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失去理智

上一章:第100章 幸运检定 下一章:第102章 苏小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夜色浓重。

在一片浓得化不开的黑暗中, 玩家们只能看见两只白灯笼挂在树杈上,随着风轻轻摇晃。下面坐着两桌客人, 他们的脸色在烛光的照耀下显得如同死人一般。

医生:“我申请过个人类学。”

对于这个谨遵规则进行玩耍的玩家, 游戏报以了极大的耐心:【你并没有人类学这个技能,失败的几率很大。】

医生:“投。”

叮——

骰子落了下来,在玩家们看不见的地方, 骰子打了个转,缓缓停住。

【很遗憾,】游戏说,【你失败了。】

沈冬青问:“人类学是什么?”

医生说:“可以对面前的NPC进行检定,确认他们是不是人类还是别的什么生物。”

沈冬青笃定地说:“不是鬼。”

医生有些怀疑:“为什么这么确定?”

看起来这一群原住民就不正常好吗?

沈冬青:“鬼没必要吃东西。”

医生:?

判定就这么简单的吗?

游戏的声音冷不丁地响了起来:【介于双方距离过近, 每三分钟进行一次幸运检定】

【失败会被这群原住民发现,成功可以潜入灵堂】

【侦探, 检定成功】

【摄影师, 检定成功】

【医生,检定……失败】

那群原本坐在圆桌上低垂着的原住民“唰”得抬起了头,脖子扭动了一下,同时转向了医生。他们的眼睛空洞洞的, 倒映着一抹白光,但嘴唇却意外的鲜红, 他们僵硬地勾起了嘴角, 毫无笑意,就像是脸上带了一张面具。

医生到底是新人,从没见过这阵势, 忍不住尖叫了一声,连连倒退。

与此同时,其他人的检定成功也出来了。

【周闻彦,检定成功】

【沈冬青,检定……大失败!】

大失败,比医生还要倒霉。

游戏幸灾乐祸地描述:【你看见灵堂正中央的老太太坐了起来,她脸上盖着的白纸顺从地形引力掉了下来,露出了一张正在腐烂的脸庞。她已经变成了一滩烂肉,眼眶上挂着半截蛆虫,但就算如此,她还是朝着你伸出了手臂,连带着手腕上挂着的金首饰叮当作响,同时口中发出“咯咯”声响】

【理智检定,成功,扣除……】

沈冬青大步走了过去,捡起了那张白纸顺手就拍在了老太太的脸上。老太太抽搐了一下后,又安详地躺了回去。

游戏感觉这个理智扣除不下去了。

那群原住民也发现了沈冬青,在大失败的前提下,他们无视了医生,而是选择紧紧盯着他。

沈冬青抬手打了个招呼:“嗨——”

人群中的大妈莫名地感觉有点冷。

原住民们低声交谈了起来。

“这是哪里来的人?”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快点把他赶出去!”

游戏:【你可以过个说服】

沈冬青:“过。”

【说服成功】

【请开始你的表演】

沈冬青:?

都说服成功了还表演什么?难道要他当场表演一个大闹灵堂吗?

还好有人及时出现,打断了他的奇思妙想。

刚刚被惊吓到的医生又被投了一个理智检定,扣了2点理智,开始发癫了。

她仰着头闭着眼睛,双手交握抬至胸前,口中唱着歌:“姑娘啊,姑娘啊,十六出门十七嫁人十八像支花,姑娘啊,好姑娘,她是个好姑娘——”

沈冬青评价:“唱得比之前好听多了。”

看来游戏还是会吸取经验进行改进的,值得表扬。

游戏:【……】

医生唱完之后就虚脱了,软软地倒了下去,被摄影师搀扶住。

那边原住民也听到了这歌声,脸色狠戾了起来,阴晴不定地看着这一群人。

可能是沈冬青刚才投掷的说服骰子成功了,就算没有解释,大妈自然而然地站了出来:“这是我的客人。”

原住民听见大妈说的话,表情变得意味深长了起来。

“又是你的客人?还真是巧啊。”

“既然是你的客人,那你快点把人带回去,不要让他们再出来乱跑了。”

“就是,打扰到我们办丧事就不好了。”

大妈直点头:“快点和我回去吧。”

现在医生晕倒了,玩家们减员一名,又被原住民发现了,他们只能选择现行回到旅店再做打算。

此时周闻彦亮出了身份卡:“这是我奶奶。”

原住民们停下了动作,打量着他,然后有一个人说:“难怪看起来这么眼熟,原来是周阿奇的儿子啊!”

“你们不是早就搬出去了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周闻彦解释:“有个人给我寄信,说奶奶生病了,就回来了。”

有人随口一问:“谁给你寄得信啊,这也太落伍了,现在我们都用手机了,快得很。”

周闻彦:“是我姑姑周阿樱。”

这个名字一出,在场的原住民的表情变得古怪了起来,在沉默了片刻后,他们生硬地转开了话题。

“那你既然回来了,就一起送老太太一程吧。”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这些外乡人赶紧离开这里,不然我们不客气了。”

侦探和摄影师带着医生走了,沈冬青还站在那里。

原住民不耐烦地说:“你快点走,这不是你该待得地方!”

沈冬青一把抱住了周闻彦的手臂:“这是我男朋友。”

原住民:?

不好意思,在大山里面长大的原住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请进行说服检定】

沈冬青一本正经地进行了说服:“他奶奶临死前想看他成家立业。”

【说服……大成功!】

原住民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设定,让周闻彦和沈冬青都留了下来,他们则是去准备送葬用的东西。

大概是因为周闻彦从小在外面长大并不了解古镇里面的习俗,原住民们并没有让他参与进送葬活动,而是让两个人在队伍的最后围观。

老太太的尸体被装入了一口薄棺里面,没想到这个地方还兴陪葬,里面铺了一层薄薄的黄金,随后四个原住民扛起了棺材,朝着后山走去。

按照农村的习俗,送葬过程中应该放鞭炮撒纸钱,可在这里异常的安静,大家都低着头一言不发,就算是扛棺材的动静也尽量压到最小,生怕惊醒了某种可怕的存在。

周闻彦和沈冬青落在队伍后面,看着原住民们经过了老太太生前住的土坯房,经过了半荒废的姑娘庙,最终来到了半山腰的一口小水潭前。

原住民们没有任何交流,把棺材放在了小水潭边上,统一朝着棺材拜了一拜,然后扭头就走了,没有要将老太太入土为安的意思。

在离开前,沈冬青还回头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棺材的盖子被打开了,风一吹过,撩起了老太太脸上盖着的白纸。

白纸轻薄,被吹入了小水潭中,缓缓飘动着。

*

送葬结束。

回到旅店后已经是深夜了。

大妈走了进去,打开了大厅里面的灯。

橘色的灯光洒下,大妈好像活了过来,表情生动了一些,又重新变成了那个市侩精明的中年女人。她的脖子和手上戴着黄金链子,在灯光下熠熠发光。

大妈打了个哈欠:“早点睡吧——”

周闻彦冷不丁地说:“我们去许愿了。”

大妈被吓得差点下巴合不上去,她一手托着下巴,含糊地说:“许愿?许什么愿?”

沈冬青趴在周闻彦的肩膀上,半眯着眼睛说:“姑娘庙啊。”

大妈听到这三个字,眼中的睡意顿时消散了,她警惕地看了看四周,在确定没有其他人在的情况下,她才神神秘秘地开口:“时间不对。”

“有求必应,哪里这么简单噻。”

“9月18日,你们9月18日的时候再去,保管你们心想事成!”

“这是看在你老爸的份上我才告诉你的,想当年我和你老爸咳咳……”

说完后,大妈就扭着腰走了。

18日肯定是一个关键的日子。

苏小英在9月18日失踪,而按照大妈所说,在9月18日才能去姑娘庙许愿。

沈冬青趴在床上,双脚在半空中摇晃着,他望着窗外,从这里正好可以看见位于半山腰的姑娘庙,只是现在太黑了,什么也看不清楚。

“我觉得是镇民相信邪教,供奉邪神,把苏小英当作祭品了。”他摇头晃脑,“封建迷信要不得啊!”

周闻彦捏捏他的脸颊,笑道:“封建迷信?”

沈冬青拍开周闻彦的手,哼哼了一阵,说:“我才不封建迷信,我可喜欢当人了。”

可惜这傻逼游戏不配合啊。

如果能回到现实世界,沈冬青一定好好做人,绝对不搞封建迷信。

周闻彦搂着人,一起躺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沈冬青突然说:“我想起了一些以前的事,你呢?”

只要回到鬼城,他有种预感,只要回到鬼城,他的过去身上的谜题都能够解开,他会找到自己的身份。

同样是失去过去,那周闻彦呢?

周闻彦低头,对上了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唔……不太重要,我以前大概是个普通家庭里的富二代。”

其他零星的记忆确实不太重要。

周闻彦能记得他曾经和沈冬青结过阴亲就够了,剩下的,只要离开这个游戏就能知道了。

沈冬青闭上了眼睛,就在快睡着的时候,他突然说:“鬼门快开了。”

距离鬼城打开的日子不远了。

估计等这个游戏副本结束,很快就可以进入其中了。

周闻彦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睡吧……”

沈冬青用额头蹭了蹭身旁的人,沉沉睡去。

*

第二天醒来,周闻彦打算去半山腰转一转,再去瞻仰一下老太太的遗容。

侦探举手表示要一起去。

摄影师一听到“老太太”这三个字就脸一白,显然对她造成的心理创伤还挺严重的,但她还是强撑着要一起去。

医生不用说了,经历昨天一晚,她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找到线索,也加入了其中。

于是一行人浩浩荡荡地朝着半山腰去了。

等到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古镇中后,空无一人的街道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的身影,他们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门,如游魂一般飘了出来。

街道中响起了窃窃私语。

“十八年了……”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十八年了,我们可以解脱了……”

*

按照昨天晚上的记忆,一行人顺利地来到了小水潭边上,那里横着一口薄棺,棺材盖是打开的。

摄影和医生两个妹子没敢过去,就连侦探都咽了咽口水,决定先给自己做一番心里建设。

沈冬青胆子最大,毫无顾忌地走了过去,望了一眼。

棺材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只留下了下层陪葬用的黄金。

老太太凭空消失了。

黄金金灿灿的迷人眼,但对于玩家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只有医生见脚边落着一个金手镯,实在精致,就悄悄捡了起来揣在了兜里。

沈冬青:“诈尸了?”

可昨天晚上都好好得躺在棺材里面,难道是嫌棺材太硬睡不舒服,起来换个地方睡了。

医生白着脸说:“我们都过个侦查吧,说不能发现什么。”

【侦探检定成功】

一来就是个开门红。

侦探指着地上的痕迹说:“尸体是被人拖走的。”

其他人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小水潭的周围是一片沙滩,上面留着一条长长的痕迹,看样子就是尸体被拖动的时候留下来的。

【医生检定失败】

【周闻彦检定失败】

【沈冬青检定失败】

【摄影师检定……大成功!】

医生倒吸了一口冷气:“大成功!”

侦探乐呵呵地问:“大成功不好吗?”

医生纠结了一下,说:“大成功意味着会看见一些……”

话还没说完,那边摄影师就眼睛一翻,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游戏开始描述起来了:【你看见了腐朽的尸体躺在棺材里面,夜里一片寂静,风一吹过,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

【那声音并不是由树木发出来的,一只触手蠕动着,从阴影处爬了出来,在经过的地方留下一滩粘液,触手慢慢地攀爬上了棺材,它卷起了那具尸体,又慢慢慢慢地缩回了黑暗中】

【触手的顶端生长着一连串的肉瘤,红里透紫紫中带红,就好像过于成熟的葡萄,在搬运尸体的途中,肉瘤被挤压爆开,汁水四溅,“噗——”如同一颗葡萄被压扁了】

这画面描述得让人感到恶心,更不用说直面原场景的摄影师了。

她立刻经过了理智检定,还好是一个大成功,只扣了1点理智,不然这么扣下来她都可以当场发疯了。

医生:“我再也不想吃葡萄了……”

沈冬青:“游戏描述得还挺好吃的啊,我有点想吃葡萄了。”

其他玩家用惊恐的眼神看着沈冬青,默默地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侦探:“呕——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啊?”

沈冬青:“章鱼?”

侦探:……

不仅是葡萄,看起来接下来他连章鱼都不想去碰了。

周闻彦:“邪神。”

侦探瞬间就想起了贴在旅店墙壁上的“远离邪教”的宣传单。

周闻彦:“古镇原住民每十八年供奉一次邪神。”

侦探突然反应过来了:“所以我要找的苏小英已经嗝屁了?”他有些沮丧,“那这样我还怎么把人找到带回去啊?”

沈冬青:“又没说死的活的。”

游戏没说是怎么样一个形态的“苏小英”,就算带身份的一部分回去或者是一捧骨灰也算是把人给带回去了。

侦探想通了以后,瞬间就恢复了斗志:“走,我们去找邪神!”

医生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摄影师,说:“我留下来照顾她吧。”

摄影师昏迷不醒,就这么放在荒郊野外的也不行。

只能留一个人来照顾她。

医生觉得去找邪神肯定是很危险的,还不如留下来摸鱼,就连忙要求接下这个事情。

还好其他玩家并没有想到这一点,就答应了下来。

*

侦探一路侦查了过去,在人设和技能的加成下,他运气还算不错,基本都能成功。

就这样按照地上的痕迹走去,越来越偏离上山的小路,草木狂野生长,几乎都没有落脚的地方了。

侦探走得非常艰难,手上脸上都被树枝抽了几道,身上更是被蚊子咬了好多个大包,他回头一看,顿时不平衡了。

周闻彦在前面开路,把伸出来的树枝全给折断了,地上的杂草也被踩在了脚下,让跟在他后面的沈冬青轻轻松松地就能走过来,不用说蚊子了,就连一点油皮都没蹭破。

侦探:“能换个位置吗?”他也想享受一下这样的待遇。

周闻彦静静地看着他。

没出三秒,侦探就怂了,只能认命地继续向前走。

还好,没走多久就到达了目的地。

没想到这小水潭后面还别有洞天,这里有一个隐蔽的山洞,在洞口还能看见触手身上掉下来的“紫葡萄”,散发着一股腥味。

侦探闭着眼睛把“紫葡萄”给一脚踢开,这才敢往里面看。

山洞幽深又一片漆黑,根本看不清里面有什么。

侦探:“进去看看?”

三个人身上都没带手电筒,只能用手机屏幕上面的光勉强照亮。

在微弱的光芒之下,恐惧稍微被驱散了一些。

山洞里面温暖潮湿还有空气在不断地流动,这让侦探感觉到稍微好一些了。

只是走到一半,游戏突然提醒:【过个幸运检定】

沈冬青和周闻彦幸运地通过了。

只有侦探一个人倒霉。

在游戏宣布侦探幸运检定失败后,他脚下一滑,向前方狠狠地栽了下去,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双手在半空中挥舞着,最终抓住了什么,没有摔得头破血流。

“谢谢……”

侦探刚开始以为是被周闻彦或是沈冬青给搀扶住了,可是一抬头,两个人站在不远处围观着他。

那么他抓住的到底是什么?

侦探僵硬地抬起了手,拿着手机照了过去。然后他看见,墙壁上挂着一串紫葡萄,他抓住的那个正巧就是拳头大小的紫葡萄。

“啊——”

侦探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连连后退,口中爆出了连番的粗口,疯狂地甩手。

不能说侦探胆子小,在这种没有防备的情况下,谁撞见谁懵逼。

沈冬青也抬起了手,把手机的光芒照了过去。

那紫葡萄不是长在墙壁上的,而是一条触手搭在上面。

可能人家好好地趴在那里,突然被人抓了一下,也被吓到了,现在正悉悉索索地缩到洞穴深处。

沈冬青没有游戏,就追了上去。

越往深处,洞穴的通道就越是狭窄,只能容许一个人通过,像周闻彦这样个子高一些的,都要低下头来。

一路跟过去,他们还发现了地上掉落着一个又一个的肉瘤,就像是果实成熟了以后从树上掉下来的一样。

有的摔成一滩烂泥,有的还好好地待在那里。

沈冬青蹲了下来,观察着一枚完好的,发现肉瘤的外面包裹着一层薄膜,而里面的东西像是活的一样,在跳动着、挣扎着。

沈冬青的第一反应就是伸手去戳。

周闻彦无奈地把人给拉住了:“脏。”

沈冬青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继续往里面走。

大概走了五六分钟,他们停了下来。

山洞的最里面竟然是一个深坑,就好像整座山都被掏空了,下方是深不见底的深渊,触手攀附在岩壁上飞快地滑了下去,在上面留下了一道分泌出来的粘液。

沈冬青把手机照了过去。

可下面实在是太深了,就算是光线照射进去也照样被吞噬。

沈冬青改为捡了一枚石子扔了下去。

石子落下,没有任何的回响。

侦探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要不过个侦查?”

这个规则设定还挺有用的,只要运气够硬,什么都能找到。

游戏开始掷骰子。

【沈冬青,失败】

【周闻彦,大成功】

【悬崖下面传来了莫名地呼唤,你感到如同回到母亲怀抱般舒适,你想要靠近、接触……臣服】

【你怔怔地向前走出一步,在深渊底部的生物不停地蠕动,身上挂满了熟透了的肉瘤,它的存在难以用语言来描述,你没有看见全貌,只是一个模糊的剪影都足以让人陷入疯狂】

【不、或许不应该是‘他’,而是……‘祂’】

【进行理智检定,1d6】

【检定失败,扣除理智6】

周闻彦闭了闭眼睛,退后一步,回到了洞穴里面。

【一次扣除理智≥6,你将陷入10小时的疯狂,疯狂症状为极端偏执】

【你将疯狂迷恋某种事物或生物,若其脱离你的目光,你会歇斯底里、容易崩溃,且不受控制】

周闻彦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沈冬青,原本浅咖色的眸子变得深了一些,他的声音喑哑,像是压抑了所有热烈的情绪。

“过来。”

他想要他。

用各种方式,最好将他揉在他的怀抱中,血骨合二为一,永不分离。

还蹲在深渊前凝视的沈冬青不明所以:“啊?怎么了?”

他毫无防备地走了过去,然后被人一把拽了过去,紧紧地抱在了怀中。

孤零零站在旁边的侦探:?

这样一言不合就秀恩爱好吗?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0章 幸运检定 下一章:第102章 苏小英
热门: 空洞之眼 太阳系幸存计划[无限] 黑锅:我和罪犯玩命的日子 巴蜀图语1:古羌圣山 说好成为彼此的宿敌呢[穿书] 史迈利的告别 作为结婚对象的雄虫刚成年 和离行不行 大魏宫廷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