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 战斗轮

上一章:第97章 新模式 下一章:第99章 歌谣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医生沉默了片刻, 回答了游戏的话:“……过吧。”

叮——

每个玩家的耳边都响起了骰子落地的清脆声响。

【灵感检定失败】

【你们觉得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寺庙,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侦探吐槽:“只要不是瞎子一看就知道寺庙有问题好吗?”

恐怖片发生的地方就这么几个, 医院、学校、公寓还有寺庙。

更何况每一个出现在游戏副本里面的特殊场景都有用处, 不可能莫名其妙设置一个没用的地方。

医生说:“没办法,根据规则来说就是这样的,如果通不过灵感检定, 什么重要线索都发现不了。”

侦探说:“这傻逼游戏一直不靠谱,我们还是去寺庙看看。”

医生:“可是我们的主线并不是去寺庙,而且灵感检定失败,也获得不了什么线索,我们还是先去该去的地方报道吧。”

她好像是将这场游戏当成了真人跑团, 以为这是和跑团游戏一样,死亡只会撕掉角色卡, 对自己没有伤害。

不过其他玩家们转念一想, 医生说得也对。

寺庙里很可能隐藏着什么鬼怪,他们的任务并不是去招惹鬼怪,而是按照自己的身份去做主线。

摄影师思索片刻,拿起包包里面的相机, 给寺庙拍了一张照片。

这一秒,寺庙定格在了相机屏幕里面。

从屏幕中看去, 寺庙四周突地沉了下来, 外面的一圈红墙像是被泼了一层血,浓稠得化不开。

“看起来挺渗人的。”摄影师收起了相机。

这时候开车载他们过来的老大爷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见他们一群人盯着远处的寺庙看, 乐呵呵地介绍:“这是我们村里的姑娘庙,可灵了,不过今天太晚了,明天你们可以去上柱香,有求必应哦。”

他转身又一指:“这里就是旅店,有什么事还是白天去干吧。”

最后一个字落下,天色突然阴沉了下来,黑云压顶,间或闪过几道闪电。

医生害怕地缩了缩脑袋。

老大爷扇了扇蒲扇:“要下雨咯,快点回家收衣服咯——”

他趿拉着拖鞋,消失在了小巷里面。

巷子里是一栋栋老式的建筑,密密麻麻的堆积在那里,惨白的墙面上镶嵌着四四方方的窗户,就好像是一双双黑洞洞的眼睛,注视着这群外来者。

医生:“听大爷的话吗?”

老大爷的话透露出了一个讯息。

姑娘庙是肯定要去的,另外晚上还是最好不要出门。

沈冬青懒懒地靠在了周闻彦的肩膀上,听这三个玩家谈论着。

侦探:“还是先听大爷的话,明天再行动吧。”

玩家们刚决定先去旅店,雨就噼里啪啦地下了起来,还好不大,他们也不讲究,各个狂奔在雨幕中。

啪嗒——

屋檐上蓄满了一定量的雨水,水珠一滴滴地滑下。

沈冬青伸出手去接,两滴水珠落在了他的手心。雨水看起来并不是清澈的,凑近了还能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腥味。

周闻彦解下了外套:“过来。”

沈冬青甩掉了手上的水珠,凑了过去,一个外套从天而降,将他盖得严严实实的。他扒拉了一下,露出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

周闻彦一手拖着行李箱,一手拎着人,走到了雨幕中。

沈冬青挣脱开了周闻彦的手,撑起了外套,分了一部分给旁边的人。

外套不大,勉强盖住了两个人的脑袋,其他地方就照顾不到了,从肩膀开始几乎都淋湿了。

周闻彦有些无奈。

本来他想着最多淋湿一个人,没想到现在两个人都要淋雨。

沈冬青侧过头,俏皮一笑:“要淋雨就一起淋。”

还好在淋成落汤鸡之前,他们来到了目的地。

没想到这个偏僻的古镇还有个旅店。

一走进去,沈冬青就看见一个牌子戳在墙壁上——移动2G覆盖,上网冲浪真的很快哦!

坐在前台的一个老大妈探出了头:“最近不是旅游旺季,房间都空着,五十一天,你们随便住。”

侦探:“……旅游?”

老大妈不说话,斜眼看他。

侦探怔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了,掏出了几张现金递了过去。

“先住七天。”

老大妈的态度立刻和蔼了起来,就连脸上的皱纹都舒展开了,她以不符合她年龄的速度收起了柜台上的钱,然后说:“唉,你们这些小年轻不就是喜欢到荒郊野外来吗?旺季的时候一批一批的来,我这个旅店才能开在这破地方。”

周闻彦突然开口:“他们都住了几天?”

老大妈眯了眯眼睛:“也没几天,出来玩也不可能玩太久,这个小地方也没什么好玩的,最多住了个四五天就走了。”

侦探问:“大妈,你的旅店开了多久了?这里还有其他旅店吗?”

老大妈打了个哈欠:“年纪大了,记不清楚咯。就这小地方,再有个旅店我都赚不到钱了!”

这么说,古镇就这么一个旅店,外来的人都会选择住在这里。

侦探连忙翻出了一本厚厚的笔记本,翻到其中一页:“大妈,你记不记得十八年前一个名为‘苏小英’的女生住在这里过没有?”

“十八年!”老大妈拉高了音调,“这谁记得噻!”

侦探连忙掏出了一张红票子塞到了老大妈的手里,讨好道:“想想,想想呗?”

老大妈飞快地收起了钞票,咧嘴笑了笑:“我是不记得了,但每个入住的人都有登记,十八年前……应该是放在杂物室里面,你要找啊就自己去找。”

侦探有了线索,顿时喜上眉梢:“谢谢大妈。”

这一群人里面,只有侦探有目标,医生和摄影师一个是过来工作的一个是恰好旅行到这里,都没有明确的目的。

两个姑娘商量了一下,决定先帮侦探找十八年前的登记本。

三个人哗啦啦地上了楼。

沈冬青懒得动弹,坐在一楼大厅的小木凳上,看着外面的雨下个不停。

周闻彦走过去问:“你知道阿樱住在哪里吗?”

这个游戏副本的信物是一封来信,写信的人就是“阿樱”。

阿樱说,她和奶奶住在原来的地方没有搬家,可周闻彦毫无记忆,自然不知道是在哪里。

老大妈听到“阿樱”这两个字,眼中闪过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惊慌,她扭过头,不耐烦地说了一句:“我不认识!”

【需要过一个心理学吗?】游戏的声音贴心地响了起来,【可以分辨她是不是在说谎】

周闻彦没有理会游戏,拎起行李箱,过去喊沈冬青。

沈冬青淋了场雨,整个人都蔫蔫的,不想动弹,只仰起头看着周闻彦。

周闻彦摸摸他的额头:“把湿衣服换了,乖,不然要感冒了。”

哄了一会儿,沈冬青才慢吞吞地站了起来,跟着他一起走上了楼。

这家旅店不知道开了多长时间,上楼的木质楼梯踩起来吱嘎吱嘎的响,灰尘也唰唰得往下掉,让人怀疑下一秒就要从中断裂了。

游戏不死心:【真不进行心理学检定吗?】

周闻彦掀起眼皮:“这还要检定?”

不是一看就知道这老大妈在隐瞒着什么吗?

游戏:……

可是设定就是这样的,你为什么就不能配合一样吗?!

周闻彦懒得搭理游戏,拎着行李箱来到了二楼。

二楼有五个房间,通往三楼的楼梯间那里一扇小门半阖着,里面透出微弱的光芒来,应该就是老大妈说的杂物室了。

两人从旁边经过的时候,里面突然传来了一声尖叫,听起来是摄影师的。

然后医生的声音响了起来,十分急促:“我要进行力量检定!”

叮——

不存在的骰子落下。

【力量检定失败】

医生崩溃了:“走开、走开!”

杂物室里面好像藏着什么恐怖的东西,里面鸡飞狗跳的。

沈冬青想要进去看看,却被周闻彦拉住了。

“先把衣服换了。”周闻彦说得轻巧,“不着急。”

沈冬青低头看了看,大半个身子都被淋湿了,现在挤一挤还会往下淌水,特别不舒服。他抬头看了过去,那三个玩家已经连滚带爬地跑出了杂物室。

侦探连话都说不利索了:“里里里面有……”

摄影师接上:“有鬼!”

这个“鬼”字说得响亮,这一嗓子,引得窗外劈过了一道闪电。

医生神情有些恍惚。

她是新人,就算把这个游戏场带入以前玩过的PRG,也无法减弱亲眼见到鬼怪存在的震撼。

【你们三个收到了惊吓,需要过一次理智检定。成功理智减1,失败理智减1d6】

侦探缓过来了一些:“我们是老玩家,我们不会怕的!”

好像刚才被吓得连滚带爬的人不是他一样。

游戏:【侦探理智减2,医生理智减4,摄影师理智减1】

被报到名字的三个人恍惚了一下,好像在这一瞬间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

沈冬青好奇:“理智有什么用?”

医生的运气不太好,理智减得最多,面色煞白,但还是回答了沈冬青的问题:“根据设定,减少到一定程度就会触发debuff,减到底就会进入疯狂状态。”

沈冬青觉得这个模式还挺好玩的,想要和医生再交流一下,但却被周闻彦强硬地拉了回去。

其他事都没有把湿衣服换下来重要。

沈冬青只好乖乖听话。

旅店的设施老旧,房间面积不大,浴室更是仅供一人使用。

周闻彦在外面收拾行李,让沈冬青先进去洗澡。

沈冬青脱下来了湿漉漉的外套和T恤,赤着脚就走进去了。

也不知道这个房间有多久没人住过了,厕所里面充斥着一股古怪的味道。

沈冬青揉了揉鼻子,拉开了窗户透气,但等了一会儿,这味道不仅没有散开,反倒是越来越浓重了。

他干脆无视了这股味道,打开了水龙头试了试水温。

热水是没有了,只有半热不冷的温水。

沈冬青凑上去先洗头。

温水哗哗流下。

沈冬青低着头,把头发都打湿了以后,他伸手去拿了洗头膏抹在头发上抓了两下,抓着抓着,他突然感觉到脖子上有些痒痒的。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后颈轻轻划过。

【过一个灵感检定】

沈冬青十分配合:“过。”

【你察觉到了什么,停下了洗头的动作,缓缓地抬起了头】

沈冬青干脆地一仰头,发现一团黑发从天花板的缝隙中挂了下来,看位置,正好落在了他的后颈上方。

【是否进入战斗轮】

沈冬青头顶着洗发水的泡泡,好奇地打量着那团黑发:“战斗轮是什么意思?我要和它打架吗?”

他不仅不害怕,甚至还有些蠢蠢欲动,伸手拽了一下那团黑发。

沈冬青一看,这东西还脱发,这么一抓满手都是缕缕发丝。

这个举动可能激怒了那团东西,黑发分开,露出了一张苍白的女人脸庞。她没有身体,只有一团团的黑发,在天花板上蠕动着。

游戏:【你已经错过了最佳逃跑时间,进入战斗轮】

沈冬青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到底什么意思啊?”

要是医生在这里,就知道“战斗轮”是什么意思了。

战斗轮等于回合制游戏,根据敏捷高低,双方各攻击一次,攻击结果由骰子点数而定,点数越小就越成功。

沈冬青还没得到回答,那团黑发先动了,她蠕动着,黑发如同海藻一样摇晃,温柔地裹上了沈冬青的脖子,再一用力,猛地收紧、收紧——

唉?收不紧?

沈冬青直接中途截住了黑发,拽在了手中,想要把这个脱发的女鬼从天花板上拉下来。

叮——

游戏扔了骰子。

【战斗失败,你并未对‘她’造成任何伤害】

话音落下,那团黑发终于没能抵抗住,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她像是知道了面前这人不好惹,蠕动着想要钻入下水道逃跑。

沈冬青一脚踩住,又伸手打开了水龙头,准备先把头上的泡沫给冲掉。

被泡沫淹没的发鬼:……

沈冬青洗完头发,低头见发鬼的头发上也都是泡沫,好心地把她拎了起来,帮她洗得干干干干净净的。

别说,除了脱发以外,发鬼的头发还能浓密的。

沈冬青把鬼洗干净了以后,顺手就挂在了旁边的挂钩上:“偷窥别人洗澡是一件不好的行为,下次不要再干了。”

发鬼不知所措。

可能是小地方的鬼,从来没见过这么奇葩的客人,整个鬼都懵逼了,都忘了攻击了。

游戏沉默片刻,只能宣布:【战斗轮结束,平局】

沈冬青冲了个澡,和游戏对话:“也就是说,如果运气不好,投掷不出好点数,我就不能伤害别人哦不别鬼了?”

游戏:【正确】

无论角色的力量有多高,只要掷骰子失败,就无法进行有效攻击。

这算是游戏专门琢磨出来限制沈冬青这种类型的玩家的。不过可喜可贺,目前为止还找不出第三个这样的玩家,不然游戏被这么玩,干脆宣布倒闭得了。

说完后,游戏关注着沈冬青的情绪。

会生气吗?

每次都是游戏被气得吐血跳脚,一想到能气到沈冬青,游戏的情绪难得波动了起来。

沈冬青:“挺好的啊。”

游戏:???

沈冬青哼着调子,笑眯眯地说:“可以多玩一会儿了。”

不然那些鬼怪都太脆弱了,经不起玩。

不知为何,潜伏在古镇中的鬼怪们都默默地打了个颤。

*

一阵捣腾下来,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沈冬青洗完澡出来,早就忘记了刚才想做的事情,赤着脚趴在窗前看。这里的星星比城市里的要明亮不少,尤其是刚刚被雨水洗过,夜空格外清澈。

周闻彦也洗完了澡,走到了他的身后:“心情不错?”

这里的旅店没有吹风机,周闻彦发梢的水珠滴了下来,正好落在了沈冬青的后颈,顺着弧度一路滑下去,让他缩了缩脖子。

沈冬青:“对呀。”

他把和游戏的对话说了一遍,尤其是无论做什么都要掷骰子这一点。

周闻彦“唔”了一声:“是挺有趣的。”

要是游戏知道它认真学习其他游戏玩法,努力琢磨出来的游戏模式只被轻飘飘地评价了一个“有趣”,怕是血都要被气出来了。

周闻彦取了一块毛巾,给沈冬青擦着头发,随口说了一句:“运气游戏罢了。”

沈冬青回想起之前的赌场,笑嘻嘻地说:“我运气不错。”

周闻彦:“不过……对于新玩家来说不是不是好事。”

沈冬青不解:“嗯?”

“不该太依赖游戏,毕竟……”

周闻彦没有说太多,但他们心知肚明,游戏对玩家来说算不上友好,若是玩家太信任游戏,呵呵……

他拿下了毛巾,低头亲了亲沈冬青的脸颊:“不过这与我们无关,该睡觉了。”

*

大概是第一夜,除了那个厕所里面的发鬼,游戏并没有安排其他的特殊戏码,平稳地度过了这一晚。

第二天清早,玩家们聚在了一楼大厅里面吃早饭。

现在正值淡季,整个旅店就只有他们几个客人。

相比与好好睡了一觉的沈冬青和周闻彦,其他三个人都睡眠不足,不停地打哈欠。

摄影师妹子说:“我听了一晚上的猫叫,想出去看看,傻逼游戏就一直给我掷骰子,一直不成功,就只闭着眼睛躺尸。”

医生:“我也是。”

侦探打了个哈欠:“今天再去杂货室看看,白天应该没什么事。”

医生显然有些害怕:“……还去啊?”

沈冬青喝完了豆浆,放下了碗:“我和你们一起去。”

人多力量大。

侦探这下心中有了底,雄赳赳气昂昂地到了杂货室门口,只是还没进门呢,人就萎了。

“要不……我们一起进去?”

沈冬青上前推了推门,小门是锁着的。

可能是大妈以为他们已经找到了十八年前的档案,就把门给锁起来了。

侦探举手:“我有开锁技能。”

医生适时地说:“有开锁技能也不一定能打开,要投骰子,过个幸运。”

侦探申请过个幸运骰子。

游戏冷冷地说:【开锁失败】

侦探不可置信:“这也能失败?”

咔哒——

虽然投骰子失败了,但门还是缓缓打开了。

玩家们满脸疑惑:?

沈冬青收回了手:“看来我挺幸运的。”

玩家和游戏一同沉默了。

神他妈的幸运!

这扇小门上面出现了一个明显的凹陷,合都合不拢,看样子是报废了。

侦探迟疑地说:“为什么你不投掷骰子也能开门?”

沈冬青有些自豪地说:“因为我也有开锁技能。”他也是祸害了各种门的人!开遍了各个游戏场的木门、防盗门、铁门等各种门。

游戏自己给自己圆场:【……因为这不是开锁】

这是撬门,不简直可以说是破坏门,用得上开锁技能就怪了!

医生喃喃道:“他的力量一定很高。”

沈冬青走了进去。

落后一步的周闻彦冷不丁地开口:“这不是真正的游戏。”

所以不可能完全按照游戏规则来。

毕竟这个游戏副本是真的,人也是真的,死亡不是所谓的撕掉角色卡,而是真正的长眠。

侦探和摄影师打了个颤,好像明白了什么。

小小的一个房间里面堆积着无数杂物,挤得满满当当的,这一群玩家走进去,就连转身的余地都没有。

所以医生和摄像两个妹子在外面,其他三个人进去了。

沈冬青伸手挥开漂浮在面前的灰尘,看向了货架,上面摆放着厚厚一叠登记簿。他吹去上面的浮尘,翻开一看,并不是十八年前的。

侦探蹲了下来:“应该是在下面,上面的我们昨天看了,都不是。就是看到一半的时候,跑出了一个东西……”

游戏:【你们听见了杂货室的深处传来了悉悉索索的声响,在场的玩家过个灵感检定】

【侦探灵感检定失败】

【周闻彦灵感检定失败】

【沈冬青灵感检定……大成功!】

游戏语调诡异:【你看见天花板上突起了一张张的脸,他们在哭嚎在狞笑在仇恨地凝视着你,他们呼唤着你,想要你成为他们的一部分】

【你感觉到了内心深处的恐惧,想要逃离这里,但……】

游戏的台词还没背完,就见沈冬青抬起了手,和天花板上的人脸打了个招呼:“嗨——”

游戏忍无可忍:【……能配合一下吗?】

沈冬青耸了耸肩:“可是我一点也不害怕啊,不太会。”

游戏:……

过了一会儿,沈冬青反应过来了。

这游戏这么努力想要创造一个更好的游戏模式,他不应该不配合,这样会打击到游戏的积极性的。

于是沈冬青思索了片刻,浮夸地说:“啊,我好害怕哦!”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97章 新模式 下一章:第99章 歌谣
热门: 豪门老男人撩又甜 斯托维尔开膛手 我在蛮荒忽悠人 我在动物世界玩逃生 我被豪门老男人缠上了 装A后被死对头标记了 抑制剂的错误使用方式 血腥的收获 暗夜女子 神印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