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许愿

上一章:第48章 杀人游戏 下一章:第50章 赶紧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卷发女心中后悔不已。

她听完管家说的规则以后, 还以为可以借管家的手杀死周闻彦,可没想到竟然被管家给拒绝了, 现在导致自己骑虎难下。

沈冬青已经把行刑者的一票投给了她。

她完全没有办法, 只能把手上的这一票投回给沈冬青,不然的话就是原地等死了。

现在就看黑帽子的选择了。

卷发女紧紧地盯着黑帽子。

黑帽子的半张脸隐藏在阴影下面:“其实我们产生矛盾没有任何的好处。”

这一句话瞬间给了卷发女的希望。

她咽了咽口水,说:“我们三个现在是一队的, 互相残杀只会让别人占了便宜,如果你能收回那一票,我也可以……”

黑帽子说出了后半句话:“但去除不稳定因素确实很重要。”他抬眸,对沈冬青礼节性地微笑了一下,“我同意你的选择。”

卷发女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管家就迫不及待地说:“行刑者的刀刃终于落下,今夜将会血流成河。”

卷发女惊声尖叫:“不!”

黑夜渐渐退去, 而死亡步步逼近。

卷发女惊慌失措, 抄起桌上的银叉子紧紧握在手中,防备地看着坐在对面的沈冬青。

管家轻叹一声:“死亡,执行。”

卷发女还以为会有人对她动手,可等到夜幕时间结束, 她还是完完整整地坐在桌子边上,好像刚才的死亡宣判只是一个错觉。

“呼——”卷发女松了一口气, 瘫倒在了桌位上, 喃喃道,“难道真的只是一个游戏而已……”

当然不是。

管家露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容:“昨夜有人死亡,请在座的幸存者进行辩解。”

黑帽子装作诧异地看了一眼坐在圆桌旁的人, 问:“死者是谁?”

管家没有回答。

就在这时,寂静的大厅里响起了一声钟响。

在场的玩家下意识地看了过去,只见卷发女脸色苍白、浑身冒虚汗,她一手持着银叉子用尖锐的那一边指着自己,慢慢地将叉子送了过去。

“不、不……”

卷发女拼命地摇头,想要将叉子远离自己,可是手脚却好像不停使唤,死死地钉在了椅子上,像是提线木偶一眼,缓慢而坚定地将叉子刺入了气管之中。

卷发女因为剧烈的疼痛而颤抖了起来,胸膛中挤出了痛苦的悲鸣。

在其他玩家的注视下,卷发女就这样活生生窒息而亡。

管家如同吟唱诗歌一般:“行刑者的刀刃已经染上了鲜血,下一个……会是谁呢?”

众人纷纷躲开了管家的目光。

管家丝毫不在意,弯腰行了一个礼:“请开始为自己辩护。”

*

第一个是断臂女。

刚刚见识了那一幕,断臂女还有点心慌慌的,她开头就是一句:“不是我。”

然后整理了一下思路,说:“现在我们还有十二个人,其中三个行刑者,四分之一的概率,我觉得可以先进行盲猜,先把一个可疑的人投出去再说。”

“我投黑帽子。”

第二个发言的人是一个女生,她是断臂女的同伴,不用说,肯定也跟着一起投黑帽子。

被怀疑的黑帽子一点也不慌张:“刚才在死者被杀的时候,我一直在观察各位,发现有一位男士显得格外的慌张。”

他抬眸看向了其中一个穿着白衬衫的男人。

那个男人果然脸色不太对劲。

得逞了。

黑帽子的脸庞都掩盖在了阴影下,别人难以察觉他的情绪,他勾了勾唇角,在心中冷冷地说了一声“蠢货”。

这场游戏,行刑者赢的概率很大。

行刑者知道那些是受害者,在信息不对等的情况下,受害者像是蒙着眼睛在房间里乱撞,随时可能丧命。

而行刑者完全可以出来误导其他人,又因为暴露身份就会死的情况下,两个阵营完全是对立的,不存在有合作的可能。

黑帽子不动声色地扫过了沈冬青和周闻彦。

沈冬青好像察觉到了什么,微微皱眉。

黑帽子收回了目光,抬手按了一下帽檐:“忘了说,在上一个世界里,我和这位女士曾经产生了一点矛盾,所以这位女士投我也是情有可原。”

“但我想说,不要把私人恩怨带入到这个危险的游戏里面,还是要做出正确的判断才是。”

现在有两个被怀疑是行刑者的对象。

一个是黑帽子,一个是白衬衫。

有了目标以后,接下来的玩家只要在其中一个人里面选出正确的那个就可以了。

一轮到白衬衫,他就迫不及待地辩解:“我是因为害怕才会这样的!明明这个人更加可疑好吗?”

他指着黑帽子说。

但显然,这没有什么说服力。

现在已经有三个人投了黑帽子,七个人投了白衬衫,其中一个人弃了权,还剩下最后一票,就可以宣告一个人的生死了。

白衬衫不抱任何希望,瘫在了椅子上,喃喃道:“不是我,我不想死……”

管家:“请最后一位幸存者对自己辩护。”

所有玩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最后一个人的身上。

周闻彦没有进行辩解或者分析,而是对着管家说:“身为管家,会满足客人所有的要求,是吗?”

管家的脸色微微一变,很快就掩饰了过去,恭敬地说:“是的,客人。”

周闻彦点头。

管家催促道:“请进行辩解。”

周闻彦说:“这个游戏少了一个很关键的身份,我们很难找出行刑者。”

预言家,玩过狼人杀的都知道,预言家在游戏里起到的作用很重要。

这个游戏里面没有预言家,而预言家的作用是在每一轮的夜幕时间里查看每一个人的身份,然后在夜幕时间结束后引导着幸存者进行投票。

而现在没有预言家。

所有人的身份都是迷,只能进行盲猜,四分之一的概率,加上行刑者的误导,很容易就产生误杀。

三对十。

看起来人数对比大,但实则永远是行刑者占据优势的。

管家微笑着说:“现在只是第二轮,不用气馁。”

周闻彦挑眉:“所以……我不玩了。”

管家的脸色沉了下来。

其他玩家担心管家一言不合就翻脸,都安静如鸡,一言不发。

只有沈冬青跟着一起掀了盘子:“我也不玩了。”

管家阴恻恻地扫过这两个人,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确定吗?”

沈冬青:“确定。”

周闻彦往后一仰,靠上了椅背:“这是客人的要求,结束这场游戏。”

大厅里面十分安静,唯有浅浅的呼吸声接连响起。

管家说:身为管家,会满足客人的要求。

所以周闻彦提出了结束游戏的要求。

这个逻辑并没有错。

但关键是……管家会不会满足这个要求。

叮——

寂静中,突地响起了什么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吓得其中一个女生差点蹦了起来。

她扭过头一看,是插在卷发女喉咙里的叉子掉了下来。

不知什么时候,有两个女仆走了过来,一人拽住卷发女的一边手臂,将人拖了出去,在地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痕。

管家终于开口:“当然可以,一点小小的要求而已,只要是客人的要求,我都可以满足。”

“那么……游戏结束。”

话音落下。

其他玩家还有些懵逼。

一个要人命的游戏,他们还在那里叭叭地分析半天,抱着随时要丧命的想法,怎么说结束就结束了?

黑帽子最快反应了过来:“那我们可以见女王陛下了吗?”

管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说:“当然可以。”

经历了三轮可怕的游戏,终于可以见到女王陛下的芳容了。

只是管家说,女王陛下还在准备当中,等时钟敲响七下的时候,才会出现。

于是一群玩家干坐在大厅里面。

断臂女问:“女王陛下真的可以让我们脱离这个游戏吗?”

黑帽子哼哼了两下:“或许。”

其他人追问:“或许是什么意思?”

黑帽子:“我只是听说过,但没有亲眼见到过。”

逃过一劫的白衬衫显得轻松了一些:“出去的人当然没办法再见到了,这个狗屁游戏,这么折磨人,我真的不想再呆下去了!”

他的话引起了其他玩家的共鸣,于是大家愉快地开始谩骂起了游戏。

沈冬青没有参与他们,而是和周闻彦坐在角落了。

沈冬青有些困了,打了个哈欠,靠在了周闻彦的肩膀上,小声地说:“他们说可以出去哎。”

周闻彦搂着人的肩膀,漫不经心地说:“我不相信。”

*

铛铛——

当墙壁上的挂钟敲响七下的时候,那扇沉重高大的门被缓缓推开。

率先走进来的是两个侍者,一个在前面开路,一个小心翼翼地扶着一个女人。

那应该就是女王陛下了。

女王陛下这个头衔听起来很老气,但实际上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少女,她身材纤细,穿着着华丽的礼裙,上面点缀着奢华的蕾丝和精致的宝石。

黑帽子站了起来,右手放在胸前,弯下了腰:“女王陛下。”

女王陛下微微颔首,越过他,走向了大厅中央。

她并没有落座在玩家中间,而是迈过了两个台阶,坐在了一个纯白的王座上。

“我很高兴你们能来到梦乐园。”女王陛下开口,明明是少女的面庞,但发出的却是腐朽老矣的声音。

“梦乐园一向热情好客,之前的游戏,玩得还满意吗?”

玩家们面面相觑。

满意?

来的时候总共有三十六个人,现在只剩下十二个了,死亡率过半,要不是有两位大佬在,怕是连这点人都没有。

这游戏不是一般人能玩得了的。

女王陛下等待着回答。

玩家们只好干笑两声,说:“满意、满意极了。”

女王陛下微笑着说:“那真是太好了,为了感谢各位能够应约而来,我可以满足你们的一个心愿。”

她停顿了一下,加上了一句:“什么都可以。”

肉眼可见的,玩家们兴奋了起来。

什么都可以的意思就是,可以许愿离开这个游戏。

白衬衫迫不及待地站了起来:“我不想再玩这个游戏了,我想回家。”

其他人都紧盯着女王陛下,生怕她拒绝这个要求。

女王陛下没有拒绝,而是轻快地答应了下来:“可以。”

只见女王陛下招了招手,一个女仆走到了白衬衫的身旁,恭敬地说:“请客人跟我来。”

白衬衫几乎被喜悦冲昏了头脑,什么都没问,就跟着女仆走了出去。

他脚步轻快,像是在期待着回家。

待白衬衫的身影消失后,其余玩家的耳边响起了久违的提示音。

【玩家白衬衫脱离玩家身份,恢复自由】

原本还有玩家害怕这又是一个游戏的陷阱,现在有系统作证明,瞬间就没有了顾虑,各个都眼神火热地盯着女王陛下。

有人站了出来,要求脱离游戏。

女王陛下一一都答应了。

系统提示音一个个地响起,玩家们如流水般走了出去。

一下子就只剩下了四个人,沈冬青、周闻彦、黑帽子以及之前扮演小美人鱼的女生。

女生其实也想回家的,但她下意识地觉得应该紧跟大佬的脚步,等大佬走了她再走,反正也不着急。

女王陛下的眼睫颤了颤,目光落在了下方的人身上:“你们还有什么心愿吗?”

黑帽子是从开始就打着女王的心愿来的,可却憋到了现在。

他看了一眼剩余的人,终于走了出来:“请问女王陛下,您的心愿真的可以让玩家脱离无限噩梦游戏的控制吗?”

女王陛下听完了他的问题,唇角微微翘起:“当然,我一向慷慨。”

黑帽子稍稍放心,提出了一个更加完善的要求:“我要脱离无限噩梦游戏的控制,脱离玩家的身份,回到现实世界。”

女王陛下高高在上,无论下面的人提出什么要求,都慷慨地答应了下来。

“我允许。”她凝视着黑帽子,说。

黑帽子松了一口气,跟随着女仆走了出去。

那大厅里只剩下了三个人。

女生轻声地问:“大佬你们两个不许愿了吗?”

周闻彦仰头看着女王,问:“如果不许愿会怎么样?”

女王陛下似乎有些疑惑:“我的邀请函十分珍贵,我想,不会有人会错过这个机会的。”

周闻彦毫不犹豫:“我会。”

女王陛下被哽了一下,还是保持着优雅的姿态:“不许愿的话……等参观完梦乐园,就会送你们离开。”

周闻彦站了起来:“那去参观吧。”

沈冬青紧跟着他。

女生惊讶地说:“你们真的不许愿了吗?”

周闻彦:“不需要。”他好心说了一句,“建议你也不要。”

毕竟他玩了这么多场游戏,深谙这个傻逼游戏的精髓。

游戏特别喜欢玩文字游戏,而汉字的一句话可以有很多种含义,比如,谁说脱离玩家身份就是等于离开游戏了?

周闻彦没有提醒那些玩家,是因为在脱离游戏面前,他们早就魔障了,说了也不会相信。

身处在死亡游戏中,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离开可能,也有人愿意去试一试。

女生两相为难。

说实话,她并不想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

毕竟这个游戏并不是过家家,而是真的要人命的,她靠着好运气才苟活到现在,很多次与死亡擦肩而过。

谁会不想离开?

女生:“可是,不许太可惜了吧……”

沈冬青侧头看着她:“没有拦着你许愿啊。”

女生十分踌躇。

女王陛下和善地看着女生,声音充满着诱惑:“来吧,无论是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你想要什么?”

女生像是被迷惑了一般:“我……我想要……”

女王陛下:“好孩子,说吧。”

女生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放任自己沉迷于梦境中:“我想回家……”

女王陛下缓缓走下了王座,牵起了女生的手,朝着大厅外的走廊走去,声音温柔:“好孩子,以后,梦乐园就是你的家。”

在恍惚间,女生好像看见了许久不见的父母站在不远处。

爸爸神情严肃,但可以看见眼眶微微泛红,母亲牵起了她的手,絮叨道:“囡囡,回家吃饭了,妈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可乐鸡翅……”

女生一把抱住了妈妈,喜极而泣。

梦乐园。

使人美梦成真。

女王陛下松开了手,身边的女生动作渐渐僵硬了起来,肌肤变得木质化,手臂拉长抽芽,最终成为了一棵美人树。

她在美梦中死去。

“还有两个。”女王陛下说。

管家恭敬地垂下了头:“那两个,比较……难缠。”

女王陛下展开了羽毛扇,遮住了唇角:“没有人会愿意离开梦乐园。”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48章 杀人游戏 下一章:第50章 赶紧走
热门: 虫图腾3:疑云虫重 与上帝的契约 别相信任何人 我的迷弟遍布宇宙 玻璃密室 被小首富偷偷看上以后 过门 她似救命药 生随死殉 罪案现场:你所不知道的刑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