一个身穿着黑色礼服的瘦小女人站在门口,冲着玩家们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请客人们跟我来。”

*

这个突然出现的女人是城堡里面的管家。

她带着十三位玩家来到了举办茶会的大厅里面。

大概是为了符合茶会的气氛,大厅里装饰成了梦幻的童话风。

顺着装饰着紫藤花穹的走廊进去,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大厅中央垂下的精致水晶吊灯。十三个玩家依次入座,圆桌上铺着的乳白色的桌布点缀着嫩黄的印花,每一个人的面前都摆放着蕾丝捧花,甚至连刀叉都用绸带绑上了一个蝴蝶结。

沈冬青与周闻彦相依而坐。

这张桌子竟然正好容纳下了十三位客人,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周闻彦扫了一眼没有空位的桌子,挑了挑眉,没有说话。

黑帽子也发现了这一点,但他选择了询问:“女王陛下不参加这次茶会吗?”

管家唇角的笑意变得有些古怪,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尊贵的客人,距离茶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

黑帽子靠上了椅背,重复道:“还有一段时间……”

“是的。”管家走到了圆桌正前方的位置,冲着玩家们行了一个礼,“在茶会开始之前,或许可以进行一个小游戏来消磨无聊的时间。”

毫无疑问,这个游戏并不能拒绝。

沈冬青拿起叉子戳了戳桌布,表示了抗议:“能先上菜吗?”

哪里有饿着肚子玩游戏的。

管家将右手横在腹部,弯了弯腰:“一个合格的管家会满足客人的任何要求。”

她抬起手臂,放在身侧拍了两下。

大厅的门缓缓打开。

一行女仆推着餐车走了进来,将热气腾腾的食物摆放在了桌上。

食物香气动人,但其他玩家的心思并不在这个上面,而是关注着即将开始的“游戏”。在经历了刚才的死亡轮盘与人偶剧,怕是没有人会觉得这个游戏是安全无害的。

没有人动那些食物,而是和同伴低声交谈着。

周闻彦拿起了一个牛角面包,一边用餐刀慢斯条理地涂抹上了黄油,一边问:“怎么了?”

难得见小冬青对食物不敢兴趣。

沈冬青发愁:“想吃火锅。”

这两顿吃的都是西餐,吃厌了。但是这场游戏是西方背景,不可能会有火锅,他只能勉勉强强吃完了面前的食物。

铛——

大厅墙壁上的钟摆敲响。

女仆们悄无声息地走了进来,撤下了客人们面前的盘子。

“嗯,这是什么?”沈冬青发现盘子被端走后,留下了一张两指宽的纸条。

他拿了起来,可以看见上面用猩红色的字体写着“行刑者”这三个字。

沈冬青的第一反应就是要把这个小纸条拿给周闻彦看。

可是还没来得及这么做,就听见管家开口。

“游戏第一准则,不得泄露自己的身份。”

话音落下,沈冬青手中的纸条都变成了齑粉,不留一丝痕迹,其他玩家也是一样。

“游戏第二准则,行刑者可以在‘夜幕时间’杀死任意一个人。”

垂在上方的水晶灯闪烁了一下,整个大厅被浓稠的黑暗所吞噬,唯有站在前方的管家手中持着一个烛台,灰暗的烛光照耀着她的脸庞,显得有些诡异。

管家的嘴唇猩红,勾起一个弧度:“欢迎来到,夜幕时间——”

咔哒——

像是有人按下了开关,一道道光束从天而降。在座总共十三位玩家,只有三个玩家被光束笼罩,其余的人都被隔绝在外,像是隔了一层黑纱,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

沈冬青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是属于被光束笼罩的幸运儿。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卷发女和一个黑帽子。

沈冬青想要喊一声周闻彦,可不知道为什么,两个人好像处于不同的空间,双方无法进行交流。

他转而看向了另外两位行刑者。

黑帽子和卷发女也没有轻举妄动。

管家毫无感情地解释规则:“夜幕时间总共十分钟,在每次夜幕时间行刑者都可以选择杀害一人,夜幕时间结束后,被选中者死亡。”

“游戏结束的条件,一,行刑者杀害在场所有人;二,受害者们找出所有行刑者;三……”管家突然发出了渗人的笑声,带着点期待,“无人生还。”

“请行刑者选出第一次夜幕时间的受害者。”

说完后,管家隐于在了黑暗中。

沈冬青舔了舔嘴角残留的芝士:“可以不杀人吗?”

管家说:“可以。”

沈冬青:“那我选择不杀人。”

他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

卷发女说:“如果不杀人,会浪费一次夜幕时间。”

管家的目光阴冷:“一比一。”

关键点在于黑帽子,他在低着头思索。

管家提醒:“夜幕时间即将结束。”

黑帽子抬头:“我也选择不杀人。”

管家有些失望:“今夜是平安夜,无人受害。”

*

水晶灯再次亮起,黑暗被驱散。

沈冬青看向了身侧,周闻彦还坐在那里。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却被周闻彦阻止了。

管家毫无波澜地重复:“今夜是平安夜,请按照落座顺序进行辩解,辩解结束后进行投票,票数最多者,出局。”

这个游戏与狼人杀差不多,但比狼人杀要稍微简单一点。

第一个落座的是断臂女,她对狼人杀略有了解,沉吟了片刻,说:“第一夜没有死人,我建议大家不要进行投票,等死人了以后再说。”

第二个是断臂女同行的女生1,她点头:“我也是这么觉得。”

因为讯息实在是太少了,大家都无法做出判断,万一投票投错了,没有投出行刑者,就等于自杀了。

所以接下来的玩家都选择了弃票。

在轮到沈冬青的时候,他好奇地问:“如果一直不死人一直不投票会怎么样?”

管家沉默了片刻,说:“女王陛下会不高兴的,不高兴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全部客人都会出局。”

出局的结果不用说,就只有一个死字。

最后一个开口的是周闻彦。

他扫过了在场的所有人,在黑帽子的脸上微微停顿了片刻,问:“行刑者被找出会怎么样?”

管家回答:“杀人者,终被刀刃所杀。”

行刑者被找到,只有死亡。

周闻彦颔首,表示自己没有问题了。

*

“夜幕时间——”

黑暗再一次降临。

管家端着烛台,提醒道:“行刑者从不手软。”你们该杀人了。

黑帽子看向了沈冬青,询问:“你觉得杀哪个玩家比较好?”

沈冬青:“都不好。”

黑帽子:“哦?”

沈冬青:“我爱好和平,选择弃权。”

卷发女冷笑了一声:“那我恰恰相反。今夜我不想再浪费时间了,我要——”她抬手,指向了其中一个人,“杀他。”

沈冬青的目光落在了卷发女的指尖,再顺着看了过去,看见了被黑暗包围的周闻彦。

卷发女的面庞微微扭曲:“明明你们有能力救所有人,却不立刻站出来救我们,害了我的男朋友。”

她就是为了活命杀了男朋友的女生。

沈冬青疑惑:“不是你自己杀的吗?”

这个黑锅他可不背。

卷发女的表情一滞,接着更加歇斯底里:“就是你们的错!我也要杀了你喜欢的人!”

管家:“一比一,请投票。”

关键点又放在了黑帽子身上。

黑帽子压了压帽檐,哑着嗓子说:“我跟——”他停顿了一下,看向了卷发女,“她。”

黑帽子并非良善之辈。

第一轮不杀人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讯息,现在第二轮,不可能浪费时间了。在他眼里,周闻彦是一个竞争对象,能够借此机会除去,是再好不过的了。

沈冬青面色一变,难得紧张了起来。

夜幕时间结束。

管家的朗读声响起:“今夜是下雨夜,流血夜,死者是……”

沈冬青想要提示周闻彦,可是不管怎么样都无法开口。一股烦闷的感觉拥堵在了胸口,他无处宣泄,只能看着周闻彦,手中的叉子都被他捏得变形了。

周闻彦似乎发现了沈冬青的焦躁,他侧过头,安抚地笑了笑,用口型示意。

“别担心。”

管家沉默的时间过于长了。

卷发女沉不住气,频频看向了管家。

在万众期待中,管家这口气终于喘了上来:“不好意思,杀害这位死者的难度太大,无法代替执行。”

卷发女:???

还有这种操作吗?NPC还不能杀人了?

她差一点就脱口而出,还好最后憋住了,只是整张脸气得煞白。

管家也很无奈。

哪有一上来就选个猛的?这谁顶得住啊。

“此次夜幕时间重启,请行刑者再次选择。”

终于来到了夜幕时间,卷发女迫不及待地质疑:“为什么你杀不了他?”

管家本来就丢了面子,再被卷发女这么一质问,更加不悦:“因为你与他实力过于悬殊,成功率太低,无法执行。”

卷发女指着自己:“我?”

管家:“不是你选择的谋杀对象吗?当然是模拟你的实力。”

只可惜太过于弱鸡。

卷发女指向了黑帽子:“不是还有他吗?”

管家摇头:“难度还是过高,只有这位行刑者才能杀死他。”她指着沈冬青。

沈冬青冷静地说:“我说了,我选择世界和平。”

卷发女瘫坐在了椅子上。

黑帽子开口:“你不选择杀人,无法结束这个游戏。”

沈冬青笑了,脸颊上浮现了一个小酒窝:“行啊,那我选一个。”

他的目光徘徊了一圈,落在了卷发女的身上:“我选择杀她。”

卷发女声音突地拔高,十分尖锐:“我也是行刑者。”

沈冬青:“没有说不可以。”

沈冬青是不喜欢害人。

但有人触碰到了他的底线,那就没有办法了。

管家附议:“确实如此,行刑者也可以互相屠杀。”

卷发女颤抖着抬手:“那我也投他!”

行刑者之间先内讧了。

管家看得津津有味:“一对一。”

关键点又又一次来到了黑帽子身上。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47章 剧情开始 下一章:第49章 许愿
热门: 真人颜如玉[综神话] 剑出寒山 绝品神医 纲吉在横滨 剑谍 盘龙 都市传说拼图 麻:麻风病和拆迁,都是瘟疫 谜踪之国II:楼兰妖耳 美食直播间[星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