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玩游戏

上一章:第70章 熊孩子 下一章:第72章 音乐盒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哇——”

小孩们的哭声刚发出发出了一个音节, 还没吐出一个完整的哭声,就被人打断了。

沈冬青提溜起了领哭人果果, 想了想也不浪费冰淇淋了, 直接上手了。

他抓向了果果的胳肢窝。

果果:“……”

哭声中途一转,变成了咯咯的笑声,果果的痒痒肉被挠了两下, 让她止不住地笑,眼泪挂在了眼角,还挺可爱的。

对于小孩子们来说,哭声会传染,笑声也一样会。

从果果带头笑了起来开始, 下面就从哭丧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一个个小朋友都笑出了眼泪。

老师们松了一口气。

果果笑得喘不过气来了, 一边笑一边求饶:“放我下来, 放开我……”

沈冬青把果果放在了地上。

果果止住了笑,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蹬蹬蹬跑开了。

只是还没跑出去两步,就被人无情地拎住的后颈, 让她只能在原地踏步。

果果回过头,看见熟悉的笑脸, 差点气哭了, 委屈巴巴:“我不要和你们玩游戏了!”

怎么都不玩游戏了还要欺负她?

沈冬青跟拎小鸡仔一样把人拎了回来:“我和你玩。”

果果:……

终于找到了会和她玩游戏的人,但是一点也高兴不起来是怎么回事?

经历了前面两次的挫败,果果并不想和这个坏人玩游戏, 但根据幼儿园的规则,只要有人答应了玩游戏,他们就不可以反悔。

果果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一双小脚丫,想了一会儿说:“今天我们来玩丢手绢,想玩的请举手!”

一只只小手举了起来。

都是小朋友的,一个都没拉下。

然后两只大手慢悠悠地举了起来。

是沈冬青和周闻彦的,两人相视一笑。

其他玩家面面相觑。

长裙女就是因为答应了小孩们玩游戏,这才第一个被炮灰的,死亡条件明明白白地摆在面前了,谁还会去触犯?

除了方祈还相信这两位大佬的能力,其他人看他们的目光都跟看死人一样的。

果果仰着头看他们:“丢手绢玩过吗?”

沈冬青摇头:“没有。”

可能他没有上过幼儿园,根本没听说过这个游戏。

果果觉得他们这边的胜算很大,开心地笑了起来:“丢手绢的是鬼,身后被丢了手绢的人要抓住鬼,如果没有抓住鬼又被鬼坐了位置的话……”她停顿了一下,眼睛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那就会变成下一个鬼!”

明明是天真稚嫩的声音,却描述着诡异的画面,这剧烈的反差让旁观者心头一寒。

果果得意地瞥了沈冬青一眼,想要看到他害怕的样子。

可是她注定要失望了,沈冬青不仅不害怕,还有些期待地说:“听起来还挺好玩的!”

果果气得跺了跺脚:“开始吧!”

教室的空间不是很大,小朋友们来到了操场上,玩家们为了能得到“游戏”的信息,也跟了出来。

小朋友们根本不需要指导,一个个十分有顺序地坐在了草坪上,围成了一个圈,圈子里面还有两个空位,正好是面对面的。

沈冬青和周闻彦坐了下来,在一群小萝卜头里面显得格外的突出。

有一个低垂头,看不清样貌的小男孩当了鬼,拎着一块手绢站在边上。

果果带头拍起了手,口中唱着儿歌:“丢、丢、丢手绢~”

其他小朋友也唱了起来。

“丢、丢、丢手绢~”

“轻轻地放在小朋友的后面~”

“大家千万不要告诉他,不要不要告诉他……”

本来还是欢快的乐曲,在唱第二遍的时候,画风突地一变,小孩们的声音飘忽了起来,变得一卡一卡的,其中还夹杂着一阵阵小孩的笑声。

那个低垂着头的小朋友开始绕着圈圈走了起来。

一圈、两圈……

因为腿短的缘故,他的速度很慢,成年人一步的距离,他要走两步,儿歌唱了一遍他还没走完一圈。

旁边围观的方祈突然“咦”了一声。

专心致志地看着游戏的金发女推了他一下:“吓我一跳!”

方祈说:“多了一个人。”

金发女奇怪地说:“什么多了一个?”

话刚说完,她就反应了过来,在场的小朋友多了一个!

他们三个人是当幼师的,和小朋友相处的时间最久,知道班级里总共有十二个学生,可现在场上有十三个学生。

多了一个人。

方祈咽了咽口水:“多出来的那个小孩是鬼。”

刚才没有发现,现在一戳破,那个丢手绢的小男孩也不伪装了,可以看见他的脚尖朝后,双脚踮起,缓缓飘了过去。

他悄无声息地把手绢放在了沈冬青的身后。

这种情况下怎么能反应得过来?

方祈正要出口提醒,突然感觉到手指被冰冰凉的东西触碰了一下。

“嘘——”不知什么时候,一个小孩站在了方祈的身边,苍白的脸上浮现了一个笑容,“老师,不能犯规哦。”

这么一下磨蹭,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提醒时间。

还好沈冬青察觉到了身后落下了手绢,一把抓起了手绢,就去追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一改刚才慢吞吞的速度,飞快地跑了起来,想要赶在沈冬青抓住他之前坐在那个空出来的位置上。

在围观的玩家眼中,小男孩已经化作了一道残影,短短几秒就到了沈冬青原来坐着的地方,他甚至还有空回头看一看,有没有人追上来。

没有人。

小男孩的心中闪过一丝疑惑,连带着动作也顿了一下。

难道这次这么成功就赢下了游戏吗?

小男孩转回了头,走到座位上正要坐下去的时候,肩膀被轻轻拍了一下,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

“抓到你了~”

小男孩毫无反驳,身为鬼的他反而被吓了一跳,整个人都差点蹦跶起来了。

他僵硬地扭过头,对上了

沈冬青把手绢塞到了他的手里,又坐回到了座位上。

小男孩神情恍惚地捏着手绢,明明刚才没看见人,为什么会突然追了上来……

围观者忍不住捂住了脸。

在小男孩拼命奔跑的时候,沈冬青压根就没有动,他直接站在原地掉了个头,等着小男孩自己跑着送上门来,连一点力气都没花,轻轻松松就抓住了小男孩。

这算是破坏规则还算是智商碾压?

小男孩没想明白,那边儿歌又再次响了起来。

在沈冬青的身上栽了一次以后,小男孩选择了另一个对象,他走了一圈,把手绢扔在了周闻彦的身后。

现在他学乖觉了,跑之前先看看那个人追上来没有。

周闻彦倒是没学沈冬青那样简单粗暴的方式,还是老老实实地追了上去。

只是这一次小男孩的发挥空间不是很大,跑了两步就被周闻彦抓住了,看起来被抓住的时候还挺懵逼的。

小男孩都要哭了。

好不容易可以玩游戏了,却输掉了游戏,为什么会这样?

果果不清不愿地站了起来:“你们赢……”

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冬青打断了:“我们再来一次。”

果果嘴巴大张:“啊?”

沈冬青坐在位置上没有起来:“挺好玩的,再来一次。”

小男孩眼睛一亮,再来一次,说不定他就可以赢下游戏,不再当鬼了。

于是他迫不及待地说:“好、好!”

果果没有办法,又招呼着同学们坐了下来。

丢手绢的儿歌再一次响了起来。

小男孩摩拳擦掌,准备着大干一场。

然后……

他又一次地被残酷的现实给打败了。

无论他怎么跑,都会被这两个人抓住,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抓住,跑到最后,他已经是一脸菜色生无可恋了。

不想玩了,他再也不想玩了……

沈冬青玩够了:“那就先到这里吧。”

听到这句话,那些唱儿歌唱得声音沙哑的小孩们连忙站了起来跑回了教室里面,看样子接下来再也不想邀请其他玩家来玩游戏了。

原本一个操场的小孩现在现在只剩下了果果一个人,她臭着个脸:“是我们输了,这个给你。”

她塞给了沈冬青一个东西,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沈冬青低头一看,果果给他的是就是丢手绢用的道具手绢。

手绢的颜色有些暗黄,还沾着点点褐色的血迹,展开了以后发现上面画着一个乱七八糟的涂鸦。

这应该是出自小朋友的手臂,画得颇为抽象。

沈冬青歪着头看了半天,才明白过来画的内容是什么。上面画的是一群小孩在玩丢手绢,有一个小孩抹着眼泪,被一个浑身漆黑的人形生物给带离了人群。

旁边还用简笔画画着一个房子,房子的二楼用鲜红的颜色画出了一个血淋淋的叉叉。

周闻彦凑过去对比了一下:“是院长室。”

沈冬青:“可是我们昨天去过了啊。”

那里面什么都没有。

周闻彦沉吟了片刻,说:“时间不对。”

沈冬青:“晚上去?”

周闻彦抽出了沈冬青手中的手帕:“或许……”他停顿了一下,“我们可以再玩一轮游戏。”

*

老师们把小孩子带回了教室。

金发女和刘海女嘀嘀咕咕地交谈着。

金发女说:“看起来这个游戏一点也不可怕。”

尤其是看他们两个人跟玩一样的,玩了一次又一次,都快要把小朋友们玩崩溃了,简单的不得了好吗?

刘海女点头:“他们一定通过和小朋友玩游戏获得了通关线索。”

金发女略有迟疑:“要不我们也试试?”

刘海女不敢同意,而是说:“我回去问问我男朋友。”

在一旁听见她们交谈声的方祈“呵呵”了。

游戏之所以看起来简单,是因为玩的人是大佬啊,我们这等配角要是以为很简单去找NPC玩游戏,岂不是去主动找死?

他还是保持一个准则,那就是当咸鱼躺赢,能苟一会儿是一会儿。

玩家们各有心思。

这时沈冬青和周闻彦破门而入。

沈冬青抓着离他最近的小鱼,勾了勾嘴角,脸颊浮现了一个笑容,和善而亲切地问:“来玩游戏吗?”

小鱼懵逼了。

从来只有他们找人玩游戏的,还没有玩家主动上门找他们玩游戏的。

一想到刚才被实力碾压的画面,小鱼直摇头:“不、不要!”

他唱儿歌唱得现在嗓子都疼!

周闻彦长腿一放,也拦住了一个小孩,纡尊降贵地弯下腰问:“玩游戏吗?”

小孩“哇”得一下就哭了。

周闻彦“啧”了一声,警告道:“不准哭。”

小孩又硬生生的把眼泪憋了回去,抽抽涕涕的,好不可怜。

这两个就好似无情欺负小学生的恶霸,把一群小孩都问了一遍,吓得他们一个个都憋着眼泪又不敢哭,眼眶都红红的。

沈冬青抱着肩膀:“不肯和我们玩啊。”

小孩子们拼命摇头。

他们找玩家玩游戏是想要赢的,没有人输了N次还要上去找虐的,他们又不傻?

周闻彦:“算了。”

这些小孩一点也不配合,只能暂时放弃以玩游戏的方式获得线索了。

两个恶霸又走了。

老师们发现,这群小孩在经过社会的毒打后,变得格外的听话,再也不一个个拉着老师喊着要玩游戏了,甚至一听到“游戏”这两个字就下意识地憋出眼泪来。

简直就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惨不忍睹。

*

又是一天过去了。

大概是有人和这群小朋友玩了游戏,今天一天还算平安,没有发生人命。但玩家们也不敢放松警惕,一到了睡觉的时间就缩回了宿舍里面,不敢出去。

但有两个人是例外。

沈冬青眯了一会儿,等到差不多时间就醒了过来,不过睡意还没消退,像是树懒一样挂在了周闻彦身上。

也还好周闻彦力气大,半抱直接把人抱了出去。

夜间的幼儿园十分安静,连点虫鸣声都没有,就像是一片死地。

院长室也是在二楼,两人穿过了二楼的走廊,没费多少时间就走到了门口。

沈冬青上前要去开门,却被周闻彦喊住了:“等等。”

他停了下来,闻到了一股血腥味,低头一看,院长室的门缝中流淌出了新鲜的血液,一下子就染红了一大片地面。

周闻彦跃过了地上的一滩鲜血,还没来得及推开门,沉重的房门就自个打开了,还买一赠一,从上面摔下了一个人影,那人就和西瓜一样,摔得四分五裂的。

借着月光,可以看见一个顶着黄毛的脑袋咕噜噜地滚了过来。

是小情侣之一的黄毛男,也是幼儿园的保安。

估计是值夜班的时候遭遇了不测。

周闻彦挪开了脚,躲开了流过来的血迹,扫过地上的尸体:“这算是警告吗?”

沈冬青没被吓到,反倒是更来了劲:“进去看看。”

有玩家折在这里就代表着里面会有好玩的东西。

周闻彦也是这么认为的。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了院长室。

夜间的院长室好像和白天不同,里面黑乎乎的一片,就如同噬人的野兽,将两个人吞噬了进去。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70章 熊孩子 下一章:第72章 音乐盒
热门: 孩他爹身份好像不一般 亲爱的丧先生[末世] 被渣后我风靡了娱乐圈 血色谜情 召唤死者 穿书后我成了锦鲤影帝 螺旋状垂训 男神自带降智光环[综] 保持沉默 铁血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