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牌位

上一章:第52章 厉鬼结亲 下一章:第54章 原住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可能是昨天晚上睡得太沉, 沈冬青一点动静都没感觉到。

周闻彦没有提昨晚上的梦境,而是说:“过去看看吧。”

沈冬青点点头, 走了过去, 看见一群玩家正堵在大厅和侧厅的连接处,瑟瑟发抖地看着放在不远处的棺材。

JK美少女提议道:“要不上去看看?”

西装男说:“这谁敢上去啊。”

看起来最炫酷的皮衣男也死命摇头:“你不要命我还要命!”

少了一个的正是四人小队里面的非主流。

皮衣男说:“恐怖片你看过吗?死得最快得往往就是好奇心强烈的,我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别去看、别去想就没事了,唉唉……”

正在他长篇大论的时候,沈冬青从他的身侧走了过去,来到了停放棺材的地方。

皮衣男怔了一下,喃喃道:“真不要命了?”

话音刚落, 就又见周闻彦跟着走了过去。

JK美少女东看西看,决定还是跟随两个人的脚步。

棺材并没有合上。

沈冬青张望了一眼, 只见里面躺着一个身穿中式古典嫁衣的女人, 她手腕和脖子上皆佩戴着价值不菲的金首饰,脸部被一张白纸覆盖,看不出是长得什么模样。

其他人也围了过来。

西装男指着那张白纸说:“我在以前的副本里面见过,这白纸遮鬼眼, 不让尸体起尸的,千万不能动。”

可惜他提醒得早了, 沈冬青已经干脆利落地撕下了那一张白纸。

白纸下面是一张被泡得发白的五官, 扭曲地挤在了一起,浑身上下只有是嘴唇是猩红的,微微张开还可以看见里面塞着一捧淤泥。

“啊——”

JK美少女尖叫了一声, 惊慌地后退。

其他两个男人也没好到哪里去,飞快地找了一个遮掩物把自己给藏了起来。

沈冬青晃悠了一下白纸,对上了新娘睁开的双眸。

大概是没有了白纸的束缚,新娘的身体抽搐了一下,猛地坐了起来,一双无神的眼睛直直地看向了前方。

JK美少女大喊:“快跑啊!”

一群人屁滚尿流地跑了出去。

等到了安全的地方以后,西装男停下来扭头看了过去。

还好想象中鬼新娘手撕玩家血流成河的画面并没有发生,那两个人还是好好地站在了那里,而鬼新娘一脸呆滞。

就在西装男打算回去看看情况的时候,鬼新娘的身体又抽搐了一下,像僵尸一般伸出了双手就要扑向离她最近的一个人。

西装男忍不住闭上了双眼,听着耳边传来的凄厉声响。

太、太惨了……

西装男给这个声音配上了各种血腥的画面,可听着听着,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

明明里面的两个玩家是男的,可是惨叫的声音却是女人发出来的。

西装男悄咪咪地睁开了一条眼缝,看见了令他震惊的一幕。

不是鬼新娘掐着两个玩家,反倒是其中一个瘦瘦弱弱的玩家直接把鬼新娘按在了棺材里面,远远可以看见鬼新娘的双腿不断扑腾。

西装男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我没看错吧?”

刚刚的惨叫声是鬼新娘发出来的?

JK美少女蹑手蹑脚地走了回来,弯腰捡起了掉在地上的一个小东西,她展开一看,是用过的创口贴。

这是刚才鬼新娘扑腾的时候掉出来的。

鬼新娘挣扎了一阵,终于接受了命运,安详地躺回了棺材里面。

沈冬青把白纸拍了回去,搓了搓手,只觉得满手都是湿漉漉的污泥。他甩了甩手,说:“什么都问不出来。”

这个鬼新娘怨气冲天,连理智都没有,根本无法进行友好的交谈。

但直接把她给人道毁灭了也不是一个好办法,因为沈冬青隐隐能察觉到,就算把这个鬼新娘给解决了,还会有下一个鬼新娘。

还不如把这个留下来,大家都认识了,免得再麻烦。

JK美少女捏着那团创口贴,眼眶有些泛红:“是不是、是不是已经死了?”

看这个动静,非主流已经凶多吉少了。

周闻彦扫过她掌心的创口贴,突然道:“未必。”

那团创口贴也是湿漉漉的,边缘处带着污泥,和鬼新娘身上的痕迹一样。

周闻彦问:“四水镇有池塘吗?”

其他玩家纷纷摇头。

他们一睁眼就在沈家大院里面了,也没机会去外面探查。

周闻彦仰头望向了外面。

现在正是清晨。

但整片天空都好像覆盖了一层雾气,光线灰蒙蒙的,眼前的所有景色都变得暗沉了起来。

“出去看看。”

周闻彦率先走了出去。

沈冬青正要跟上,却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何伯拦了下来。

“二少爷……”何伯颤巍巍地说,“你不能出去啊,不能出去啊。”

沈冬青问:“为什么?”

何伯没有解释,只翻来倒去的说这一句话。

与此同时,游戏的声音也响了起来。

【因为一些原因,你不可以走出沈家老宅,不然会触发全灭结局】

沈冬青嘀咕了一声:“全灭?”

还挺想试试的呢。

游戏一听出沈冬青的口气,立马换了一个说法。

【如果走出沈家老宅,会触发全灭结局,整个副本世界关闭,无法脱离】

全灭结局听起来并不恐怖,沈冬青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

可无法脱离副本就比较惊悚了,这里没有电没有网连个人都没有,待在这里也太无聊了。

沈冬青立刻放弃了出去的想法,拉了拉周闻彦的手臂,小声地说:“我不去了。”

反正外面也没什么好玩的。

周闻彦拍了拍他的手:“等我回来。”

沈冬青站在沈家老宅门口,望着周闻彦的身影渐渐远去,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做的梦。

周闻彦曾经和别的鬼结过阴亲……那就不再是他一个人的储备粮了。

好烦。

好想把那只鬼给吃了。

沈冬青低垂着头,踢了一脚小石子。

细碎的小石子咕噜咕噜地滚远了,直到撞上其他东西才停止下来。

沈冬青仰起头哼了一声。

不管。

无论是那只鬼和周闻彦结了阴亲,他都要把那只鬼给吃了,周闻彦是他一个人的,反正没有鬼能比他厉害。

沈冬青下定了决心,心情舒畅地走了回去,一点也没想到那个和周闻彦结阴亲的厉鬼可能是他自己。

“二少爷……”

沈冬青刚走回去没两步,就见何伯挡在了他的前面,皱巴巴的脸上情绪复杂。

“你不该让他回来的。”

沈冬青停下了脚步:“谁?”

何伯说:“虽然你们是兄弟,但还是不要太过于接触,毕竟……”

沈冬青眨巴了一下眼睛:“你都发现了?”

何伯:“什么?”

沈冬青大大方方地说:“我们已经在一起了啊。”

何伯震惊:“什、什么?!”

沈冬青无视了呆滞在原地的何伯,走回大厅里去找鬼新娘联络感情去了。

寒风吹过。

站在那里的何伯只觉得人生价值观收到了冲击,握拐杖的手都在颤抖。

“你、你们是兄弟啊……”何伯用力砸了一下拐杖,望着大厅里面的棺材,喃喃道,“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

四水镇中有一个池塘。

池塘里面是死水,也不不知道多久没下雨了,水面上漂浮着几条翻着白眼的死鱼,远远就能闻到一股馊臭味。

西装男捏着鼻子说:“好臭啊。”

JK美少女眼睛比较尖,看见了掉在池塘边上的一只鞋子。

看样子是非主流的。

“他应该就在池塘里面!”

只是该让谁下去捞?

周闻彦一看就是大佬,谁也不敢去驱使他,JK美少女是妹子,也不好让妹子出苦力。

西装男和皮衣男对视了一眼,无奈地卷起了裤腿下去捞人。

还好池塘的水不深,下面都是厚厚的淤泥。

两个人捞了一阵,在边缘处捞到了昏迷中的非主流。

还好非主流身上有着保命的东西,要不然早就被淹死在池塘里面了,上了岸以后他用力咳出了一口淤泥。

“咳咳……牌位……”非主流艰难地说,“我看到了牌位……”

*

这里没电没网,沈冬青等得无聊,干脆拉了个小板凳坐在棺材旁边和鬼新娘聊天。

大概是因为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梦。

沈冬青对于这种封建迷信行为十分反感,致力于把鬼新娘教育成新时代的好鬼。

“你怎么死的?”

“死的样子还挺难看的。”

“都这样了还要找新郎,人鬼殊途懂不懂?明明可以好好做鬼找个相配的鬼小伙,为什么要勉强人家?”

可惜鬼新娘不能说话,不然她非得诈尸而起,崩溃地让沈冬青闭嘴不可。

现在她只能默默地躺在棺材里面,被迫聆听教导。

一群人回到沈家老宅的时候,就听见沈冬青一本正经地教育鬼新娘强扭的瓜不甜,要两厢情愿才可以结婚。

其他玩家:……

莫不是他们走错了剧场,来到了教育栏目?

直到看见躺在棺材里面的鬼新娘,他们才确信自己还在副本里面。

沈冬青捂着鼻子:“好臭。”

玩家里面有三个人身上沾着淤泥,臭气熏天的。

经过这么一提醒,他们才反应过来,干笑了两声,到院子里面冲澡了。

等把身上的臭味给洗得差不多了以后,三个人才回到大厅里面。

西装男:“嘶——真够冷的。”

皮衣男摸着手臂说:“刚刚那个老头也太诡异了,竟然一直在盯着我们冲澡,口中还一直在嘀咕着什么。”

自从被救上来以后,非主流一直神情恍惚,声音有些飘忽:“他说,今天还要再选一次新郎。”

JK美少女抓住了重点:“还?”

非主流:“鬼新娘没有看上我,把我扔在池塘里面了。”

也因为这样,才捡回了一条命。

皮衣男数了一下在场的男士,除去非主流,还有四个人。

四分之一。

被选中的几率很大,如果看不中会被扔进池塘,那如果被看中了会怎么样?

皮衣男忍不住打了个颤,默默祈祷,千万不要选中他。

周闻彦说:“去找找这里有没有放着牌位的地方。”

看来这个世界不能靠暴力,只能解密了。

六个玩家分成了两个队伍。

周闻彦自然是和沈冬青分到了一起,负责去老宅的西边查看。

沈家老宅里面种植着一棵棵槐树,树荫将大半个宅院都遮挡了起来,阴森森的。

周闻彦牵住了沈冬青的手,走在了青石板铺成的小道上。

他们把这边的房间都看了一圈。

因为长久没有居住,房间里面都被灰尘覆盖,充满着一股腐朽的气息。

但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牌位出现在里面。

沈冬青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游戏让我给鬼新娘选新郎。”

周闻彦停了下来。

沈冬青有点不好意思:“昨天晚上我吃太饱睡着了,都忘了这件事。”

周闻彦沉思片刻。

看来这次又被这个傻逼游戏分成了两个阵营。

一方是他为首的外来大学生,一方则是沈冬青和何伯的四水镇原住民。大学生们的通关条件应该是活过七天,而四水镇原住民的通关条件说不定是要将这些外来者全部杀死。

但还有一种情况可以使得两方一起通关,那就是破解四水镇的鬼新娘之谜。

周闻彦想通了这一点,说:“今晚你选我。”

沈冬青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行!”

这个反应有些过于激烈,周闻彦好像明白了什么,嘴角带着笑意:“为什么不行?”

沈冬青说不出来,憋了半天憋出了一句:“不准当别的鬼的新郎。”

一想起昨天晚上梦见的事情,他的心里更加憋屈了。

周闻彦被沈冬青的模样吓了一跳,连忙说:“好、好,不当了。”

沈冬青眼珠子一转,说:“要是别的鬼来找你呢?”

周闻彦不解:“还有什么别的鬼?”

沈冬青抓着他的手臂说:“要是别的鬼来找你结亲,你会答应吗?”

周闻彦:“当然不会了。”他有些无奈,“要答应我也只会答应你。”

沈冬青还有点不放心,说:“那你让我吃一口。”

周闻彦还有什么不同意的?

在树荫下,两个人的影子慢慢靠近,最终融为了一体,亲密无间。

他们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站在一个佝偻的身影。

何伯握紧了拐杖,看到这一幕只觉得整个人眼前一黑,靠着拐杖才没有倒下去。

“你、你们是兄弟啊……”

难怪二少爷连说好的计划都不进行了,原来是被外面的人迷惑了。

本来何伯还心存侥幸,现在撞了个正着,不得不接受眼前的现实,布满了皱纹的脸庞是青了又白白了又青,最终打定了注意。

既然二少爷不愿意做,那就让他这个老头子来做这个坏人吧。

*

沈冬青和周闻彦慢悠悠地逛回了大厅。

其他玩家也是一样一无所获。

他们愁眉苦脸地坐在了角落里,看都不敢看一眼棺材里面的鬼新娘。

“怎么办,马上就要天黑了。”

一见到周闻彦回来了,他们好像找到了主心骨,一窝蜂地涌了上来。

“我们都没找到有牌位的地方。”

“全都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周闻彦看向了唯一见到过牌位的非主流。

非主流现在缓了过来,状态比刚才要好多了。

“是不是只有被鬼新娘抓了,才会到那个都是牌位的地方?”非主流猜测。

旁人恍然大悟。

“是有这个可能。”

“那这样的话,岂不是找不到这个地方?”

“现在的线索这么少,我们一点头绪都没有。”

按照原本的流程,玩家被分成两个阵营,获得的提示都是不同的。

属于四水镇原住民拥有NPC和系统的帮助,在害死其他玩家才能通关的条件下会开始搞事害人,一旦进行搞事,就会留下蛛丝马迹,继而给大学生组线索。

但现在,四水镇原住民沈冬青他……都怪火锅太好吃,他吃饱了,都忘记干正事了。

游戏好像也明白了他的性子,干脆放弃了他,连新的提醒都没有。

所以大家现在都是两头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沈冬青歪了歪头,说:“线索?为什么不问问好心的NPC呢?”

西装男讪讪:“哪里有好心的NPC?”

街上遇见几个原住民还都是一脸阴郁避之不及。

沈冬青:“何伯啊。他会做火锅给我们吃,难道还不好吗?”

在沈冬青的眼里,这已经是大好人了。

其他玩家对视了一眼。

要是在平时的副本里面,他们绝对不会去招惹这些看起来不一般的NPC。但这前有沈冬青徒手按鬼新娘,后有沈冬青教育鬼新娘正确婚恋价值观,连带着恐怖的氛围都变淡了,直把恐怖片玩成了喜剧片。

玩家们脑袋一热,竟然就雄赳赳气昂昂地出去找何伯了。

沈冬青还喊了一句:“别吓到何伯了。”

要是晚上不能做火锅,没得吃就麻烦了。

玩家们人多势众,一下子就把何伯提溜了过来。

JK美少女愤怒地说:“他竟然想着害我们!”

她拿出了一张白纸,上面用殷红的笔迹写着一行字,大致意思是甘愿与鬼新娘结作阴亲,下面写着周闻彦的名字,大概是刚写好的缘故,上面还泛着湿意。

“撕掉有没有用?”JK美少女问。

何伯躺在冰冷的青石板上,听到她这么问,阴森地笑了起来:“没用了,阴亲已经结下了,等着鬼新娘来把你带走吧。”

沈冬青一把拽过了那张白纸。

被鬼新娘带走的条件已经成立,就算把纸撕了也没用,他想了想,干脆在上面添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倒要看看,鬼新娘怎么来带走他的人。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52章 厉鬼结亲 下一章:第54章 原住民
热门: 温暖的人皮 匣中失乐 捡到女主少年时 死之枝 眼之壁 螺旋楼梯 小衰神的悠闲生活[快穿] 暹罗连体人之谜 盘龙 [综英美]魔法学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