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14层

上一章:第65章 祖宗 下一章:第67章 阴宅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蓬蓬裙当然不会觉得沈冬青有足够称作祖宗的年龄, 只觉得是在戏弄她,憋了半天:“你、你……”

因为她长得面嫩声甜, 一向能够使得男性玩家对她降低防备, 靠着这一点,她赚到过不少好处,没想到在这里栽了跟头。

蓬蓬裙一想到这样的画面被其他人看见了, 气得脸色涨红,最后什么都说不出来,跺了跺脚走了。

她与站在露台口看热闹的红发女撞了一下,也没道歉就跑远了。

沈冬青还有些奇怪:“我说得是真的啊。”

怎么说真话还会生气的?

周闻彦:“不用理她。”

一个作死的玩家罢了。

不过想起刚才沈冬青说的话,周闻彦的嘴角翘了翘:“小祖宗?”

沈冬青:“……可以不这么叫我。”

叫祖宗不是在提醒两人的年龄相差太大了吗?

周闻彦从善如流地改了一个称呼, 他压低了声音,变得有些暧昧了起来:“小宝贝?”

沈冬青的动作一顿, 耳朵刷的一下就红了。很显然, 他的年纪虽大,但实际上还是一个什么都没经历过的小纯情。

他低垂着头避开了周闻彦戏谑的目光,叉起一块切好的牛排,嘟囔道:“随便你……”

*

那边红发女揉了揉被撞疼的地方, 对西装男低声说:“要不就算了……”

这两位看起来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人。

西装男想了想,还是先不去打扰这两位了, 和红发女扭头就走。

红发女说:“我们小心一点就是了, 别碰到致命的东西。”

西装男稍微放松了一些:“我参与的小游戏是车祸,酒店里不太可能会有车。”

那么这样一来,出现车祸的可能性很小, 他只要遵循酒店里面的规定就好可以了。

红发女:“我是火灾,看来要远离厨房。”

正说着,迎面走来了一位服务生。

服务生推着一个小餐车,上面摆放着两支酒和一个盖紧的餐盘,看来是为了给某位客人送去烛光晚餐。

餐车从红发女的身旁推过,两者相隔了一段距离,故而红发女没有在意,依旧和西装男低声交谈着。

可不知道怎么的,餐车好像失控了一半,撞向了红发女,酒瓶破裂,酒水洒了她满身。

服务生十分焦急:“不好意思。”

红发女本来想发火,但是一想到这并不是普通的酒店,又硬生生的将怒火压了下去,她挥了挥手说:“算了。”

服务生连连鞠躬:“实在是不好意思。”

红发女懒得和服务生再浪费时间,直接对西装男扔下一句:“我回去换衣服了。”就匆匆离去了。

因为两支酒如数都倒在了红发女的衣服上,现在身上散发着一股难闻的酒精味,又黏又冲,令人浑身不适。

她坐上了电梯,按下了“14楼”的按钮。

今天一天,酒店里都没发生什么异常的事情,红发女也放下了些许防备,故而没有发现身后的墙壁上浮现了一个焦黑的手掌印。

一股烧焦的气息散发了出来。

但因为红发女身上的酒味实在是太重了,被掩盖了过去。

叮——

电梯到了。

红发女连忙走了出来,来到了自己的房间前,她伸手去掏房间铜牌,可却摸了个空。

“怎么可能——”她诧异地看着空空如也的口袋,里面什么都没有。

铜牌不见了!

而酒店的规矩之一就是,不得遗失铜牌,如有遗失,酒店会要求赔偿。

红发女想到了什么,拔腿就往电梯里面跑,用力地拍着按钮。

还好这时候没有人使用电梯,很快电梯门又再次打开。

红发女钻了进去,又按下了去一楼大厅的按钮。

铜牌肯定是被其他玩家拿走了!

不是蓬蓬裙就是西装男,她得赶紧回去拿回来!

电梯不断下行,味道越来越浓郁,就连红发女都闻到了。

但她在失去铜牌的情况下心慌意乱,根本没有注意到,也就失去了最后一个逃生的机会。

在红发女没有注意的情况下,电梯墙壁上多出了一个又一个的焦黑掌印,像是有人被困在电梯里经历了一场火灾,绝望地拍打着墙壁,想要从中逃脱。

就在电梯到达一楼,门即将打开的时候,墙壁上冒出了一点火星落在了红发女的身上。就这么一点,瞬间点燃了她身上的酒精,一下子就蔓延至了浑身上下,变成了一个火人。

“啊——”

红发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叫声,跌跌撞撞地冲出了电梯,口中还在求救:“救我,救救我——”

大厅里面的人都停下了动作,看了过来。

他们只是看着,没有任何的动作,一双双的眼睛毫无波动,甚至还能看出些许期待,期待着死亡。

红发女像是一团火球,在大厅里面横冲直撞,最终还是没有找到能够自救的东西,最后被活生生地烧成了一堆焦炭,火焰这才停止了下来。

蓬蓬裙站在大厅的柱子后面,哼着歌,手中把玩着一个物件,等红发女彻底没了声音后,慢悠悠地走到了垃圾桶旁,把手里拿着的东西扔了进去。

叮——

正是一枚铜牌,上面烫着“2301”这一个房间号。

还有三个人。

*

沈冬青打了个饱嗝,放下了叉子:“吃饱了。”

周闻彦早就已经吃完了,和沈冬青相比,他对食物的要求有些过低了,平时随便吃点都能凑活,不知道是不是玩过太过场游戏的缘故,他的身体已经不算是正常的人了。

沈冬青刚站起来,就听见外面传来一阵杂乱的声响,他探出头:“怎么了?”

周闻彦说:“发生了一点无聊的事情。”

玩家们互相残杀罢了。

蓬蓬裙的动作虽然很隐蔽,但还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沈冬青走出去,看见大厅洁白的瓷砖上多出了一个焦黑的人影,散发着肉烤过头的味道,旁边的客人和服务生都熟视无睹,一一从旁边走过。

沈冬青:“原来是有人死了啊。”

他的表现十分淡定,毕竟活得久了,什么事情都见过。他盯了一会儿,开口道:“怎么没有阴魂出来?”

活人死了以后会变成阴魂。

有些人变成浑浑噩噩的魂魄,等待着投胎,有些人因为执念变成鬼魂,停留在人世间,就算是成为游戏的玩家,也是人,逃不出这个定律。

可这个人被烧死了以后,没有魂魄产生,好像是酒店里存在着什么东西,将她的阴魂一口吞噬掉了,只留下了无用的躯壳。

沈冬青没想明白。

不过他比较豁达,没想明白就不想了。

倒是周闻彦将他的疑问记在了心里。

“我有一个想法。”周闻彦的双手插在口袋里,慢悠悠地说。

沈冬青和周闻彦在一起这么久的时间了,有点明白他的行事风格,这么一说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压不住兴奋之意:“你要做什么?”

周闻彦:“看看这个酒店到底是怎么回事。”

坐以待毙等待着苟着通关不是他的风格。

还是要主动出击比较好。

沈冬青现在正是吃饱了没事干的时候,无论什么想法他都会积极应和,更不用说是搞事了,他简直是举双手赞成。

只是他心中有一个顾虑:“我们还是小心点……”

周闻彦听到他这么说,还有些惊讶。

什么时候小冬青的字典里多了“小心”这两个字了?

这点惊讶还没结束,就听见沈冬青接着说:“别把酒店给拆了,我还想多吃两顿。”毕竟酒店的厨子手艺这么好,天天有自助餐吃,多住两天不是挺好的?

周闻彦轻笑了一声:“明白了。”

这还是自家的小冬青会想的事情。

*

周闻彦的第一个目标是前台。

前台处会登记所有客人的资料,能获得一些信息,看看住在酒店里面的到底都是一些什么东西。

沈冬青跟着周闻彦一起直奔前台。

前台处坐着一个漂亮的小姐姐,见了两个客人过来,立刻站了起来,露出了完美无瑕的笑容,柔声问:“两位客人有什么需要的吗?”

两位客人不废话,直接把前台小姐给拿下了。

大概是因为前台小姐是妹子的缘故,他们下手温柔了一点,直接打晕拖到了一边,没有让她多受一点痛苦。

大厅里面不是没有其他人,可他们好像奉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准则,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周闻彦和沈冬青两个人大喇喇地坐在了前台,翻阅起了资料。

因为这件度假酒店年代久远,所以都没有推行信息化,登记资料还是用最古老的纸制资料,更方便他们查阅。

周闻彦翻开重重的登记本,上面写着的是本月入住客人的名单,他第一眼看去没发现什么不对,可等仔细看的时候,发现登记本上除了常见的日期、姓名、电话以外,还多了一格 “死亡原因。”

前面第一到第五的客人都是玩家,分别是蓬蓬裙、西装男、红衣女、周闻彦和沈冬青,他们入住的日期是一号,总共要住7天。

接下来是一个个的名字,其中周闻彦还看见了三位老熟人,丽萨、博格和雷欧,他们是在今天入住的,旁边的死亡原因写着“空难、雪灾”,住的日期是无限期。

填着死亡原因的客人入住时间都是无期限。

周闻彦想到了什么,回过头看了一眼,发现红衣女的那一行仿佛是火灼烧过一样,留下了一个难看的痕迹,看起来像是写了“火灾”两个字。

同时,她的入住时间也从七天变成了无期限。

“看来死了以后会变成酒店的VIP用户。”周闻彦合上了登记簿。

沈冬青惊了:“这么好。”

死了以后还能住在这个酒店,有吃有喝,不比在外面当孤魂野鬼要好吗?

他坚定地说:“那我死了以后也要来。”

就算周闻彦已经习惯了沈冬青抓不住重点的性子,现在也是笑着摇了摇头。

他放下了登记簿,打算看看有没有关于酒店规章制度的东西。

咚——

在翻找资料的时候,一个人站在了柜台外面,轻轻敲了一下柜面。

周闻彦抬头。

新来的客人身穿着厚重的衣物,全身上下都遮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了眼睛周围的一小块皮肤,看起来漆黑无比,身上还散发着一股焦味。

“入住。”看身形是个女人,但是发出的声音却像是被烟烧过一样,粗粝难听。

周闻彦打开抽屉一看,里面没有房间铜牌,他又打开另一个,还是没有。

可能是客人站在那里的时间有些久了,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

“你在做什么?赶紧把客人带到——”侍者匆匆走了过来,一副要好好教训一下不称职员工的模样,可等到看见坐在前台里面的是哪两个人,吓得他当场表演了一场变脸。

“哈哈……”侍者干笑了两声,看着倒在地上的前台小姐,也没敢拆穿两位,只能说,“这位客人是老客人了,可以直接入住,我来带就是了。”

他冲着那个新客人说:“请您跟我来,房间早就准备好了,就在2301。”

侍者带着新客人走远了。

周闻彦若有所思:“2301?”

不是之前红发女住的房间吗?

沈冬青说:“她变成酒店的家具了啊。”

周闻彦:“家具?”

沈冬青一手托着下巴,说:“虽然我没有真的见识过,但这里应该是阴宅吧,只有死人才能住的,要是活人死在里面,会变成阴宅的家具,除非阴宅被毁,都要被困在里面。”

所以那些个曾经死在外面的人才会出现在酒店里面。

可以说这是亡魂的垃圾回收站,只是不能回收再利用而已。

周闻彦:“我们要住七天。”

沈冬青摇头:“住不了七天的,鬼魂七日回魂,要在阴宅待七天,也会阴气入体变成鬼的。”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不过对于我们来说应该没用。”

因为周闻彦本身体内就有一股庞大的阴气,而沈冬青之前还是厉鬼,都是可以属于可以住在阴宅里面的人。

但其他人就不好说了。

沈冬青:“都怪我忘了太多事情了,不然一进来就能知道了。”

周闻彦摸了摸他的脑袋:“没事的,以后说不定能想起来。”

沈冬青:“想不起来也没事啦,有好吃的就可以了。”他瞅了一眼身旁的人,加了一句,“还有你。”

周闻彦无奈,所以他的地位还在好吃的后面是吗?

但他也没有办法,只能加倍努力,超越食物的地位才行啊。

沈冬青:“我在想……”

周闻彦:“嗯?”

沈冬青:“能不能多住两天?”

这里的厨师烧菜好吃,服务生和善,就连客人都十分好心,就好像回到家里一样,要是能多住两天就好了。

其他玩家都在想办法找出去的方式,而这两位在想着多住几天,真是不能比,人比人气死人啊。

周闻彦闻言,招手唤来了侍者。

侍者战战兢兢,不知道这两位大佬想要做什么,问:“有什么吩咐吗?”

周闻彦问:“可以续住吗?”

侍者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目瞪口呆:“啊?”

一般来说,这些入住的活人都是哭着喊着要走,从来没有人还会问能不能多住两天的,这也太诡异了吧。

沈冬青:“不行吗?”

侍者想起了两位大佬的操作,斩钉截铁地说:“不行。”

要不是不能主动退房,他都想要把这两位大神给请走了。

沈冬青十分遗憾:“那还能再次入住吗?”

侍者心想回头就把你们两个拉入黑名单,面上还恭恭敬敬地说:“酒店没有二次入住的规则。”

沈冬青鼓了鼓脸颊:“那可太可惜了。”

侍者:呵呵。

这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一阵焦急的脚步声。

蓬蓬裙喘着粗气,脚步凌乱,好像身后有着恐怖的生物在追着她,一直到看见周闻彦和沈冬青,她才停了下来。

“你、你们……”蓬蓬裙缓了缓,“我刚才坐电梯去了地下14层!”

这个酒店分明只有14楼,没有地下室,蓬蓬裙坐电梯的时候却去了地下14层,看见了一些恐怖的画面。

周闻彦和沈冬青对视了一眼。

“去看看。”

蓬蓬裙还有些心神不稳,带着他们去了电梯口,就犹豫着开口:“我就不去了吧……”

周闻彦按上了蓬蓬裙的肩膀,不容许拒绝:“一起去。”

蓬蓬裙的脸皮僵了一下。

她刚才确实是去了地下14层,遇到了一些事情,但也看破了一些酒店的秘密,觉得可以利用这些东西来害人,这才装作一脸惊慌的跑了上来,想要诓骗西装男下去。正好一上来就看见了周闻彦和沈冬青,她就只能转移了目标。

现在看周闻彦的反应,是不是被看破了?

蓬蓬裙有些不确定,偷偷瞅了一下两个人。

周闻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沈冬青站在一边,满脸的无所谓。

蓬蓬裙赶紧收回了目光,一想到游戏的提示,只有一个人能走出酒店,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她定了定心神,说:“那你们跟我来,只是千万要小心……”

进了电梯以后,可以看见原本的按钮旁凭空多出了一列按钮,上面冒着一层血光,就连数字都是用猩红的颜色写成的。

蓬蓬裙小声说:“就是负14层。”

沈冬青毫无防备地按了下去,-14层的按钮上的血光更加浓郁,好像都隐隐渗出了血来。

电梯缓慢下沉,期间似乎能听见各种声音。

有女人的哭嚎声、小孩的啜泣声、男人愤怒地吼叫……

蓬蓬裙悄悄捏住了符咒。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把这两个留在这里。

要是有认识周闻彦和沈冬青的人在这里,知道了蓬蓬裙的想法,一定会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她。

他们不仅不会提醒蓬蓬裙,还会默默地给她念经,希望她能够早日投胎,换个好一点的脑子重活一次。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65章 祖宗 下一章:第67章 阴宅
热门: 屑老板只想赚钱不想搞事 危险的童话 血之罪 霸总是我事业粉 穿成主角受的早逝兄长 在都市怪谈里谈恋爱[快穿] 邪恶催眠师2:七个离奇的催眠杀局 我真没有暗示你 宛如昨日:生存游戏 我和男配在狗血文里HE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