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熊孩子

上一章:第69章 坏老师 下一章:第71章 玩游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金发女守在厕所门口, 等了半天也不见长裙女出来,她在外面高喊了一声, 厕所里面静悄悄的, 没有任何回应。

她估计长裙女已经在里面遭遇到了不测,有些不愿意进去,但在外面徘徊了一下, 还是出于人道主义进去收尸。

“喂,还在吗?”

金发女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

厕所的墙壁上贴着花花绿绿的墙纸,白瓷地砖上还有“小心地滑”的提示。

看起来充满着童趣。

金发女一脚踩在了“小心地滑”的标志边缘,停在了门口的通道处,一有情况就可以马上逃跑。

一眼看去, 四个厕所隔间的门都关着,不知道长裙女在哪里。

金发女想了想, 还是不拿自己的性命冒险了, 掉头就准备走,她还没离开厕所,上面的吊灯闪烁了一下,灯泡突地爆开, 溅开了几点火星。

金发女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扭过头看了过去。

灯泡的碎片落在了地上, 整个厕所都陷入了一片黑暗中。

这厕所的的布局有些奇怪, 按道理来说应该有通风的窗户,可这里四面都是墙壁,现在灯熄灭了以后, 只有门口这么一点光芒。

金发女僵硬着脖子后退了两步。

原本厕所里是一片整洁,可灯熄灭了以后好像陷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借着昏暗的光,可以看见白瓷地砖上有着一条血痕从其中一个隔间下方出来,歪歪扭扭的横贯整个厕所地面,上面还布着一个个小脚丫,像是有小孩拖着什么东西在地上画画。

毫无疑问,那个东西就是进来的长裙女。

金发女忍住了恐惧,连连退后,措不及防地撞上了一个东西,吓得她惊呼出声:“啊!”

她不敢回头看,生怕来一个回头杀。

但金发女不回头,不等于身后的东西不存在,她听见一阵纾缓的呼吸声,然后有人甜甜的开口:“老师,我想要上厕所。”

原来是学生啊。

金发女松了一口气:“好的,老师来带你……”

话音戛然而止。

站在金发女身后是一个幼儿园的学生,只是他的脸被一团血污糊住了,只能看见一双漆黑的眼睛。他明明刚到金发女的膝盖,却徒手拎着一个软趴趴的成年女人。

长裙女的头发散乱,身下留着一条血痕,没有一点反应。

金发女咽了咽口水,僵在了原地。

小朋友露出了笑容:“老师,来陪我玩呀。”

金发女心头一咯噔,想到了长裙女的下场,一把推开了挡在面前的小朋友拔腿就跑,一直冲出了这个走廊才停了下来。

大叔正好巡逻到这个地方,见金发女一脸慌乱,拦下来问:“你怎么了?”

金发女语无伦次:“有个小孩,厕所里面……”

这一番动静引来了其他的人,听完金发女的描述,当机立断地说:“过去看看。”

或许是人多壮胆,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走了过去。

可等到了金发女说的厕所门口,里面却没有金发女说的情景,而是一片整洁,白瓷地砖上没有一点血污。

金发女:“我刚才明明看见了!”

就算厕所里恢复原样了,可长裙女确实是消失了。

还好这并不是恐怖片,其他玩家也不是不相信有鬼怪存在一心作死的炮灰。

黄毛男说:“既然你遇见了一个小孩,不如回教室里看看有哪个小孩不见了。”

大家回到了教室门口。

小朋友们都躺在小床上,数过去一个都没有少,看样子都在熟睡当中。

玩家们面面相觑。

半天时间就少了一个玩家,看来A级副本的难度名不虚传。

这些虽然都是老玩家,但这个“老”也是有水分的,玩过十场D级副本和玩过三场A级副本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就像是刚刚炮灰掉的长裙女,估计就是那种只在低级副本里面徘徊的老玩家,才会一脸炮灰相。

有了第一个牺牲的玩家,其他人都提起了警惕心。

鬼怪杀人都是循序渐进的,从一个到两个再到一群,最终可能团灭,第一个人的死亡就等于拉开了杀戮的序幕。

但一群神情凝重的玩家里面,偏偏有两个人在状况外。

沈冬青午觉睡到一半被吵醒,抱着个小被子坐在椅子上,睡意朦胧,看起来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周闻彦安抚地摸摸他的脑袋,低声说:“没事,继续睡。”

沈冬青像是猫一样“咕噜”了一声,倒头靠在了周闻彦的怀里。

这一个画面深深刺痛了其他人的眼睛。

其中的一对小情侣都甘拜下风,毕竟他们不敢在恐怖片里面这么腻歪。

大叔“呸”了一声,小声地说:“有伤风化。”

他还惦记着之前被拍在墙壁上的仇,只是被实力碾压了,不敢上去硬刚,只能背地里骂骂这样维持一下面子了。

刘海女和金发女低声说:“你去认认,到底是哪一个?”

金发女在教室里看了一圈,走回来摇了摇头:“没有。”

刘海女猜测:“难道是那些消失的小朋友?”

现在线索太少了,他们也猜不出来。

玩家们小声地讨论着,不一会儿铃声就响了起来。

三个老师本来还在想要不要叫小朋友们起床,可铃声刚响过三下,就见那些熟睡的小孩瞬间睁开了眼睛,直直坐了起来,脸上不见一丝睡意。

要是他们吵闹还好,可现在十来个小孩动作整齐划一地爬下了床,精准得让人怀疑他们是一个个没有灵魂被操控的木偶了。

在场的玩家感觉到有些发寒。

时间到了。

三个老师要开始上课,男学生要去准备晚餐,两个保安要出去巡逻,两个保洁员……他们在坐在了楼梯上吃着冰淇淋。

方祈借口要上厕所,从教室里偷偷溜了出来,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幕,就算是他心里也有些许不平衡了。

但没办法,大佬就是这么任性。

方祈把刚才金发女说的事情复述了一遍。

周闻彦心不在焉:“知道了。”

方祈一看,悟到了。

在大佬眼里,通关根本没有谈恋爱重要。

他一脸恍惚地回到了教室,刘海女问了一句:“怎么了?”

方祈:“吃狗粮了。”

刘海女不明所以:?

方祈叹了一口气:“没什么……”

果果从小孩群里面冲了出来,一把抱住了方祈,仰起头笑嘻嘻地说:“老师,能不能陪我们玩?”

平心而论,果果长得很可爱,圆圆的小脸大大的眼睛,让人一看就心头一软。

被迷惑的方祈差点就一口答应了下来,临到关头,他突然想到了长裙女的下场,一个激灵,他反应了过来:“老师还有事,不陪你玩了。”

果果的脸塌了下来,一言不合就准备哭闹。

只是眼泪还没挤出来,就看见从门口路过的沈冬青,记起之前的冰淇淋攻击,硬生生地把哭喊声憋了回去,看看都可怜。

趁着这个机会,方祈连忙脱身去伺候其他小朋友了。

*

忙活了一天,终于到了晚上。

这一家幼儿园是寄宿制的,学生都住在学校里面,房间就在教室隔壁。还好这些小朋友不用哄,一个个都乖乖睡觉,没有给三位新老师添麻烦。

等学生们入睡了,老师们去了二楼休息。

二楼是员工宿舍,两个人一间,除了保安睡在门卫室,其他员工都要睡在这里。

方祈心里是很想和大佬们住在一起的,可理智上知道是不可能,只好退而求其次,选择他们隔壁的房间。

沈冬青随手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可能很久没人住过了,摆在桌上的花束都已经枯萎了。

周闻彦把花拔了出来,扔到了垃圾桶里,又把房间稍微收拾了一下。

一般来说,一个人房间里面的摆设可以看出这个人是什么性格的。

周闻彦打量了一下,从桌上的花和墙壁上贴着的等身镜可以看出房间的上一位住客应该是一个女生。

沈冬青就没这么讲究了,人已经在床上打滚了。

周闻彦躺在了床的外侧,把不安分的人给抱住了。

沈冬青打了个哈欠,问:“晚上要出去吗?”

周闻彦:“等等再说。”

毕竟自己出去找事太麻烦,还是等他们送上门来比较好。

沈冬青点点头。

啪——

白炽灯关上,房间一下子就陷入了黑暗。

沈冬青的睡眠一向很好,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都能倒头就睡。现在周闻彦在身边更是毫无障碍,很快就睡着了。

只是睡到半夜,沈冬青听见了一阵刺耳的声响。

兹拉——

好像是有人用指甲在耳边不断摩擦着玻璃。

沈冬青迷迷糊糊地睁眼看了过去。

他们的床是摆放在窗户下面的,一抬头就可以看见窗户外面,沈冬青这么一看,发现窗帘缝隙中闪烁着一点红光。

沈冬青一把拉开了窗帘。

唰——

一个面色铁青的小孩贴在玻璃窗上,五官都被压得扭曲了,想要硬生生挤进来。

他对上了沈冬青的目光,赤红的眼珠转动了一下,口中发出古怪的声音:“老师,出来玩呀……”

沈冬青清醒了过来。

小孩还在不断地说:“出来玩,老师,出来和我们玩。”

沈冬青直接爬了起来。

小孩还以为这人害怕得想要逃跑,开心得“咯咯”笑了起来。

逃不走的,你们一个都逃不走……

可是小孩猜错了。

沈冬青并不是要逃跑,他站了起来,直接把窗户上的保险扣给打开了,推开了窗户,然后直接一把抓住了这小孩。

小孩看起来年幼,但实际上已经经历了无数次副本了,见过不知道多少惊慌失措的老师,可就是从来没见过这么猛的。

要知道之前胆子最大的也就是拿符咒驱赶而已,这个呢?这个直接上手抓了。

小孩一脸懵逼得被拎到了房间里面。

沈冬青眯了眯眼睛:“大晚上不好好睡觉,跑来深夜扰民?你知不知道这是不道德的行为!”

小孩:等等……

他明明是鬼怪啊,为什么要被迫在这里听思想教育课?

对了,一定是因为他现在的样子不够凶恶,让别人误会了!

只是小孩还没来得及露出可怕的一面,就被沈冬青按在了腿上。

放心,沈冬青平时还是比较尊老爱幼的,不可能对一个小孩下太重的手,最多就是……把这小鬼按在腿上打屁股而已。

啪!

沈冬青:“还敢不敢了?”

小孩:……

到底是哪里不对啊!?

又是啪得一声。

沈冬青:“下次还敢不敢深夜扰民了?”

小孩的嘴巴翕动了一下,只能求饶:“不敢了,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他堂堂鬼中一霸,竟然被这样羞辱,气的他当场哭了出来,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我知道错了!”

沈冬青见他认错态度诚恳,就意思意思教训了一下:“以后早睡早起,努力学习,别想这些有的没的,才能够长高变聪明知道吗?”

小孩打了个嗝,提醒道:“可是我已经死了。”

沈冬青一拍床板:“难道死了就不能积极向努力长高变成一个厉害的大鬼吗?你天天趴别人窗户有用吗?除了扰民能做什么?偷窥别人睡觉吗?”

“你不好好学习怎么害人?做鬼要有格局,不能一辈子当一个只知道趴墙角的小鬼。”

周闻彦半躺在床上,听了一会儿,忍不住笑了。

这又是偷偷看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小孩认真想了一下,只觉得豁然开朗,整个世界都变得不同了。

“我知道了。”小孩板着脸说,“我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沈冬青欣慰地点点头。

没办法,看见这么多不成器的后辈,他就忍不住想要教育一下。

小孩没做成正事,还喝了一大碗心灵鸡汤,一脸斗志昂扬地从窗户里面爬了出去,看样子是要回去宣传一番。

周闻彦终于想起来了正事,喊住了小孩:“你是怎么死的?”

小孩一愣,看向了他的人生导师。

沈冬青:“问你话呢。”

小孩摇了摇头:“不知道。”他停顿了一下,“……就只记得很痛苦。”

周闻彦屈指轻敲了一下床板。

这些小鬼都不记得是怎么死的了,不能直接问出答案。

小孩见他们还有问题要问,连忙说:“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一觉睡醒就变成这样了。”

A级副本就是这样,大部分都不可以暴力通关,必须要解开谜题才行。

周闻彦思索了片刻,没有问关键的问题,而是挑了一个简单的:“海朵幼儿园里总共有多少学生?”

小孩慢吞吞地说:“我数学不太好,大概五六十个吧。”

可教室里面只有十来个学生。

那么玩家们要找出其他几十个学生的死因,看起来题目有些复杂。

周闻彦又问:“什么是坏老师?”

小孩的脸色一变,变得狰狞了起来:“坏老师,坏老师就是不和我们玩的老师!”他的口中发出牙齿摩擦的“咯咯”声,“你们也要当坏老师吗?”

沈冬青皱眉:“你都多大了,怎么就想着和老师玩?能不能上进一点?ABC会了吗?加减乘除表背了吗?”

这一个个灵魂质问,直接把小孩给问歇逼了。

他缩了缩脑袋,很想说不会,但想起刚刚被按着打屁股的恐惧,一个字都不敢吭,只能顺着墙壁一路爬下去,溜了。

沈冬青哼了一声:“这群熊孩子。”

怎么当了鬼就不上进呢?这怎么行,这样下去鬼怪都没有接班人了!

沈冬青忧心忡忡。

在这些副本里见到的鬼一个比一个弱鸡,上一个游戏鬼垃圾回收再利用就不说了,至少做饭好吃,这边更是连童工都用上了,真是丧尽天良!

游戏表示很无辜。

不是鬼怪太弱鸡,明明是你太能打了,游戏都要哭了。

周闻彦突然说:“我有一个想法。”

沈冬青的思路被打断了,扭头看了过去:“什么?”

周闻彦说:“我想和他们玩一场游戏。”

游戏从来不会出现无缘无故的设定。

这个和小朋友们的“游戏”,肯定会有线索在其中。

沈冬青揉了揉眼睛:“我和你一起……”

周闻彦亲亲他的额头:“睡吧。”

*

第二天一早。

催命般的铃声一响起来,玩家们就准时起床了。

不准时也不行,昨天晚上根本没睡,窗外不知道趴了多少小鬼,能有谁敢睡着?他们一个个都是无精打采的,显得睡了一个好觉的沈冬青和周闻彦尤为突出。

金发女奇怪了:“你们昨天晚上没遇到什么事情吗?”

沈冬青如实说:“教育了一个熊孩子。”

金发女:“哈?”

别人都是撞见鬼怪了,你这里遇到熊孩子?

金发女明显不相信,只是她也没空深究,连忙跑去伺候小朋友了。

玩家们跟陀螺似得,一起床就一刻不停的去干活,比上班还惨。

上班不干活顶多是扣钱,这里不干活是要人命啊。

男学生掐着点送上来早饭,一人一碗粥加一个鸡蛋算是打发了。

学生们吃饱了又开始闹腾了,拉着老师说:“老师,来陪我玩呀。”

“老师,我好喜欢你,我想和你们玩。”

“老师,能陪我玩玩具吗?”

一个个稚嫩的声音叠加在一起,还挤在一个小教室里面,听起来令人头昏脑涨的。

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玩家陪他们玩。

三位老师烦不胜烦,但鉴于长裙女的前例在这里,他们也不敢答应,只能哄着,好声好气地拒绝了。

同意了他们可是会死的,上一个同意了的人已经凉了,谁敢同意啊?这不是嫌命长吗?

学生们可能昨天晚上商量好了,在被拒绝了以后对视了一眼,统一姿势开始憋眼泪。

果果还得意地瞥了沈冬青一眼,你能塞一个人冰淇淋,还能塞在场所有人的嘴巴吗?我就哭,我就哭!你能拿我们怎么办?

“哇——”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69章 坏老师 下一章:第71章 玩游戏
热门: 剥皮行者 别打扰我赚钱[星际] 薄冰 本君仙友遍天下 我在超能比赛谈恋爱 演戏靠仙气,修仙看人气 民调局异闻录5·赌城妖灵 妖弓 罪子 邪恶催眠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