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 新模式

上一章:第96章 游戏体验 下一章:第98章 战斗轮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既然已经有了三千筹码, 未免节外生枝,方祈自然是想快点离开这个破地方。

可沈冬青不慌不忙, 拎着小篮子摸出了手机, 在屏幕上点了几下,不知道在做什么。

方祈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一看, 沈冬青点开了照相app。

嗯?

这是要做什么?

可能是方祈眼中的迷惑太过于明显了,沈冬青解释了一声:“留个纪念。”

方祈还以为听错了,迟疑道:“……纪念?”

沈冬青:“我还是第一次被抢劫。”

说着,他把前置摄像头对准自己和躺了一地的玩家,来了一个合照。

拍完以后, 沈冬青还特意点出来看了一下,满意地点了点头。

方祈凑过去看了一眼, 虽然拍照技术一般, 但架不住沈冬青天生底子好,就这么随便一拍就挺好看的。

沈冬青拍了照片留念完,还抓出了一把筹码,往每个人的手里塞了一个。

这操作看得方祈满脸疑惑。

沈冬青给最后一个人塞完筹码, 直起了腰,笑眯眯地说:“算你们抢劫成功了。”

玩家们差点握不住那枚筹码了, 他们嘴唇翕动, 想说有本事把抢走的筹码都换回来啊。

可是在实力的差距之下,他们只能含泪收下了苦果。

沈冬青干完了这一切,才好心地放过了地上的一群玩家, 挎着小篮子走向了兑换筹码的地方。

柜台里面坐着一个身穿OL套装的小姐姐,见有人来了,立刻笑意吟吟地转过身来:“请问客人要抵押什么?我们绝对价格公道,不让客人吃亏哦。”

这一轮的赌局才开了两天,小姐姐自然以为沈冬青是来抵押东西兑换筹码的,绝对不会想到人已经凑齐了三千枚筹码。

小姐姐还十分热情地拿出了一张单子放在柜台上,细声细语地说:“您看,一只手臂可以兑换五十筹码,内脏可以兑换一百筹码。”

沈冬青:“不用了。”

小姐姐见客人不上当,有些着急,连忙说:“每日第一个兑换的还赠送百分之五,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哦。”

碰——

沈冬青把小篮子直接放上了前台,打断了小姐姐的话。

只见小篮子中的筹码抖了一下,有几枚都掉了下来。

小姐姐呆了:“这?”

方祈说:“这里有三千枚筹码!”

小姐姐当了这么久的兑换员,还第一次见到这么快就凑齐三千枚筹码的,惊得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她对着筹码发了一会儿呆才反应了过来,上前清点筹码。

数了半天,给出了一个数字,总共有三千两百七十枚筹码。

小姐姐把这个数字记上了本子,说:“有两百七十枚筹码多出来了,你们是要兑换成其他奖励吗?”

沈冬青靠上了柜台,问:“有什么奖励?”

小姐姐从柜台下面拿出了一个宣传单:“上面的都可以兑换。”

沈冬青着把宣传单扒拉了过来,从上往下看。

这宣传单上的东西还挺多,但仔细一看,都是一些没有用的东西。

“挺便宜的唉。”沈冬青指着宣传单,转头找周闻彦,“五十个筹码就可以买个兔女郎了。”

周闻彦走了过来,抽走了宣传单:“买来做什么?”

沈冬青想了想:“也没什么用哦,算了。”

宣传单上的东西大多都是华而不实,兑换出来还有些麻烦。

小姐姐见推销不出去,只能说:“那这两百七十枚筹码就先还给客人了,客人可以在离开赌场前进行消费。”

沈冬青点了点头。

最后他从柜台这里拿回了三张离开的车票和两百七十枚筹码。

他随手把车票塞到了口袋里面,捏着筹码说:“我们再去玩吧!”

反正现在已经拿到了车票,随时都可以离开,他们也不太着急,又回到赌场里面转了一圈。

不到半个小时,方祈觉得心态完全不同了,现在空气是多么的清新,灯光是多么的耀眼,就连那些面露苦相的玩家都变得和蔼可亲了起来。

沈冬青也不在乎输赢,跟个散财童子一样,站在赌桌前,看也不看就直接下注了。

但可能真的是运气来了,他一直押一直赢,玩到最后都觉得没意思了。

沈冬青抱着装了筹码的小篮子:“好无聊哦。”

说完后,他转头一看,附近的玩家都用一种苦大仇深的目光看着他。

别人提心吊胆还赢不了多少,你随随便便赢了这么多,还说不好玩?

沈冬青掏出了那三张车票:“我们还是走吧。”

这车票一出现,瞬间吸引了其他人的目光。

他们虽然没见到过这车票,但是一看就知道,这是离开赌场的关键。

现在大厅里面的玩家分作了两批,一批是曾经去抢劫沈冬青不成反倒是被洗劫的,一批是没有参与抢劫的。

现在曾经去抢劫的玩家是多看一眼沈冬青都不敢,而那群没参与进去的玩家顿时起了邪念。

那些玩家对视了一眼,默默地跟了上去。他们根本不知道在赌场外面发生了什么,看沈冬青这个样子,还以为他是运气好赢了这么多。

沈冬青刚一离开赌场,就发现身后跟上来一群小尾巴。

方祈对此一无所知,还想着赶紧离开赌场,结果走出去没两步,就又一次被一群玩家围了上面。

这场面有些眼熟。

在这群玩家中走出了一个鹰钩鼻:“小兄弟,把车票交出来,我们就……”

话还没说完,沈冬青就“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鹰钩鼻:?

沈冬青捂着嘴,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你、你继续,没事的。”

这么一打断,鹰钩鼻总觉得气氛差了一点,接下去说不太对劲,只能硬生生改口:“把车票交出来!”

沈冬青认真地纠正:“台词不对。”

鹰钩鼻:“谁管你对不对,你把车票交出来就完事了!”

话音落下,他身旁的玩家气势汹汹地向前一步,堵住了沈冬青一行人的退路。

鹰钩鼻十分警惕,说完后,他还瞅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保安,生怕这群NPC会出手制止他们的行为。

还好,保安们没有动,表情还有些奇怪。他们大概是想,这个画面好像刚刚见过,怎么这么快又来重播了?

开局一样,结果也是一样的。

那群玩家在沈冬青面前没撑过三秒钟,就直接躺在了地上。

沈冬青一脚踩在了鹰钩鼻身上,轻松地拍了拍手,摇头道:“一次不如一次了。”

第一次的来抢劫的还能说完台词,现在这一批连台词都不会说了。

鹰钩鼻捂着身上被揍过的地方,迟钝地想到了一点:“还有一次?”

旁边看戏的那群玩家忍不住笑了起来。

自己倒霉的时候觉得没什么,但是别人和自己一样倒霉,当然是开心的。

旁边的保安心里毫无波澜,毕竟都一个晚上看两次了。

沈冬青指挥着方祈把这群玩家身上的筹码搜刮干净了,又是满满的一个小篮子。

方祈还不解:“沈哥,我们都有车票了,还要这么多筹码做什么?”

沈冬青:“奖励啊。”

方祈:“啊?”

沈冬青:“奖励抢劫抢的好的。”

他拎着篮子,直接把筹码递给了围观的瘦子。

瘦子受宠若惊,甚至还有点不敢去拿,就算是拿了也是小心翼翼的。他拎着沉甸甸的篮子,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憋出来两句:“我以后一定好好做人,再也不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了!”

沈冬青感觉到了莫名其妙:“什么啊?我是鼓励你以后好好努力,学习怎么正确的抢劫。”

瘦子:?

地上躺着的玩家:?

沈冬青认真教导:“以后出来抢劫最好少说废话,直接动手,不然是什么都抢不到的。”

瘦子感觉到有些恍惚,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

沈冬青:“听明白了吗?”

瘦子连忙反应了过来:“明白了明白了。”

沈冬青满意地点了点头。

他最喜欢教育别人了!

教育完了瘦子以后,躺在地上的鹰钩鼻不甘心地叫了起来:“我也可以学习,为什么不把筹码给我?”

沈冬青瞥了他一眼:“抢人者,终被抢也。”

文化不高的鹰钩鼻没听懂,十分茫然:“求解释。”

沈冬青微微一笑,露出了脸颊上的小酒窝:“我高兴给谁就给谁。”

鹰钩鼻:……

沈冬青抬脚就要离开,走出去几步,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头对一群跟不上节奏的玩家说:“你们光抢玩家有什么用?那边柜台里全是筹码,他们只说了不能抢客人,有说不能抢柜台的工作人员吗?”

玩家们若有所思。

好像……真的没有。

*

闹了这一通后,赌场里面的玩家懵逼了,NPC也懵逼了。

赌场里面的NPC是花了很长时间来铺垫这次的游戏,先用两天来热身,让玩家们知道赌场的恐怖之处,然后抛出这么这么一个赢到一千就可以离开的条件,坐观玩家互相残杀,杀得血流成河最好。

而玩家们是迫不及待地想离开赌场,可总共只有一万枚筹码,不想留下的人只能去抢别的玩家的,才能达到一千的数字离开赌场。

本来现在的情景应该是玩家们互相防备各自为营,NPC们作壁上观。

可没想到,沈冬青这一番操作,把玩家们都给打醒了,让NPC的打算落了空。

一句话总结,整个赌场都被搅乱了,NPC不知所措了,玩家们打算一起合作去抢劫筹码兑换处的OL小姐姐了。

倒是沈冬青玩好了,拍拍屁股就走了,留下了一个烂摊子也不管。

反正他玩开心了就好,其他的也根本不会来管。

沈冬青拿着车票上了车,和周闻彦坐在了一起,方祈十分有眼色地找了个角落猫着,最好当作不存在。

沈冬青头一歪,靠在了周闻彦的肩膀上。

周闻彦侧头看身边的人:“玩得开心吗?”

沈冬青抓着周闻彦的手指玩着:“一般般吧。”

这个赌场刚开始还有些新鲜劲,到了后面就无聊了。

他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睛。

周闻彦轻轻他的额发,说:“睡吧。”

*

一觉睡醒。

沈冬青发现自己不在车上,而是躺在了熟悉的地方。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发现周闻彦一直在低头看着他。

其实忽略掉沈冬青平时的一些操作,他其实看起来很可爱。

几缕额发落在额头上,睫毛又卷又长,好像小扇子一般,随着呼吸轻轻颤抖,当他睡着的时候,嘴唇微微张开,让人特别想要去亲一下。

周闻彦是这么想的,也就这么干了,在沈冬青熟睡的时候,不知道亲了多少次。

所以沈冬青醒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他看得特别认真。

浅咖色的眼眸中好像只装着一个人。

“嗯?”沈冬青抬手,勾住了周闻彦的脖子,凑上去胡乱亲了一下就又躺了回去,他带着点鼻音问,“在看什么?”

周闻彦按住了想要逃跑的人,加深了这个吻,笑道:“在看你。”

沈冬青稍微清醒了一些,有些不太好意思地侧过了脸颊:“看我做什么?”

周闻彦:“看我的小宝贝啊。”

沈冬青眨巴了一下眼睛,抱住了旁边的枕头。

然后他听见周闻彦说:“我想吃点东西。”

一听吃东西,沈冬青就来劲了,他扭过身,好奇地问:“吃什么?”

周闻彦卖了个关子:“你猜?”

很快,沈冬青就知道周闻彦“吃”的是什么了。

……

周闻彦等这一顿等了很久了,之前被游戏中途打断,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当然要加倍地补偿回来。

好不容易吃饱喝足了,又是一个白天过去了。

沈冬青睡了一觉,又生龙活虎了,他趴在桌子上,晃悠着双腿:“你说我们会不会又被拉去修bug?”

周闻彦给他热了一杯牛奶,放在了边上:“应该没这么快。”

沈冬青双手捧着杯子,咕噜咕噜一口气就喝完了,放下杯子以后嘴唇边上还沾了一层白色的“胡须”。

吃东西的时候太孩子气了。

周闻彦凑过去,亲了他一下,顺便帮忙清理了沾在上面的牛奶。

但是很可爱,他喜欢这样。

腻歪完了以后,周闻彦坐到了边上:“不过也不一定。”

就这傻逼游戏,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来。

毕竟游戏里面的副本有这么多,说不定就再次被它找到一个出bug的特殊游戏场,再把他们拉进去困在里面。

不过要是有下一次他们就没这么幸运了,毕竟这种“场外求助”的特殊道具卡只有一张,不会有第二次了。

沈冬青听他这么说,顿时紧张了起来:“要是下次被困在一个山沟沟里面怎么办?”

没吃没喝还好说,要是没电没网又没好玩的东西,那岂不是和坐牢差不多了?

周闻彦安抚:“只要我们进入其他游戏副本里面就没事了。”

一旦游戏副本开启,除了早就设置好的提醒,游戏不能干预任何事情。

那么也就是说,就算外面出现了百八十个bug,游戏也不能中途截胡把他们从另一个游戏副本里面拉出来。

沈冬青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那我们快点进去吧。”

周闻彦找出了那本黑皮笔记本。

对于别人来说这个道具可能没有用处,不过在他们手里,倒是可以方便快捷地刷出副本信物,进去刷副本。

就是有一点不好,高级游戏场的信物掉落概率很小,目前为止刷出来的都是一些低级场次。

周闻彦打开了笔记本,接着笔记本哗哗作响,直接翻到了其中一页,上面夹着一张东西,拿起一看,是一份信。

信件是一种古老的联系方式,现代人连写字都不怎么写了,更何况是写信。

那么这封信寄过来的地方,肯定是一个落后封闭的地方。

周闻彦打开了信件,上面的字迹依旧清晰。

【……奶奶的身体越来越差了,希望能再见你最后一面……我们就在村子里面没有搬家过,你会回来吗?

落款:阿樱】

*

电动三轮车摇摇晃晃,开在乡间的小路上。

现在正是秋季,一眼望去,两侧都是金黄的麦穗,风一吹,就带来了一阵轻响。

骑着三轮车的是一个老大爷,头发花白,后座上放着一个老式的收音机,播放出来的声音一卡一卡的,但这并不影响老大爷自娱自乐、放声高歌。

滋滋——

终于,这个收音机坚持不下去了,连歌声都没有了,只余下刺耳的电流声。

离得最近的一个男生觉得听着不舒服,忍了一段时间还没停止,就凑过去打算把收音机给关了。可他不太懂这种老旧的设施,就瞎按了几个按钮,还真的被他给止住了电流声。

安静了片刻后,收音机又开始闹腾了起来,男生想要故技重施,还没按上去,噪声中响起了熟悉的游戏声音。

【你已来到古镇】

【你们的身份不同,前往古镇的目的也不同,请完成你们的目的,并安全离开古镇】

【温馨提示:此轮游戏的模式与以往有略微不同,不仅玩家在进步,游戏也在努力学习中,请各位玩家体验新模式,可能比其他游戏场要简单也可能会要了你们的命哦】

这个“哦”字,怎么听怎么欠揍。

游戏说了一通废话后,就飞快地消失了,只留下收音机继续咿呀哎呀地唱着戏曲。

男生不信邪地拍了一下收音机,没能让游戏重新回来解释清楚,还差点把收音机给拍坏了,当场收获了老大爷的一个白眼。

男生被大老爷看得有些发毛,只能放下了收音机,转头看向了电动三轮车上的其他人。

玩家们在进入游戏后就被换了一身符合时宜的装扮,这种操作可以说得上是稀疏平常,只有刚刚进来的一个新人惊讶了一通,其他玩家都比较淡定。

只是唯一不同的是,游戏连随身物品都准备好了,还附上了身份说明,贴心得有些过分了。

男生说:“我是一个私家侦探,来调查一起十八年前的失踪案,失踪者就是在这个古镇里消失的。”说完后他耸了耸肩,“十八年,我寻思着早就凉了吧,等等……”

他翻了一下身份说明:“我的技能是跟踪、开锁?”

在场的老玩家都有些傻了。

怎么游戏这次这么善良,还给分配技能的?

倒是那个新人妹子不知道情况,比老玩家接受得跟快一些:“不就是RPG游戏吗?或者说跑团?我看看我的角色卡……”

妹子翻了翻她的随身物品:“我是个刚毕业的实习医生,因为上一任医生生病不能工作,我被安排过来暂时顶替他的岗位。所以我的技能是救治,但因为是实习医生,只能治疗非致命伤。”

算是个奶妈。

妹子稍稍松了一口气,不管在什么游戏里面,大家总是优先保护奶妈的。

另一个个子高的姑娘说:“我的身份是摄影师,为了拍摄风景来到这里的,技能是说服和图书馆利用,可能是因为摄影师常年在外面跑吧。”

三个人分辨是侦探、医生和摄影。

听起来好像完全不搭,却出现在了同一辆电动三轮车上。

他们自我介绍完毕后,看向了另外两个一直没怎么说话的人。

等等……他们手中的冰淇淋是怎么来的?

玩家们满眼疑惑。

周闻彦捏着不太符合他气质的粉红色冰淇淋,也随大流的开始介绍了起来:“我的身份是从小离开古镇的原住民,在外面读大学,因为奶奶生了重病回来的,技能是亲和和心理学。”

侦探看向了坐在周闻彦旁边的人。

大概是分配了一个侦探的身份,他敏锐地察觉到了两人的关系不一般。

沈冬青咔嚓两口咬下了包裹着冰淇淋的华夫脆,含糊地说:“我是他男朋友,一起回来的。”

这一次游戏没作妖,分配了一个正常的身份。

“技能……”沈冬青看了一眼,“没有?没有给我技能!”

玩家们:?

难道是出BUG了?

就在这时,电动三轮车停了下来,老大爷吆喝了一声:“到了。”

这是一个地处偏僻的古镇,没有现代文明的侵蚀,看起来就像是一卷江南水墨画。

镇子里面的建筑都是白墙黑瓦青石街,唯一的亮色只有远处半山腰上的一座寺庙,白烟袅袅升起,使得寺庙看起来朦朦胧胧的。

玩家们齐齐看着那个寺庙,同时听见游戏的声音再次响起。

【你们好像察觉到了什么,需要过一个灵感检定】

早就熟悉了游戏播放完副本须知就跑路的老玩家:?

倒是医生妹子反应得很快:“我们等于在角色扮演,在游戏里面,不管是搜集线索还是和怪物搏斗,都是要通过投掷骰子来决定的。”说完后,她怀疑地看了眼这些一脸懵逼的老玩家,“你们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老玩家:……

他们也不知道这傻逼游戏会升级学习啊!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96章 游戏体验 下一章:第98章 战斗轮
热门: 黄金瞳 过门 你的选择是?? 介绍下,我对象职业天师 帷幕 嫁给前男友他爸[穿书] 贼猫 所罗门的伪证1:事件 与上帝的契约 定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