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自觉点

上一章:第80章 眼睛 下一章:第82章 圈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冬青放下了鬼婴。

鬼婴性格狡诈, 一落地就要反悔逃跑,可刚跑出去两步, 就感觉腹部一紧, 它低头一看,脐带被人踩在了脚下。

沈冬青:“去哪啊?”

鬼婴打了个颤,露出了一个讨好的笑容, 表示不敢逃跑。

沈冬青捡起了脐带拎在了手中,就跟牵狗绳一样,晃了晃,催促道:“带路。”

在逃跑无望的情况下,鬼婴只能老老实实的带路。

它带着两个人在教学楼里面左拐右拐, 不知过了多久,才在一扇门前停了下来。

沈冬青打开了门。

这是一个废弃的教室, 桌上还拉着几个塑料包装袋, 散发着臭味。

沈冬青伸手挥开灰尘,看向了鬼婴。

鬼婴伸出细细的手指指了指,示意让他推开窗户。

周闻彦上前一步,推开了生锈的窗户, 外面新鲜空气进来,稍稍冲淡了里面的腐臭味道。他朝着左右看了一眼, 说:“下面就是音乐教室。”

从这个角度可以看见下面的教室里面陈列着一架钢琴, 音乐声也从中传出。

周闻彦:“我先过去。”

他一脚踩上了窗台,下面的教室外有个小阳台,找到了落脚处后, 沿着外墙缝隙慢慢爬了下去,最后轻轻一跃就落在了阳台上。

沈冬青牵着鬼婴探出了头。

周闻彦朝着他伸出了手:“过来。”

沈冬青松开了手,重获自由的鬼婴跟老鼠一样,直接沿着外墙蹿入了隔壁音乐室里面,瞬间就不见了身影。

音乐室在三楼,沈冬青站的地方是四楼,他冲着周闻彦笑了笑,懒得爬墙,直接松开了手跳了下去。

周闻彦抱了个满怀,还因为冲力退后了两步,背部抵上了墙壁:“太危险了。”

沈冬青笑嘻嘻地说:“不是有你在吗?你肯定接得住我的。”

周闻彦无奈道:“下次不准了。”

沈冬青满口答应:“好、好。”

周闻彦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看向了阳台和教室的连接处。

大概是没想到会有人用爬墙的方式进来,学校方面只在门口砌了一面墙,阳台这里用了木条把门给封死了。

木条横七竖八地钉在了门和窗户上,只露出一些缝隙,可以看见音乐室中黑沉沉的一片,像极了恐怖片。

沈冬青动手掰了一下木条。

经过这些年风吹雨打的,木条被一掰就断了,暗红色的钉子落在地上弹跳了数下,发出清脆的声响。

音乐室中的学姐像是被惊动了,发出了一连串毫无疑义的声音,听起来极为刺耳。

沈冬青扔下了木条,冲里面的人商量道:“能不能谈好听点的?”他绞尽脑汁地回想知道的乐曲名字,“小星星会吗?欢乐颂会吗?”

学姐沉默了。

沈冬青一边搞破坏一边说:“什么都不会你跑到钢琴室里面做什么?太不专业了!你说你都死了这么久了,就不能花点时间琢磨琢磨怎么把钢琴谈好吗?”

最后一根木条落下,沈冬青推开了门。

音乐室里面的大多东西都搬走了,空荡荡的,只留下了一架钢琴。

钢琴前坐着一个人,看背影应该是个女生,她低垂着头,身穿一袭白裙,肩膀上还趴着一个小小的鬼婴。

鬼婴有了靠山,就忘记了刚才的恐惧,冲着两个人呲牙咧嘴。

沈冬青:“它又对我笑,是不是想当我的宠物啊。”

鬼婴:……滚啊!

它愤怒地张开了口,露出了细密的牙齿,威胁的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像是在说,我妈在这里别想欺负我,妈——

它妈僵硬地站了起来,动作间碰撞到了钢琴,发出了叮当声响。女生转过身,长长的黑发批了下来,遮住了苍白的脸。

吱嘎——

不知道是从哪里传来的声音。

周闻彦把沈冬青拉入了怀中,刚刚离开原地,就听见“轰”得一声,吊扇从天而降,直接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浅浅的坑。

沈冬青:“……又来?”

一个半透明的身影在吊扇上浮现,他手中拿着一本书,半边脑袋都消失不见了,脑浆和血迹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两个鬼故事里面的主角都出现了。

被吊扇砸死的男生和因情自杀的学姐,他们阴恻恻地看着两个活人。

沈冬青和周闻彦对视了一眼。

两人没有过多的交流,但心有灵犀,一人负责解决一个。

沈冬青卷起袖子冲向了吊扇男。

吊扇男恐怕是这辈子都见过遇到鬼不跑反而往前冲的人,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等他反应过来也已经晚了,他的能力是用电风扇砸死人,可这个音乐室只有一个吊扇,还已经使用完毕了,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被人按在地上打。

沈冬青一拳下去,嘀咕道:“再也不想吃豆腐脑了。”

吊扇男被揍得眼冒金星。

等等……

是不是哪里不太对?

那边周闻彦也解决了学姐。

学姐和她尚未出世就暴毙的孩子瑟瑟发抖地抱在了一起,孤儿寡母,好不可怜。

只是周闻彦毫无怜悯之心,从学姐怀里抢走了鬼婴扔到了一边,再将手伸向了学姐的胸前。

学姐一脸惊恐,抱着肩膀不停地后退,只不过音乐室并不大,她退了几步后就退无可退,只能缩在墙角。

鬼婴受到母亲的感染,嘤嘤哭了起来。

周闻彦的动作都没停一下,强硬地拉开了学姐的手臂,撕下了她胸前的一个标志。

“啊——”

失去标志后,学姐面露痛苦之色,接着就和鬼婴一起消失在了原地。

“A1?”周闻彦拿着标志,念出了上面的字母。

沈冬青也扒拉下了吊扇男身上的东西,举起了手:“我这里也有!”

他手上的是A2。

标志的正面是字母与数字,反面是一个图案,看起来并不完整。

周闻彦接过沈冬青手中的那个,将两个标志拼在了一起。

沈冬青指着凹凸不平的边缘说:“还少一块。”

周闻彦收起了标志:“去篮球馆。”

鬼故事的最后一个就是发生在篮球馆。

*

离开废弃教学楼的时候已经下午了,这个时间段篮球馆还很热闹。

男生们在球场里面打着球,里面全是“啪啪啪”的声音,女生们则是坐在下面围观,间或发出叫好声。

沈冬青和周闻彦刚走入篮球馆,还没看清里面是什么情况,就见一个篮球迎面砸了过来,来势汹汹,根本来不及躲。

旁边的人都发出了惊呼声。

就在这时,周闻彦伸手一揽,直接把篮球收入了手中,捏着篮球看向了飞过来的地方。

那里站着一个英姿飒爽的女生,她冲着周闻彦笑了笑,脆生生地说:“不好意思啦!”

周闻彦垂眸看了一眼手中的球,抬手直接投了过去。

那女生正要去接,可没想到篮球直接从她的头顶飞过,不偏不倚,直接落在了球框里面。

“好——”

旁边传来了喝彩声和鼓掌声。

沈冬青也鼓掌:“好厉害。”

周闻彦摸了摸他的脑袋:“只是我的体质比一般人要强。”他停顿了一下,“我们肯定忘记了以前经历过的事。”

沈冬青倒不是很在意,抓住了周闻彦的手,认真地说:“没忘记你就好了。”

周闻彦一怔,接着笑道:“也是。”

因为篮球馆的占地面积很大,现在人又多,两个人也不急,在里面慢慢逛着。

经过了最热闹的区域后,里面渐渐的人就少了,只是几乎把整个篮球馆都找过来了,也没有发现鬼故事的存在。

沈冬青打了个哈欠,瞥到旁边厕所的标志:“我去上个厕所。”

周闻彦在外面等着,站了一会儿,突然一个篮球从远处咕噜咕噜地滚了过来,正好滚到了他的脚边。

周闻彦伸脚抵住,让篮球不再滚动,接着一个女生跑了过来。

女生走了过来:“真不好意思……”一边说,她一边露出了惊讶的神情,“是你啊。”

周闻彦瞥了她一眼,没有多说什么。

但显然冷淡不能将女生击退,她抱起了篮球,十分自来熟地攀谈了起来:“真巧啊,不知道你是哪个系的呀?”

周闻彦直截了当地拒绝:“我有男朋友。”

女生的相貌上佳,身穿篮球服更是英气十足,放在外面也是个女生了,她听了如此粗暴的拒绝也不生气,反而笑着说:“只是交个朋友嘛,你怕你男朋友生气?没有关系的吧,一般男生会这么小气吗?”

周闻彦:“会。”

女生略带惊讶地说:“男生也会这小气呀,那真是少见了,放心,我们只是做朋友,难道连交什么朋友都要管你吗?这样不会会不会太不自由了呀。”

周闻彦:“我就喜欢他管我。”

女生已经拿不出后招了,委屈地说:“我真的很喜欢你呀,我不和你男朋友抢,我们一人一半好不好?我会分得很均匀的。”

周闻彦听到她这么说,才正眼看了过去。

那个女生怀里抱着的哪里是篮球?分明是一个男生的人头,他的眼睛大睁,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女生还在撒娇:“好不好嘛——”

周闻彦还没回答,沈冬青就从厕所里面出来了,他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疑惑地看着堵在厕所门口的女生。

“你也要上厕所吗?”他说着,让开了通向男厕所的通道。

女生的笑容难以保持:……

认真点,我是来和你抢男人的好不好?

沈冬青一点也没有危机感,直接绕过了女生:“走吧,我们……”

女生冷不丁地开口:“我要你的男朋友。”

沈冬青站住了。

女生继续说:“我们可以一人一半,如果你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多一点……”

沈冬青转过了身,嘴角还带着点笑意。

女生还以为有戏,摸了摸怀中的头颅,问:“好不好?”

沈冬青有些佩服这个女生。

她竟然还敢问“好不好”,真是遇到的鬼里面最大胆的一个人,别的鬼只想要索命,这个更强,还想要抢人。

当然,最后这位大胆的女生哦不女鬼,走得非常不安详。

发出的惨叫声足以让鬼都瑟瑟发抖。

沈冬青拿下了她胸前的标志,递给了周闻彦。

周闻彦将三个标志拼在了一起,最后形成了一个图案。

图案只有黑白二色,周围环绕着复杂的花纹,中间则是一只睁开的眼睛,眼睛中心的瞳孔很黑,仿佛能吸入人的神志,使人迷失。

沈冬青晃了晃脑袋,解开了眼睛的影响:“这是什么?”

周闻彦摩挲了一下标志的边缘,只见上面缓缓浮现了一行字——生命科学研究公司。

“生命科学研究公司?”

这几个词一出口,两个人的眼中都闪过了一丝茫然,好像是什么被解开了一般,瞬间又清明了起来。

“我想起来了!”沈冬青说,“我们现在不是在一个游戏副本里面吗?”

周闻彦点头。

是了,在进入游戏之前他们就想到这种失去记忆的情况,就使用了一个小道具,设立了安全词,只要提起这个安全词,就会记起所有的事情。

为了方便提醒,周闻彦从副本信物中提取了安全词,那就是“生命科学”,等到了副本中,肯定能看到这几个词。

只是没想到,进入副本后,是一个完全与“生命科学研究”没有关系的环境。

要不是周闻彦察觉到了不对劲,怕是都要被这个看似安全的世界给同化了,最后忘记一切,成为副本中的人物。

周闻彦低声猜测道:“A1、A2、A3,这个编号,难道这些鬼都是被蓄养的?”

沈冬青捏着标志:“被蓄养的?这也太弱了。”

这一路过来也太安全了,出现的鬼怪都是不痛不痒的炮灰,根本不像是S级副本。

沈冬青有些失望:“就这样啊。”

周闻彦说:“应该没这么简单,先把所有的玩家唤醒再说。”

一般级别的副本都是只发生在小场景里面,一般玩家的活动范围也会被局限在其中,方便玩家获得线索,也方便鬼怪进行屠杀。

可这个游戏场,足足有一座城市这么大,就凭两个人不知道要找到猴年马月去,所有周闻彦才需要其他玩家的帮助。

沈冬青歪着头:“可是,这个游戏场这么大,也不知道其他玩家在哪里。”

目前还只撞上了一个吴嘉。

他们设定的安全词需要让玩家们听到,才能记起以前的事情,一个个地找到人不太可能。

就在这时,篮球馆的响起了一阵广播声。

“篮球馆下午7点供篮球队使用,请同学们……”

沈冬青眼睛一亮:“我们去广播室!”

来个全校广播,先把学校里面的玩家给找到!

*

沈冬青是说干就干,立马拉着周闻彦朝着广播室跑了过去。

广播室不是人人都能用的,过了广播时间后,门就锁了起来。

沈冬青没有钥匙,还是使用了老办法。

办法是好用,只是每开一扇门,就会有一扇无辜的门因此报废。

沈冬青捏着被拧下来的门把手,悄悄地扔到了一边,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伸手把门推了开来。

广播室里面空无一人。

沈冬青坐上去研究了一下,在周闻彦的指点后,终于明白该怎么用了。

于是在下午时分,学校里面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一个声音。

“喂喂……能听得到吗?”

说完后,他压低了声音,自语道:“说能听得到我也听不到呀!”

只是这压低的声音,通过麦克风和广播,使得所有人都听见了。

旁边传来一个沉稳些的声音:“我来。”

“哦哦。”一开头的清亮嗓音手忙脚乱地让开了,期间不知道碰倒了什么东西,发出了一连串嘈杂的动静。

旁边的人忍不住笑了,接过了麦,试调了一下。

“所有听到广播的同学们。”他停顿了一下,发表了一番演讲,看似内容与副本无关,实际上将“生命科学”融合在了其中,只要玩家一听到就会马上反应过来。

*

同一时间,和室友们讨论着晚上去哪里潇洒的吴嘉动作一顿。

室友:“怎么了?晚上去KTV?”

吴嘉的眼神一变:“不了,我还有事,下次再约。”

室友:“能有什么事啊?”

吴嘉:“很重要的事。”

另一边,在教室里面上课的短发女猛地站了起来,引起了老师的注意。

老师不满地说:“现在是上课时间,有什么事下课再说。”

短发女丝毫不理会老师,直径走了出去。

……

在学校里,一个又一个的玩家赶向了广播室。

吴嘉来得最早,冲落后一步的短发女打了个招呼:“嗨——”

短发女点了点头,开始清点人数。

他们“夜魔”最喜欢带没过过多少副本的新玩家当炮灰,进S级副本也不例外,她足足带了六个人,在玩家中比例过半。

可现在一个都没有来到广播室门口,只有短发女一个光杆司令。

就在这时,两个女生匆匆赶了过来,其中一个还身受重伤,奄奄一息。

“怎么回事?”短发女的脸沉了下来。

一个带着眼镜的女生眼睛红红的,惊慌道:“他、他们都疯了。”

被她搀扶着的女生因流血过多而面色苍白,无力地趴在了她的身上,一个字都说不出。

短发女厉声道:“说清楚。”

眼镜女缓了一下,好不容易才将来龙去脉说清楚。

在听见“生命科学”这几个字的时候,他们这些玩家都清醒了过来,正要往广播室这里赶过来。

可有几个玩家不愿意清醒过来,宁愿在副本里面当普通人,也不想去面对鬼怪。有个玩家上去劝他们,反倒被他们给杀了。

可能是已经动手了,那些人抱着把玩家们都杀了就能恢复正常生活的想法,朝着其他玩家动手了。

而那些看似正常的老师同学,一个阻拦的都没有,像是没看见面前发生的凶杀案,自顾自地上着课。

这两个女生还是因为跑得快,才跑了出来。

眼镜女抽抽涕涕:“他们都疯了。”

没用的东西!

短发女在心中骂道,她本来想着带新玩家来探路,没想到新玩家的意志这么不坚定,直接就被游戏同化了。

现在只剩下两个……不,只剩下一个了。

短发女:“把人放下。”

眼镜女呆了一下:“啊?”

短发女不耐烦地说:“已经死了。”

那个女生已经失去了呼吸。

在S级副本里面,她没有因为鬼怪失去性命,而是死在了同伴的手中。

这下出现在广播室门口的只有三个人,短发女带来的新玩家只有一个活下来,其他都没了。不知道除了他们这两批人,还有没有其他玩家进入副本,反正接下来是一个人都没过来。

沈冬青从广播室探出了头:“就这么几个人啊。”

吴嘉摊手:“是啊,凑合着用吧。”

估摸着进入S级副本的玩家总共有两位数,现在站在这里的只有这么几个,一下子就刷下去大部分的人,还是在没有任何危险的情况下。

沈冬青走了出来:“我们先去找这个生命科学研究公司吧。”

短发女的第一反应就是掏出手机查询。

只是把这行字输入搜索框,只得到一些垃圾信息,翻了好几页也没有关于这个公司的信息。

“没有,应该是被屏蔽了。”短发女拿着手机屏幕在众人面前晃了一圈。

周闻彦双手抱肩:“游戏场的范围肯定只是在这座城市,我们分头去找。”

短发女盯着周闻彦:“怎么分组?”

本来她带着手下,人数占据优势,可现在人都死光了,那么就是周闻彦这边优势了,她担心他们找到了线索不分享。

周闻彦的手搭在了沈冬青的肩膀上:“我们一组。”

吴嘉指了指自己:“那我呢?”

周闻彦掀起眼皮,淡淡地说:“自觉点。”

吴嘉懂了,如果他和周闻彦、沈冬青一起的话,肯定会让短发女产生怀疑,还不如让他和短发女一起,保证两边能够合作。

他挪动脚步来到了短发女的身边,伸出了手:“合作愉快。”

短发女也接受了这个安排。

吴嘉给了周闻彦一个眼神,表示还是老大深思熟虑。

只可惜两人的思维不在一个频道上,周闻彦根本没接收到吴嘉的意思。

如果接收到了,周闻彦只会说你想多了,他只是不想有个电灯泡打扰到他们谈恋爱而已,就这么简单。

待一行人离开了学校后,天空突地阴了下来,上面乌云密布,形成了一个漩涡,看起来就像是一只眼睛。

【警告、警告,实验体0431、0432、0441、0443、0447发生异常,活跃程度69%】

【触发A级警报】

【请立即清除不稳定因素】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80章 眼睛 下一章:第82章 圈养
热门: 死神的精确度 死亡通知单之离别曲·大结局 虫图腾5:机密虫重 异位 葬礼之后 虫图腾4:险境虫重 御手洗洁的舞蹈 大佬居然开了个萌新小号! 东京空港杀人事件 ABO白夜做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