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游戏体验

上一章:第95章 筹码 下一章:第97章 新模式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估计兔女郎在赌场上班这么多年, 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玩家,当即就要呼喊赌场的安保人员, 可她刚张了个口, 声音还没吐出来,就感觉到后颈一疼,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客人惊慌失措:“你们要做什么?我是赌场的客人, 你们……”

沈冬青重复了一遍:“抢劫。”

匆匆赶来的方祈正好听见了这两个字:?

不是说好了要遵纪守法了吗?

客人害怕地缩在了角落里,拼命摇头:“我没钱我没钱。”

沈冬青:“筹码有吗?”

客人一愣,接着头摇的幅度更大:“没、没有……”他一边装弱,一边趁机大喊,“保安唔唔——”

声音戛然而止。

客人也一同倒在了地上, 和兔女郎躺在了一起。

沈冬青踢了踢他颇为状况的大肚子,为难地说:“其实我也不想的。”

方祈默默吐槽。

可是你下手比谁都快。

可能是方祈的内心戏太足了, 让沈冬青注意到了他, 还向他招了招手。

方祈指了指自己,在确定了以后走了过去。

沈冬青指着地上的肥羊,说:“搜身。”

方祈认命地蹲了下来。

这客人长得肥头大耳的,方祈这小胳膊小腿, 搜起身来还真的有些费劲,在冷气这么足的地方, 汗都流下来了。

他摸了半天, 才在客人的外套内袋里翻到了筹码。

沈冬青:“有多少?”

方祈抹了一把汗,声音都激动得变形了:“五百!”

幸苦没有白费,这只肥羊口袋里总共有五百筹码。

方祈举起了手, 捏着一把金闪闪的筹码,全都是五十的面额。

方祈开始算起了算数。

一个客人就是五百,那再打劫六个客人,他们就能凑齐三千枚筹码离开这个赌场了!

就在这时候,赌场里面又走出了一个人。

沈冬青和方祈齐刷刷地看了过去,满脸都是期待。

只是这一次走出来的是一个玩家。

他大概也赢了不少筹码,出来方便,结果大门一开,直接就直面了犯罪现场。

玩家的动作僵住了。

他的目光在躺在地上的兔女郎和肥羊客人身上徘徊了一圈,接着落在了方祈手中捏着的筹码上面。

方祈干笑两声,把举起的手缓缓放了下来,欲盖拟彰地挡住了手中的筹码。

玩家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三个玩家打劫了赌场的托儿!

这个行为实在是让人意料不到。

毕竟大家都知道赌场里面的这些托儿身上总共有一万枚筹码,但玩家想的是怎么把筹码从他们身上赢出来,没想到还能换种方式来的。

玩家连方便都不去了,闪身就回到了赌场里面,找同伴商量去了。

方祈站了起来,摸了摸还热乎着的筹码,问:“还继续吗?”

沈冬青不解:“继续什么?”

方祈左右一看,压低了声音:“继续抢劫啊。”

沈冬青说得理直气壮:“我遵纪守法。”他顿了顿,“更何况筹码够了,我们可以赢回来的!”

方祈:……

还别说,这两位大佬的实力强是强,但运气……实在是太差了点。

想到那如流水一般输出去的筹码,他就悲从中来。

周闻彦开口:“也没机会了。”

方祈:“啊?”

然后他看见有一群玩家鬼鬼祟祟地从赌场里面出来,蹲在了阴影处,看起来想要做坏事。

看来这个抢劫的行当十分暴利,其他玩家都看不下去了,想要分一杯羹。

还有人过来威胁他们:“这里我们兄弟们包了,你们三个滚远点!”

毕竟玩家有这么多,可筹码总共只有一万枚,谁先赢到谁就先走,其他玩家都是竞争者。

现在有额外的一条路,当然是要紧紧地攥在手里。

方祈瞅了瞅沈冬青,见他一脸平静,没有要和这群玩家抢的意思,只能放弃抢劫发家致富的想法,跟着他们回到了赌场里面。

*

外面的天色不早了,可赌场的夜才刚刚开始。

沈冬青再次回到了赌桌边上,信心十足。

可能是之前输得太惨了,现在运气稍稍回来了一些,接下来是有输有赢,没有输得太过于惨烈。

一直旁观的方祈刚松了一口气,突然听见门外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他下意识地扭头看了过去。

赌场的门开启了一条缝隙,可以看见外面的走廊上有一滩血迹,旁边还散落着几截手脚,看样子就是刚才那些玩家的。

穿着保安服的工作人员冷漠地拖走了地上的垃圾,又用拖把拖去血迹。

方祈收回了目光,悄悄凑了过去,和沈冬青说了外面的事情。

沈冬青“哦”了一声,没其他表示。

方祈揣摩了一下:“沈哥,你早就知道了?”

知道后面的人抢劫没有好下场?

沈冬青:“没有啊,我只是想快点回来玩。”

方祈:“……哦。”

是他想多了。

不过是沈冬青的话,就算来了保安也只是稍微增加点难度吧。

方祈偷偷瞅了一眼沈冬青。

天花板上的灯光洒下,落在沈冬青的脸颊上,显得肌肤格外的白皙,他的脸颊上还浮现着一个小酒窝,看起来特别可爱,很难想象他刚刚干脆利落地打晕了两个人。

就在方祈看得失神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冷厉的目光扫了过来。

周闻彦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有些不善地看着方祈。

方祈回过神,就差举起双手以表清白了:“我没有我不是。”同时还退后一步,拉开了距离。

周闻彦收回了目光,走过去挡住了其他想要凑到沈冬青边上的人。

方祈觉得有一首歌特别适合他。

明明是三个人的游戏,为什么他没有姓名?

赌场一直开到凌晨才结束。

NPC客人纷纷离场,原本热闹的赌场也变得冷清了起来。

兴奋了一个晚上的玩家们终于感觉到了疲惫。

他们之中有人赢得盆满钵满、满脸红光;有人输得一无所有,把身上能抵押的东西都抵押出去了,期待着翻身。

一个大厅里面好像有着两种人生。

沈冬青属于中间,他就刚开始连输了几把,等抢劫致富了以后好像转了运,赢多输少,一个个的筹码数下来,足足有七百多枚筹码。

对于别人来说,可能距离目标差不多了,可对于他们来说,还远得很。

方祈抱有希望:“一天赢七百多,再来三四天我们就可以离开赌场了。”

玩家们清点完了收获,等休息得差不多了的时候,辣妹再度出现在了大厅里面。

玩家们其实都有些怕了这位了。

无他,每次辣妹出来的时候就会带来一些不好的事。

辣妹笑容满面:“大家玩得开心吗?”

经过前面几轮,玩家们早就知道该怎么回答,稀稀拉拉地说:“开心。”

辣妹拍了下手:“开心就好了,毕竟我们赌场是为各位客人带来快乐的地方呢。”

玩家们:呵呵,好像说得和真的一样。

辣妹丝毫不介意下方玩家们的反应,继续说道:“客人们有什么要求,我们赌场都能办到,但只要客人们记住一点——我们赌场是有赌场的规矩的。”

随着她的话,工作人员推上来了两个玩家。

很难用言语来形容这两个玩家的状态,他们的四肢扭曲着,像是受过了酷刑,脸上还挂着血迹,腹腔处的皮肉直接消失不见了,露出了里面的内脏。

可就算是这样,他们还保持着理智,意识清醒地受着折磨。

方祈心头一惊。

这两个不就是之前警告他们的人吗?

辣妹笑容依旧:“有几位客人有些不小心,犯了我们赌场的规矩,但清理现场的时候只有这两位客人还活着,就只能拿他们来做展示了。”

“请各位客人记住,客人之间不能互相抢夺筹码,不然的话——”辣妹瞬间变得面无表情,“这就是下场!”

说完后,那两个玩家又被推了下去,身影消失在阴影处。

辣妹拍了拍裙角,俏皮地眨了眨眼睛:“但是,我说的只是‘客人’,如果是玩家的话……嘻嘻,我们赌场管不到哦。”

“好了,相信各位客人都很累了吧,请好好休息,明日赌场照常开启。”

玩家们没有动弹,而是警惕地看着四周。

辣妹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NPC客人的筹码不能抢,玩家手上的筹码就不在赌场规则的保护下,玩家们是可以互相抢夺的!

毕竟一晚上下来,一部分玩家手里有不少筹码,只差这么一点点就可以凑够离开的一千枚筹码了。

赌桌上有输有赢,今天赢了,明天说不定就全输光了,所以肯定是抢别人的稳定一些。

更不用说那些输光了的玩家,他们早就两眼冒光寻找猎物了。

辣妹的这么一句话,让玩家们之间的敌意更加明显了。

*

第二天再来到赌场大厅,气氛完全不同了。

本来玩家们还会互相打个招呼,现在就跟仇人一样,冷冷地对视一眼就走开了,谁都不知道对面是不是在谋划着什么。

这样一来,还保持着友好分为的三个人,在玩家中格外的显眼。

方祈缩了一下,小声地说:“我怎么觉得其他人看我们的目光不太对?”

沈冬青向四周望了一圈:“没有啊,不是挺和善的吗?”

方祈有些不太相信,一抬头,对上了一个阴恻恻的鹰钩鼻,他的目光像是一把刀,上上下下地给方祈刮了一圈。

这……和善?

周闻彦点头符合:“挺和善的。”

就和他们对NPC笑得时候差不多。

方祈觉得大佬们的想法可能和一般人不一样。

其他玩家们不善地扫过这三个人,不知道在计划着什么。

大概是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人敢毫无芥蒂的和别人联手,防备别人都来不及,怎么可能合作?那大家都是独狼,只有沈冬青他们一行是三个人,自然威胁性比其他人大,会被其他玩家当作第一个需要解决的目标。

方祈想到了这一点,正要提醒一下沈冬青,没想到沈冬青已经走进去玩了。

“周哥?”方祈只能转向周闻彦。

周闻彦微微颔首:“知道了。”

一个字都还没说的方祈满头问号。

这都知道什么了?

不过方祈转念一想,他躺赢就完事了,瞎操心什么?

于是就一点防备都没有,直接上赌桌玩了。

*

今晚沈冬青的运气不错,一连赢了三把,赢了不少筹码,和他同个桌的NPC客人赌得脸都青了,直说不来了。

沈冬青拎着满满的小篮子转战其他桌,一点也没在意到旁人炽热的目光。

可能是沈冬青看起来太傻白甜了,待了一会儿,就有玩家不怀好意地凑了过来。

“小兄弟,手气挺好的啊。”一个面容猥琐身材不高的瘦子挤到了沈冬青的边上,假装熟稔地说。

沈冬青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嗯”了一声。

瘦子贪婪地看了一眼沈冬青的小篮子,里面装着小半篮子的筹码,他舔了舔嘴唇:“赢了不少吧?”

沈冬青挪动了一下,把小篮子拉离了瘦子。

瘦子嘿嘿一笑:“小兄弟,玩过多少场游戏?”

沈冬青抓起一把筹码,放了下去,随口说道:“没多少场。”

瘦子看了沈冬青一眼,人长得白白净净的,眼睛清澈,一看就知道是个没经历过多少事情的小青年。

他顿时有了底:“我可是玩了不少场游戏,其中可是有不少B级游戏副本,里面可危险了……”

沈冬青:“挺厉害的。”

瘦子:“那是,那时候可是命悬一线才活着出来,老哥告诉你一件事,不能太相信自己的队友。”他顿了顿,意味声长地说,“可不知道在生死关头他们能做出什么。”

沈冬青平淡地点了点头:“哦。”

瘦子再接再厉:“你玩过B级游戏副本吗?”

沈冬青还真的认真想了想:“没有吧。”

其实他都不太记得了,毕竟B级游戏副本一听就很简单的样子,没什么特别印象深刻的地方。

瘦子:“这样啊,那你的朋友呢?”

沈冬青:“也没有吧。”

毕竟方祈看起来这么菜,估计也没玩过多少游戏副本。

瘦子还想说什么,沈冬青已经不耐烦了,正好这时候庄家开了结果,他就拎着小篮子直接走了,只留下瘦子一个人在那里。

瘦子眯眼看着沈冬青的背影,也离开了赌桌,转身进了人堆,几个人围了什么低头商量着什么,时不时地抬头看向沈冬青。

“嗯,对,是新手。”

“看起来也不像是老玩家。”

“他手里的筹码不少,到时候先解决了他,我们再分就是了。”

“呵呵,到时候?”

“各凭本事吧。”

沈冬青挎着小篮子,认真地看着荷官发牌,完全没有意识到有人想要抢他的筹码。

不过就算是知道了,恐怕也不会放在心上。

沈冬青正玩得开心,周闻彦突然走了过来。

“嗯?”沈冬青扭过头,看了过去。

大概是玩得太开心了,他脸颊微微泛红,像是白里透红的桃子一般,水灵灵的,让人想要咬上一口。

周闻彦是这么想的,也这么干了,凑上去亲了一下沈冬青的脸颊,然后低声说:“我们先出去。”

沈冬青收好了筹码:“怎么了?”

周闻彦搭上了他的肩膀,低低笑了一声:“给别人一个机会。”

沈冬青:“什么机会?”

周闻彦:“出去就知道了。”

他很快就知道是什么机会了。

两个人刚出了赌场的大门,就有一群玩家围了上来,其中领头的就是刚刚过来搭话的那个瘦子。

瘦子卷起了袖子,笑得猥琐:“小兄弟,把筹码交出来,我们就不为难你们,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们不手下留情啊。”

沈冬青:“?”

瘦子见沈冬青一脸茫然,确信了他是新人,更加肆无忌惮:“现在我们还好好说话,等会就就不一定了,别让我们逼你去抵押点什么。”

沈冬青眨巴了一下眼睛,好奇地问:“你们是在抢劫吗?”

瘦子和临时搭伙的同伴对视了一眼。

他们已经这么明显的拦路抢劫了,还看不出来,这不会是个傻子吧?

有个人“呸”了一声:“管他是不是傻子,抢就是了。”

那群玩家步步逼近,手中拿着各种武器。

这时候那些赌场的保安和工作人员在一旁冷漠围观,根本没有要上来阻止的意思,甚至还有些幸灾乐祸,巴不得玩家们再打得凶一点。

“等等。”沈冬青制止。

瘦子停了下来:“怎么,改变主意了?”

沈冬青点了点头。

瘦子得意地笑了笑:“那就把筹码交出来。”

沈冬青拎起了小篮子,正在瘦子以为他要把筹码全部交出来的时候,没想到他一转身,把篮子递给了一旁的工作人员。

他还特别有礼貌:“你好,帮我拎一下。”

工作人员接过了篮子,点了点头。

这种操作在其他玩家的眼里就是沈冬青意图向赌场的动作人员求助,瘦子阴恻恻地说:“等你死了,这些筹码就没有主人了,我们照样可以拿。”

沈冬青表示明白,然后他说:“你们,对就是你们,把筹码交出来,我就不为难你们,不然的话,可别怪我不手下留情啊。”

其他玩家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有夸张的玩家甚至笑得肚子疼。

“他说什么?”

“让我们交出筹码哈哈哈……”

“看来他真的是傻子。”

沈冬青还在那里一本正经地说:“现在我还好好说话,等会儿我就不一定了。”

这句话又引发了其他玩家一阵哄笑。

他们都忘了是来做什么的,只觉得这个青年实在是太傻了,傻到令人发笑。不过更有可能是,他们早就把沈冬青的筹码当作囊中之物,故而没有着急。

“你还要说什么?”

“是不是还要学我们说话?”

“哈哈哈学啊,我还想听。”

沈冬青:“好了,我说完了。”

话音落下,还在捂着肚子大笑的玩家就见到一个身影冲了过来,直接把最前面的瘦子撂倒在了地上,后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拳打了过来,直中腹部。

“啊——”

在玩家们接二连三地倒下去后,终于有人反应过来,这人不是小白兔,而是真正的大老虎!

有玩家拔腿就跑,可跑出去没几步,就见一个人影走了出来。

周闻彦抱着肩膀靠在墙壁上,掀起眼皮看着来人。

逃跑的玩家对视了一眼。

这个好像不太猛,冲!

然后他们也步了兄弟们的后尘,在地上痛苦地滚做了一团。

刚刚还站在这里的一群玩家,全躺地上了,一个也不少。

那边方祈发现两个大佬不见了,悄悄打开大门走了出来,一转身看见的就是这样的情景。

他愣了一下,第一个反应就是:“又抢劫了?”

沈冬青:“没有哦,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人。”

听到这话,玩家被揍的地方疼得更加厉害。

方祈觉得在这种情况下说这话真的有些离谱。

沈冬青见他不相信,赶紧解释道:“我是正当防卫!”

方祈明白了。

这群倒霉玩家估计是见沈冬青长得傻白甜,想过来抢劫,结果不用说了,全躺地上了。

沈冬青要回了他的小篮子,踢了一脚滚到他边上的玩家,给了方祈一个“你懂的”眼神。

方祈好像明白了,反正这群人是来抢劫的,他念叨了一句:“抢人者,终被抢也。”然后就没有手软,直接扒开离他最近的一个玩家的衣服,把筹码都翻了出来。

沈冬青在那里想:“这句话谁说的?”

方祈:“我自己改编的。”

这群玩家身上都有不少筹码,一个个地翻过去,沈冬青的小篮子都被装满了,上面还垒出了一个小尖儿。

方祈蹲在地上仰起头:“有多少了?”

沈冬青捡起滑落的一枚筹码:“应该有三千个了。”

方祈还有些梦幻:“没想到有这么多个啊。”

他以为还要花个四五天才能筹到,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

沈冬青抿了抿唇角,脸颊上浮现了一个小酒窝:“还得谢谢他们。”

瘦子已经痛不欲生了,现在听见沈冬青的话,恨不得当场暴毙。

他们以为抢了个天真单纯的小白兔,没想到皮一撕开,里面藏着个大佬,不仅没抢到筹码,连自己身上的这些也都搭进去了。

方祈感叹:“每次和沈哥周哥搭伙都通关的这么简单。”

沈冬青:“其实我不想的。”

他叹了一口气:“这样一点乐趣都没有。”

沈冬青真的没想再抢劫。

他本来打算是努力从赌桌上赢到三千筹码,没想到还没赢这么多,就有人送上门来,让他不抢都不好意思了。

真是的,都打扰到他的游戏体验了。

躺在地上的玩家们欲哭无泪。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95章 筹码 下一章:第97章 新模式
热门: 嚣张 夏天,十九岁的肖像 撒野(左肩有你原著小说) 荒诞世界 吞天记 朕在豪门当少爷 瑶池地宫 暹罗连体人之谜 男友是非人类BOSS 亡灵颂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