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筹码

上一章:第94章 抽鬼牌 下一章:第96章 游戏体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种游戏对于参与者来说, 心理压力太大了,方祈缓了好久都没缓过来。

倒是沈冬青和周闻彦一点反应都没有, 坐在位置上继续磕瓜子。

沈冬青磕瓜子特别厉害, 捏起一颗瓜子粒卡在牙齿上,咔嚓一声就把瓜子仁剥出来了,一时间牌桌边上都是咔嚓咔嚓磕瓜子的声音。

方祈莫名奇怪的就不害怕了, 还有心思问其他的:“沈哥,你们是怎么想到这种操作的?”

在独眼龙抽最后一张牌的时候,方祈还以为自己要凉了,没想到最后来了一个惊天大逆转,怕是独眼龙死都想不到, 还有硬把小丑牌塞给他的操作。

沈冬青慢悠悠地掀起眼皮,“呸”得一声吐出了瓜子皮:“试一下又没什么。”

方祈:“……那你们就没想到过万一不行呢?”

万一强制换牌的操作不成功, 那他岂不是凉了。

一想起那个从牌里面出来的邪恶小丑, 方祈就手脚冰凉。

“啊。”沈冬青轻描淡写地说,“没什么大问题。”

方祈:“?”

沈冬青:“那就和小丑玩游戏啊。”

不过到时候被玩得是他还是小丑,那就不一定了。

方祈:……不愧是大佬,这操作学不来。

其他玩家大概也结束了他们的游戏, 大厅里面的壁灯一盏一盏地响了起来,可以看见每张桌子上都只剩下一个人。

就一晚上的时间, 就有一半玩家被小丑拖走了, 剩下的另一半玩家状态也不太好。

方祈:“如果接下来都是抽鬼牌,那不是……”

那不是很快玩家就所剩无几了?

“铛铛铛——”

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位辣妹主持人重新站在了台上, 朝着下方的玩家打了个招呼:“诸位,今晚玩得还尽兴吗?”

玩家们回以沉默。

辣妹疑惑地问:“玩得不开心吗?那么……”

玩家们生怕她又提出什么新玩法,连忙说:“开心、开心。”

只是看他们的表情不像是开心的样子。

辣妹双手合十,开心地说:“那就好了,因为我们的客人不多了,需要好好维护才是!”

玩家:“呵呵。”

为什么不多了,你们心里没点数吗?

辣妹像是没看见地上的一摊摊血迹,睁着眼睛说瞎话:“小丑先生说他也玩得很高兴,暂时不打算出来,所以抽鬼牌的游戏告一段落,我们将推出更加刺激、有趣的游戏!”

方祈低声哀嚎了:“别了吧……”

抽鬼牌已经够刺激了,还要来更刺激的?

那会是什么鬼游戏啊?

辣妹笑嘻嘻地说:“赌场将开启游园模式,也就是说,整个赌场将为客人们开放,其中有老虎机、骰宝、二十一点……什么赌法都有!”

听起来好像没什么危险的,但玩家们还是不敢放松警惕。

“但是——”辣妹话锋一转,“每位客人都只有一百免费筹码,用完了以后,需要用其他东西抵押哦。”

“比如手啊脚啊心肝脾肺肾之类的,保证价格公道。”

有玩家弱弱地举起了手,问:“那筹码输光了以后怎么办?”

“好问题!”辣妹脸上的笑容突地一沉,“赌场不欢迎没有筹码的客人,如果输光了,还是建议客人早些去抵押,不然……会发生什么我也不保证哦。”

也就是说,一百个筹码输完了以后,就需要用手脚内脏去换了,不管是什么玩法,最终的目的还是要了玩家的命。

方祈突然想到一点,既然没有强制要求,那他大可以每天玩一把就溜,不至于一下子就把筹码给输光了。

想到这个的不止方祈他一个人,其他玩家也提出了这个问题。

辣妹歪了歪头:“真的不热情的客人呢,你非要这么玩,我也没有办法哦。”

玩家还没松下一口气,就听见辣妹接着说:“客人们只要赢到一千筹码就可以离开赌城了,可我们总共准备了一万筹码,输光了就没有了呢。”

也就是说,在场这么多玩家,可能只有十个人能离开这个游戏场,剩下来的,都被困在这里,经历一轮又一轮的赌桌游戏。

所以赌场工作人员根本不需要催促玩家们去赌,他们自己就会忍不住。

毕竟筹码有限,而玩家还有这么多。

“哦,对了。”辣妹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有位客人比较特殊,他带了两个朋友过来,他的朋友并不算是我们赌场的客人,并且这是违规的,所以……”

“这位客人需要取得三千筹码,才能离开赌城哦。”

需要赢下三千筹码的方祈有些绝望:“我不会玩啊。”

什么老虎机、骰宝、二十一点之类的,他听都没听说过。

沈冬青点头:“我也不懂。”

周闻彦:“我玩过一点,不是很精通。”

方祈:“那我们不等于白给了吗?”

而且别的玩家只要赢到一千筹码就可以了,运气好一点没什么问题,可轮到他这里就要三千筹码,难度突然飙升。

不过方祈也没有要抱怨的意思,毕竟如果不是这两位,在上一轮的时候他就嗝屁了,都撑不到这一轮。

沈冬青想了想说:“问题不大。”

方祈沉默了片刻,好奇地问:“那什么事在您眼中算是问题大的?”

沈冬青:“啊,没吃的算一个,其他的……好像没有了。”

方祈心想,或许这就是大佬和凡人的区别吧。

*

第二天,玩家们准时来到了赌场。

大厅中焕然一新,多了很多设施,老虎机放在门口,穿过后,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赌博设施,玩家们还没到,这里已经有人在赌桌上玩了,那些应该是赌场的托儿。

身穿西装的工作人员在其中穿梭,还有漂亮的混血兔女郎在旁边服务,交谈声、掷骰声、欢呼声,各种嘈杂的声响混杂在了一起,让人眼花缭乱。

金碧辉煌的水晶灯垂下,照亮了下方的纸醉金迷。

刚开始玩家们还有所顾忌,可待在里面的时间久了,就渐渐地被周围的气氛所感染,快速地成为了赌桌上的一员。

有人抽着昂贵的雪茄,搂着兔女郎,在赌桌上一掷千金;有人输了筹码以后面目狰狞,想要下一把翻身赢回来;有人上了头,好不迟疑地就抵押出去一只手臂……

沈冬青捂住了鼻子:“好难闻。”

里面的味道确实不怎么样,在这种情况下,烟酒是最好的刺激品,浓重的烟味飘出来,让沈冬青感到有些不适。

周闻彦剥了一个橘子,递了过去:“闻闻就好了。”

沈冬青嗅了一下,橘子的清香立刻盖过了烟草味,让人舒服了一些,等缓过来以后,他来了兴趣:“我们去玩玩吧!”

方祈跟在他们身后:“悠着点,我这里只有一百筹码。”

沈冬青和周闻彦不算这里的客人,是没有免费筹码的,所以三个人的手上总共只有一百个筹码。

他们需要用这一百个筹码赢得三千个筹码。

其他玩家知道方祈就是这个倒霉蛋,纷纷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沈冬青朝方祈伸出了手:“玩玩儿又没事。”

方祈只能掏出了筹码,仔细数了数,给了沈冬青十个。

沈冬青捏着十个筹码,先去老虎机试试水。

老虎机是最简单的,把筹码投进去,拉动手柄转动卷轴,如果有三个相同的图案,就会吐钱出来,如果转出了指定的图案,奖金还会加倍。

沈冬青简单地看了一下说明,就直接扔了一个筹码进去,拉了一下手柄。

老虎机上的图案飞快地转动了起来。

咔哒——

一个卷轴停了下来,上面的图案是一个草莓,然后是第二个第三个,分别是香蕉和葡萄。

转出来的三个图案完全不一样,等于一个筹码白费了。

沈冬青不信邪,又扔进去两个筹码,结果都是一样的,没有转出任何相同的图案,一个筹码都没赢回来。

沈冬青瘪了瘪嘴:“这到底怎么玩啊?”

周闻彦接过了他手中的一枚筹码:“我来试试。”他把筹码投了进去,拉了一下手柄。

沈冬青十分期待地看着老虎机上的屏幕。

咔哒——

三个不同的图案出现在了上面。

看起来周闻彦的运气也不是很好。

他轻咳了一声:“还是玩别的吧。”

这个老虎机是纯靠运气的,另外赌场还可以暗改倍率,要从这里面赢回筹码难度有点高。

沈冬青看看老虎机,又看了看手中的筹码。

这么一下子,只剩下六个筹码了。

沈冬青不甘心,拿出了最后一枚筹码,信誓旦旦地说:“最后一个。”

周闻彦无奈:“……好。”

只是这最后一个筹码,照样打了水漂。

沈冬青活了这么久,还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在同一个东西上面栽跟头,他有些恼火地拍了一下老虎机,站了起来:“不玩了。”

沈冬青刚站起来,突然听见老虎机突然冒出了一阵嘀嘀声,他回过头一看,老虎机上面冒出了红光,接着“哗啦”一下,吐出了一大把的筹码。

沈冬青:“?”

怎么回事?

他用眼神询问周闻彦。

周闻彦不太确定:“大概是……被你拍短路了?”

沈冬青的眼睛飘了一下,小声地说:“我根本没用力。”

可没想到这老虎机这么不耐揍,一下子就短路了,还非要给他吐筹码

为了方便放筹码,兔女郎都拎着一个小篮子跟在客人的身后,帮忙收放筹码。

那边兔女郎见沈冬青这里有这么多筹码,立刻走了过来,甜甜地问:“请问需要帮忙吗?”

沈冬青正蹲在那里捡筹码,一看兔女郎,顿时眼睛一亮:“把篮子给我。”

兔女郎愣了一下,把小篮子递了过去。

小篮子特别精致,为了符合兔女郎的主题,上面还扣着一个抱着胡萝卜的小兔子。

兔女郎弯下腰,露出了诱惑的曲线,还刻意用甜腻的声音问:“请问需要帮忙吗?”又软又甜,其他人听了都免不了身体一酥。

奈何沈冬青忙着捡钱,看都没看一眼就拒绝了:“不需要。”过了一会儿,他抬起头,看了过去。

兔女郎得意地挺了一下前面的曲线。

沈冬青:“你不会想抢我的筹码吧?”他扒拉了一下,掉了个头,口中还念叨着,“这是我赚来的,合法的。”

兔女郎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沈冬青和周闻彦把吐出的筹码捡到了小篮子里面,又数了一下足足有一百枚,加上剩下的五枚,就是一百零五个,

离目标稍稍近了那么一小步。

他站了起来,看见兔女郎还在这里,奇怪地问:“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兔女郎的笑彻底挂不住了:……

沈冬青看了看篮子又看了看兔女郎,说:“篮子借我用一下,等下还给你。”

兔女郎感觉自己简直就是媚眼抛给了瞎子看,挫败地退到了一边。

沈冬青挎着小篮子转悠了一圈,甚至还想给其他老虎机都来拍一下,只是其他老虎机比较结实,怎么也拍不出筹码了。

他只得放弃这个想法,拎着筹码转战其他区。

*

方祈手里捏着九十枚筹码,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放在赌桌上根本没法看。他觉得自己是个新人,摸不透这里的规则,就老老实实地站在了一边,看别人在哪里玩。

看了一会儿,有人连输了三把,最后一把闭着眼睛下了注,不仅把前面输掉的赢回来了,还多赢了三百筹码。

整个赌桌都沸腾了。

那个幸运儿脸色涨红,双手高举,口中发出欢呼声,这种气氛让旁观者觉得也许下一个幸运儿就是他,也忍不住加入其中。

方祈也有点忍不住了,就在他快要上赌桌的时候,远远看见两个熟悉的人影朝他走来。

“这里!”方祈冲着那边招了招手。

沈冬青和周闻彦拐了个弯就走了过去。

方祈本来觉得以沈冬青一贯的不靠谱,那十枚筹码说不定早就输光了,也没抱太大期望,结果等人走进了以后一看,好家伙,沈冬青的篮子里面铺满了筹码。

“这有多少啊?”方祈觉得有些梦幻。

沈冬青比划了一个数字:“一百零五个。”

方祈咽了咽口水,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厉害。”

他心想,大佬就是大佬,无论在什么地方都能混得风生水起。于是他放弃了赌桌上的位置,让给了沈冬青,做了一个“你请”的动作。

这个赌桌上的游戏是赌大小,也很简单,门外汉看一眼就会。

每轮庄家都会摇骰子,摇完以后,由各位客人下注买骰子点数的大小,4-10称作小,11-17称作大,下完注以后庄家会打开骰盅并派彩。

沈冬青看了一会儿,马上表示自己会了,拎着小篮子就准备在一下轮下注。

庄家带着白手套,搭在一个黑色的骰盅上,客人们看不见里面的数字,他展示了一下里面的三枚骰子后,就拿起骰盅摇晃了十余下,然后重新放在桌面上。

“请客投注。”

客人们纷纷下注,押大或者押小,一下子功夫,桌面上就堆放了不少筹码。有些是玩家的,更多的是赌场的托儿。

沈冬青想了想,抓了一把筹码,也没数多少,就放在了“小”上。

庄家在确定没有客人要下注后,朗声说:“开!”

骰盅打开,里面躺着三枚骰子,分别是5、3、6,属于“大”。

方祈傻了。

说好的赢下筹码呢?

他瞅了一眼沈冬青,见他还是一点也不紧张,就稍稍的放下了心。

说不定大佬是在热手,没看大佬之前用十个筹码赢来了一百零五个吗?

要是方祈知道,这一百零五个筹码是沈冬青拍了一下老虎机,让老虎机吐出来的,怕是要当场落下眼泪来。

还好他不知道,所以他现在又重拾期待,看着下轮的结果。

沈冬青又抓了一把筹码,放在了“大”上。

一开骰盅,1、4、2,小。

方祈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急促了。

沈冬青再次抓起一把筹码,压在了“小”上面。

这么两轮下来,旁边的人是看明白了,这位是一窍不通,仗着筹码多瞎玩的。本来新人运气不错,瞎猫也能撞上死耗子,可这位运气点背,次次都输,围观的人忍不住笑了,把筹码下在了和他相反的上面。

庄家开骰盅,6、5、3,大。

沈冬青又输了。

方祈觉得自己快喘不上气来了,扶着桌子说:“沈哥、哥,你还行吗?”

沈冬青:“还行。”他顿了一下,扭过头对着方祈笑,“就是没筹码了,再给我点。”

方祈:……

“哥,我胆子比较小,能不来比较吓人的不?”

沈冬青笑得特别灿烂:“放心,我下一把肯定能赢。”

方祈一边嘀咕每个赌徒都是这么说的,一边还是乖乖的把身上的筹码都交了出去。

不交也没办法啊,旁边还站着个周闻彦啊!

哗啦——

方祈把所有的筹码都放在了小篮子里面。

沈冬青格外有自信:“下一把肯定赢!”

然后他把大半筹码都压在了“小”上面。

方祈捂着小心脏说:“有什么玄学吗?”

沈冬青得意洋洋地说:“他的规律不就是大小大小吗?上一把是大,那这把肯定是……”

话还没说完,庄家开骰盅了,5、2、5,依旧是大。

旁边传来了其他客人的哄笑声。

沈冬青迷茫了:“为什么不是小?”

周闻彦笑了笑,揉了揉沈冬青的头发:“我来。”

此时篮子里还剩下一小部分筹码。

沈冬青推了出来,把位置让给了周闻彦,站在后面围观,微微踮起脚,下巴磕在了周闻彦的肩膀上。

周闻彦显得比沈冬青要专业一点,或许是因为他的外貌看起来就矜贵,卷起袖子露出了结实的小臂,站在赌桌边上就气势十足。

他捏起了数枚筹码,放在了“小”上。

这信心十足的模样,还真的有点唬住了其他客人,在犹豫了一下后,也有一部分人跟着周闻彦下注。

然后这股信心一直保持到庄家开骰盅为止。

又又又下反了。

方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没了、没了啊。”

周闻彦“啧”了一声,小声解释:“我玩得也不多。”

刚刚输了好几把的沈冬青表示理解。

方祈理解不了,面对着仅剩无几的筹码,说:“最后一把,让我来吧。”

周闻彦和沈冬青对视了一眼,让开了路。

反正也没几枚筹码了,方祈干脆一股脑地都抓了下去,视死如归般全都压了下去。

二分之一的几率,不可能这么倒霉吧……

然后……

三分钟后,三个人一起坐在赌场外面吹着空调冷静了一下。

沈冬青的小篮子已经空荡荡了,他只能捏着挂在上面的小兔子玩。

方祈沉默半天,站了出来:“……要不我去抵押点什么吧。”

毕竟自己请来的外援,含泪也得认下来,反正已经输掉过一次手脚了,再抵押出去一次也没什么。

沈冬青把方祈给拦了下来:“不用。”

方祈:“可是我们已经没有筹码了啊。”

真的一枚都没有了。

昨天赌场工作人员已经说清楚了,没有筹码的客人赌场不欢迎,这种不欢迎绝对不是请出赌场,而是小命保不住的那种。

沈冬青轻松道:“没筹码又没事。”

方祈转念一想。

也是,这两位大佬在,赌场的动作人员怕是来一个送一个、来一双送一双,全是来送菜的,在他们面前都没得看。

方祈放心了,他甚至还撸起袖子问:“什么时候大闹赌场?”

沈冬青眨巴了一下眼睛:“啊?”

方祈迟疑:“不是打算砸了赌场吗?”

沈冬青:“可是……我们要遵纪守法啊。”

神他妈遵纪守法。

都在赌场了还讲什么法啊?而且这又不是现实世界。

方祈疯狂地忍住了自己的吐槽欲。

三个人坐了一会儿,从赌场里面走出来了一个客人,他不是玩家,而是赌场安排下来的托儿,作用不仅是烘托气氛,之前辣妹说准备的一万筹码也是这种托儿的手上,玩家们需要从他们手上赢得筹码。

而看这个客人满脸红光,搂着兔女郎一副春风满面的样子,就知道他今晚赢了不少筹码。他的身份类似于NPC,但又人性化了不少。

他鄙夷地看了一眼坐在门口台阶上的三个人,随手扔下了几枚筹码,就像是施舍乞丐一样。

在这种情况下,方祈也不可能说尊严不尊严的,立马就把筹码捡了起来,捡完以后发现,旁边坐着的大佬不见了。

然后再一抬头,他就看见周闻彦和沈冬青朝着那个大腹便便的客人走了过去。

“不会是要揍人吧?”方祈连忙追了上去。

拐过了一个弯,方祈看见了那个刚刚说着要“遵纪守法”的人把客人堵在了角落里,笑着卷起了袖子,说:“别动,抢劫!”

方祈:???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94章 抽鬼牌 下一章:第96章 游戏体验
热门: 今天毁灭地球了吗 神级奶爸 民调局异闻录1·苗乡巫祖 从末世回来后我变成了小白脸 罪恶天使 非正规反抗分子:池袋西口公园系列8 何如 迷宫之门 世界一级保护学渣 假面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