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实验室

上一章:第83章 小白鼠 下一章:第85章 S-1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管这个世界到底怎么样, 一日三餐还是不能断的。

临近深夜,唯有夜宵摊依旧热闹。

老板挺着个大肚子, 拿着一大把羊肉串在炭火上烤着, 每一次翻转都能带起一阵烟雾,羊肉香夹杂着烟火,满满的都是人间味道。

沈冬青拿起一串羊肉串, 羊肉肥瘦相间,不柴不腻,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羊肉特有的腥味,让人吃了以后忍不住叹息。

“好好吃!”

这是酒店大厨所比不了的街边小吃。

沈冬青扔下一支竹签,又倒了满满一杯子的啤酒, 冰冰凉的灌下去,直教人通体舒爽。

到了这个时候, 也没有人愁眉苦脸, 都畅快地喝着啤酒吃着烤串。

只有眼镜女一个沉默地坐在桌角,她到底是个普通人,在经历了三番两次惊吓后,完全不能平静地吃吃喝喝。

她低垂着头, 也没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等吃完了夜宵已经是临近十二点了,学校寝室早就熄灯关门了, 只能在外面的小宾馆凑合一夜。

学校附近其他没有, 各式各样的小宾馆还是挺多的,一行人随便挑了一家宾馆走了进去。

前台小姑娘听见有门被推开,一抬头, 看见三男二女走了进来。

还好前台小姑娘见多识广,也就在心中感叹了一句这阵容配置也太奇怪了,就笑着说:“要几间房?”

吴嘉在队友的身上徘徊了一圈:“三间。”

沈冬青和周闻彦必定要住一起的,剩下眼镜女被吓得够呛,短发女和她住一个房间方便照顾,只有他孤家寡人,真是惨啊。

不过眼镜女好像没领会到吴嘉的好心,站出来说:“我自己一个人一间。”

短发女抬眸瞥了眼镜女一眼,也没说什么。

前台小姑娘麻溜地办好了入住手续,拿出了四张房卡放在了桌上,甜甜地说:“入住愉快!”

*

小宾馆总共3层,是自建房改装而成的,年代久远、设施陈旧,墙壁上都沾着不明的黄色污渍。

顺着狭窄的楼梯上去,一路还能听见情侣情不自禁的声音。

打开房门进去,里面摆设简单,小小的一张床,还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

沈冬青都累了一天了,也不挑剔,鞋子一踢就直接往床上一瘫。还是周闻彦把人拉起来,帮他脱衣服洗脸的,折腾了好一会儿才躺下。

单人床狭窄,两个成年男人躺在上面,几乎是贴在了一起,还好空调开着也不嫌热。

沈冬青转过了身,靠在了周闻彦的胸膛上蹭了蹭,打了个哈欠。

周闻彦拍了拍他的背,说:“睡吧。”

沈冬青沉沉睡去。

晚上并没有发生什么灵异事件,他睡得很香,直到日上三竿才起来。

周闻彦早就醒了,坐在床边,还在看着之前获得的标志。

沈冬青掀开被子坐了起来,手臂搭在了周闻彦的肩膀上,凑了过去:“在想什么?”

周闻彦难得眉头紧锁:“没有头绪。”

沈冬青的脸颊贴了过去,安慰道:“没关系,慢慢来。”

周闻彦“嗯”了一声,直接把沈冬青抱了个满怀,抱了一阵后,他才恢复正常。

两个人洗漱完毕后下了楼,吴嘉和短发女早就在大厅里面等着了。

短发女的脸色不太好看:“眼镜不见了。”

眼镜女昨天晚上并没有和短发女住在同一间,结果早上起来短发女过去找她,房间里面却一个人都没有。

吴嘉猜测:“是不是遭遇了鬼怪?”

短发女说:“按照昨天晚上的遭遇来说,这个世界的鬼怪都很低级,就算是眼镜女也能够坚持到发出求救声,除非……”

吴嘉接上了她的话:“灵异升级了。”

如果灵异事件会升级,那还比较符合S级副本的能力。

这时候前台小姑娘插嘴道:“你们是说昨天晚上和你们一起来的小妹妹吗?”

短发女:“对,带眼镜的那个。”

前台小姑娘说:“她啊,一早就退房走了,说赶着去上课,你们不早问。”

“不可能!”短发女脱口而出。

在知道了自己是玩家后,怎么还可能会回去上课?

前台小姑娘:“什么可能不可能的?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短发女勉强道:“好的,谢谢。”

吴嘉说:“我觉得可以先去找人。”

眼镜女的行为太古怪了,说不定会有什么发现。

*

一行人走出了宾馆。

本来还以为要费上一番力气才能找到眼镜女,没想到走出去没多久,就在一家饰品店里看见了眼镜女的身影。

她和一群同学一起,在饰品店里说说笑笑的,完全看不出昨天晚上还被鬼怪吓得哆哆嗦嗦的样子。

吴嘉说:“看起来不太对劲。”

短发女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直接走向了眼镜女,强硬地把她从人群里面拉了出来。

眼镜女的反应激烈,像是根本不认识短发女一样,惊呼道:“你做什么!”

她的同学也涌了过来,将短发女团团围住。

短发女咬牙:“你怎么回事?”

眼镜女的眼神闪烁了一下:“什么?明明是你莫名其妙地拉住我,为什么还要问我怎么回事?”

短发女手上用力:“你在装什么?”

眼镜女痛呼:“好痛,放开我!”

她的同学喊道:“再不放手我们报警了!”

短发女为了不节外生枝,只能放开了手。

眼镜女揉了揉手腕:“我根本不认识你,我们走吧。”

她的同学瞪了一眼短发女,跟着眼镜女走了。

在离开饰品店之前,眼镜女突然转过了身,冲着沈冬青无声地说:“谢谢。”

谢谢你昨天晚上曾经救过我,但是我真的坚持不下去了。

眼镜女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人群中。

短发女爆了一句粗口:“这到底怎么回事。”

谜题没解开,队友倒是一个一个没得飞快。

沈冬青说:“她放弃了。”

短发女看了过去。

沈冬青耸了耸肩:“不想再和游戏玩了呗。”

眼镜女到底是新玩家,面对死亡,她宁愿主动融入这个游戏副本,成为其中的一员,至少这样不用再收到鬼怪的威胁。

周闻彦沉默片刻,说:“这里的所有人都是玩家。”

难怪在此之前没有人能够离开S级副本,原来是这样。

这些玩家们坚持着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副本,为得就是回到原来的世界,可现在在这里,只需要放弃,就能获得普通的生活。

就算这“普通”是假的。

放弃是最简单的。

心志不坚者,最容易被诱惑。

短发女也陷入了沉思。

换位思考,一边是面目可憎的鬼怪,一边是安全平凡的生活,在这样的对比下,她能坚持多久?

吴嘉也想明白了这个S级副本的可怕之处。

在这个世界里面没有随处可见的可怖鬼怪,只是慢慢地消磨着玩家的斗志,让他们心甘情愿地成为试验品。

吴嘉感叹道:“太可怕了。”

经历过之前那些惊悚恐怖的世界,突然来到了这么一个环境,谁能扛得住?

短发女摇了摇头,将所有的情绪都压了下去,冷声道:“我们现在应该想怎么破题。”

周闻彦把玩着那些标志:“肯定有出口离开这里。”

短发女的目光落在了周闻彦的手间:“难道这些标志是开门的钥匙?”

周闻彦摇头。

之前他和沈冬青去城市外围的时候,也带着这些标志,但照样没能出去。

这些标志或许有用,但不一定是钥匙。

周闻彦:“再回学校看看。”

昨天晚上他们并没有在陈老师的办公室里找到线索,白天说不定能遇到陈老师。

*

一行人回到了学校,路上撞上了几个眼熟的面孔。

那些曾经的玩家什么都不记得了,看起来就像是副本里土生土长的NPC。

吴嘉感叹:“或许这也是一个好的结局。”

总比死在鬼怪的手上好多了。

他们再次来到了教学楼,昨天晚上被暴力拆开的门还颤巍巍地开在那里,看起来陈老师并没有并没有回来过。

吴嘉拦住了一个老师问了一下:“请问陈老师去哪里了?他让我来拿一份资料。”

被拦住的老师有些茫然:“陈老师?哪个陈老师?”

吴嘉指了指半开的办公室,说:“就这个办公室的。”

老师恍然大悟:“哦……你记错了吧,这个办公室沈老师的,我们院没有姓陈的老师。”

吴嘉道了声谢,回头掏出手机查了一下,果然院系的老师里面并没有姓陈的老师。

可是他分明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原本摆在里面的骷髅标本消失了,桌面上摆放着的教案上签着“沈老师”的名字。

要不是昨天晚上他们确确实实来过这个办公室,并且拿到了一张名片,都会怀疑是不是根本不存在陈老师这个人了。

吴嘉:“线索断了。”

陈老师这个人完全消失了,一点踪迹都没有留下。

在线索断了的情况下,他们只能另想办法。

四个人暂时也没有办法,只能想着去学校里面转一圈,分头行事,以遍地撒网的方式看看能不能有线索。不过线索没找到,倒是网到了不少鬼怪。

那些鬼怪完全无视了旁边的那些学生,就只奔着玩家们来。

一波又一波,连个喘息的机会都没有。

吴嘉手中的符咒都快用完了,短发女也是十分狼狈,也就周闻彦和沈冬青两个人优哉游哉,看起来完全不像是被鬼怪围堵过一样。

短发女问:“你们没遇到鬼怪吗?”

沈冬青:“遇到了啊。”他一脸嫌弃,“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短发女:……

人和人真的不能比。

等到心态平和下来后,短发女说:“我们没找到多少有用的线索。”

连应付鬼怪都来不及了,怎么还可能有时间去找线索?

吴嘉:“我也是。”

鬼怪实在是太多了,刚开始他们还会捡鬼怪掉落的标志,可到了后面,连逃命都来不及了,根本来不及去收拾战利品。

吴嘉擦了擦脸上的冷汗,苦笑道:“要是再这么来,我怕是也顶不住。”

只有沈冬青和周闻彦感觉还好。

可能是刚刚来了一批鬼怪,现在有个空档期,玩家们有短暂的时间来交流情报。

短发女说:“我刚刚遇到了一个玩家。”

那个玩家已经完全蜕变成了副本里的生物,根本不认识短发女。

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玩家是在之前分明已经死了,现在却又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这里。

短发女停顿了一下:“我试过了,是人,不是鬼。”

玩家死而复生了。

不过这种情况在副本中不少见,也勉强算得上是一个线索。

吴嘉说:“我看见了学校的校徽。”

他拿出了手机,打开了相册。

手机屏幕上显现了一个画面,那是一个圆形的校徽,四周是诡异的花纹,簇拥着中间的一只眼睛,眼瞳浓稠如墨,像是在注视着屏幕外的人。

短发女猜测:“难道这是生命科学研究公司开办的学校?”

他们在那边讨论,沈冬青坐在边上愁眉苦脸。

周闻彦注意到了,问:“怎么了?”

沈冬青捏着卡片,说:“道具没用了。”

天气挺热的,他本来想吃个冰淇淋,可怎么也没有反应。

周闻彦接过卡片,果然毫无反应。

吴嘉说:“不会啊,我们的符咒都有用……”

周闻彦没有抬头:“不一样。”

冰淇淋卡和厨房卡的功能类似于穿越空间获取其他世界的东西,和那些符咒不属于同一种道具。

周闻彦模模糊糊地抓到了什么,他也不着急,先塞给沈冬青一张纸币:“去买奶茶喝。”

沈冬青拿着钱跑去买奶茶了。

别人都在想着怎么解开题目,他倒好,一脸没心没肺的,买完奶茶还认真地和珍珠嚼劲。

喝到一半,沈冬青面前突然洒下了一片阴影,他抬头一看,发现是两个小姑娘站在了他那里。

两个小姑娘穿着颇为清凉,吊带热裤,脸上带着甜美的笑容:“加个微信吧?”

沈冬青第一次被搭讪,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反应,呆呆地眨了眨眼睛,惹得两个姑娘捂着嘴笑了起来。

要让沈冬青直面鬼怪,他一个人打一群不在话下,可现在面对这两个小姑娘反倒是手足无措了,只能求助周闻彦。

周闻彦长手一揽,搭上了沈冬青的肩膀,拒绝了她们的要求:“没有微信。”

两个小姑娘像是看懂了什么,相视一笑,说了一声“打扰了”,转身就要走。

沈冬青突然“哎”了一声。

周闻彦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发现两个姑娘的肩胛骨处都贴着一个文身,文身只有巴掌大小,是一串数字。

分别是“0321”和“0343”,看起来还有些别致。

吴嘉心领神会,连忙出言叫住了她们,问:“你们身上的文身还挺别致的,在哪里文的?我也想去整一个。”

两个小姑娘笑嘻嘻地说:“你的搭讪套路也太老套了,我们哪里有什么文身呀?”

吴嘉的目光掠过两个人的肩头:“就是你们肩膀上的。”

小姑娘扭头一看:“这个啊,这是我们城里的标志,每个人都有的,你们肯定也有。”

另一个小姑娘附和道:“对啊,没有标志可是要被赶出去的。”

说完后,两个小姑娘就走了。

标志,又是标志。

鬼怪有标志,这座城里的居民也有标志。

周闻彦说:“鬼怪和玩家都是试验品,鬼怪有标志,玩家也肯定有。”

而最重要的一点是,一旦鬼怪失去了标志就会消失,那么玩家失去标志呢?

短发女一针见血:“也有可能是死亡。”

有两种可能,一是鬼怪失去标志后离开这个“试验场”,二是鬼怪死亡后才掉落这个标志。

万一是后者呢?

周闻彦:“试一试就知道了。”

无视了前台服务生异样的眼光,四个人就只开了一个房间。

吴嘉捏着房卡,“滴”一声后,房门打开。

四个人进去后将房间挤得满满当当的。

短发女对周闻彦的提议表示反对,反对的理由是:“风险太大了,谁知道失去了标志后会不会被直接抹杀。”

周闻彦坐上了沙发,抬脚搭上了另一条腿,漫不经心地说:“我试我的,你随意。”

短发女的话被堵在了口中。

风险全别人抗了,她也不能再说什么。

周闻彦抬手:“劳烦回避一下。”

短发女愣了一下:“啊?”

吴嘉早就识相地转过身去。

短发女这才明白了过来,一模一样地转过了身。

周闻彦干脆利落地解开了衬衫纽扣,可以看见肩胛骨上横着一行字数。

0431。

沈冬青伸手摸了摸,那字数并不是文在上面的,而是好像某种文身贴,贴在了上面。

周闻彦毫不迟疑,直接撕下了那个文身贴。

这文身贴虽然是贴上去的,却是融入了血肉之中,撕下来的时候就如同活生生地扯下了一块皮肉。

一点汗珠从周闻彦的额头滑落。

他不再磨蹭,干脆直接扯了下来。

撕拉——

“0431”落在了地上,沙发上的周闻彦消失不见了。

沈冬青瞪大了眼睛。

这么大一个人,就这、这么不见了?!

吴嘉听到动静,赶紧转过身来,也傻了:“老大人呢?”

沈冬青:“我去找他。”

他说干就干,依样画葫芦,撕下了身上的标签。

*

在一片白光中,想起了一阵交谈声。

他们声音像是隔了一层屏障,模模糊糊的。

“我从没见过这样的能力。”

“改变研究对象。”

“将‘0432’转移实验室。”

一个素白冷淡的房间里面,不断地响着“滴滴”的声音,从半透明的窗户往里面看,会发现里面放着一个一个的营养舱,一眼望去看不见边。

每一个营养舱中躺着一个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都闭着眼睛,像是在甜蜜的梦乡中,十分的安详。

咔嚓——

在经过一系列的验证手续后,身穿白大褂带着面罩的人走了进来,挑选出其中一个营养舱,按下了按钮。

“滴”得一声过后,营养舱打开,天花板的各自中伸出了机械臂,将一个女人从中拖出了出来。

大概是太久没照射到太阳了,女人面白如纸,四肢都萎缩了,轻易地被机械臂拎在了手中。

对此女人毫无知觉,还沉寂在虚假的梦境中。

白大褂们来去匆匆,就只带走了一个试验品。

实验室再次陷入了平静,只有天花板上的摄像头在不断地旋转,敬忠职守地监视着这一批试验品。

一切正常。

摄像头上的红光闪烁了一下,但它不知道的是,一缕黑雾悄悄蔓延了上来,遮挡住了摄像头,掩饰了所有的不正常。

砰——

其中一个营养舱中发出了一声闷响,接着整个盖子都被掀开,周闻彦从中坐了起来,抹去了脸上淡绿色的营养液,环视周围。

他从营养舱中站了起来,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找沈冬青。

只是整个实验室看了过来,还是没有找到沈冬青的身影。

人不在这里。

周闻彦只能退而求其次,先把吴嘉和短发女的营养舱打开,把这两个人给救了出来。

吴嘉表示:多谢老大还记得我。

短发女出了营养舱,低头看向了旁边的那个,里面躺着的正是眼镜女,她面带着微笑,看起来十分喜欢现在的生活。

短发女犹豫了一下,直接按下了按钮,把眼镜女的营养舱给打开了。

“醒醒——”

眼镜女毫无反应。

短发女试了两次无果,只好放弃,盖回了营养舱。

“原来之前的世界是假的。”短发女喃喃道。

在抵抗不住鬼怪的时候,她也曾想着放弃,没想到一切都是虚假的。

如果那些玩家知道这个真相,还会做出同一个选择吗?

或许是会的。

短发女问:“我们现在……”

话还没说完,周闻彦就打开大门走了出去。

吴嘉耸了耸肩:“先把老大的人找到。”

实验室外面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十分的现代化,每隔几步就有一个摄像头,360°无死角环绕。

周闻彦一出现在了摄像头的视角中,它们就开始冒红光。

【警告、警——】

声音戛然而止。

周闻彦的指尖缠绕上了一缕黑雾,直接将摄像头给拧了下来。

走廊上挂着的摄像头就像是下雨一样,噼里啪啦地掉在了地上,摔得支离破碎。

周闻彦踩过其中一个摄像头残骸,发出令人牙疼的声响,继续向前走去。天花板上的白炽灯照下,落在周闻彦的侧脸上,显得廓落更加的冷硬。

吴嘉缩了缩脑袋:“老大开始认真了。”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83章 小白鼠 下一章:第85章 S-1
热门: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四签名 残袍 [综英美]治疗是用来保护的! 江山多少年 法国粉末之谜 神控天下 我剪的都是真的[娱乐圈] 校草说我渣了他 校草男友大有问题[穿书] 黑猫馆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