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眼睛

上一章:第79章 实验体异常 下一章:第81章 自觉点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老师在上面念念叨叨, 沈冬青趴在下面百无聊赖,他实在是听不懂, 在底下捏着周闻彦的手指玩。

周闻彦的手指笔直、指节分明, 看起来就特别适合谈钢琴。他任由摆弄了一阵,突然反手抓住了沈冬青不安分的手,将其包裹住。

他另一只手捏着笔, 在课本上画着什么。

沈冬青停下了动作,凑过去看了一眼。乍一看,周闻彦好像是在纸上胡乱作画,但看得久了,隐约能看出一个眼睛的轮廓。

周闻彦的画工并不算好, 但就这么随手画出来的眼睛,好像在冷冷地注视着他们。

“这是什么?”沈冬青伸出手指戳了戳纸上的眼睛。

周闻彦画了最后一划, 扔下了笔:“以我的性子, 绝对不会毫无准备,肯定留下了线索。我也不知道这画有什么意义,但只要能找到这个眼睛,肯定能……”

他的话说到一半, 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向了上方。

教室地天花板上挂着六个电风扇, 因为开启了空调的缘故, 并没有使用电风扇。但在没有人触碰开关的情况下,沈冬青和周闻彦座位上方的电风扇缓缓动了起来,大概是太久没有用了, 在转动的时候发出一阵刺耳的声响。

然后电风扇越转越快,扇叶化作了一道残影,哗哗作响。

一切都多么的正常。

其他学生也只认为是电风扇抽风了,看都没多看一眼。

但越是正常,就越是异常。

周闻彦果断地拉过了沈冬青,将他从座位上拽了起来。

老师注意到了他们的举动,厉声道:“你们在做什么?现在是上课时间,不准随便走动!”

就在这时,上方的电风扇发疯一般旋转了起来,大概是设施老化承受不了重量,吊扇的连接处发出了 “咔嚓”一声,接着正在旋转着的电风扇“轰”得撞了下来,直接砸穿了桌子。

就算是落在了地上,电风扇还在不断地转动,锋利的扇叶卷起了木屑,打得人生疼。

周闻彦一个侧身,把沈冬青护在了怀里,挡住了飞过来的木屑。

“啊——”

学生们尖叫了起来,连忙逃离了那个从天而降的电风扇。

老师安抚道:“没事的,大家先下课,等下我会联系后勤来检查的,只是设施老化。如果有受伤的人赶紧去医务室。”

还好,这一个事故并未造成任何伤亡,只是学生们尖叫的声音太过于刺耳了。

过了好一会儿,学生们终于平静了下来,三三两两的离开了教室。

他们交谈着刚才发生的意外。

“太可怕了。”

“还好没有人受伤。”

“听说以前也发生过这种事情……”

周闻彦护着沈冬青站在了角落里,冷眼看着那个掉在地上的电风扇,可以看见原本他们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学生。

学生不受吵闹的打扰,低头看着书,从周闻彦站着的地方,可以看见他的半个脑袋都被削下来,露出了白花花的脑髓。

那个学生发现了周闻彦的目光,抬头看了过来,咧了咧嘴,露出了被鲜血染红的牙齿。

沈冬青突然道:“他的胸口——”

周闻彦看向了沈冬青所说的地方,可是那个学生已经消失不见了,什么也没看见,只余下破损的电风扇。

老师慢吞吞地走了过来,见两人还站在原地,还以为他们被吓到了,连忙关心道:“有没有受伤?”

要不是周闻彦及时拉着沈冬青离开位置,怕是被砸穿的不止是桌子了。

生死就差这么一瞬间。

可经历了这么一遭,两个人都很淡定,表示没有事。

老师狐疑地瞅了两个人一眼,念叨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就走了出去。

一时间,教室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周闻彦捏了捏沈冬青的手,低声问:“有事吗?”

沈冬青想了想:“有。”他停顿了一下,“我饿了。”

*

学校大食堂的饭一般,但有个小食堂的味道还可以,就是价格昂贵,一般学生都无力到这里消费。

周闻彦的身份大概是出自大富大贵之家,不差钱,带着沈冬青来了小食堂。

沈冬青叉起一块牛排尝了尝。

唔……比不上以前吃过的东西,但比昨天吃的要好不少,所以他以前到底吃过什么好吃的东西啊?

他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没想出来,还是决定先填饱肚子再说。

周闻彦倒了一杯西瓜汁推了过去:“慢慢吃。”

沈冬青根本没空回答:“唔唔——”

他都饿了一天了,好不容易找到了能吃的东西,吃都来不及了。

等到吃了八分饱,动作才慢了下来。

周闻彦问:“在教室里的时候,你看到了什么?”

沈冬青缓了一下,说:“眼睛啊,就是你画的眼睛,挂在那个学生的胸口。”

周闻彦摩挲着杯壁,若有所思:“还有吗?”

沈冬青仔细回想了一番,摇头:“没有,太远了,只看见一个眼睛。”

周闻彦像是想到了什么,仰头看了过去,只可惜这个食堂里面安装了中央空调,并没有电风扇。

沈冬青咬了一口芝士蛋糕,突然说:“这个电风扇的故事,我听室友说过哎。”

周闻彦:“嗯?”

沈冬青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一一说了,三个室友分别说了三个鬼故事,其中一个就是自习室里被电风扇砸死的学生。

说完以后他还感叹了一声:“没想到真的有鬼!”

周闻彦:“不害怕吗?”

沈冬青的脸上完全看不出害怕,反倒是有些兴奋,他压低了声音说:“鬼有什么害怕的?我总觉得,有鬼才是正常的。”

他扭头看了一眼来来往往的人群,咬着叉子说:“我觉得他们才不正常。”

周闻彦见他这副神神秘秘的模样,觉得可爱极了,笑道:“要吃冰淇淋吗?”

沈冬青脆生生地说:“要!”

吃完了冰淇淋,餐厅里面的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现在是午休时间,日头有些大,校园里面都没什么人。

沈冬青还打包了一个冰淇淋走,现在站在门口拼命舔着快融化的冰淇淋,可吃的速度还是比不上个融化的速度,忙得他连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周闻彦捏住了沈冬青的手,帮着咬了一口冰淇淋。

两个人齐心协力,终于在冰淇淋融化之前将其解决了。

沈冬青舔了舔嘴角,问:“我们现在去哪里?”

周闻彦的目光在那不安分的舌尖上徘徊了一下,沉声道:“去看看其他两个鬼故事。”

说不定能看见那个“眼睛”的真面目。

沈冬青“哦”了一声,跟着周闻彦一起去舍友故事中说的废弃教学楼走去。

期间还遇上了吴嘉。

吴嘉是和周闻彦一个班的,两个人认识,相遇的时候还停下来交谈了一下。

吴嘉笑着说:“陈老师说有份资料要给你,有空去一下他的办公室。”

周闻彦点头:“知道了。”

简短的交谈过后,吴嘉就走了,好像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两人之间也只是同学关系,再无其他。

沈冬青说:“我应该认识他。”

周闻彦颔首:“我也有这种感觉。”

但所有的一切都被隐瞒了,他们现在的身份就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就算在过往的记忆里也是如此。

所有都如此真实,没有一丝虚假。

或许不去探究一切,平平淡淡地当一个普通人,也是一种好的结局。

但……若是做出这样的选择,就不是周闻彦了。

他讨厌这种失去掌控的感觉。

沈冬青眨巴了一下眼睛,察觉到了周闻彦的情绪,问了一句:“怎么了?”

周闻彦握了握他的手:“走吧。”

*

学校有一幢废弃的教学楼。

对外的说辞是设施老化,不能再使用了,故而就此封闭。刚开始还有学生好奇,随着时间的流失,渐渐也没有人再跑到这里来了。

周闻彦踩下一丛杂草,走入了废弃教学楼里面。

外面还是艳阳高照,走得久了还会出汗,可一步入废弃教学楼,上头一暗,一股阴冷腐旧的气息立刻涌了上来。

沈冬青好奇地东张西望。

教学楼废弃了许久,里面也没有人打算,地上铺了一层灰尘,旁边的墙壁上更是遍布污渍,看起来像是按了一个个的血手印。

除此之外,也没有古怪的地方。

沈冬青说:“室友说在最里面的音乐室遇到过鬼。”

两个人往深处走去。

这座教学楼不知道多久没有迎来过新客人了,期间一片死寂,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周闻彦停了一下,握住了沈冬青的手,这才继续往里走。

待到他们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后,阴影中似乎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一个小小的身影灵活地蹿过了过去,现身了片刻,又钻到了黑暗中。

就这么一瞬间,可以看见它的真面目,那是一个未发育完全的婴孩,拖着长长的脐带,在走过的地方留下一道道血痕。

按照寸板男所说,音乐室在教学楼的最里面,他还听见了一阵音乐声。

两个人一路走了过去,别说是钢琴声了,就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沈冬青在一面特殊的墙壁面前站定:“是这个。”

这面墙出现得非常突兀,看起来风格也与其他墙不同,只砌了砖并没有粉刷,就这么粗糙的立在那里,像是在阻拦人们探寻真相。

沈冬青看着一直到天花板的墙壁,问:“那我们怎么进去?”

周闻彦走上前去。

这面墙砌得十分厚实,在没有工具的情况下不可能徒手拆墙。

就在两人思索的时候,墙壁后面突然响起了“叮”得一声,接着又响起了一阵悦耳的钢琴乐声。

在墙壁被封,没有人能进入的情况下,能弹琴的只有死在里面的学姐了。

要是别人遭遇这种情况,早就吓得调头就跑,可轮到沈冬青这里,他还想上去试试能不能拔出石砖。

正在他要动手的时候,周闻彦突然捏了一下他的手。

虽然没有语言交流,但沈冬青立刻明白了周闻彦的意思,停下了手一动不动。

周闻彦十分不走心地开始表演:“这个声音听起来怪渗人的,我们还是走吧。”

沈冬青也配合的“害怕”了起来:“嗯,快点离开这里,我好害怕。”

可能是相信了这两个人确实是害怕了,阴影处响起了得意的笑声。

只是这笑被钢琴声所掩盖,若不是仔细听,根本听不见。

周闻彦佯装转身要走,实则出手抓向了阴影处,一把拽住了趴在那里的鬼婴。

鬼婴长得有些畸形,细胳膊细腿的,头却很大,身子完全支撑不住,故而只能四肢着地趴在那里,现在落入了周闻彦的手中,根本逃脱不得。

沈冬青脸上的“害怕”消失得一干二净:“让我看看!”他凑上前去,嫌弃道,“好丑哦。”

周闻彦中肯地评价道:“是挺丑的。”

鬼婴傻了。

说好得害怕呢?

沈冬青口中嫌弃,实际上还是对这个长得古怪的鬼婴挺稀罕的,他接了过来捏着鬼婴的一只脚,提在了半空中,还晃了晃。

鬼婴龇牙咧嘴,口中发出古怪的声响,想要吓唬这个不知好歹的人。

只是想要吓到这两位,难度有点大。

沈冬青奇道:“它还在和我笑,好好玩哦。”

鬼婴的动作僵住了。

谁和你笑?我这是在吓唬你,懂不懂啊?!

沈冬青逗鬼婴玩:“会不会说话?说一个看看。”他回头对周闻彦说,“要不是太丑了,还真想养个宠物。”

到时候别人遛狗撸猫的,他可以带个鬼婴,一下子就碾压了所有宠物。

鬼婴:……我从没受过这委屈。

它干脆闭上眼睛,委屈地缩成了一团。

可能是孩子被人抓住了,里面的学姐也没心情谈钢琴了,音乐声随之停了下来。

沈冬青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鬼婴,冲着墙壁说:“我有人质不、鬼质,快点把门打开投降!”

里面响起了几声重重的钢琴音,像是有人愤怒拍打了一下钢琴。

可墙壁还是纹丝不动。

沈冬青的目光挪到了鬼婴身上。

鬼婴察觉到了一丝不好的气息,没忍住睁开了眼睛。

沈冬青的嘴角翘起,脸颊浮现了一个酒窝,看起来又乖又天真,可说出的话却是与他的气质截然相反。

“带我们进去。”他笑眯眯地说,“不然就把你原地超度了。”

鬼婴:嘤嘤嘤。

生前就这么倒霉了,怎么死后还是这么倒霉。

它不做人了哦不……它不做鬼啦!

沈冬青晃了晃小鬼婴:“嗯?”

鬼婴最终还是屈服了。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79章 实验体异常 下一章:第81章 自觉点
热门: 镜浦杀人事件 劲敌 伊甸园的诅咒 影帝和豪门恶少官宣了! 腐蚀 用美食征服游戏世界 开封府宿舍日常 别后重逢[重生] 蒸发 穿成万人迷受的白月光[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