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祖宗

上一章:第64章 感冒了 下一章:第66章 -14层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女侍者走在前面, 行动间有些僵硬。

两人穿过了酒店的大厅,好像是来了两位特别难缠的客人, 门童和前台都在赔着笑, 没有注意到路过的两个人。

沈冬青看了过去,门口的大厅站着一个年轻貌美的网红女,她亲昵地靠在了大腹便便的富商身上。网红女颐指气使地使唤着门童, 与对待玩家不同,门童对着她点头哈腰,恭敬得不得了。

他只草草看了一眼,就被一群人挡住了视线。

女侍者停了下来,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请跟我来。”

沈冬青收回了目光, 继续向前走。

女侍者带的路好像渐渐偏离了人群,去往了酒店的深处, 刚开始还有路过的侍者问好, 等走到里面,已经是空无一人了。

可以看见墙壁上挂着一个精致的铜牌,上面用华丽的字体写着“禁止奔跑打闹”这一行小字。

女侍者的手按上了一个门把手:“就是这里了。”

咔嚓——

女侍者转动了一下门把手,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 她回过头,看向了沈冬青, 苍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毫无感情的微笑。

“请进。”

会进来吗?

一般人发现了误入陷阱, 一定会逃跑吧?这样的话就触犯了酒店的规定,到时候……

想到各种血腥的画面,女侍者的嘴角缓缓上扬, 就差咧到嘴角了。

但沈冬青不是一般人。

他揉了揉鼻子,直接走了进去。

里面没有感冒药,也没有周闻彦。

沈冬青也没有意外,问女侍者:“你把我带过来有什么事吗?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不太好和女生共处一室。”

女侍者在愣了一下后,根本没有在意沈冬青说的话,直接闪身进了房间,还顺手带上了门。

在门缝合紧的一瞬间,房间深处冒出了一股冷气,墙壁上覆盖上了一层薄薄的冰,冻得人浑身发寒。

女侍者僵硬地笑着,问:“要喝汤吗?”

就如同雪山中的丽萨。

沈冬青干脆利落地说:“谢谢,不喝。”

这个汤闻起来太奇怪了,好像放了三天的泔水,谁喝谁暴毙。

女侍者发出了一阵嘶哑的笑声:“那真是太可惜了。”

她说着话,原本饱满的脸颊飞快地凹陷了下去,变成了一句干瘦的枯尸,“在这里陪着我一起……”

沈冬青打断了她的话:“谁要和你在一起啊?”他嫌弃地瞥了一眼,“长得这么丑。”

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

女侍者,不、丽萨像是没听到这个人身攻击,死死地盯着沈冬青,念念叨叨:“你应该喝我的汤的,喝吧、喝吧。”

她近乎魔障,不知何时手中变出了一碗汤,朝着沈冬青步步逼进,想要直接把汤灌入他的口中。

只是想法很好,实现很难。

沈冬青直接一把掐住了丽萨的手腕,夺过了汤碗,反而灌到了她的嘴巴里面。

丽萨:“唔唔……”

在完全实力的压制下,丽萨被迫喝下了整整一碗汤。

也不知道这碗汤是由什么熬制的,她喝下以后浑身发抖,像是犯了癫痫一般,躺在地上不停地翻滚。

沈冬青放下了汤碗,教育道:“这汤都坏了你还非要别人喝,不如先自己尝尝是什么味道。就算是鬼也要知道什么是不能勉强别人……”

他认真教育了一番后,走过去就要开门离开这里。

可是门被锁住了,怎么也打不开。

沈冬青低头一看,原本沉重的木质大门变成一扇插着插销的铁门,他回头一看,房间里面的摆设不翼而飞,变成了一个冰库,冷雾不断地冒出。

丽萨躺在地上,不再是女侍者的打扮,而是变成了一身羽绒服,一双眼睛无神,像是在说“你逃不了的”。

再一眨眼,冰库中央多出了一行人,他们围着一个小锅,坐在了地上,同时齐刷刷地盯着沈冬青。

他们的面容有些熟悉,正是之前一起坠机的那四个玩家。

“过来喝汤。”

“过来啊,你不冷吗?”

他们不断地催促着。

沈冬青打了个喷嚏。

他只穿了一件薄外套,加上有点感冒了,还真的有点冷,听到他们的问题,认真地点了点头:“还真的挺冷的。”

他们露出了一个和蔼的笑容,招呼道:“喝了汤就不冷了。”

沈冬青走了过去。

他越靠近,这群人脸上的笑容就越发的奇怪,看起来还是和善的,但眼中却是死气沉沉的一片。

“来啊。”

“来喝汤。”

沈冬青停在了篝火前,在这群人期待的目光中,他一把把距离最近的一个人按倒在了地上,说:“还挺冷的,衣服借我穿一下。”说着就扒下了他身上的羽绒服套在了身上。

这下果然暖和了一些,但是还是不够,沈冬青拉上了拉链,看向了剩下的人。

剩余的人顿时感觉心头一惊,下意识地就四处逃窜。

跑到一半,有个人反应了过来。

不对啊,明明他们才是鬼怪,为什么要害怕?

快点和他一起回头把这个人给拿下……

他回头,正好看见沈冬青气势汹汹地逼近,顿时把反击什么的抛到脑后,赶紧溜了。

只是冰库总共这么小的地方,逃也逃不到哪里去,最后还是一个个被沈冬青抓住,他脚下踩着两个,手中拎着两个,有些烦恼不知道该怎么安排这些人。

他左右一看,眼睛一亮。

这个冰库里面是存放食物的,墙壁上都是挂肉的挂钩,沈冬青直接把这四个人扒了羽绒服挂在了挂钩上,跟挂腊肉一样。

他还十分好心地给他们留了一件衣服,自己揣着好几件羽绒服从头包到脚,舒舒服服地坐在了篝火边上烤火,一点也没有被冻到。

倒是几个鬼怪被挂在墙壁上,冻得瑟瑟发抖。

不一会儿就从腊肉变成了冻肉。

*

那边周闻彦取了感冒药回来,没有在餐厅里面看见沈冬青,就明白过来不对,连忙走出去找人。

只是侍者态度冷淡,不管问什么,都回答“不知道”、“不清楚”。

周闻彦问了两个还是这样,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他直接掐住了一个侍者的脖子,按在了墙壁上。

“我再问一遍。”他的声音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知不知道?”

虽然他知道沈冬青不会有危险,但还是下意识地担心。

侍者可能是从来没遇到过敢直接动手的玩家,被吓傻了,傻了以后瞥见周闻彦手掌上缠绕着的黑雾,浑身一激灵,连忙换了一个姿态,极为谄媚地笑着:“在那边,我带你去——”

周闻彦松开了手。

侍者腿一软,差点摔在了地上,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一路小跑地往里走。

太恐怖了。

刚才好像要被活生生地吃了一样。

侍者给周闻彦打上了一个不好惹的标签。

“在、在这里。”侍者带着人来到了酒店深处,这里有着一个冰库。

身为酒店的员工,侍者知道每个入住者的动向,知道那位客人被哄骗进了冰库,而且时间还不短,肯定就被冻成冰棍了。

他这么想着,默默地后退了一步,免得被波及。

周闻彦看着一扇直接抵在天花板的大门,尝试着推了一下。

门是被锁住的。

他一把抓住了挂在门上的大锁,手中黑雾缠绕,硬生生地把门锁给掰断了,这才推开了门。

侍者后怕地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

只见那位应该被冻成冰棍的客人正坐在火堆边上,身上披着好几件羽绒服,手中还拿着一串烤肉正在烤着。

沈冬青听见了动静,回过头看见了周闻彦,欣喜地招了招手:“你怎么来了?过来一起吃烤肉。”

这个冰库是存放食物的,有很多现成的半成品,沈冬青等得久了,就顺手拿了一些烤串过来烤,现在正好烤的差不多了,肥肉化成了油滋滋得往下滴。

周闻彦走了过去,坐在了沈冬青的身边,还给他掖了掖衣服:“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沈冬青说:“有个人骗我过来的。”

周闻彦的手指轻敲了一下:“人呢?”

沈冬青回头一看,那些腊肉和丽萨都消失不见了,只余下篝火还在燃烧着。

“没了。”沈冬青不在意地说,“其实他们人还挺好的,给我衣服穿给我烧火还问我要不要喝汤,就是汤有点奇怪我不想喝。”

他下了一个结论:“都是好人。”

站在外面的侍者听得明明白白的,然后看着他口中的好人被冻得和冰棍一样,僵硬地从天花板上爬过,一副落荒而逃的样子。

辛苦了……

这是侍者第一个想法,然后他想,可千万不能得罪这两位大佬。

沈冬青的羊肉串烤好了,他塞给了周闻彦一大半,羊肉的味道还不错,肥而不腻,微微带点膻味,还挺好吃的。

两个人把羊肉串都吃完了才走出去。

沈冬青拎着一大叠羽绒服,本来还在想着怎么把衣服还回去,一看见门口的侍者,就连忙把衣服递了过去。

他还特别有礼貌地说:“应该是这里的客人的,他们见我太冷了,就把衣服借给我穿了,麻烦你帮我还一下回去,谢谢。”

侍者僵着脸收下了衣服:“好、好的。”

他回想起刚才那一群仓皇而逃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自愿“借出”衣服的。

不过侍者瞥了一眼两位大佬,连忙把疑惑埋在了心里。

管他是不是借的,只要大佬说什么就是什么。

周闻彦问:“你知道这些衣服是谁的?”

侍者老实回答:“是今天新入住的一批客人的。”

周闻彦:“他们住在哪里?”

侍者有些为难:“这……”这是客户隐私。

他刚想这么说,突然感到背后一寒,连不能泄露客人的隐私的职业守则都抛到了脑后,连忙改口:“他们住在14楼。”

周闻彦明白了。

今天入住的客人应该都是死在“小游戏”里面的玩家,按照游戏所说,他们应该是不甘心有人死里逃生,追到了酒店里面,想要将活着离开的人一同拖入地狱。

但是……能死在中途“猜谜小游戏”里面的玩家智商都不太高,游戏这么确定他们能够害人吗?

难道这个酒店是垃圾回收处,这些蠢货都是可回收垃圾?

周闻彦漫不经心地想。

沈冬青拉了一下他的手臂:“我们去逛逛吧。”

吃的有点饱了,去消化一下接着吃。

周闻彦提醒道:“先去吃药。”

沈冬青:“苦吗?”

周闻彦仔细地研究了一下感冒药的说明书:“苦的。”

沈冬青的脸皱了起来:“能不吃吗?”

周闻彦觉得有些好笑。

什么都不怕的小冬青竟然怕苦,真的是……太可爱了。

但他笑完过后,还是无情地说:“不行。”

*

这个度假酒店建立的时间久远,每一处细节都富含着岁月的痕迹。

两个人离开了偏僻的冰库,来到了酒店的大厅里面。

周闻彦向前台小姐要了一杯温水,让沈冬青就着水把药吞下去。

沈冬青磨磨蹭蹭,是一点也不想吃这个药。

只是没有办法,周闻彦一直在盯着他,连糊弄过去的办法都没有。

周闻彦哄道:“吃了就会好了。”

沈冬青苦大仇深地看着手心里面的药丸,半天没有下口。

就在沈冬青与感冒药僵持的时候,酒店门口又重新走进来了一群客人,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群客人有些奇怪,在这种天气,他们还是穿着厚实的衣服,把身上所有的肌肤都包裹了起来,就连手上都带了手套,只露出了一双冷漠的眼睛。

在门童的引领下,客人经过了沈冬青所坐着的沙发。

就算沈冬青感冒了,也能闻到他们身上带着一种油脂被烧焦的气息。

沈冬青:“没有烧稻草。”

在他们进来的时候,门童有在门口台阶上烧稻草,而这群客人进来的时候没有烧。

周闻彦:“别转移话题,先吃药。”

沈冬青揉了揉鼻子,终于下定决心一口把药吞了下去,他还没感觉到苦味,就又被塞了一颗水果硬糖。

是西瓜味的。

甜甜的味道一下子充满了口腔,把药的苦味给掩盖了下去。

沈冬青眼睛一亮:“不苦哎。”

周闻彦摸了摸他的头:“那就乖乖吃药。”

沈冬青又蔫了。

*

两个人在酒店里面晃了一圈。

这个度假酒店建立时间悠久,每一个细节都留有岁月的痕迹,只是看久了也有点视觉疲劳,等逛得差不多了以后,两个人最终决定在酒店二楼的露台上用午餐。

沈冬青翻开了了厚厚的菜单,点着上面的菜品:“这个、这个都要。”

把所有想要吃的东西都点了一遍。

点完了菜,沈冬青趴在露台的边缘上看着下方。

有点奇怪的是,除了刚刚那一批客人,再也没有客人来了。

没有等太久,侍者就送上来了餐前的例汤。

“奶油蘑菇汤……”侍者面带笑容,把汤端了上来,只是看到坐在那里的两个,笑容顿时僵住了。

怎么又是这两个人!

沈冬青回过头:“是你啊。”

是刚刚那个帮他还衣服的工作人员。

侍者:“是、是我。”他放下了汤,脚底抹油就想跑,可是刚迈出一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等等”,他只能停了下来,扭过头。

“请问有事吗?”

周闻彦和善地说:“有点事问你。”

侍者可没有被这外表所蒙蔽,战战兢兢地问:“什么事?”

周闻彦:“稻草。”

侍者:“啊?”

周闻彦:“为什么要烧稻草?”

侍者的眼中闪过一丝茫然,然后说:“这是习俗。”

沈冬青舀了一口汤,一边喝一边说:“那为什么新来的客人不用?”

侍者纠结了一下,还是回答了:“……因为他们和你们不一样。”

周闻彦没有再问为什么不一样。

因为今天来的那些客人都是死人,而他们是玩家,更是活人。

周闻彦又问了两个问题,例如在酒店里面需要准守什么条例。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侍者把知道的都说了,但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员工,知道的也不多,只能透露零星的消息。

正在问着,其他玩家从露台门口经过,就看见侍者毕恭毕敬地站在旁边,问什么就说什么。

其他玩家当场就酸了。

他们不是没有问酒店里面的工作人员。

只是这些工作人员都太冷淡了,一问三不知,屁都放不出一个,又因为担心触发什么剧情,他们也不敢下死手去威胁NPC。

要是其他人都和他们一样也没什么,但怎么到了这两个人面前就不一样了?

NPC就像是听话的小绵羊,让干嘛就干嘛。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了。

要是侍者知道了他们的心声,一定会说。

呵呵,让你们看见过大佬的操作,一定会比他还乖,毕竟要活命的嘛。

其他玩家交换了一个眼神。

既然有人能套到NPC的话,不如过去白嫖一下线索。

说干就干,蓬蓬裙走了过去,挤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哥哥,你们在说什么呢?”

这么一打岔,侍者见机连忙溜了。

周闻彦直接无视了蓬蓬裙,沈冬青则是在认真地切着牛排,天大地大没有他吃东西重要。

蓬蓬裙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但她没有这么容易放弃,再接再厉,用甜腻的声音喊:“哥哥?”

沈冬青反应过来了,指了指自己:“我吗?”

蓬蓬裙:“对啊,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呢?”

沈冬青想了想,纠正道:“辈分不对。”

蓬蓬裙愣了一下:“辈分?什么辈分?”

沈冬青理所当然地说:“我比你大一千来岁,不该喊哥哥,喊我祖宗比较对。”

毕竟大一千多岁,都十个世纪了。

蓬蓬裙:?祖宗是怎么回事?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64章 感冒了 下一章:第66章 -14层
热门: 死亡通知单之离别曲·大结局 今天十代目又吓到谁了? 深渊游戏 玻璃钥匙 酒撞仙 臆想情人ABO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 全职高手 神探韩锋:高智商犯罪 幽灵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