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场外求助

上一章:第92章 全员恶人 下一章:第94章 抽鬼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叮铃铃——

在一阵铃声响起后, 列车的速度减慢,缓缓地驶入了车站。

周闻彦和沈冬青站在车门处, 等待着门开。

旁边站了一个玩家, 他捏着车票,问:“你们找到了车票吗?”

沈冬青摇头:“没有哦。”

玩家愣了一下:“可是没有车票的玩家不是……”

刚刚车上的人都看见了随意下车的玩家的下场,有些惨不忍睹。

沈冬青:“没事, 小问题。”

列车最终停在了4号车站。

那个手中有车票的玩家下了车,很快身影就消失在了车站里面。

周闻彦也下了车,转身朝着车上的人伸出了手。

沈冬青将手搭了上去,一个借力,跳了下去, 在落地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地向前一步, 扑到了周闻彦的怀里。

周闻彦正好接了个满怀。

沈冬青仰起头, 冲着他笑了笑。

他们并没有像拥有车票的玩家一样消失在原地。

列车并没有开走,车上的玩家关切地看着他们,除了玩家,被折腾了好几次的乘务员也看向了窗外, 眼中满是幸灾乐祸。

没有车票的人下车都会死,就连这两个人也不例外, 这是这个游戏场的规则。

乘务员迫不及待地地想要看到这两个人绝望的样子了。

她的脸紧紧地贴上了窗户, 殷红的嘴角忍不住翘了起来。

只是乘务员注定要失望了。

沈冬青刚站稳没多久,藏在阴影处的鬼手就蠢蠢欲动地涌了上来,想要拽着这两个人将他们拖到列车下面。

不过鬼手还没接触到衣角, 就被沈冬青一脚踩住了。

“这什么?”沈冬青拎起了一条鬼手。

这鬼手长长的一条,从阴影处延伸出来,跟鱿鱼须一样,活蹦乱跳的。

一想到鱿鱼须,沈冬青就饿了。

沈冬青掐着乱动的鬼手,跃跃欲试:“可以吃吗?”

周闻彦无奈,这乱吃东西的毛病怎么都改不了。

“不行。”他按住了沈冬青的手。

沈冬青:“好吧。”

但他还没有松手,想看看这鬼手到底是长在什么东西身上,他用力往外一拽,阴影处盘踞着的生物还挺大,纹丝不动。

沈冬青停了一下,憋了一口气,再次用力——

咔嚓!

阴影中传出了某种东西断裂的声音。

因为用力过猛,又失去了用力点,沈冬青拎着从中折断的鬼手,向后踉跄。

还好周闻彦伸手把沈冬青拦腰搂住,这才没有让惨剧发生。

沈冬青靠在周闻彦的身上,看了一眼手中的触手,嫌弃地扔到了一边。

鬼手在地上不断地抽搐,就好像一条死鱼一样,完全失去了战斗力。

可能是阴影中的怪物被这一套操作吓唬住了,没有再发出攻击。

列车中的玩家也看傻了。

刚刚轻而易举就制服玩家的鬼手,现在就这么简单的被制服了?

乘务员更是不甘心,如同毒蛇一般死死地盯着这两个人的背影。

沈冬青似有所感地回过头。

乘务员立刻上演了一个花式变脸,露出了一个谄媚的笑容,只是眼中的怨毒还没散去,两种表情挤在一张脸上,看起来颇为滑稽。

但还好乘务员没有滑稽太久,列车就重新启程,前往下一个站点。

待列车驶出后,整个车站都安静了下来。

沈冬青瞥了一眼还在活蹦乱跳的触手:“就我们两个人了?”

周闻彦颔首:“应该是这样的。”

车站里面空荡荡的,大概是没有车票或拿错车票的玩家一下车就被秒杀了,这里连个人影都没有。

沈冬青指了指附近的楼梯,说:“上去看看?”

周闻彦和沈冬青走上了楼梯。

这个车站的构造完全与现实中的车站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没有人。

顺着楼梯上去,上面是一个候车大厅,墙壁上挂着一个电子屏幕,上面显示着一行行的列车信息,不过这个车站只有一辆列车停靠。

两人在候车大厅逛了一圈,找到了一个自动售卖机。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使用这个售卖机,里面竟然还有饮料和零食。

沈冬青自动售卖机上按了两下,在“滴滴”两下后,没有要钱,就直接哗啦啦地掉下来了一包薯片。

沈冬青撕开薯片包装,咬了一口薯片,含糊地问:“找到出口了吗?”

周闻彦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找到了。”

沈冬青抱着薯片凑了过去。

车站大门大开,可以看见外面也是空无一人。

两人走了出去,只是没走两步,前方就涌上来了一团浓稠的雾气,挡住了去路。雾气太过浓重,根本看不清雾中的情景。

周闻彦停了下来,捡起地上的一颗石子投掷了进去。

石子刚刚接触到雾气,还没来得及落在地上,就瞬间被化作了虚无,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

周闻彦:“这里是游戏边界了。”

游戏副本并不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大部分都是一个区域或是一个地点。所以在游戏场以外的地方,都是虚无,既然是虚无,那就没有办法穿过去。

沈冬青歪了歪头:“这么说我们出不去了?”

周闻彦:“先回去吧。”

重新回到车站,两个人坐在了候车大厅。

墙壁上的屏幕不停地转动着列车信息,可没有一辆车到达,也没有一个乘客在这里候车。

沈冬青的薯片已经吃完了,他又跑去拿了一包。

大概唯一的好消息就是这里的自动售货机不需要花钱就能买东西。

等又一包薯片吃完,沈冬青有些困了,扭了扭身子,靠上了周闻彦的肩膀。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他听见耳边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害怕吗?”

沈冬青打了个哈欠,摇了摇头:“……你在。”

只要你在,就没什么好怕。

要是有其他玩家在,肯定会吐槽。

你们害怕什么啊?要害怕的肯定是车站里面的鬼怪啊。

不管在什么地方,沈冬青都没心没肺的,就算现在被困在这个游戏里面,也丝毫没有心事,一下子就睡着了。

周闻彦一手搂着人,有一搭没一搭地拍着他的背部。

现在好像真的陷入困境了。

就算是周闻彦也想不出该怎么离开这个游戏,也是他没想到游戏会使出这种法子。

根据公平公正的原则,游戏是无法正大光明的杀死一个玩家的,只能把玩家放到危险的副本里面,由副本的鬼怪下手。

只是沈冬青和周闻彦不仅没被鬼怪杀死,反倒搞坏了好几个副本。

这次是游戏钻了bug的空子,才让周闻彦和沈冬青两个人成为非常规玩家,游离在副本之外,却又身陷副本之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坐在椅子上到底还是睡不好,沈冬青只小睡了一下子就醒了过来。

沈冬青揉了揉眼睛,大概是刚睡醒的缘故,声音有点软绵,像是掺了糖:“现在该怎么办啊?”

周闻彦:“没想到。”

沈冬青迷糊地看着他:“你也不知道吗?”

周闻彦觉得沈冬青现在可爱极了,忍不住逗他:“你亲我一下,说不定就想起来了。”

沈冬青按住了周闻彦的肩膀,直起身就凑了过去,胡乱亲了上去,第一下还没对准,第二下才亲到正确的地方。

他眨巴一下眼睛,直直地看着周闻彦。

周闻彦轻笑了一声,伸手捂住了他的眼睛,更近一步。

叮铃铃——

就在这时,车站下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沈冬青坐了回去:“列车又开回来了吗?”

周闻彦:“先上车。”

至少列车上还有吃的。

沈冬青点点头,正要下楼梯,好像想起了什么,又跑回了候车大厅,过了一会儿,抱着好几包薯片跑了过来。

*

可能是列车和车站的时间计算不一样,刚刚开走的列车又回来了,只是车上的玩家换了一批一批新的。

乘务员站在列车门口,挂着甜美的笑容:“车站到了,请到站的乘客下车……”

车上的玩家还没来得及下车,反倒是有人先上车了。

乘务员:“乘客……”

等看清了来人的模样,乘务员脸上的笑容一僵硬:“怎么是你们?!”

沈冬青:“不欢迎我们吗?”

乘务员还记得上一轮游戏中被折磨的恐惧,只能被迫道:“欢迎欢迎。”

车上的玩家探究地看着这两个人。

他们竟然能从车站里面跑出来,肯定不是普通玩家。

沈冬青收紧了手臂,警告道:“这是我的薯片。”

玩家们:……

听我解释其实我们不是想要薯片……

沈冬青总觉得这群人的目光怪怪的,抱着薯片前往了下一节车厢,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还好这群玩家也到了目的地,下了车,两方并没有过多的交流。

在玩家们下车后,列车重新启动,继续没有尽头的旅程。

乘务员推着餐车走了进来,为了避免和沈冬青的交流,她一路低着头,想要假装自己根本不存在。

只是就算如此,也还是避免不了,在经过那个座位的时候,又响起了熟悉的问题。

沈冬青:“问个问题。”

乘务员憋出了一个笑容:“问、问。”

沈冬青:“有水果吗?”

乘务员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啊?”

沈冬青:“薯片吃腻了,想吃点水果。”

乘务员:……

这到底是来通关游戏的还是来度假的啊?别的玩家被鬼怪欺负地满地乱窜,这两位倒好,还问她有没有水果?

但乘务员没敢说,只能委委屈屈地拿出了一个果盘。

沈冬青真诚地看着乘务员:“一个不太够。”

乘务员又委委屈屈地拿出了第二盘,还没敢要钱。

沈冬青打开了果盘,叉了块切好的西瓜,倒是吃得开心,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被迫困在游戏副本里面。

沈冬青吃了两块,发现周闻彦动也没动,就叉起水果送到了他的嘴边。

周闻彦低头,就着沈冬青的手咬下了那块水果。

沈冬青说:“别担心。”

周闻彦垂眸:“没事。”

他只是在想怎么出去。

玩了这么多场游戏,平时只有周闻彦计算游戏的,没想到这次栽了,被游戏坑了。但他想了一个又一个的办法,又一个个地否定,这次看起来真的是死局了,根本没有离开的方式。

沈冬青看周闻彦的样子也不像是没事,这次轮到他负责安慰了:“被困在这里也没什么,反正又饿不到,有吃有喝的,就是……”他吐了吐舌头,“就是难吃了一点。”

沈冬青握住了周闻彦的手,显得十分心大:“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好了。”

周闻彦看着他,沉默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好。”

不管在哪里都没事,只要在一起就好了。

周闻彦暂时放下了心事,你一口我一口的吃起了水果。

躲在行李架上的熊孩子默默地捂住了眼睛。

*

没过多久,列车又迎来了一批玩家。

沈冬青和周闻彦也没有表明身份帮助他们的意思,就假装NPC坐在座位上,还真的把玩家蒙骗过去了。

送走了玩家,沈冬青笑眯眯地说:“当NPC也挺好玩的。”

其实沈冬青还是觉得在列车上挺无聊的,但为了不让周闻彦多想,他难得说出骗人的话。

周闻彦哪里看不出来,但也没有说破,只沉沉地“嗯”了一声。

就在这个时候,车厢里突然响起了另一个声音:“沈哥,能听见吗?”

沈冬青:“唉?是谁在说话?”听起来有些熟悉。

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是我啊,小方,我在这里请求场外协助。”

沈冬青:“啊?”他看向了周闻彦,“你听见了吗?”

周闻彦:“听见了。”

方祈的声音有些急促:“来不及解释了,你们先过来吧!”

话音落下,两人面前的场景一变,不再是车厢,而是一处金碧辉煌的大厅,装饰高贵奢华,巨大的水晶灯垂下,其他地方一片漆黑,只有一张赌桌周围照耀着光芒。

赌桌上坐着两个人。

一个是西装革履,带着微笑的英俊男人,他的胸口挂着一个铭牌,上面写着赌场002号。坐在他对面的是方祈,方祈的状态不太好,他的右腿直接消失不见了,只留下一个血淋淋的截面,另外左手的整个手掌都消失了。

奇怪的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仍然坐在桌子前和另一个人做赌。

方祈一见了两个人,顿时松了一口气,飞快地解释了当前的情况。

方祈运气不错,靠着抱大腿苟到了现在,在休息时间过后,他再一次进入了游戏,这次的副本比较特殊,游戏场是在一家赌场里面。

玩家们面对的危险不是鬼怪,而是赌场里面的工作人员,每个玩家每天都要和工作人员要进行一场对赌,赌的东西不是金钱,而是玩家本身。

方祈的声音有些打颤:“我今天已经输掉了一条腿和一只手掌,再输一次,我的内脏就要被输掉了。”

输掉一条腿和一只手掌只是不方便行动,可失去了内脏,就算是玩家也活不了。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方祈用掉了一张S级道具卡,这是一个特殊的道具,方祈走了狗屎运才的到手的。

道具卡的作用是“场外协助”,可以邀请一个不在游戏中的玩家临时进场帮助他。

方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找沈冬青。

沈冬青现在的状态不算是在游戏中,所以被道具卡选中,而周闻彦是和沈冬青绑定在一起的,也就正好一起过来了。

方祈哆嗦着解释完:“下一场马上要开始了,沈哥救我!”

沈冬青老实说:“我不会玩这个。”

方祈:“就是和对面那个人掷骰子比大小,很简单的,比他大就行了,我运气太不好了,都连输两轮了!”

周闻彦走到了桌前,语气沉稳:“我来。”

方祈松了一口气。

虽然平时都是沈冬青出手解决一些事情,但周闻彦看起来也不容小觑,他一出场方祈就安心了。

002对于换了一个对手的事情没有任何反应,冷漠地说:“第三轮开始。”

周闻彦按上了桌上的骰盅,打开一看,里面放着三枚骰子,他捏起一枚看了一下,是六面骰,看起来没什么特殊的。

“3、2、1,开始。”

周闻彦和002同时摇动起了骰盅,赌桌上响起了骰子互相碰撞的声响,还挺好听的。

三十秒过后,002先停了下来,周闻彦随后也停了下来。

两人都没有开启骰盅。

方祈咽了咽口水:“能行不?我小命都赌在你们身上了,哥!”

002:“一起开吧。”

周闻彦按住了骰盅:“等等。”

002提醒:“赌桌之上,下注无悔。”

周闻彦盯着他:“你出老千了。”

虽然002的动作很快,但还是被周闻彦发现了。

002死人一般的脸上终于出现了表情变化,他的笑得狡黠:“游戏规则没有不可以出千这一条。”

方祈激动地差点站起来了:“草!难怪我说运气怎么这么差,原来是你出老千了!狗比游戏,狗比NPC!”

但可惜,因为少了一条腿的缘故,他站到一半又跌坐了回去,只能在桌位上哼哧哼哧地喘气。

周闻彦:“我们输了。”

002含笑点头:“你们输了,开骰盅吧。”

方祈欲哭无泪:“哥、不,爹,我都用了稀有道具求助了,怎么一下子就嗝屁了?按道理来说要力挽狂澜啊!”

周闻彦摊手:“他点数肯定比我大,我不擅长玩骰子。”

方祈眼前一黑,就要晕过去了,在晕过去以前他听见周闻彦说:“不过,也没说我们要按照规则来……”

这么一句话,又让方祈起死回生了,他强撑着睁开眼睛,看见沈冬青卷起袖子,走了过去。

002:“不,你不能这样!”

反抗是没有用的,沈冬青干脆利落的给了他一手刀。

只见002身体一软,倒在了赌桌下面。

沈冬青:“接下来怎么办?”

周闻彦笑道:“如果没猜错,只有双方都开了骰盅才能判断输赢,所以你可以开了他的骰盅,然后……”

接下来的话不用说,沈冬青就明白了,他打开了002的骰盅,里面的三枚骰子全是六,一般玩家都不是赌神,摇出三个六的概率可能连百分之一都没有,最后绝对是赌场这方获胜的。

但002运气不好,遇到了沈冬青。

沈冬青转动了一下骰子,把三个六转成了三个一。

“好了。”

周闻彦也开了骰盅,里面躺着一个六和两个四。

本来002出了老千,拿了最大的点数,不管对面是多少点,都有很大的赢面,最差也是一个平局,可没想到对面来了这么一手骚操作。

方祈傻了:“这也行?”

周闻彦一把抓起了骰子,随手扔了下去,骰子在桌面上胡乱滚动着。

他懒懒地说:“规则里没有这一条,说不能怎么做吧?”

方祈仔细回想了一下:“还真的没有。”

赌场的规则只有一条,那就是玩家每天都要和工作人员对赌,对赌的内容每日都不一样,不对赌的玩家直接被判死刑。

方祈都在这里过了两天了,以为是运气游戏,根本没想到NPC还能出老千的,还好急中生智用了场外求助。

不过这个操作一般玩家还真的玩不来。

没有硬实力去碰NPC怕是作死,也只有这两位可以这么玩了,他们不仅这次这么玩,是次次都这么玩。

只能说,不愧是大佬啊。

在002输了以后,黑暗中接二连三地亮起了灯,照亮了整个大厅。

方祈的一条腿和一只手都回来了,活蹦乱跳地站了起来,转头一看:“周哥、沈哥,你们怎么还在这里?”

按照道具卡上面的说明,场外求助的持续时间很短,在完成求助后,召唤来的玩家会马上被遣返原地

可这二位怎么还站在这里?

沈冬青趴在赌桌上摇着骰子玩,丁玲当啷的,方祈是一听到这个声音就双腿发软。

周闻彦一句带过:“情况特殊。”

他们被困在了列车游戏副本里面,可又不算是里面的玩家,游戏是借助消除bug的名义送他们进去的,现在出来了以后不可能再次进去了。

但他们又不是在休息处被召唤来的,只有等这场游戏结束才能回去。

说起来也是运气。

方祈在其他副本里面遭遇了危险,正好有这么一张道具卡,又正好选择了他们,看来之前没白带这个菜鸡。

方祈不太懂。

沈冬青放下了骰盅,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懂,你只要知道这场游戏我们罩你就是了。”

方祈:“躺赢?这个我会!”

不仅是会,更是精通。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92章 全员恶人 下一章:第94章 抽鬼牌
热门: 轩辕诀1:帝都妖氛 燎原 豪门老男人撩又甜 长安十二时辰 氪金大佬的自我修养[综] 告白 死了七次的男人 星际之陛下你好美 落幕之光 我一人分饰全部反派[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