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原住民

上一章:第53章 牌位 下一章:第55章 换命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色慢慢暗了下来。

鬼新娘依旧安静地躺在棺材里面, 覆盖在她面上的白纸一点点渗出血来,浮现了五官的轮廓, 就像是要破纸而出。

大厅里面的烛火一明一暗, 更增添了阴郁的氛围。

隔壁的偏厅里面,一个个人影站在那里围成了一个圈,他们低垂着头, 每个人的面容都隐在了黑暗中,唯有眼珠子冒着点光芒。

幽幽的声音一个接着一个地响了起来。

“说。”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快点交待清楚。”

被玩家围在中间的何伯:……

为什么好像角色互换了呢?

西装男说:“这个鬼新娘是怎么来的?”

何伯奉行着一问三不知的想法,不管问什么都闭着口,一个字都不说。

眼看着天马上要黑了,玩家们不免着急了起来。

可能是受沈冬青的传染, 玩家们的胆子大了不少,非主流握着拳头, 威胁道:“我比较尊重老人, 你要是不说,可别怪我下手没轻没重了。”

何伯见过上百个来四水镇游玩采风的大学生,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生猛的,当时冷汗就流下来了。

“我确实不知道。”何伯见实在没招, 只能交待了,“这是四水镇流传下来的习俗, 每年都要供奉鬼新娘。”

供奉的东西自然是活人。

“要是不供奉, 会发生一些恐怖的事情。”

也不知道四水镇的人祖上招了什么祸害,每年都要用活人供奉祭祀,渐渐得, 四水镇变得荒凉了起来,只余下十几户人家。

就在四水镇原住民快要灭绝的时候,不知怎么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群外来者来到镇子里面,而这些外来者更受鬼新娘的青睐。

让别人去死,自己就能够活下来。

这么好的买卖,有谁会不愿意做呢?

何伯颤巍巍地说:“我就知道这些……”

非主流有些不相信,想要再威胁试试,可何伯说来说去就只有这些讯息。

其他玩家只能放弃了。

JK美少女担忧:“鬼新娘马上就要苏醒了。”

沈冬青冷哼了一声,说:“我就等着她来。”

竟然敢打他的人的注意,正是不想做鬼了。

JK美少女瞥了一眼杀气腾腾的沈冬青,心想,或许应该担忧一下鬼新娘才是。

非主流小声地问:“要不准备点东西?”

西装男点头:“大家把符咒什么的凑一凑,说不定可以一举把鬼新娘给拿下,解开谜题。”

他们凑了凑,凑起了一叠黄符,由JK美少女当做代表,送给沈冬青。

沈冬青奇怪地问:“给我这个做什么?”

JK美少女说:“这不是准备一下,和鬼新娘大战嘛。”

沈冬青点点头:“说得也是。”

不过他没有去接那叠黄符,而是对何伯说:“我饿了,去准备点吃的,还是火锅吧。”

何伯阴沉着脸,颤巍巍地走了出去。

JK美少女捏着黄符,一脸懵逼:“要吃的做什么?”

沈冬青:“不是战前准备吗?肚子饿了发挥不出来。”

JK美少女:“诶?”

于是一群玩家看着沈冬青愉快地吃起了热气腾腾的火锅。

大厅里的阴森气氛一扫而空,转而变成了鲜香十足的火锅味。

*

子夜将至。

沈冬青又吃得太饱了,等着等着就靠在周闻彦的肩膀上睡着了。

其他玩家为了不被波及,早早就躲了出去,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在。

周闻彦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沈冬青的肩膀,抬眸看向了摆放在大厅中的棺材。

棺材里面的东西开始不安分了,从中传来“滋啦滋啦”的声音,就好像是有什么在摩擦着棺材内壁。

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棺材的缝隙中渗出了污浊的血液,落在了青石板上,蜿蜿蜒蜒一直流入侧厅。

砰——

鬼新娘突然诈尸坐了起来,双脚离地,如同纸鸢一般,轻轻飘了过来。

随着她的动作,脸上覆盖的白纸剥落,掉在了地上被污血浸湿。

鬼新娘头上戴着的发饰垂下,金流苏后面睁开了一双没有眼白的眼睛。她咧了咧嘴,腥臭的淤泥从唇边流淌而下。

一道阴风吹过,老旧的木格窗噼里啪啦作响。

沈冬青微微皱了皱眉,惊醒过来,抬头看了过去,对上了鬼新娘无神的双眸。

等看清楚侧厅待着的人后,鬼新娘身体僵硬,愣在了原地。

过了一会儿后,鬼新娘转身就跑,看样子是恨不得自己没有出过棺材。

只是鬼新娘跑得有点慢了,还没来得及钻回棺材里,就被人一把按住了肩膀。

沈冬青微微一笑,脸颊上浮现了一个可爱的酒窝,显得十分无害:“聊聊?”

鬼新娘在本能反应下瑟瑟发抖。

她还记得被强行按回棺材里不能动弹的恐惧。

沈冬青手上的力气加重:“你看上了我的人?”

鬼新娘是由一股怨气支撑起来的怨鬼,没多少理智,但就算这样也会有恐惧。在沈冬青的笑容下,她双手合十,就差给人跪下来证明她没有这个心思,也不敢有这个心思了。

废话,要知道是和大佬抢人,她都根本不会离开温暖的棺材。

沈冬青见她认错态度良好,冷哼了一声,收回了手:“你知不知道结阴亲是封建迷信行为?”

鬼新娘呆了。

她就是封建迷信本身啊……

但碍于实力的差距,鬼新娘只能被迫接受教育。

“结婚是很重要的事情。”沈冬青严肃地说,“必须要两厢情愿,强娶是不道德的,而且阴亲是不受法律保护的!”

沈冬青说着说着就想起了那个和周闻彦结亲的鬼,更加觉得要打击这种结阴亲的行为。

等教育了一通后,他才想起正事:“你为什么要和人结阴亲?”

鬼新娘就跟个小媳妇一样站在沈冬青的旁边,低垂着头。

她想要解释,但一开口,嘴巴里面塞着的淤泥就流了出来,根本没办法说话,只能发出“啊啊”的声音。

周闻彦说:“带我们去那个有牌位的地方。”

还好这个是鬼新娘能够做到的,她转身飘在了前面,带着两个人走向了沈家老宅的深处。

在槐树后面,有一扇很隐蔽的门,还被各种杂物给堵住了,若不是有人不,有鬼带路,还发现不了。

鬼新娘直接穿墙过去了。

周闻彦助跑了两步,轻轻松松就跃上了围墙,他弯下腰,拉了一把沈冬青,两个人一起跳了下去,落到了院子里面。

这个门后的院子长久未有人踏足了,地上积累着厚厚一层落叶,散发着腐臭的味道。

鬼新娘指了指院子中央的小房子。

与其他破败老旧的建筑不同,这个房子看起来依旧光鲜亮丽,白墙黑瓦,两扇大门紧闭,在外面挂了一把锁。

鬼新娘比划了一下,表示自己没有钥匙。

沈冬青走上前,一把捏住了青铜大锁,只听见“咔嚓”一声,锁应声落了下来。

开玩笑,沈冬青什么门没破坏过?就算是防盗门也就是一脚的事情,还会被一把老式锁给拦住?

沈冬青扔下了锁,率先走了进去。

这里是一个祠堂。

迎面对上的就是垒成小山一般高的牌位,密密麻麻,直接布满了一面墙。牌位面前供奉着香烛祭品,像是一直有人在祭拜的。

沈冬青凑近看了一眼,牌位上写着一行行的字,全部都是沈家人。

看来这个沈家源远流长,光牌位就有百来个,在烛火下看得人眼花缭乱。

乍一眼看去这些牌位没什么问题,但周闻彦仔细看了两排,发现了一个特别的地方。

“这些牌位上的名字全都姓沈。”

按道理来说,祠堂里面祭祀得是一个大家族所有长辈,不管是原本家族里面的男人,还是外面嫁进来的媳妇,都可以享受供奉,但这里,明显没有外姓人,每一个牌位全都是沈姓。

还有一点,就是牌位上写着沈某某之女的,全都是夭折的,最大的那个也没有活过十八岁,好像整个家族只有男孩才能活了下来。

那么女人去哪里了?

周闻彦看向了站在一旁的鬼新娘。

滴答——

一滴浑浊的水从鬼新娘的身上滴落,可以看见裸露在外面的肌肤沾着淤泥。

周闻彦若有所思:“池塘?”

这时,一阵风刮过,吹翻了一个牌位,滚落在了沈冬青的脚边。

他弯腰捡了起来,翻过来一看,直接对上了上面刻着的名字,惊讶地说:“这竟然是我的牌位!”

要是一般人看见自己的名字出现在牌位上,早就被吓傻了。还好沈冬青不是一般人,他早就死过了一次,对这个不在意,还拿起了牌位仔细观察。

“怎么用这么差的木料?”沈冬青十分不满意,“刻的字也太丑了。”

周闻彦上前:“有我的牌位吗?”

“没有诶。”沈冬青晃了晃牌位,“要给你刻一个吗?”

周闻彦按下了沈冬青的手,无奈地解释:“这个是给死人用的。”他现在还用不上这个东西。

沈冬青恍然大悟:“那意思是我现在已经死了?”

周闻彦闷笑了一声,伸手捏了捏他的脸颊:“怎么样?”

沈冬青能清楚地感觉到略显粗糙的指腹从肌肤上划过,有触觉,那就是还没有死。

“痒。”沈冬青拍掉了还在摸他脸的手。

周闻彦放下了手,说:“不过为什么没有我的牌位?”

按照游戏所说的人设,他和沈冬青是“兄弟”,但一个是四水镇的原著民,另一个却是从小被寄养在外面的,双方是对立的阵营。

难道问题就出在这个牌位上面吗?

周闻彦没想出个所以然来,还是决定先离开这里。

*

在这个晚上,没有人敢睡着。

其他玩家都缩在一个房间里面,战战兢兢地等待着天亮。

在一片寂静声中,有人突然说:“他们两个会不会出事了?”

西装男说:“谁知道,这个游戏很危险的,谁也说不定能活到什么时候。”

非主流犹豫地开口:“要是他们两个都折在了鬼新娘那里,我们岂不是就危险了……”

皮衣男说:“他们也不算白死,至少我们知道了结阴亲的条件,小心点不要被写上名字就可以了。”

非主流打断了他的话:“都还没天亮,你怎么就肯定他们出事了?”

皮衣男:“本来就是没准的事情,还不让人说了?”

就在双方激烈地争吵的时候,一直一言不发的JK美少女轻轻地推开了门,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没有引起任何一个人的注意。

幽深的走廊上,JK美少女如同幽魂一般,双目无神地走了出去

她听见耳边响起了一声声的呼唤。

“过来……”

“到这里来……”

JK美少女的意识清醒,但身体却不由自主,顺着这一声声的呼唤走了过去。她想要抗争,但整个人却懒洋洋的,提不起劲来。

滴答。

一点腥臭的液体落在了地上。

JK美少女仰头,看见泡得肿胀苍白的女人趴在墙壁上,冲着她招手。

过去。

只要过去就没事了。

JK美少女只挣扎了一下,就神情恍惚地走了过去。

就在她要走入这些女人的怀抱的时候,突然听见了一个声音响起。

“她在梦游吗?”

然后JK美少女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沈冬青一个手刀,干脆利落地把JK美少女给打晕了,阻止了她梦游的行为,然后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的意识,直接让人躺在地上。

JK美少女的后脑勺磕了一下地面,又被疼醒了。

“诶,我脖子怎么这么疼?”JK美少女揉了揉脖子,疑惑地站了起来。

沈冬青双手插在口袋里,一副不关他的事。

周闻彦直接带过了这个话题,问:“你刚刚看见了什么?”

不说还好,一说JK美少女差点被吓哭了:“我刚刚看见好多女人趴在围墙上……”她一转头,围墙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JK美少女呆了:“鬼呢?”

周闻彦走过去看了一下,围墙上没有鬼,但是有一道道湿漉漉的痕迹,还留有腥臭的淤泥。

淤泥。

又是池塘。

周闻彦说:“看来要去看看池塘了。”

池塘里面肯定有东西,但是光凭他们好像挖不出池塘里面的东西,还是要找几个苦力来帮忙干活。

*

叩叩——

声音不重,但在深夜显得格外的突出,让人听着心里毛毛的。

屋子里面的玩家一致停下了交谈,僵硬地扭头看了过去。

在月光的照射下,可以看见外面站着一道长长的人影。

“卧槽。”

“不会是鬼新娘吧?”

玩家们僵硬在了原地,这个房间只有一个出口,要是被鬼新娘堵住,来个开门杀,那是真的是逃也逃不掉了。

西装男提议:“冲出去吧。”

也只有这个办法了,非主流闭着眼睛说:“生死有命!谁死谁倒霉!”

话音刚落,他就朝着门口冲了出去,想要一鼓作气地逃跑。

只是刚撞开门,非主流就发现站在门口的不是鬼新娘而是周闻彦,他想要赶紧刹车,奈何冲得太猛,一个急刹车直接摔在了地上,连带着后面的人也扑了过来。

周闻彦沉默:……

不得不说,这是他带过最差的一届。不过还行,不用靠他们来解密,只是用来当苦力,智商低一点也不是不可以。

沈冬青被逗笑了,忍不住直拍大腿。

JK美少女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周闻彦也被沈冬青传染,嘴角挂上了细微的笑意:“出来帮忙。”

玩家们刚灰头土脸地站了起来,就跟着两位大佬走了出去。

在即将走出去的时候,沈冬青停了下来。

周闻彦问:“怎么了?”

沈冬青说:“之前游戏说我的设定是不能离开沈家老宅。”

不过他想了想,从怀中掏出了那个牌位,他之前顺手就拿了出来,现在正好用得上。

“好像拿着这个就没事了。”

周闻彦目光扫过了那个牌位,也没有拦着他。

*

夜晚的街道一片死寂。

好像整个四水镇都没有活人,静悄悄的一片,一点声响都没有。

JK美少女搓了搓手臂,低头跟上了队伍。

在走过一个一幢房子的时候,她似有所感,提起灯笼看了一眼。

这不看还好,一看就吓了一跳。

一个人影正站在窗户后面,静静地看着经过的这一群人。

JK美少女顿时被吓得立在了原地,喉咙都好像被堵住了,一点声音都发布出来。

非主流率先发现了她的不对劲,停了下来:“怎么了?”

JK美少女颤抖着手指,指向了窗户,都结巴了:“那那那里有人。”

玩家们听到这么说,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非主流下意识爆了一句粗口:“卧槽。”

那个偷窥他们的人不仅不害怕,还隔着窗户和他们对视,目光阴冷,好像是在看死人。

“我、我们快走吧。”JK美少女催促。

其他人也赞同,想要赶紧离开这里,毕竟这个人看起来实在是太诡异了,直让人头皮发麻。

但队伍中偏偏有一个人反其道而行。

沈冬青直接穿过了人群,走向了那幢房子。

站在他旁边的西装男连拦都来不及,只能看着沈冬青的背影跺脚:“过去做什么?”

沈冬青侧头:“有什么好怕的?我们这么多人,怕得应该是他才对。”

说着,他一把拉开了窗户,与站在里面的人友好微笑。

站在窗边的偷窥者显然没想到还会有这一手,顿时害怕地往里缩了缩。

沈冬青直接一把把人抓住,并且强硬地从里面拖了出来。

他把这个略显瘦弱的男人扔在了地上,抬了抬下巴:“不是要挖池塘吗?苦力。”

其他玩家都惊呆了。

沈冬青摸了摸下巴:“好像一个不太够哦。”

他抬眸扫了过去,对上了躲在黑暗中的一双双眼睛。

其他玩家眼睁睁地看着沈冬青把门一一敲了过去,然后简单粗暴地拉出了所有的原住民,把他们赶到了空旷的地方。

原住民被排成了两队,粗粗一看至少有四五十个人,全都是青壮年,整个四水镇都没有女性。这些人都面色苍白,眼下带着厚重的黑眼圈,没有一个人是在睡觉,一个个都站在窗户前偷窥着。

玩家们一想到有这么多双眼睛在暗处盯着他们,就不毛而栗。

“太可怕了……”有人嘀咕。

然后这群原住民马上就为偷窥付出了代价——他们全都被赶去挖池塘了。

不知为何,原住民们一靠近池塘,脸上就露出了惊恐的声色,看起来十分不想靠近这里。但在沈冬青轻松拎起一个人扔到池塘里面后,其他原住民只能不情不愿地走下池塘。

这个池塘并不深,四五十个人挤在了里面被迫干苦力,等到天刚蒙蒙亮的时候,池塘里面的水就被抽干了,露出了下面厚厚的一层淤泥。

JK美少女指着一个角落:“那里好像有什么。”

四五十个原住民齐刷刷地看向了那一处。

淤泥里露出了一截苍白的指骨,好像是人的手指。

看到了这个,原住民脸色一变,不顾岸上还有大佬镇压,跟疯了一样跑了出去。

“反应这么大?”

沈冬青也没有去拦,反正苦力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只要把里面的东西挖出来了。

三个男玩家认命地下去挖污泥。

可是等挖了以后才发现,被污泥给埋住的尸骨实在是太多了,挖了一早上才找出来一部分,怕是接下来的时间一直在这里挖也挖不完。

他们只好先停了下来,上岸休息。

挖出来的尸骨被摆在了池塘边,整整齐齐的,连个歇脚的地方都没有。

周闻彦说:“都是女性尸骨。”

祠堂里的牌位里没有嫁进来的女人,池塘里埋着都是女人的尸骨,而四水镇里的原住民只有男性。

这些肯定有联系,但线索还是不够多,不能获得一个正确的解释。

沈冬青打了个哈欠:“要不还是先回去吧。”

干了一个晚上的活,他都困了。

这么一说,其他玩家也被传染了一样,一个个都打起了哈欠。

*

幸苦了一个晚上,玩家们一钻进房间里,连危险都忘了,一下子就呼呼大睡了。

反倒是一开始喊困的沈冬青没有睡意了,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突然腰上膈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他坐了起来,掀开床铺一看,下面塞着一个笔记本。

又是笔记本。

看来这游戏的线索收集全靠笔记本,除了小学生谁还会写日记啊?

沈冬青翻开一看,这个笔记本的主人年纪不大,还真的可能是小学生,字写得歪歪扭扭的,翻开的那一页上写着一行大字,透露着一股诡异的气氛。

——妈妈疯了。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53章 牌位 下一章:第55章 换命
热门: 穿成万人迷受的白月光[穿书] 影帝的对象毛绒绒[重生] 捡到女主少年时 夜天子 主角总被人看上 终点站 我亲手养大的白眼狼都在觊觎我的遗产 怪钟疑案 残袍 穿成豪门老男人的前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