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歌谣

上一章:第98章 战斗轮 下一章:第100章 幸运检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游戏感觉有些玩不下去了。

可是没有办法, 自己搞出来的新模式,只能含泪玩下去。

【你忍住恐惧仔细观察, 发现天花板上的面孔清秀, 都是女人的模样,她们的嘴唇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些什么】

【请过一个聆听检定】

沈冬青配合:“过。”

【聆听失败。】

【那些声音在你耳中化作毫无意义的呻吟, 只能能感受到她们十分痛苦……】

游戏停顿了一下,【你在做什么?】

沈冬青搬了一张小凳子,站了上去。

这个杂货室在楼梯下方,本来不不高,沈冬青这么站上去, 几乎要碰到天花板了。

他听见游戏的问题,理所应当地说:“听不见是因为太远了嘛, 我离近一点就能听见了!”

【……】

沈冬青等了一会儿, 反应了过来,说:“过一个聆听检定。”

【聆听检定成功】

【你听见她们说……】

沈冬青打断了游戏的话:“别叭叭了,我自己会听。”

可能是过了聆听检定的缘故,沈冬青听见了天花板上的人脸轻轻呼气, 所有意义不明的声响汇聚成了两个字。

“姑娘——姑娘——”

沈冬青:“姑娘?”

他听明白了以后,就跳下了小凳子。

侦探连忙询问:“你看见了什么?”

沈冬青指了指上面。

侦探抬头, 却只看见垂挂着吊灯的天花板, 什么都没有。

沈冬青:“她们说了‘姑娘’这两个字。”

侦探下意识就联想到了位于半山腰的姑娘庙,他转过神来,说:“我找到了十八年前的登记簿, 苏小英确实住在这里过。”

苏小英是他的任务目标。

侦探说:“在登记簿上,苏小英住在阁楼上,我觉得可以去看看。”

医生犹豫了一下:“游戏通知我去村医务室报道。”

摄影师说:“我也接到通知了,游戏说,我对姑娘庙十分好奇,想要近距离拍摄那边的照片。”

听起来是一个十分作死的行为。

但是没办法,根据剧本和人设,他们身为在现代化社会成长起来的新一代青年,是不会一遇到事情就往灵异鬼怪上面想的。

这个死,该做还是得做。

于此同时,沈冬青和周闻彦也听见了游戏的声音。

【因为老大爷善意的提醒,你选择在旅店度过一夜,第二天醒来,雨已经停了,你想要赶紧去办正事,去探望重病的奶奶】

【你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古镇,就再也没回来过,对于奶奶的记忆十分模糊,只记得老家旁边有一棵樱花树】

沈冬青:“樱花树?”

可樱花不是在春天开的吗?

在秋天去找一棵樱花树,跟游泳池里摸鱼有什么区别?

医生背着小药箱出去了,在离开前说:“旅店老板娘肯定知道,你们可以去说服她让她带你们去找樱花树。”

医生可能想着村医务室不太可能有危险,脚步比较轻快。

与她截然相反的是摄影师,看起来就像是去给自己上坟一样。

沈冬青歪了歪头:“说服?”

大妈正坐在柜台里面看电视剧,摇着扇子磕着瓜子,笑得连眼睛都看不见了。

正在她看得入迷的时候,一个人影杵在了面前,挡住了墙壁上的电视剧。

大妈一挥手:“去去去,走远点。”

沈冬青靠在柜台上,好声好气地说:“大妈,问个问题,这附近有樱花树吗?”

大妈十分不配合:“没有,不知道。”

沈冬青想了想,按照医生说的,要求过个说服骰子。

【……大失败】

【大妈的意志坚定,并没有被说服】

沈冬青换了一种说服方式。

物理说服。

不过这种方式大多用于非人NPC,面前这个大妈明显是人类,沈冬青拥有尊老爱幼的美好品德,当然不会直接下手了。

他选择好好说服。

沈冬青握了握小拳头。

大妈一脸无所谓,根本没把沈冬青的“说服”放在眼里。

然后沈冬青轻轻一拳下去,“砰”得一声,结实的木柜上多出了一个深坑。

大妈被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了下来:“你你你要做什么?”

沈冬青和善地笑了笑:“别紧张,我们是好人,就是想问个问题。”

大妈小心翼翼地瞅了一眼柜台。

这柜台结实得很,都用了十多年了,没想到这斯文的小青年一拳拍下去直接对穿了,要是这砸在人身上……

大妈咽了咽口水:“我我我好像想起来了。”

【……你说服了NPC】

大妈说:“就在山脚下,有一户人家在旁边种了一棵樱花树,你们一过去就能看见了。”

沈冬青收回了手,笑眯眯地说:“谢谢!”

大妈捂着砰砰乱跳的心脏,看着两个人走了出去,一口气还没喘回来,就又见那个斯斯文文的小青年又折了回来。

大妈连忙指天发誓:“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沈冬青疑惑地瞅了她一眼,抓了一把瓜子就又出去了。

大妈:……

这到底是什么客人啊!

*

沿着青石小路走出去,两旁的建筑渐渐变少,等来到通往姑娘庙的小路上时,四周已经都是荒草了。

远远看去,只有一间土坯房在荒郊野外。

难怪大妈说,只要一过去就能看见了。

沈冬青和周闻彦靠近了那间土坯房,从外面可以看见院子中种着一棵树,枝头光秃秃的,不知道是不是樱花树。

大概是名分淳朴的缘故,院子的大门都是打开的,沈冬青还有点失望。

两人走了进去。

里面太过安静了,一点声响都没有,好似根本没有人住,就连门板上贴着的红对联都褪色成了灰白。

吱嘎——

沈冬青推开了一扇木门,一阵风打着卷过来,带着一股腐朽的气息。

这个土坯房不知道是什么年代建的,连电都没有通,只能借着屋顶上漏下来的光芒照亮。

里面一片灰暗,隐隐可以看见一张苍白的脸庞一闪而过,但因为太黑了,根本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

周闻彦差不多已经摸清了这个新模式的游戏方式:“过一个侦查检定。”

可能是运气不太好,两个人都检定失败了。

游戏带了点幸灾乐祸的味道:【在黑暗中,你们什么都没有发现,只以为是眼花了】

沈冬青默默地扬起了头,一言不发。

游戏早就习惯了这两个刺头玩家的骚操作,见状还有些奇怪,难得发出了疑问:【……你在想什么?】

沈冬青:“我在想把天花板掀掉的难度大不大。”

【……】

沈冬青俏皮一笑:“开玩笑的啦。”

话音刚落,他就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伸手抓向了苍白脸庞闪过的地方,拎起那里的东西就往外走。

【???】

沈冬青的思路简单粗暴,既然房间里面太暗,那把东西拿出来不就可以看见了吗?

走出了土坯房,沈冬青低头一看。

是一个相框,相框里面镶嵌着一张照片,拍摄的地方就是在这个小院里面。梳着麻花辫的少女笑容灿烂地对着镜头,背后是热烈绽放的的樱花树。

周闻彦跟了过来,看向了照片上的少女,说:“这应该是阿樱。”给他们写信的那个少女。

“咳咳咳……”

一阵咳嗽声从身后传来。

两人同时转过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身材矮小枯瘦的老太太站在了门口,一手搭着门,咳得喘不过气来。

“你、你们……”老太太的目光落在了周闻彦的身上,原本涣散的眼睛突地锐利了起来,“你回来做什么?”

周闻彦拿着相框走了过去,喊了一声:“奶奶。”

只可惜,温馨的认亲戏码并没有发生。

老太太以不符合年龄的速度夺走了周闻彦手中的相框,恶狠狠地说:“快走!快走!谁让你回来的!快给我离开这里!”

说完后,老太太就蹒跚着走回了房间,没有再多看一眼。

要是在平时,周闻彦早就把NPC说服(物理)并让其配合了,可现在在这里的是一个风烛残年的人类老太太,不太好动手。

眼看着老太太的身影就要消失在黑暗中,周闻彦突地想起了给信中的“阿樱”,开口道:“是阿樱写信给我,让我回来的。”

很明显,老太太打了个哆嗦,她停住了脚步,声音带着些颤抖:“我们这里没有这个人!你肯定是搞错了,错了!”

游戏贴心地问:【需要过个心理学吗?】

沈冬青跟看傻子一样:“瞎子都知道她在说谎好不好?”

游戏回以沉默,但心里已经崩溃了。

它就不应该搞这种乱七八糟的新规则!

老太太把两个人都赶了出去,没有因为周闻彦的身份而特殊对待,在赶出去以前,她用浑浊的眼睛死死盯着周闻彦,语调都变形了:“快点离开这里,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还有,千万不要去姑娘庙!”

砰——

木门紧紧合拢,老太太还在里面上了锁,以免他们再回去。

沈冬青看着破败的木门,提议道:“去姑娘庙看看?”

在这个游戏,不作死是不可能通关的。

更不用说,姑娘庙是关键的线索。

游戏趁机出来找存在感:【虽然奶奶警告了你不能去姑娘庙,可越是不能去的地方就越是好奇,身为在新时代成长起来的你并不相信怪力乱神之说,直接前往了姑娘庙】

前往姑娘庙的小路又窄又陡,沈冬青和周闻彦一前一后的走在上面,大概十分钟后姑娘庙就出现在了眼前。

可能是昨晚刚下了一场雨,姑娘庙外面的墙壁就像是刷了一层层的血,远远就能闻到一股腥臭味。

等走进去以后才发现,姑娘庙里面其实破败不堪,一个香客都没有,,院子里肆意地生长着杂草,只有中间一条小路可供通过。

顺着小路进去就是姑娘庙的主殿,摆在正门口的香烛都已经燃尽了,上面的屋顶也一直漏水,供奉在那里的不是什么神佛雕塑,而是一个石像,看起来雕得是一个姑娘,它好像注视着每一个走进来的人。

沈冬青迈过了门槛,走了进去。

姑娘庙好像荒废了很久,里面都闲得长出草来了,如果真按老大爷说得“有求必应”,那应该客似云来。

可现在一个原住民都没有。

沈冬青晃悠了一圈,没找到什么线索,倒是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晕倒了的摄影师。

摄影师在晕倒前可能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画面,满脸都是惊恐,手中还紧紧捏着她的照相机。

沈冬青蹲下来看了她一会儿,抽走了那个照相机。他按了一下,屏幕亮了起来,最后一张拍的照片是姑娘庙里面的石像,看起来没什么特殊的。

周闻彦见沈冬青在里面耽搁得久了,就找了过去。

沈冬青朝他招了招手,站了起来把照相机递了过去:“她晕倒前拍了这个。”

周闻彦低头看着屏幕,也没看出不对劲的地方。

这时候摄影师悠悠转醒。

她呻吟了一声,看见两个人杵在她面前,完全忘记了地上还躺着一个人,认真地看着照相机。

摄影师腿有点软,艰难地爬了起来,那两个人也没有要搭把手的意思。

“你们……”

周闻彦把照相机还了回去,问:“你在晕倒前看见了什么?”

摄影师神情恍惚,脑子明显迟钝了不少:“我、我看见了樱花树……”

更细枝末节的东西她已经不记得了,只记得那一片开得灿烂的樱花树。

传闻,樱花树下埋了死人,才会开得这么艳丽。

摄影师费劲地回想,只冒出了浑身虚汗,除此之外,再也想不起其他。

沈冬青在姑娘庙里面没找到什么线索,加上在外面转了半天了肚子有点饿,就提议先回到旅店。

周闻彦没有异议,摄影师是巴不得早点离开这个地方,拼命地点头。

三个人朝着姑娘庙外面走去,在跨过门槛的时候,游戏声音响了起来:【你们在姑娘庙一无所获,打算离开,可在离开前,你们下意识地回头看去,姑娘石像在对你们微笑】

【你们像是迷惑了一般,想要向姑娘石像许愿,‘反正老大爷说有求必应’你们这么想】

【请进行意志检定】

【沈冬青检定成功】

【周闻彦检定成功】

【摄影师意志检定……失败!】

摄影师收回了迈出的那条腿,像是被无形的丝线牵引着一般,走回到了姑娘石像面前,她双目呆滞,口中喃喃着:“许愿……有求必应……”

她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姑娘石像面前,额头重重地磕在了地上,发出令人牙疼的一声轻响。。保持这个动作片刻后,她缓缓地直起了上半身,张口:“……”

摄影师还没来得及说出愿望,就有人比她更快。

沈冬青抢先一步来到了石像前,“啪”得一声双手合十,微微弯腰,说:“有求必应是吗?麻烦你让傻逼游戏早日倒闭。”

石像:……

游戏:……

不要人身攻击行不行?

这么一打岔,摄影师恢复了正常,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这、这是怎么了?”

沈冬青:“傻逼游戏让你对这玩意儿许愿呢。”

摄影师:“许愿?”

周闻彦盯着毫无变化的姑娘石像,说:“大概是必须有人许愿才能进入到下一个剧情,不然会卡在这里。”

摄影师就是那个幸运儿。

她哆哆嗦嗦:“我、我许了什么?”

沈冬青:“我许了,有求必应,这可不能浪费了。”

必须有一个人许愿。

摄影师投掷了一个失败骰子,本来应该她许愿的,可沈冬青抢先了,她就从被游戏控制的状态中脱离了出来。

听见不是自己许的愿,摄影师稍微好了一些,她又问:“你许了什么?”

周闻彦也双手合十:“傻逼游戏早日倒闭。”

摄影师:???

她好像有点明白过来了,从地上爬了起来,正对着对着姑娘石像,声音意外的高扬:“麻烦你让傻逼游戏早日倒闭!”

游戏:……

人身攻击还组团来的是吗?

三个人依次许完了愿,走出了姑娘庙。

所谓上山容易下山难,花费了比上来多一倍的时间,才走回到了那个土坯房附近。

摄影师的体力不太行,靠在树上休息了一会儿。

正巧一阵风吹来,一片粉色的花瓣打着卷飘了过来。

摄影师接住一看:“樱花?”

这个季节怎么可能会有樱花?

顺着风吹来的方向看去,原本光秃秃的樱花树枝头开满了粉白的樱花,开得比春季还要灿烂。风一吹,成片的樱花花瓣如同下雨一般落下。

咣当——

那两扇木门摇晃了一下,彻底被风给吹开,让外面的人可以看见樱花树的全貌。

摄影师的反应就是拿起照相机给这反季节的樱花拍了一张照片,拍完以后当场面色惨白,一副要吐的样子。

沈冬青凑过去看了一眼,在摄影师拍的照片中,樱花树上挂着一个枯瘦的人影。

正是之前见过面的老太太,她被挂在樱花树的树枝上,双脚点地,头低低垂下,随着樱花花瓣一起在风里晃动。

沈冬青抬头,在屏幕外的樱花树上并没有看见那个老太太,又低下头,看向了照相机。

就错眼了这么一瞬间,屏幕里的老太太抬起了头,脸上的皱纹和老人斑都丝毫可见,她的目光阴毒,嘴唇扭曲地张开,像是在说些什么。

【你好像察觉到了什么,请过一个灵感检定】

叮——

无形的骰子落下。

【灵感检定……大成功!】

沈冬青再次抬起头,那棵樱花树上的樱花抖动着,形成了一张张扭曲的人脸,她们一动,脸上的花瓣就哗哗地往下掉,她们在说:

“姑娘啊,姑娘啊,十六出门十七嫁人十八像支花,姑娘啊,好姑娘,她是个好姑娘——”

刚开始她们还是唱着乡谣,后来声音扭曲,几乎变成了恶毒的诅咒。

游戏迫不及待地宣布:【你听见了樱花树唱的歌谣,感觉到了一股寒意升腾上来,请进行理智检定——】

沈冬青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是唱得挺难听的。”

游戏咆哮了起来:【你不害怕吗!!!】

感叹号差点化作了实体戳在沈冬青的身上。

沈冬青想了想,认真建议:“害怕倒是不至于,就是唱得太难听了,希望以后有唱歌环节希望你把员工培训一下。”

【好……好的……】

游戏再次庆幸自己只是一串数据,要是真是实体,那不是要被气死再气活回来?

沈冬青和游戏商量了起来:“要不你还是给我个理智检定吧,我听着这歌唱得挺难受的。”

这群鬼唱得和招魂曲一样,与其说是唱歌,不如说是在叫魂。

沈冬青表示,要是搁晚上来这么一嗓子,说不能下吓晕两三个胆小的。

【……不行。】

这沈冬青都这么淡定了,一点害怕的样子都没有,根据规则,游戏也不能强行投掷骰子,只能不甘心地放弃了。

话音落下,沈冬青眼前一花,再看樱花树已经恢复正常了,满枝头的樱花也不见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以及树枝上挂着的老太太。

在他们离开以后,老太太不知道为什么就想不开了,在门口的樱花树上吊自杀了。

游戏不死心地跳了出来:【因为直面了NPC的死亡,在场所有人进行理智检定,1/1d6】

【摄影师理检定失败,理智值减4;周闻彦检定失败,理智减1;沈冬青检定失败,理智减2】

摄影师之前就被扣了1点理智,加上现在的,足足扣了5点理智,她的嘴唇苍白、头昏脑涨,都不能进行思考了。

沈冬青和周闻彦扣得太少,都没什么感觉。

沈冬青摸了摸下巴,突然发现了一点:“我们都没有看见骰子,怎么知道是投了多少?”

游戏沉默片刻:【请不要质疑游戏的公平性】

沈冬青:“我倒不是质疑公平不公平的,就是觉得你太傻逼。”

又被人身攻击的游戏差点被气得吐血了。

【……游戏无法操控最终掷骰结果,游戏一直公平公正】

沈冬青无辜地眨巴了一下眼睛:“以前也没发现你这么傻逼啊。”

以前进去游戏副本,游戏播报完流程就歇逼了,全程隐身。

现在好了,进来以后还在不断地叭叭,简直就是烦人,时不时就要出来蹦跶一下。

沈冬青和它商量:“以后能不出来吗?”

游戏:【……不行】

沈冬青扭头对周闻彦说:“它说不行。”

周闻彦揉了揉沈冬青的脑袋:“不理它就是了。”

沈冬青“哦”了一声:“我知道,反正它傻逼。”

游戏含泪发誓。

总有一天它要把这两个人搞死!!!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98章 战斗轮 下一章:第100章 幸运检定
热门: 青铜神灯的诅咒 彷徨之刃 你丫上瘾了? 蝴蝶杀人事件 疑点 轮回亿万次之后 逃生游戏BOSS怀了我的孩子 耳语之人 琉璃美人煞 死亡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