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海朵幼儿园

上一章:第67章 阴宅 下一章:第69章 坏老师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侍者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过分的要求, 当场汗都要流下来了。

沈冬青问:“不行吗?”

侍者咬咬牙,挤出了一个微笑:“这个……要听听厨师本人的意见, 您先坐、您先坐。”

旁边立刻有服务生端来了椅子。

沈冬青刚坐下来, 又有人端上来一些恰好的水果和甜品。他拿起一个蛋挞,外壳酥脆,内芯充满着奶香味, 十分和他的口味,让他更加坚定地要把厨师带回去了。

周闻彦见沈冬青捏着个蛋挞,脸颊鼓鼓的,嘴角还沾上不少蛋挞碎末,他轻笑了一声, 把手伸了过去。

沈冬青两口咬下了蛋挞,呆呆地看着周闻彦。

周闻彦揩去了他嘴角的蛋挞碎末, 调侃道:“怎么跟小孩似得。”

沈冬青眨巴了一下眼睛:“因为很好吃, 你尝尝……”他拿起一个蛋挞递了过去。

只是周闻彦无视了这个香喷喷的蛋挞,说:“过来。”

沈冬青不明所以,但还是乖乖凑了过去。

周闻彦顺着他的动作在他的嘴角亲了一下,还装模作样地说:“嗯, 听好吃的。”

沈冬青难得感觉到了一丝不好意思,嘟囔了一声:“这么多人在……”

周闻彦掀起眼皮扫了一眼周围。

其他人纷纷表示他们是瞎子, 什么都看不见, 两位随意。

周闻彦:“他们不是人。”

沈冬青反应过来了,这些都不是人,而是鬼, 那是鬼的话就没什么问题了。他立刻把这么点赧然抛到了脑后,叉起一块水果吃了起来。

等了一会儿,侍者一路小跑过来了,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典型厨师身材的人,挺着个大肚子,看起来颇为和蔼。

这厨师刚一到大厅里面,还没站稳就哭诉了起来:“我上有老下有小混口饭吃不容易,实在不想离开酒店……”

厨师早就从侍者的口中听见这两位客人的可怕之处了,吓得他头都快要掉了,一路上扶着头就颤巍巍地跑了过来。

“更何况,在酒店外面也没有可以使用的食材啊……”

沈冬青呆了。

是哦,这个游戏里面通常会分配很多稀奇古怪的场景,里面通常没什么能吃的东西,就算带上厨师又有什么用呢?

厨师也不可能凭空变出好吃的来啊。

一想到这一点,沈冬青只能放弃了这个想法:“那算了。”

厨师立刻笑开了花,活像是捡回了一条命:“两位在住宿期间想吃什么尽管吩咐,只能酒店酒店有的,我都能给两位准备得妥妥帖帖的。”

沈冬青也没客气,想了想报了一连串的菜名。

厨师欢天喜地地回去了,侍者也松了一口气。

全场恐怕只有西装男觉得不服气了。

明明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能够提前离开酒店,为什么还要提这种莫名其妙的要求?!

等其他人散去后,西装男憋了一股气走了过去,还没走到跟前就接触到了周闻彦的眼神,他打了个寒颤,一改刚才的气势,干笑了两声:“你们找到了出去的办法吗?”

沈冬青:“没有哦。”

西装男:……

碍于周闻彦的存在,他忍住了心中的咆哮,尽量放缓了语气:“那刚才为什么不问NPC出去的方式。”

沈冬青歪了歪头:“没想到啊。”

在他看来,通关游戏可没有吃东西重要。

西装男觉得自己有些上头了。

他玩了这么多场游戏,哪次不是战战兢兢地通关,从来没遇到这种把游戏场当作是真游戏的玩家。

但他也没办法,看起来这两位是真有实力的大佬。

沈冬青不解:“你很想出去吗?”

这么好玩的地方,他巴不得再多住两天,根本不操心怎么出去。

酒店方面表示,只有他们操心这两位大佬不肯走的份。

西装男深吸了一口气:“是的。”

沈冬青跟看傻子一样看了一眼西装男。

酒店这里服务周到、美食众多、风景优美,只有傻子才会急着走吧。

西装男要是知道沈冬青心里所想的,肯定要“呵呵”两声了。

有实力的大佬在这里是跟度假一样没错,可他们这种小喽啰,在酒店里面可是步步杀机。

周闻彦冷不丁地开口:“你拿着点燃的稻草,顺着烟雾就可以出去了。”

西装男先是一喜,随后狐疑地看了周闻彦一眼:“真的?”

周闻彦懒得解释:“信不信由你。”

西装男有些不敢相信,但他却不得不相信。今天一天下来,他耳边经常响起汽车的喇叭声,声音还越来越近,还能听见之前死在车上的玩家的声音。

怕是再在酒店里待久一点,就会被车撞死。

西装男犹豫了一下,还是向NPC要了一捆稻草。

可明明在沈冬青和周闻彦面前乖得和孙子一样的NPC,到了西装男这里就变成了大爷,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求来了一捆稻草。

他拿着稻草,犹犹豫豫地来到了门前,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点燃了稻草。

一股烟雾缓缓飘出,飘向了酒店外面。

西装男盯着烟雾看了半响,这才迈开脚步走了出去,身影渐渐消失在了烟雾中。

过了好一会儿,西装男也没有回来,应该是通关了。

沈冬青咬着叉子,问:“为什么是稻草?”

周闻彦说:“我们进来的时候门童点了稻草,而其他客人进来的时候没有点。”

玩家们是活人,而其他客人是鬼魂,度假酒店也是阴宅。

所以他在想,是不是稻草可以沟通生死两界。

“所以我猜关键点是不是在稻草上。”

沈冬青:“那猜错了呢?”

周闻彦说得毫无负担:“猜错就猜错了。”

想要通关,肯定是要冒一定的险的。

再者,尝试的人又不是他。

周闻彦不喜欢靠残害玩家来通关,也不代表他是一个有怜悯心的圣母。

毕竟靠其他玩家来探路的事情,在游戏里面非常常见。

*

在西装男离开以后,度假酒店里面就只剩下沈冬青和周闻彦两位客人了。

酒店的工作人员都小心翼翼地哄着,不敢搞出什么灵异事件来给作死。而死在上一个小游戏里面的玩家们在被教训了一顿后也都乖觉了,都躲在房间里不敢出来。

沈冬青度过了一个真正的假期,七天结束,他都感觉自己胖了。

周闻彦审视了一圈:“哪里胖了?”

沈冬青摸摸肚子:“这里。”

周闻彦很自然地伸手过去,摩挲了一下腰线,嗯……很细很软,掀开衣服以后一定白生生的和豆腐一样,有着光滑的弧度。

他连忙止住了接下来的幻想。

沈冬青拍掉了他的手:“痒。”

周闻彦的手垂在了身侧,还有些意犹未尽地摩挲了一下。

“没胖。”他品味了一番后说,“再胖点也没事。”

可能这具身体曾经死过一次,不管沈冬青怎么吃都胖不起来,背影看起来都瘦弱得很,只有脸上带着点肉。

周闻彦巴不得他再胖一些,肉肉的,可以好好抱在怀里揉捏。

沈冬青开口:“你的眼神好奇怪。”

周闻彦飞快地转移了目光,欲盖拟彰:“有吗?”

沈冬青又不太确定了:“应该……”

周闻彦轻咳了一声,转移了话题:“时间到了,我们该出去了。”

那边侍者听到这句话感动得都要热泪盈眶了。

与对待西装男的态度不同,侍者恭敬的在前面带路,手中持着一捆稻草,点燃了以后放在了门口的台阶上,生怕这两位不肯走了。

周闻彦揽过沈冬青的肩膀:“走吧。”

两个人步入了稻草燃烧产生的迷雾中。

*

【你已成功离开了[阴间度假酒店]】

【恭喜你成功存活,正在结算——】

【此副本为突击副本,在系统计划外,并无积分奖励,掉落特殊物品[度假酒店的后厨*1]】

沈冬青倒不是很在意积分奖励这点事情,毕竟在他这里,积分只有拿来购买零食的份,和积分相比,他对特殊物品更敢兴趣。

他展开了手,掌心中凭空多出了一张小卡片,卡片的边缘是半透明的,中间用简单的铅笔画出了一扇门,门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后厨”这两个字。

【名称:度假酒店的后厨】

【能力:只要点燃稻草,就可以连接与度假酒店后厨的通道,那里会有五星级大厨为你奉上精美的一餐】

【介绍: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厨子做不出来的!】

沈冬青:“哇!”

这张卡简直是太有用了!比冰淇淋车还好!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和周闻彦分享这张好卡,眼前突然一花,从房间里来到了一辆正在行驶中的中巴车上。

中巴车摇摇晃晃,开在一条僻静的小路上。

还好周闻彦还坐在旁边:“游戏安排的副本来了。”

被游戏选中的人会每隔一段时间经历一场副本,难度越高,相隔的时间越久,到了后面甚至三五年都不会开启副本。

但被动等待游戏开启副本是永远不可能脱离玩家的身份,只有主动出击。

之前周闻彦和沈冬青玩的都是突击副本,在游戏计划外的,可能是游戏看他们玩得太轻松了,连忙给他们安排上了难度更高的游戏。

沈冬青不在意副本不副本的,而是举起了手中的卡片:“无论在哪个游戏副本里面都可以吃到好吃的了!”

周闻彦看了看:“是不错。”

沈冬青喜滋滋地收起了厨房卡,又拿出了冰淇淋卡取出了两支冰淇淋。

这一次是蓝莓味的,他递给周闻彦一个。

这个中巴车上并非只有他们两个人,后面还零零散散地坐着几个玩家。

这次的玩家有些沉不住气,一个彪悍大叔站了起来嚷嚷道:“这破游戏怎么回事啊,半天了连个通报都没有,玩个屁啊!”

坐在大叔前面的是一个穿着长裙温温柔柔的女人,她细声细语地说:“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先自我介绍一下?”

角落里的一个男学生冷冷地说:“算了吧,我可不想在游戏里面被捅刀。”

这话一出,大家都安静了。

沈冬青舔了舔冰淇淋,看着四周的人没有说话。

只是他不说话,还有人来主动惹事。

大叔嗤笑了一声:“没想到车上还两个初中生,吃着冰淇淋春游啊?”

他话刚说完,中巴车司机就踩了一个急刹车,车上的人都下意识地向前倾去,其他人坐在座位上还好,站在那里的大叔差点摔了一个大马趴,就算没有摔倒,看起来也颇为狼狈。

这幅模样惹得其他玩家都笑了起来。

大叔瞪了过去:“谁再笑?”

这时,中巴车两侧的喇叭中传来了一个喑哑的声音。

【你已来到A级副本】

【海朵幼儿园目前正在招聘,请各位努力应聘上幼儿园的岗位】

【温馨提示:海朵幼儿园目前正在招募厨师、幼师、保安和清洁员等岗位,工资待遇丰厚,晋升通道广阔,还有五险一金,心动者请来海朵幼儿园面试哦。】

游戏的声音消失后,中巴车中传来“滴”得一声,接着车门缓缓打开。

车上的玩家没有一个是新手,不会傻傻地待在车上,都依次下了车。

下车以后发现,中巴车停在了一个幼儿园的门口。

幼儿园的大门紧闭,上面横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海朵幼儿园”这一行字,透过栅栏门的缝隙,可以看见幼儿园里面有一幢两层楼的房子,房子的风格是偏向童话风格,红红黄黄的,格外显眼活泼。

这是A级的游戏副本,难度较高,玩家也比以往要多了一些,总共有九个玩家站在幼儿园的门口。

除开沈冬青和周闻彦以外,剩下在场的分别是彪悍大叔、男学生、长裙女、一对小情侣、金发女还有一个熟人。

方祈就像是看到了亲人,不、简直就像是看到了爹,激动得热泪盈眶,脱口而出:“爸爸!”

沈冬青一开始还没想起来这是谁,等到这一声熟悉的“爸爸”出口,就想起来了。他咬了一口脆脆的甜筒,打了个招呼:“嗨——”

周闻彦打招呼的方式更加简单粗暴,他瞥了方祈一眼:“还活着?”

方祈感叹:“不容易啊!”

可能真的是蠢人运气好,他先是跟着两位大佬混过了两个游戏,获得了一段休息时间,靠着赚来的积分换了一些保命的物品,硬生生地扛下了一个游戏。

本来他以为下一个游戏必死无疑了,没想到还能撞上两位大佬,真的是运气爆棚了。

“能抱大腿不?”方祈问。

周闻彦冷漠地拒绝:“不行。”

大腿岂是能随便抱的?

方祈小心翼翼地说:“那能带我躺赢吗?”

沈冬青笑眯眯:“这个没问题哦。”

周闻彦有些不太爽,在他看来,小冬青最好一个外人都不要认识,只和他在一起就好了,但在沈冬青已经同意的情况下,对于方祈硬要加入,也没说什么。

方祈敏锐地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他的武力值不怎么样,脑袋倒是转得极快,立刻改口喊了周闻彦一声:“大爸爸!”

周闻彦的态度顿时就和蔼了不少。

幼儿园门口总共这么大,他们的交谈声自然落入了其他人的耳中。

大叔冷哼了一声,嘀咕:“说得跟真的一样,装逼装过头了吧。”

其他人面上不显,但心里估摸着也是这么想的。

毕竟他们从来没在这个游戏里面见到过能碾压的人,谁不是在游戏的折磨中苦苦求生?

玩家们没有等太长的时间,铁门“哐当”震动了一下。

离铁门最近的玩家被吓了一跳,小心翼翼地看了过去,发现不知道什么大门口打开了一扇仅供一人通过的小门,那里站着一个女人。

女人穿着一条黑裙子,遮得严严实实的,表情严肃,好像谁欠了她五百万一样,眼角下垂,透露出一股刻薄的模样。

她的胸前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明了她的身份——这是海朵幼儿园的院长。

“你们是来应聘的?”

院长的声音有些奇怪,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里面,十分难听。

但玩家们并不在意这点小细节,纷纷点头。

院长说:“进来吧。”

玩家们从小门中一一走了进去。

等到最后一个玩家迈入幼儿园中时,身后的门无风自动,“砰”得一声合拢,彻底断绝了逃离的路。

从门口进去,道路两边是草坪和各种树木,期间还有小朋友玩的设施,滑滑梯、秋千、沙坑一应俱全。

一路走进去,很快就来到了教学楼。

教学楼里面一片死寂,让人怀疑里面到底有没有学生的存在。

院长并没有把玩家们带入教学楼里面,而是站在门口说:“幼儿园要应聘厨师、幼儿园老师、保安和保洁员,你们是要应聘什么岗位?”

玩家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说。

院长没有催促,只是用一双黑沉沉的眼睛盯着玩家们。

大叔的胆子比较大,第一个说:“老子就当保安了。”

院长说:“保安是轮班的,需要两个。”

大叔听懂了她话中的意思,就算是晚上也要有保安值班,而在晚上是最危险的。

他骂骂咧咧:“真他妈倒霉!”他扫过了剩下的玩家,挑了个最好欺负的,拽过小情侣里面的黄毛男,“他和我一起。”

黄毛男甩开了他的手:“谁要和你一起!我不当保安。”

院长:“那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黄毛男打了个哆嗦。

在副本里面离开海朵幼儿园等于自杀了,他只能干笑着说:“我愿意、我愿意的。”

院长点了点头,看向了其他人。

长裙女温温柔柔地说:“我想应聘幼师。”

小情侣中的刘海女生连忙跟上:“我也当幼师。”

金发女说:“我也是。”

三个女生选择当幼师。

院长:“需要四个幼师。”

还剩下四个男生。

男学生低着头,方祈左顾右盼,显然是不想当幼师。

院长阴沉地看着他们。

男学生表态:“我当厨师。”

方祈准备贯彻紧跟大佬的准则,一言不发,只能沈冬青选择。

院长冷冷地提醒:“厨师只需要一个,还需要两个保洁员。”

那么剩下的三个人必须要分开了。

方祈十分乖觉,认为不可能让两位大佬分开,率先说:“我去当幼师。”

那么沈冬青和周闻彦就轮到当保洁员。

等分配完了以后,院长最后来了一句:“你们被应聘了。”

好像说得能不被应聘一样。

然后院长说了一大通话。

保安必须24小时在岗,每4个小时巡逻一次;幼师必须按照时间表给小朋友上课,不能让小朋友哭闹;厨师准备一日三餐,必须保证每个小朋友都能吃到东西;保洁员需要维持每个房间的整洁,不能让幼儿园变得乱糟糟的。

另外,除了保安以外,每个人都要住在二楼。

说完以后,院长说:“我要离开幼儿园七天,七天以后回来。”

等到院长的身影离开后,好像触发了什么开关,在一阵“铃铃铃”的铃声过后,幼儿园响起了小孩追逐打闹、嘻嘻哈哈的声音。

四位新晋幼师对视了一眼,打算先去管理那些小孩。

还好这个幼儿院里面的小孩并不多,只有十来个,不然光小孩就要把玩家们整得够呛。

小朋友们像是知道有新老师来了,全都挤在了窗口向外看去,一个个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样子,还挺可爱的。

还有一个小女孩直接冲了出来,撞到了刘海女的怀里,她仰着头,用一双大眼睛望着这位老师。

刘海女觉得心都要被萌化了,她半蹲了下来,发现小女孩的明黄色校服上绣着一个名字,她露出了一个笑容,放软了声音:“果果,要乖乖在教室里面哦。”

果果摇摇头,羊角辫也跟着一甩一甩:“不要,我要和老师玩。”

刘海女没有办法,只得牵起果果的小手,把她带回到教室里面。可还没走进去,幼儿园中欢快的音乐突地一变,夹杂了“沙沙”的电子音,游戏的声音再度响起,带着一股幸灾乐祸的味道。

【请你解开幼儿园的一个小小谜题——】

【孩子们都死在哪里了?】

刘海女的动作一僵,停住了脚步。

果果奇怪地看了过去:“老师怎么不和进去了?”

刘海女硬生生地抽回了手,退后了两步,艰难地说:“老师身体有点不舒服,果果你自己进去吧……”

果果看着刘海女,毫无征兆的就闹了起来。

“我要和老师玩,我要和老师玩!”

刘海女心头一跳,想起了院长的告诫,连忙说:“你别哭了,别哭了!”在害怕的情绪下,她的声音拉高,变得尖锐了起来,直接掩盖过了果果的声音。

果果果然安静了下来。

可是还没等刘海女松一口气,她突然瞥见贴在窗户上的一张张小脸望了过来,明明是天真无邪的小孩脸庞,上面却带着不属于这个年龄的阴沉。

他们异口同声地说:“老师过来啊,我们要和老师玩。”

果果瘪了瘪嘴,又准备哭了起来。

刘海女一个头两个大,求助地看向其他三个幼师:“过来帮帮我!”

其他人明哲保身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会去帮刘海女。

就这么一会儿,果果的眼泪已经酝酿出来了,她张了张嘴,一声哭喊即将蹿出嗓子眼。

就在这时,沈冬青眼疾手快地拿出了一个冰淇淋塞到了果果的嘴巴,直接就堵住了她的哭喊声。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67章 阴宅 下一章:第69章 坏老师
热门: 不装傻就要被迫嫁入豪门[穿书] 当死对头怀了我的崽后 重生之歌坛巨星 夜半笛声 穿成爱豆对家怎么办[娱乐圈] 像我这样敬业的替身真的不多了 代号D机关1:JOKER GAME 祸水 穿成被七个Alpha退婚的Omega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