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祭祀

上一章:第102章 苏小英 下一章:第104章 圣母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医生精神恍惚, 完全被苏小英牵着走。

因为二楼没有空着的房间了,苏小英被安排在阁楼里面, 她带着医生到了楼上, 按着人坐了下来,又给她倒了一杯水。

“喝点水吧。”苏小英关心道,“喝了以后说不定会好点。”

医生怔怔地握住了水杯, 没有动弹。

苏小英坐在了医生的边上,问:“怎么了?”

医生低头看向了右手手腕,原本那里绑着的毛巾已经松开了,松松垮垮地挂在那里,轻轻一扯就掉了下来。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上面长着的肉瘤表皮被撑到了透明,圆滚滚的, 就像是一串发育成熟的葡萄挂在她的皮肤上。

医生自己都受不了, 作呕了起来。

苏小英捂住了嘴,但看她的眼睛,没有一丝惊慌或者恶心的情绪,反倒是有些幸灾乐祸。

医生干呕完了以后, 面色更白了一些,她语无伦次地说:“我被诅咒了, 我拿了一个金手镯, 求求你救救我,你一定知道怎么消除诅咒吧?我不是故意的,你要救我!”

她有些不敢拿那个金手镯, 只隔着毛巾抓了起来。

苏小英按住了医生完好的左手:“别紧张,我在镇子里待着这么久,或多或少听说过一点……”

在苏小英的安抚下,医生的情绪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只还有眼眶还红红的。

苏小英说:“这个诅咒是没有办法解除的,把东西还回去也不行,你拿了,就沾了因果。”

在听到这个话后,医生就像是被宣布得了癌症晚期一样面如死灰,手一松,抓着的金手镯掉在了地上,发出了“叮”得一声。

但苏小英话锋一转:“可是……诅咒可以转移。”

医生的眼睛一点一点亮了起来。

诅咒可以转移。

别人身上长肉瘤,总比她身上长要好。

苏小英捡起了那枚金手镯,塞到了医生的手里。

医生捏住了金手镯,一言不发。可能是她理智扣得太多,完全没有发现在有诅咒的情况下,苏小英毫无顾忌地用手去接触金手镯。

“好了。”苏小英缓声道,“喝口水吧。”

医生机械地抬起了手臂,喝了一口水。

水有点腥,但是她并没有注意,囫囵喝了下去。

苏小英摸了摸医生的头顶,说:“睡一觉就好了。”

医生点点头。

苏小英送人到了门口,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你有没有发现我以前的笔记本?”

医生:“没、没有……”

苏小英在确认了以后,满意地笑了笑:“乖孩子,回去吧。”

医生如同游魂一般,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手中还拿着那枚金手镯。

*

刚才在洞穴里面发生的事情启发到了沈冬青,等到了房间后,他按着周闻彦,把各种方式都尝试了一遍。

然后他听见游戏说:【玩家周闻彦理智恢复,脱离疯狂状态】

任务圆满完成!

沈冬青一手撑着要爬起来,可刚刚离开,就又被人拽了回去,牢牢地困在了怀里。

沈冬青用眼神示意:“还没好吗?”

周闻彦:“好了,好了以后就不能抱你了吗?”

沈冬青动了一下,找到了一个舒服的位置躺好:“现在感觉怎么样?”

周闻彦低头亲了亲他额前的刘海,回味了一下,嘴角带笑:“感觉挺不错的,如果有机会还想再来一次。”

沈冬青拍了他一下,气鼓鼓地说:“没有下一次了。”

陷入疯狂状态的周闻彦和平时相比还真的不是一个人,可能是处于这种状态中,他可以脱下所有的伪装,将所有的情绪都展现在沈冬青的面前。

无须克制、无须压抑。

沈冬青:“现在有什么思路吗?”

周闻彦:“有一点。”

沈冬青:“说来听听。”

周闻彦翻身坐了起来,从床头柜里面找到了那本苏小英的日记本。

日记本厚厚的一叠,写了大半本日记。

沈冬青凑了过去:“不是看过了吗?”

周闻彦:“说不定有遗漏的地方。”

苏小英是一个喜欢写作的文艺姑娘,她会将每天发生的事情写出来,之前他们看得是她来古镇之后的日记,那么没来古镇之前,有没有写下过关于古镇的日记?

周闻彦从后往前翻,终于在沈冬青犯困以前,找到了那一页日记。

【9月10日,晴

我和朋友前往一个小城市采风,处于好奇,询问了向导附近有没有好玩的地方,向导有些奇怪,像是想说又不敢说,最后在塞了一笔钱以后,他说有一个偏僻的古镇,那是一个受到诅咒的地方,周边的人都不敢去那里,那里的人从不出来,也不知道还有没有人住在里面。

同伴们对这个神秘的地方十分感兴趣,想要计划前往,向导在劝说不住后,只能提醒,千万不要买那里的黄金。

黄金?我们也没带这么多钱啊,哈哈……】

周闻彦:“黄金?”

他想起了很多没有注意到的细节。

比如骑车带他们来的老大爷脖子上挂着粗金链子,大妈带着全套的金首饰,那些原住民身上或多或少的都带着金饰品,而老太太的陪葬品里面也有金器。

这些都是不会注意到的地方,毕竟有点家底的人都会带些金首饰。

但现在……

黄金肯定是一个关键的地方。

黄金,洞穴,洞穴里面的怪物。

难道是黄金是从洞穴里面挖出来的?

周闻彦放下了笔记本,回去看沈冬青。

沈冬青靠着他的肩膀睡着了,发出轻缓的呼吸声。

周闻彦亲亲他的额头,抱着人躺了下来,又关上了灯。

黑暗中,只余下一片寂静。

*

9月18日十分特殊,侦探惦记着这一点,一晚上都没睡好,好不容易挨到天亮就来到了一楼大厅里面。

原本会早早守在电视机前看晨间节目的大妈不见了。

不过侦探也没注意到这点。

过了一会儿,周闻彦和沈冬青下了楼,紧接着是苏小英。

侦探问:“医生呢?”

医生有救治能力,算得上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了,所以侦探关心了一下。

又等了一会儿,早饭都吃完了,医生还没下来,侦探就起身说:“我上去看看。”

侦探刚上楼,就看见医生走了下来,她今天穿了一件宽大的外套,显得弱不禁风。她缓缓地走下了楼梯,在经过侦探的时候,身体一歪,一个金灿灿的东西从她的口袋里掉了出来。

叮叮叮——

金手镯顺着楼梯滚了下去,在打了个转后,最终停留下了一楼地板上。

医生靠在楼梯扶手上,虚弱地咳嗽了一声:“能帮我捡一下吗?”

医生什么时候带了个手镯?

这个念头从侦探的脑中一闪而过,不过他并没有想太多,弯腰就要把金手镯捡了起来。

可是还没碰到金手镯,一道黑光破空而来。

笃——

一根筷子擦着侦探的手指而过,直接戳进了地板里面,只留下一截在外面在微微颤动。

侦探咽了咽口水,看向了筷子飞来的地方:“怎么了?”

周闻彦捏着剩下了一支筷子,问:“哪里来的金手镯?”

医生低垂下了头,遮住了脸上的表情:“是我带来的,之前一直没带。”

侦探:“过个心理学。”

【心理学检定成功】

【你觉得医生说得没有问题,至于她脸色苍白和声音发抖,大概是昨天收到了惊吓,还没恢复】

侦探复而又看向了周闻彦。

周闻彦没有说话。

侦探留了个心眼,拔出了深入地板的筷子,挑起了金手镯,小心翼翼地递给了医生。

医生没想到还有这种操作,僵硬了一下,然后说:“谢、谢谢……”

她收起了金手镯,魂不守舍地坐了下来。

在场有眼睛的人都知道医生心里有鬼,可是游戏却说她没有说谎。

侦探有点想不明白了。

在安静了一阵,侦探左看右看,发问:“还救人不?”

沈冬青:“救啊。”

侦探:那你们怎么一点也不慌?

周闻彦站了起来:“等下,我去倒杯水。”

他走到柜台边上,倒了一杯水,今天的水比之前的还要古怪。

就算隔得这么远,还是能闻到一股腥臭味,水面上好像漂浮着一层血丝。

就在周闻彦去倒水的时候,苏小英犹豫地开口说:“我有些害怕,可以待在这里吗?”

她哀求道:“我真的不想再回到那里了。”

【苏小英对你使用了说服】

【说服检定成功】

【你觉得苏小英格外的脆弱,好像一朵快被吹落的小白花。也是,她被扔在地下洞穴十八年,会害怕也是人之常情,既然如此……】

沈冬青:“打晕带走。”

【???】

苏小英:?

沈冬青慢吞吞地露出了一个微笑,安慰道:“晕倒了就什么也看不见了,不用害怕。”

神他妈不用害怕。

苏小英干笑了一声:“不、不用了——”

沈冬青:“没事的,害怕这点毛病一下子就治好了,很快的,一下子就过去了。”

眼看着沈冬青就要走过来,苏小英连忙站了起来:“去!我们一起去!”

沈冬青似乎还有些遗憾:“真的不需要帮助吗?”

苏小英:“不、不用了。”

最后大家和谐得达成了一致,准备出发去救摄影师。

侦探说:“你经历过上次的祭祀,应该知道在哪里举行的吧?”

苏小英低垂着头,走在队伍中间:“我忘了。”

侦探也没多想。

毕竟十八年过去了,不记得也是正常的。

一行人紧赶慢赶,以比平时要快一半的速度来到了姑娘庙。

今天的姑娘庙焕然一新,杂草都被打扫干净,香烛也重新点上,就连门口的枯枝都像模像样地挂上了红布条。

走进去一看,发现姑娘石像上套着一件外套。

侦探:“这是摄影师的!”

衣服在这里,人却不见了。

侦探:“投一个侦查检定!”

经过前两天的教训,侦探已经可以灵活运用各种技能了。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越来越依赖这个模式了。

游戏很快给出了回答:【检定成功】

【你发现姑娘庙的门口有一堆凌乱的脚印,对方人很多,通往了右边上山的小路】

侦探:“他们去了右边!”

他迫不及待的就走了上去,走到一半,发现后面的人没跟上来。

“你们在做什么?”侦探回头看去。

沈冬青和周闻彦两个人还在姑娘庙里面,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侦探脚步一顿,又折回去了。

姑娘庙被清扫干净,墙壁上堆积了十八年的灰尘蜘蛛网都被清理掉了,姑娘石像的背后绘制着一整面的壁画。

壁画颜色褪得七七八八,只能看见模糊的轮廓,而周闻彦和沈冬青就站在壁画前面。

传闻,姑娘庙是庇佑小女孩平稳长大,大姑娘事事顺遂,保佑年轻男女的婚姻的,算不上正经神明。

但古镇的人一向信奉姑娘庙,故而香火鼎盛。

渐渐的,古镇里衍生出了一个职业,就是庙祝,这个姓氏的人时代侍奉姑娘神。

又因为姑娘神喜爱樱花,庙祝家族就会在家里的院子中栽种一棵樱花。

沈冬青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那个挂在树上的老太太哦不,是挂着老太太的那棵树。

苏小英的声音在旁边响了起来:“……你们不救人了吗?”

沈冬青的目光从壁画上离开:“救啊。”

苏小英的神情中夹杂着着一股焦急:“再不过去就来不及了!”

沈冬青瞥了她一眼:“你很着急吗?”

苏小英:“我……”她反应了过来,尴尬地笑了笑,“这不是你们的同伴吗?”

沈冬青轻飘飘扔下一句:“也不是很重要。”

侦探和苏小英:……

沈冬青顿了顿,又说:“不过她的照相机里还有张照片要给我,还是去救了吧。”

侦探面色复杂。

所以还是照片比较重要吗?

苏小英尴尬地笑了笑,解释了刚才的焦急:“毕竟我曾经是受害者,也不想再有下一个受害者了。”

沈冬青“唔”了一声,鼓了鼓掌:“说得对。”

苏小英僵硬了一下。

怎么总感觉沈冬青的意思是“你继续演我看着”呢?

苏小英无视了这古怪的感觉,说:“那我们赶紧过去吧。”

一行人走出了姑娘庙,朝着出现脚印的小路走了上去。

走到一半,上面刮来了一阵风,风中夹杂着一首歌谣。

“姑娘啊,姑娘啊,十六出门十七嫁人十八像支花——”

侦探猛地抬头:“樱花!”

歌谣也是从上面传来的,说不定他们就是在举行祭祀仪式了。

沈冬青仰着头看了过去。

侦探等待着他的回答。

可没想到,沈冬青看了一会儿,摇头道:“真难听,果然跑调了一次就会跑调无数次。”

侦探:……

为什么每次的关注点都这么奇怪?

沈冬青还奇怪:“你看我干嘛?赶紧上去啊。”

侦探顿了一下,继续埋头向前走。

等到达了山顶后,果然发现一群原住民们在上面,他们换上了统一的衣服,粗布麻衣加上一条红腰带,脸上都带着诡异的笑。

沈冬青摇头:“聚众封建迷信要不得。”

侦探:“……我们先躲一躲吧,看看他们要做什么。”

苏小英小声地说:“他们要进行祭祀了,最好快点打断他们。”

在他们所站的位置,可以看见摄影师被绑在了一根木架上面,她的外套被脱了下来,换上了一件十分宽大的袍子。她想要挣扎,可被绑的太紧了,连口中都被塞上了一个布条,只能发出“唔唔”的声响。

下面的原住民像是没有看见她的绝望,异口同声地唱起了歌谣:“姑娘啊,姑娘啊,十六出门十七嫁人十八像支花,姑娘啊,好姑娘,你是一个好姑娘——”

话音落下,所有原住民都齐刷刷地盯着摄影师,眼中带着狂热的期盼。

“姑娘。”

“你是个一个好姑娘。”

“所以,你愿意……”

“代替我们去死吗?!”

不、不愿意!

摄影师疯狂地摇头。

可是原住民根本不在乎她小小的反抗,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环节,走个场面而已。

不管摄影师愿不愿意,她都将献给神明。

原住民的队伍中走出了一个年长者,他须发皆白,看起来十分和蔼。他撑着拐杖,慢慢地靠近了摄影师,一抬手,在摄影师的额间留下了一个红色的痕迹。

摄影师好像察觉到了什么,拼命地退后,只是终究还是逃不过,她感觉额心一凉,一滴殷红的液体流了下来。

年长者满意地后退,扔下了拐杖举起双手:“开始——”

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口,在场的原住民就听见了一个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

“她不愿意。”

原住民齐刷刷地转过了头。

沈冬青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你们都是瞎子吗?她明显不愿意啊。”

原住民目光阴冷:“她愿意。”

沈冬青:“她不愿意。”

原住民:“她……”

沈冬青止住了这个车轱辘的行为:“愿不愿意问她就完事了。”

焦点回到了摄影师的身上,在不能说话的情况下,她几乎是用了浑身力气在摇头,就差摇成拨浪鼓了。

原住民开始洗脑了:“……她是个好姑娘。”

“她会愿意的。”

“她是个好姑娘。”

摄影师“呸”得一声,终于把口中塞着的布条给吐了出来,声音嘶哑但充满力量:“好你个鬼,老子十恶不赦恶贯满盈抽烟喝酒烫头从来不是他妈的好姑娘——”

或许是从来没遇到过完美逻辑被破解,原住民们愣了一下,随后他们决定,不是好姑娘的话,坏姑娘也能凑合。

不过在祭祀开始之前,先得解决这些来捣乱的人。

原住民们拎起了各种工具,带着同一个表情,阴冷地逼向了沈冬青。

他们上去了。

他们动手了。

……他们倒下了。

原住民们齐刷刷地躺在了地上,一个都没有少,一家人整整齐齐的。

沈冬青过去把摄影师放了下来。

摄影师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

但显然,沈冬青没有要去扶人的意思。

摄影师艰难地爬了起来,脸色苍白,状态有点不太对:“他、他们……”

沈冬青顺着摄影师所指的方向看了过去,看见了地上整齐地躺着原住民:“怎么了?”

摄影师咽了咽口水:“你们没觉得他们有点不对劲吗?”

沈冬青:“啊?”

摄影师:“可能是我理智降得太多了,所以……”

摄影师昨天被抓走,担惊受怕了一夜,游戏每隔一小时就对她进行一次理智检定,每失败一次就要扣一次理智。

还好她运气比较好,不然早被扣成弱智了。

现在可能是理智降低到一定的程度,在她眼里,面前这些原住民长得……挺奇形怪状的。

沈冬青用脚尖踢了一下距离他最近的一个原住民,吩咐游戏:“给我过个理智检定。”

既然理智降低到一定的程度,就能看见一些特殊的画面,那他也要看看!

【……】

【这是不合理要求】

沈冬青想了想:“我现在觉得很害怕。”他顿了顿,加重了语气,“特别害怕。”

为防止刁民死缠烂打,游戏答应了他的请求。

【理智检定成功】

【你现在很冷静,没有感觉到任何害怕】

沈冬青:“那过个灵感检定。”

【灵感检定失败】

【你看着地上滚做一团的原住民,只觉得他们有点搞笑】

游戏一副你尽管检定,让你得逞算我输。

沈冬青:“再来。”

【……】

游戏觉得沈冬青要把扔骰子的人给累死。

【检定失败】

【检定失败】

……

沈冬青和这骰子耗上了:“再来!”

【灵感检定成功】

【在不知道多少次凝视面前的原住民时,你发现地上躺着的人开始融化。没错,就像是受热过度的蜡像,皮肤、肌肉、内脏全都层层叠叠地拉了下来,几乎化作了一滩烂泥躺在了地上。他们在地上扭动着、呻吟着,一个又一个肉瘤长了出来,密密麻麻地挤在了一起……】

【进行理智检定】

【理智检定失败,扣除理智5点】

沈冬青摸了摸下巴,看向了摄影师:“你相机呢?”

摄影师懵逼了:“在这里……”

沈冬青接过摄影师的相机,咔嚓咔嚓就是一顿拍,拍完以后又递了回去。

摄影师一看,差点当场吐了。

沈冬青说:“你的任务不就是拍到特殊的照片吗?成了,够特殊吗?”

摄影师欲哭无泪。

特殊是挺特殊的,就是……太恶心了点吧,实在是有点受不住。

就在此时,那边突然传来了一声惊呼:“你在做什么?!”

侦探挑了起来,从他的手中掉出来了一枚金手镯,在荒草地上闪闪发光。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2章 苏小英 下一章:第104章 圣母
热门: 推理之王1:无证之罪 代号D机关2:DOUBLE JOKER 甩掉渣攻后嫁入了豪门/恶毒男配嫁入豪门后 三减一等于几 那时的某人 大天师 我在娱乐圈当天师[古穿今] 华生手稿 青春的证明 人性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