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抽鬼牌

上一章:第93章 场外求助 下一章:第95章 筹码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赌场的整个颜色基调都是土豪金, 壁灯镀金,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旁边的油画和摆设看起来都价值不菲。更绝的是, 两侧还站着身材妙曼的兔女郎服务生,每个玩家走过去都会弯下腰甜甜地问好。

只可惜玩家们无福消受。

能够全须全尾从赌桌上下来的没几个,一大部分玩家都是缺胳膊少腿, 更多的是命都已经搭在赌桌上了。

方祈听着耳边响起的此起彼伏的惨叫声,忍不住打了个颤。

要不是他急中生智请求场外协助,不然恐怕的他的下场和这些玩家一模一样了。

一个悦耳的女声在赌场中响起。

“很遗憾,今日的美妙时光结束了,请各位玩家明日再来光临。”

美妙时光……

用这个词来形容这里是不是有点不对啊。

玩家们经过一晚上的赌命, 早就筋疲力尽,有不少人都瘫倒在地上。

赌场的服务还算是周到, 对于那种把双腿都赌出去没办法站立的玩家, 贴心地让兔女郎送他们回房间。

方祈没急着回房间,先去餐厅里坐了下来,毕竟担惊受怕这么一晚上,体力消耗得够呛, 得补充一下。

他翻开了菜单,说:“据说这个赌场里面什么都有, 只要你提得出, 没有赌场拿不出来的。”

沈冬青被困在列车里好两天,都没吃到好吃的,现在飞快把菜单上的菜都点了一遍。

服务员笑意盈盈地应了下来, 表情丝毫没有变化。

沈冬青:“真的什么都有吗?”

方祈:“只要敢赌,什么都有,只是我不敢。”

沈冬青想了想说:“离开游戏的钥匙有吗?”

方祈还没回答,旁边的服务员笑着开口:“除了离开游戏的钥匙,其他的什么都有,只要赢下赌局,任何要求都可以满足。”

“比如那位兔女郎小姐,只要您想,就会立刻跪在您的面前,任由你做任何事……”

兔女郎小姐没有任何不满,还冲着沈冬青来了一个飞吻。

沈冬青满脸疑问:“干嘛要跪我?”

方祈:……

服务员:“当然是……”

周闻彦放下了叉子,金属和陶瓷碰撞发出“叮”得一声,打断了服务员接下来说的话。

不知为何,服务员感觉到背后有些冷,手脚止不住地发抖。还好厨房准备好的菜品上来,及时地挽救了他的一条小命。

沈冬青:“他还没说呢。”

周闻彦把吃的摆在沈冬青的面前:“吃饭了。”

沈冬青的注意力立刻被香喷喷的食物所吸引,忘了刚才的问题。

*

吃饱喝足了以后,沈冬青摸着小肚子,走在周闻彦的旁边慢悠悠地逛回了住宿区。

方祈劫后余生,比较亢奋,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这赌场是真的奢华,我这辈子都没住过这么好的房间,也算是沾了一次游戏的光……”

正说着,撞见了走廊阴影处窝着两个人。

一个是玩家,另一个是赌场的兔女郎,玩家长得颇为猥琐,一只眼睛还没了,兔女郎倒是身材高挑五官欧式,放外面也是个网红了。

这个组合看起来十分怪异。

沈冬青好奇地盯着看了一会儿,眼睛都没挪开。

周闻彦轻咳了一声:“过来……”

沈冬青扭过头和周闻彦说:“原来刚才服务员说得就是这么一回事儿啊。”

周闻彦无奈:“……别看了。”

沈冬青也就是好奇,多瞅了两眼就不看了。

那个独眼龙像是察觉到了他们的目光,骂骂咧咧地说:“没看过办事是不是?要不要老子办给你们看?”

沈冬青摇头:“太丑,不看。”

独眼龙:“你——”

赌场里有玩家之间不能互相残杀的规则,独眼龙“你”了半天,突然冷笑了一声:“小子,赌桌上给我等着。”

说完后,他就拉着兔女郎进了房间。

方祈说:“这个独眼龙在赌场里面待了很长时间,据说在赌桌上运气很好,一直活到了现在。”

赌场的游戏规则和其他游戏副本不同。

别的游戏副本在到达了通关条件后就会脱离游戏场,而这个赌场,玩家想待多久就待多久,不存在超时抹杀这个说法,能够一直待到死为止。

有一小部分玩家在通关后选择留下来,毕竟在其他游戏场里面也是拼死拼活,为什么不留在赌场里面醉生梦死?

沈冬青的目光从房门上挪开,发表了感想:“爱好还挺独特。”

方祈没明白过来:“啊?”

周闻彦轻轻吐出三个字:“画皮鬼。”

方祈愣了一下,等反应过来后,冷汗直接下来了。

那个兔女郎是画皮鬼,真正意义上的,你想要的样子她都有,只要披上一张人皮就可以千变万化。

他不免庆幸,还好胆子比较小,不然都要和鬼……那啥了。

方祈的脑子转得很快:“那这个赌场里面的都是……鬼?”最后一个字他压得极低,生怕别其他人听见了。

沈冬青:“差不多吧。”

方祈之前也隐隐有猜测到,没想到真的这么生猛,花了一会儿时间才消化掉这个事实。于是在遇到服务人员的时候,他的态度格外的好。

“请、请问,能给我这两个朋友安排个房间吗?”

服务人员的眼睛黑沉沉的,面无表情地盯着周闻彦和沈冬青:“不行。”

方祈:“啊?为什么不行?”

服务人员:“不是邀请来的人不得入住。”

方祈:“可是……”

周闻彦制止了他:“算了。”

他和沈冬青在这个游戏场也属于非法入侵,不过方祈用了道具卡,使得他们变成了半合法的存在。

这种情况比较复杂,游戏场里面的任务他们不用完成,只要安静等待方祈通关就可以了,不过要是方祈死在这里,他们也还是出不去。

不过……

有沈冬青和周闻彦在,方祈想要死的难度还是比较大的。

不知为何,方祈觉得一股冷风从颈后吹过,他缩了缩脖子,说:“还好我房间比较大……”

*

方祈住的房间标准是总统套间,三室两厅还带一个健身房,装修的风格是欧式的,要放在外面,估计一晚就要好几千。

沈冬青一屁股坐上了沙发,这沙发很软,差点整个人都陷进去了,他勉强直起身子,叉起茶几上的果盘塞到口中。

他的一侧脸颊微微鼓起,一边吃一边说:“这里待遇挺好的。”

比之前的列车要好上一百倍,就算是他们待过的度假酒店也比不上。

方祈苦着张脸:“好也要有命享受啊。”

就在这个游戏副本里面待了两天,方祈就觉得至少折寿十年了,赌桌上实在是太耗费精力了。

周闻彦坐到了沈冬青的边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摸着他的发梢,问:“这两天你玩了什么?”

方祈:“都是比大小,明天应该也不会变。”

听起来是挺简单的,可没想到这狗比NPC会出老千。

周闻彦意味声长地说:“或许。”

方祈:“啊?”

周闻彦:“死的人太少了,说不定明天的难度会提高。”

如果当一个游戏副本里面的死亡人数一直是零或是太少,游戏难度就会相应提高。

这大概就是指标不够,硬要凑吧。

方祈当时就给跪了:“大佬救我。”

周闻彦毫无压力:“问题不大。”

沈冬青更加没有压力:“先去睡觉吧。”

两个人随便挑了一间房间就走了进去,方祈在沙发上呆坐了一会儿,看着两个人的背影,倍感凄凉。

为什么,明明有大佬带着躺赢是一件开心的事,他却感觉到难以言喻的悲伤呢?难道这就是单身狗的下场吗?

*

第二天,休整完的玩家聚集在了大厅里面,加上穿梭在其中的工作人员和兔女郎,看起来还挺热闹。

不过玩家们大多都哭丧着一张脸,气氛有些低迷。

沈冬青挑了一个边缘的座位,刚坐下来就感受到了一道阴毒的目光,他看了过去,正好对上了独眼龙。

独眼龙咧了咧嘴,手掌横在脖子上做了一个拉扯的动作。

沈冬青眨巴了一下眼睛,小声说:“他是想自杀吗?”

方祈:……不,他是在恐吓你。

旁边周闻彦笑着“嗯”了一声。

方祈:你说是那就是吧。

他默默地为独眼龙念了一段往生咒,希望这人下辈子多长只眼睛,不要再瞎了眼招惹不该惹的人。

等赌场里面的玩家到齐了一个,一个穿着火辣的女人走到了众人面前,拿着麦克风说:“经过了两天时间,各位应该领略到了赌场的乐趣,是不是不太想离开这里呢?”

乐趣……

方祈看了一眼四周,最近的一个大哥双腿没了,旁边一个大姐脸被刮花了,还有个人鼻子都被削掉了,确实是十分有乐趣呢。

辣妹像是没看见下方一群缺胳膊少腿的人,继续说:“为了能让各位客人宾至如归,我们赌场推出了新模式,可以多人游玩,让所有人都能尽兴呢!”

话音落下,上方的灯突然熄灭了,只有大厅中央的那盏水晶灯亮了起来,下方摆着一张张的方桌。

玩家们所在的地方灰蒙蒙的一片,只能勉强看清面前的情景。

兔女郎踩着高跟鞋走了过来,微微弯腰,给了方祈一个号码牌。

方祈借着水晶灯的光线看了一眼,号码牌上写着加粗的“1”字。

他转头想看看两个大佬分到了几号,可那个兔女郎直接无视了这两个人,朝着下一个玩家走了过去。

辣妹的身影隐于黑暗中,声音越发的高昂:“请各位客人落座!”

方祈想问为什么他们没有号码牌,但是没有时间了,他只能按照号码牌坐到了位置上。坐下后没多久,他的对手也来了。

独眼龙冲方祈笑了笑,露出了枯黄的牙齿,手中拿着的号码牌也是1号。

方祈心头一凉。

这独眼龙不知道在这赌场待了多少轮,这身功夫恐怕是出神入化了,他这个菜鸡估计都走不出两轮。

正在方祈心慌的时候,感觉到一只手按上了他的肩膀,回头一看,周闻彦和沈冬青一左一右站在他的边上。

方祈顿时就安心了。

独眼龙没太明白对面的阵势是怎么回事,举起手问:“他是不是犯规了?为什么还有客人没入座?”

荷官站在两方的中间,默默地切着牌,在听见独眼龙的质疑后才抬眼看了过去:“他们不是客人。”说完后,他又低头切牌。

独眼龙:“偷渡客?”他仅存的一只眼睛冒出了光,“哈哈,等我赢下这一场,出去以后举报到游戏那里,就能获得奖励了,说不定能离开这个鬼地方哈哈——”

独眼龙确实是在赌场里待了好几年了,他在现实中就是个赌徒,会出老千,赌桌上的那些手法他都会,这才能够活到现在。

所以他有恃无恐。

只是每场赌局开始,这个空间就会封闭,等到分辨出输赢才能打开,独眼龙只能等到结束后再举报。

不过也无所谓,赌场总共这么大,游戏总能把人找到。

独眼龙满脸的得意。

周闻彦没有一点波动,陈述道:“你赢不了。”

那边辣妹开始说游戏规则了:“今晚的游戏是——抽鬼牌!”

“一副扑克牌有54张,抽出其中的‘大王’,剩下53张正牌和1张‘小丑’,客人们互相抽对方的牌,如果有成对的牌可以抽出扔到牌桌上,直到剩下最后一张孤零零的‘小丑’。”

“你们知道吗?‘小丑’喜欢热闹,当它孤身一人的时候,就会很生气,如果有哪位幸运的客人抽到‘小丑’,就要和它一起玩哦。”

规则全部说完,辣妹向台下的人鞠了个躬,退了下去。

与此同时,荷官将两叠看起来差不多的牌送到了两个玩家的面前。

方祈咽了咽口水,干笑着安慰自己:“听起来挺简单的啊哈哈……”

确实是最简单的一个卡牌游戏了,一般人都玩过,完全是看运气和心理素质。

一般来说,谁心理素质好,不要让对方发现鬼牌在手中,就可以赢。

只是方祈的心理素质不太硬,他哆哆嗦嗦地从自己面前的牌堆里面抽出了五张牌。

还好,第一轮没有鬼牌,而是普通的正牌。

方祈偷偷地看了一眼对面的独眼龙。

不得不说,独眼龙的心里素质要比方祈好多了,依旧挂着阴冷的笑,随手将成对的牌扔到桌上。

方祈也不甘落后,把一对一对的扑克牌都抽了出来。

那叠扑克牌慢慢的变少,赌桌上散乱的成对牌越来越多。

方祈一直没有抽出那张小丑,眼看着面前盖着的牌接近于无,心态自然而然的放松了下来,直到最后一张,他停顿了一下,自语道:“没这么倒霉吧?”

然后他拿了起来,整个人都僵住了。

还真的这么倒霉,最后一张牌就是小丑!

这张小丑牌和普通的扑克牌还不一样,里面的小丑活灵活现,就像是在冲着牌外的人笑,仿佛还能听见扭曲的笑声。

方祈下意识地就向身后两位大佬求助。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位大佬一人搬了一张椅子,坐在他后面。

但这沈冬青和周闻彦根本没关心场上的局势,而是招来了兔女郎,让她送点水果和零食过来。

兔女郎是负责给客人提供服务的,本来想拒绝这两位不是客人的人,可被沈冬青“真诚和善”的目光盯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服软,送上来了一些小吃。

沈冬青:“要吃苹果。”

周闻彦拿起果盘顶端的苹果和水果刀,他的手指修长,搭在刀上,就算是削苹果也削出了一股锐利的气势。

不过削得还真好看,随着手中苹果的转动,一溜苹果皮就这么掉下来了,一个完整无暇的苹果就削好了。

沈冬青就着周闻彦的手咬了一口,脆生生的,还挺甜。他接过了苹果,又凑过去,喂着周闻彦吃了一口。

围观了一阵子的方祈:???

说好的带我躺赢呢?

这边荷官已经开始宣布可以开始互相抽卡了。

方祈只能转过身,从独眼龙那里抽了一张。

是一张梅花,正好能和方祈这里的牌组成一队,但是也没什么用,毕竟只要小丑牌还在他手上,最后还是得输。

方祈期待地看着独眼龙,想要他从手牌中抽走小丑牌。

独眼龙并不着急,慢悠悠地伸出了手,落在了方祈的其中一张牌上。

正好是小丑牌。

方祈的呼吸一紧,心中不断地祈祷着。

不过可能是他的表现太过于明显了,独眼龙勾了勾嘴角,眼中闪过一丝嘲讽,转而抽了小丑牌旁边的那一张。

方祈也反应过来了,在这种情况下,拼的就是心理素质,不能让独眼龙看出破绽来。

可惜他的道行太浅了,不管怎么装,总是会被独眼龙看出来,十分钟过后,两个人手中的牌都只剩下不到五张,可小丑牌还在方祈的手中,连挪个地方都没有挪的。

方祈开始着急了,瞥了一眼身后。

得。

这两位吃完水果开始嗑瓜子了。

方祈都快急哭了。

独眼龙嘎嘎笑了起来:“看来你的朋友不想帮你啊。”

方祈没有理独眼龙,低头看着手中的牌,他的牌只有四张,还有三次机会,四分之一的机会,绝对不能浪费了。

他闭了闭眼睛:“抽牌吧。”

独眼龙的手指在每一张牌上面点过,在这个过程中紧紧盯着方祈,等待着他的表情变化,最后抽走了一张牌。

依旧不是小丑牌。

方祈几乎是绝望了,手中的小丑牌也在“嘻嘻”笑着,像是在嘲讽他。

他定了定心神,决定相信这两位大佬,毕竟除了相信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方祈抽出了独眼龙的一张牌,又凑了一个对子,抽出扔在了牌桌上。

现在独眼龙只剩下一张牌,而方祈手中还有两张牌,二分之一的几率。

在这时候,就算是独眼龙也不敢随便抽牌了,毕竟他不想阴沟里翻船,他十分谨慎的在两张牌里面徘徊。

方祈的心一揪,露馅了。

独眼龙哈哈大笑:“你输了——”他要抽出其中一张卡,而那张卡并不是小王。

方祈凉透了。

可是独眼龙刚抽到一半,突然有一只手将他强硬地按了回去。

独眼龙:“你!”

咔嚓——

沈冬青有点没控制好力度,直接把独眼龙的手给折断了。

独眼龙咬牙,忍住痛想要换只手,可奈何沈冬青比他更快一步,抽出了方祈手中的小丑牌,塞到了独眼龙的手里面。

独眼龙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的,仅剩下的那只眼睛瞪得老大,就差冒出火来了。

沈冬青说:“不客气,我乐于助人。”他十分乐于助人地抽出了独眼龙手中的那张方块A,塞给了方祈。

这下好了,小丑牌脱手了,方祈手中的牌凑齐了一对,扔到牌桌上,手里一张牌都没有了。

“我赢了!”

独眼龙的声音同时响起:“他犯规!”

荷官冷漠地说:“没有犯规,你输了。”

在规则里面并没有说明不可以发生这样的事,那就等于这不是犯规。

而玩家们自相残杀,是赌场乐于见到的。

独眼龙扔下了小丑牌,愤怒地说:“明明就是犯规,我不服!我申请重来!”

荷官跟复读机一样重复刚才的话:“没有犯规,你输了。”

躺在赌桌上的小丑也嘻嘻笑着。

独眼龙像是想起了什么,捏着小丑牌就要还给方祈。

只是已经太迟了,他的背后多出了一个人影,人影的脑袋搭上了独眼龙的肩膀,露出了一张似笑似哭的小丑脸。

“来陪我玩嘻嘻……”

独眼龙没想到在这里栽了,连忙说:“不、不要!”他连滚带爬地想要跑开。

小丑站在原地,脸庞微微扭曲,用古怪的音调说:“你不高兴吗?小丑是给大家带来快乐的,你为什么不笑?”

在逃跑途中的独眼龙仿佛被无形的手按住,整个人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小丑踩着外八字,一蹦一跳地走了过去,手中的匕首在灯光下闪过锋利的光芒。

“笑啊,笑啊——”

匕首一下又一下地戳了过去,硬生生地在独眼龙的脸上划出了一个笑脸。

小丑狂笑着:“这就对了,来陪我玩吧!”

独眼龙已经不能说话了,只能保持着笑脸,口中发出“唔唔”的声音,被小丑拖入了黑暗里面。

过了一会儿,里面传来了一阵诡异的笑声,像是小丑的,又像是独眼龙的。

“今日游戏结束。”荷官说。

方祈瘫坐在了椅子上,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认真地说:“能别来第二次吗?我害怕,腿都软了。”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93章 场外求助 下一章:第95章 筹码
热门: 吐槽系黄金之王 这个柱吃了烫嘴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下) 魔手 魔痕 嫁给豪门残疾大佬[穿书] 不连续杀人事件 住手!这是你师弟啊! 穿成炮灰哥儿后我嫁了反派 三国谍影:暗战定军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