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音乐盒

上一章:第71章 玩游戏 下一章:第73章 瓷娃娃们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冬青迈过了地上的碎尸, 走了进去。

门口铺着的羊毛地毯像是吸足了血液,变得黏黏糊糊了起来, 走上去的时候怪恶心的, 他一蹦三跳,来到干净的木地板上。

周闻彦伸手拍了一下墙壁。

啪——

灯没有开。

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院长室里面一片黑暗, 还好在适应了黑暗以后,能够看到一些模糊的轮廓。

周闻彦摸着黑来到了院长的办公桌前,他记得白天进来的时候这里摆放着一个装饰用的烛台,上面还有着蜡烛。

也不知道他使了什么法子,在一阵摩擦声后, 烛台上冒出了一簇火光。

只是这火光黯淡,泛着冷意。

周闻彦端着烛台, 用这么一点微弱的光芒查看着院长室。

沈冬青跟在他的身后, 脚尖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塞在角落的一卷纸翻倒了下来,缓缓展开, 露出了院长的画像。

画上的院长穿着一袭黑裙,但表情与白天的严肃不同, 五官狰狞, 眼睛吐出,像是要从画中爬出来一样。

沈冬青与画中的院长对视了一眼,直接一脚踩了上去。

可能是刚刚在门口沾了血, 画像中院长的脸上多了一个血淋淋的脚印,直接把她的脸给盖住了。

院长的眼神微微一变,看起来气炸了一样。

周闻彦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停了一下:“撞到什么了?”

沈冬青:“踩到了一个垃圾。”

画中的院长听到这个话,原本苍白的脸都变得涨红了,在看不见的地方,她拼命地用手敲打着画布,可是就是隔了一层,怎么也出不来。

看来院长就是这个副本的最终BOSS,但是因为副本不可能一开始就放大招,她被禁锢在了画里面,只有触发了必要条件才会出来。

院长本应该待在正对门的地方,每一个进来的人都会看见她,而不是现在这样躺在地上,还被人踩了一脚。

她越想越气,恨不得现在就从画里面钻出来,给他们好看。

可能是院长心中的怨气冒了出来,院长室中突然响起了小孩子的嬉闹声。

“嘻嘻——”

黑暗中,好像有一个小孩在奔跑打闹,口中还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周闻彦端着烛台想要看清小孩的模样,可那小孩的速度很快,只能看见一个白白的影子,在试了两次后,他就放弃了。

小孩还以为周闻彦是在和他玩游戏,一旦不拿灯光照他了,他又有些皮痒,这边碰倒了一个东西,那边摔掉了一个摆设,一惊一乍的。

要是别人在这里,指不定会被吓成什么样。

但在这里的是两位大佬,直接把这多动症的小孩给无视了,去找其他的线索。

院长室里面摆放着很多书,在没有NPC的情况下,线索在书中的可能性很大。

沈冬青接过了烛台,让周闻彦方便翻阅书籍。

周闻彦刚查看过摆在面前的三四本书籍,就听见耳边响起了欢快的音乐。

叮叮咚叮叮咚——

沈冬青下意识看了过去,一个小男孩坐在椅子上摇晃着双腿,他正在拨动着一个音乐盒,音乐声就是从里面穿出来的。

沈冬青压根没经过大脑,用简单粗暴的直觉确定了这个音乐盒有用,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夺下了小男孩手中的音乐盒。

小男孩像是受到了惊吓,缩了一下脑袋,飞快地跑到了阴影处,只露出了一个脑袋怯生生地看着这个强盗。

周闻彦放下了书籍:“找到了什么?”

沈冬青举起了手中的东西:“这个!”

音乐盒看起来很精致,上面有一个发条,旋转了以后音乐盒会打开,里面有一个可爱的小婴儿躺在水池里面,伴随着音乐声,旁边旋转着一个小黄鸭和一个小青蛙。

等发条的动力耗尽以后,音乐盒又合了回去。

沈冬青借着烛火,看见音乐盒的背面刻着一行小字。

【送给我可爱的顺顺,祝愿他一生无忧、顺顺利利】

“顺顺?”沈冬青看向了阴影处。

那个小男孩早就撒着脚丫子跑走了。

沈冬青拧了拧发条,音乐盒又开始唱了起来,他玩了一会儿,说:“这个应该有用。”

周闻彦点点头:“回去吧。”

沈冬青问:“不继续看书了吗?”

周闻彦:“没用。”

这个书架在白天就存在,要是有线索白天早发现了,只有这个音乐盒是晚上多出来的。

而且……

“你不困吗?”

这么一问,沈冬青还真的有些犯困了,他的生物钟一向稳定,天打雷劈都不见动摇的,现在只想回去躺在软绵绵的床上。

他一把抱住了周闻彦的肩膀:“我们回去睡觉吧。”

金发男的尸体还横在院长室门口,可能是散发出来的血腥味太过于浓烈,吸引过来了一群小孩,他们蹲在走廊上,满满当当的,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一听到动静,一个个都仰着苍白的小脸,咧开嘴,露出了细密的牙齿,像是下一秒就会扑上去把猎物撕咬得一干二净。

沈冬青停顿了一下,举起手打了个招呼:“嗨——”

领头的小孩身体一僵。

他就是昨天晚上骚扰沈冬青不成反被打屁股的倒霉小孩,现在看见沈冬青,只觉得屁股上火辣辣的疼。

本来这小孩还以为会撞上个倒霉蛋,没想到出来两个瘟神,顿时带着人掉头就跑。

周闻彦一声令下:“抓住他。”

沈冬青不用吩咐,跑得比谁都快,一下子精准的在人群中抓到了倒霉小孩。

“不睡觉又大半夜跑出来溜达?”他拎着小孩晃悠了一下。

倒霉小孩都要哭了。

为什么总是他……

为了避免再一次被打屁股,他能屈能伸:“我错了,再也不敢了!”

鉴于他认错态度良好,沈冬青手中还拿着一个音乐盒,并不方便进行教育,就暂时放过这个倒霉小孩了。

周闻彦指向了院长室门口的金发男,问:“这是谁干的?”

倒霉小孩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看起来有些害怕的哆嗦了一下,摇了摇头:“不、不知道,不是我们,他没和我们玩游戏……”

已知条件。

这群小孩不能主动害人,只能靠邀请玩家玩游戏,游戏难度不知,很可能充满着危险。

但现在金发男不是死在小孩的手里,难道是幼儿园还藏着其他鬼怪?

周闻彦:“幼儿园里面除了你们这群小孩,还有其他人吗?”

倒霉小孩愣了一下,干巴巴地说:“幼儿园不就只有小朋友吗?除了小朋友就是老师了啊。”

看起来这群小鬼虽然存在了很长时间,但逻辑还是跟孩子差不多。

最后周闻彦也没从小孩的口中获得什么讯息。

沈冬青松开了手,小孩一获得了自由,就双手双脚并用,飞快地跑开了。

其他小孩也跟着他,从外墙爬了下去,回到了不同的教室里面。

幼儿园内又恢复了宁静。

沈冬青打了个哈欠:“回去睡觉。”

*

可能是晚上醒了一次,沈冬青这一觉睡得特别沉,一直到门外传来一声尖叫,才把他从睡梦中惊醒。

刘海女看着院长室门口的尸体,崩溃地尖叫:“啊——”

她的男朋友死了,死状还特别的凄惨。

刘海女本来就有些脆弱,现在男朋友死了以后,整个人都歇斯底里了起来,精神状况都不太好。

“是谁,是谁害了我男朋友!”

其他人都默默地拉开了和刘海女的距离。

他们早已经习惯了死亡,不会因为同伴的死去而停下脚步。

金发女不耐烦地说:“那群小孩还要等着我们伺候,我先走了。”

其他人也一一散去。

只留下刘海女在为金发男收尸,她在草地上挖了一个坑,把金发男埋了进去,跪在那里哭得不能自已,都忘了本职了。

大概是少了一个老师的缘故,小朋友们比昨天更加闹腾。

方祈和金发女汗急得都要流下来了,就差给他们跪下求他们不要再闹了。

咚咚——

门口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接着所有小孩都闭上了嘴,看向了门口。

沈冬青推开门走了进来,对上了一群小萝卜头的目光,挥了挥手:“没事,玩去吧。”

经过昨天的惨痛经历,他们哪敢玩?

小朋友们生怕被拉去玩游戏,一改刚才混世魔王的样子,乖乖地坐在了椅子上,一言不发。

方祈终于有空休息一下了:“大佬,你们找什么呢?”

沈冬青说:“找个人。”

那个音乐盒上的名字。

“顺顺”肯定是关键人物。

周闻彦走到讲台上,翻开了点名簿,一页页看下去,也没找到顺顺这个人的名字。

“不是这里。”

两人来也快去也快。

但人走了以后,威慑还在,小孩们连吵闹声都不敢动静太大,生怕又把两个坏蛋给引过来了。

*

海朵幼儿园的教室不是很多,总共有四个。

周闻彦和沈冬青一个一个地找了过去,每个教室的课桌上都放着一本点名簿,可是都没有“顺顺”这个小孩。

“难道是上一届的?”周闻彦猜测。

沈冬青不喜欢动脑子,就拿了一个冰淇淋过去看贴在教室后面的照片。

上面有一张是幼儿园小朋友的合照,他还看见了一个熟悉的小孩,就是昨天晚上的倒霉孩子,他也是这个幼儿园的学生。

沈冬青冲倒霉孩子笑了笑。

但照片里面的倒霉孩子看起来想哭。

周闻彦也没想出什么,就先离开教室了,刚走去就撞上了一个人。

大叔看来是专门在这里等候着他们的,一见人出来就堵了上去:“你们昨天晚上发现了什么线索?”

大叔是保安,需要24小时执勤的。

他害怕晚上会出事,就强迫黄毛男出去了,没想到出去巡逻的黄毛男没能回来,在下一个四小时到达时,他只能自己来巡逻。

可能是黄毛男已经死了的缘故,大叔没有再遇到危险。

不仅如此,他还看见了沈冬青和周闻彦从院长室里面出来了,手里拿着什么东西,一定是关键的道具。

沈冬青老实回答:“没有啊。”

在他这里确实是什么都不知道。

可大叔根本不相信沈冬青说的话,只是碍于实力差距,不敢做什么,最后只阴鸷地看了他们一眼就走了。

沈冬青摸了摸下巴:“他看起来有些奇怪。”

周闻彦说:“变成怪物了。”

在这个游戏里面处处都是危险,心智弱一些的人都坚持不了太久,有些人会在一个又一个的游戏中迷失自己,最终失去人性。

在遇到沈冬青之前,周闻彦都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沈冬青不知道周闻彦的复杂情绪,掏出了一支奥利奥口味的冰淇淋,舔了舔说:“既然点名簿上没有顺顺,那那些小孩会不会认识他?”

两个人又回到了教室里面。

沈冬青轻车熟路地拽过了果果。

果果都要被吓出心理阴影了,想哭又不敢哭的。

沈冬青见她这样子,想了想忍痛给了她一个冰淇淋。

到底还是小孩子,果果都忘了被冰淇淋塞嘴巴的恐惧,美滋滋地吃起了冰淇淋。

沈冬青问:“你认识顺顺吗?”

果果的动作停了下来:“顺顺?他很奇怪,从来不和我们玩。”

其他小朋友也附和。

“对,他总是一个人。”

“院长妈妈说他身体不好。”

“他不和我们玩,我们也不理他。”

果果咬了一口冰淇淋:“我们都觉得他很可怜。”

周闻彦听完了以后,问:“顺顺是哪个班的学生?”

果果:“不知道。”

其他小朋友也摇头。

还是没得到线索,不知道这个顺顺到底是谁。

周闻彦和沈冬青坐在了操场的秋千上。

沈冬青又一下没一下地晃着秋千。

周闻彦若有所思:“我觉得顺顺应该是院长的小孩。”

沈冬青:“嗯?怎么得出来的?”

周闻彦说:“音乐盒是在院长办公室发现的,小孩子也在里面,还有……”他停顿了一下,“学生们都认识顺顺,但说他是身体不好、从来不和其他人一起玩,那他很大概率是得了一种异于常人的病,很有可能不可以上学。”

“但他的妈妈是海朵幼儿园的院长,所以可以通过一定的操作,让他在幼儿园里面,所以点名簿上没有他的名字。”

沈冬青为他的推测鼓章。

鼓完掌后问:“会是什么病呢?”

周闻彦:“什么病不重要,重要的是,很有可能院长为了顺顺做出了一些过激的事情。”

沈冬青回想了一下:“可是这群小孩看起来都很正常啊,没做什么坏事。”

周闻彦淡淡地说:“游戏设定而已。”

比这更奇怪的他都见过,已经很难再有触动了。

沈冬青荡了一下秋千:“那游戏问的问题到底怎么解开啊?”

周闻彦:“现在还没有有用的线索。”

得到的线索都太零散了,根本不能串联起来。

正在说着,下课铃声响了,一群小孩子冲了出来,手中还拿着各种玩具,在操场上三三两两地玩游戏。

方祈也晃悠了过来,看两位大佬跟没事人一样坐在这里,奇怪地说:“二楼收拾干净了?”

沈冬青完全在状况外:“二楼?什么二楼?”

方祈沉默了一下:“……二楼的血迹。”

不会他们忘了自己还是保洁员吧?

沈冬青想起来了:“啊,我们是保洁员哦。”

话虽这么说着,但沈冬青完全没有要动的意思,而是看着方祈。

方祈明白了:“我去,我去。”

没办法,谁让他是小弟呢?

等方祈认命地去二楼打扫卫生后,跑过来了两个小孩,他们十分眼馋这两个秋千架,但也不敢说,就站在那里看着。

沈冬青突然想到了什么,朝他们勾了勾手:“过来。”

两个小孩对视了一眼,还是抵挡不住秋千架的诱惑,走了过去。

沈冬青:“给你们玩可以,但是你得交保护费。”

两个小孩:?

沈冬青一点也没有欺负小孩的自觉:“和我们玩游戏。”

两个小孩害怕了,但他们又实在是想玩这个秋千,对视了一眼,犹豫不决。

沈冬青跟土匪一样,拍了拍秋千架:“不说的话,你们就别想玩了。”

两个小孩蹬蹬蹬地跑去找其他人了,不知道嘀嘀咕咕地商量了什么,最后推选出了一个代表走来。

还是熟悉的果果,她小心地说:“只能玩一次。”

沈冬青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一次就一次。”

反正最后还是碾压。

欺负小朋友真的不太好呢。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71章 玩游戏 下一章:第73章 瓷娃娃们
热门: 坛子里的残指 新参者 遮天 京极堂系列05:络新妇之理 斗破苍穹 祖师爷赏饭吃 落幕之光 一剑斩破九重天 孩子不可能是上将的 冥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