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圣母

上一章:第103章 祭祀 下一章:第105章 荒野求生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侦探正围观得认真, 突然手里被塞了一个冰冰凉凉的东西,还以为是被鬼怪偷袭了, 原地蹦了起来。

结果刚蹦起来就发现, 其实只是一个金手镯。

侦探奇怪地问:“你干嘛啊?”

没想到这一问直接把医生给问崩溃了,她捂着脸不停地摇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想这样……”

侦探:?

不就是给他塞了一个金镯子吗?怎么搞得好像杀了他全家一样。

医生:“对不起对不起!”

侦探还去关心医生:“你到底怎么了?”

医生是新玩家, 心理素质不太行,一问就全部交代了:“我不想死,我受了诅咒,我不想死啊。”

“诅咒?”侦探好像明白了什么,拽着医生质问, “什么诅咒?”

医生撩起了衣服,露出了手腕上一连串的肉瘤, 然后疯狂地摇头:“我不是故意的, 都是她,对、都是她告诉我的!”

可能是有了甩锅的人,医生会好受一点,她就把所有的锅都扣到了苏小英的头上:“都是她告诉我, 诅咒可以转移的,我本来不想的!”

侦探感到了一阵恶寒, 然后下意识就去找苏小英。

苏小英没想到医生又蠢又毒, 一下子就把她暴露出来了,十分尴尬地笑了笑,然后毫不迟疑地掉头就跑。

只是她跑出去没两步, 就被一枚石子击中了膝盖,条件反射地就跪了下去,扑到在了地上。

周闻彦抛了一下石子,随手扔在了地上。

侦探连忙上去将人制服:“你是怎么回事?明明是我们救了你,恩将仇报?”

医生一边哭一边说:“反正已经把人救到了,要不我们就赶紧离开这里吧,我不想待了……”

地上的原住民不断地呻吟。

场面一时间十分混乱。

沈冬青捡起了地上了一根木棍,走了过去,轻轻一戳,就和苏小英的大动脉擦着过去,戳在了地上。

就相差这么一点点距离,苏小英就可以当场暴毙了。

沈冬青杵着木棍,说:“过个说服。”

与其说是说服,不如说是恐吓。

游戏提醒:【这是一位关键的NPC,很重要……】

沈冬青无辜地眨巴了一下眼睛:“所以是说服啊。”

不然早就上手揍了。

游戏沉默了片刻:【进行说服检定】

【你的面容在苏小英的眼中十分和善,加上戳在大动脉旁边的棍子,她对你心悦诚服,什么都愿意说出来】

沈冬青满意地点点头,问:“这个祭祀是怎么回事?”

苏小英:“我、我不知道,我也是受害者……”

沈冬青:“那换个问题,诅咒是怎么回事?”

这下苏小英不能说不知道了,毕竟就是她告诉了医生身上长肉瘤是因为诅咒,她只能如实告知:“我也是听其他原住民说的。”

原本的古镇安静祥和,里面的人热情好客,就算有小小的封建迷信也无伤大雅,毕竟只是拜拜庙上上香,不会有恶劣的事情发生。

直到有一天。

侍奉姑娘庙的庙祝说出他梦中有感,马上古镇要经历一场暴雨山洪,姑娘庙后方有一个山洞,可以暂时躲避。不过山洞不能久留,若是灾难过后,立即就要离开,不能多停留一秒。

镇民们按照指挥避入了这个隐蔽的山洞,可是等到山洪过后,他们不愿意按照庙祝的安排离开。

因为山洞里面有黄金。

谁能在金光闪闪的黄金面前保持冷静呢?

不知道是谁先动得手,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庙祝已经被打死了,但这并不重要,因为他们有黄金了。

这一整座山的腹地里面,都是黄金。

原住民们越挖越深,黄金也越来越多。

只是他们还没高兴太久,就发现了镇子里出现了诡异了事情。

比如再也没有新生儿降生,比如每个人的身上都生起了病。

不是很要命的病,只是十分恶心,摸过黄金的人,每一寸的皮肤都挂了肉瘤,沉甸甸的,像是一串饱满的葡萄。

黄金也不能挖了,因为山洞里面跑出了一个怪物,同样是长满了肉瘤。

原住民们去请求姑娘庙,对此姑娘庙毫无反应,姑娘石像变成了一块毫无神性的石头,默默无语。

于是他们疯狂了,想出了祭祀这个办法,将庙祝一族的人投入洞穴,安抚里面冒出来的东西。

出乎意料的,这个办法有用,而且那些怪物喜欢女人。

于是庙祝一族从侍奉姑娘庙成为了怪物的新娘,每隔十八年,就要有一个怪物的新娘为了整个古镇的人而奉献自己。

所以原住民们认为她是“好姑娘”。

当然,不是好姑娘也没有关系,在群体的力量下,个人的意志微不足道,不管是否是个好姑娘,都将被投入怪物的怀抱。

然后原住民们恢复正常了,肉瘤消失不见,只是不能离开古镇,每日要饮用与山洞相连的小水潭的水。

到了最后,他们不生不死,都不知道是人还是怪物。

说完以后,苏小英喃喃道:“这些,都是报应。”

沈冬青赞同:“是没错。”

苏小英睁开了一条缝隙,看向了沈冬青。

沈冬青感觉到了她的目光,还肯定地点了点头。

苏小英:……

为什么听完了以后一点怜悯心都没有?

沈冬青:“自己作死,别人也救不了,是吧,周阿樱?”

苏小英先是僵硬了一下,然后茫然地看了沈冬青一眼:“我是苏小英啊。”

沈冬青:“你不是。”

苏小英:“我……”

她的话止在了棍子下面。

沈冬青认真地说:“你最好考虑清楚。”

苏小英:“我是苏小英啊,还需要考虑吗?”

沈冬青掏了掏口袋,拿出了那张只剩下半截的照片,上面的麻花辫姑娘低垂着头,但依稀能看见熟悉的眉眼。

“是你吧?”

苏小英说:“这是我,但是你凭什么用一张照片就确认我是谁?”

沈冬青:“啊,猜得,反正两个名字猜一个,总能蒙对。”

苏小英:?

她本来还等着沈冬青说出什么证据,然后她来反驳,结果没有,人直率地说就是猜得,这让人怎么反驳?

侦探及时出来解围:“过个心理学检定吧。”

【心理学检定成功】

【苏小英的表情茫然,她显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难道需要她证明她是‘苏小英’吗?如何证明“我是我”,在没有身份证的情况下,是一个难题】

侦探十分纠结:“游戏说她是苏小英,游戏不太可能会错的吧?”

在经过这么多次的实验后,他已经对游戏深信不疑了。

沈冬青:“我也不会错。”

侦探:“呃……”

他有点不知道该相信哪一方了。

苏小英:“我真的不是周阿樱,你们在胡说八道什么?”

沈冬青垂眸盯着苏小英,半响后开口:“本来还不确定,看你的反应我才确定你是周阿樱。”

既然真的被发现了,苏小英哦不,周阿樱不再伪装,脸色沉了下来:“你是怎么发现我的破绽的?”

沈冬青大大方方地说:“我蒙你的。”

周阿樱满头问号。

沈冬青:“没想到你不禁吓,一下子就承认了。”

周阿樱只觉得胸口一滞,差点一口血喷出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事啊?连蒙带猜把她隐瞒多时的身份给猜出来了。

侦探看看周阿樱又看看沈冬青:“真是假的啊,那游戏岂不是在骗我们?”

沈冬青:“对啊。”

侦探有些想不明白了:“可是为什么?”

这下游戏不敢吱声了。

周闻彦冷不丁地开口:“根本没什么新模式。”

侦探震惊了:“啊?”

周闻彦:“换个说法,这个新模式也是这个游戏副本的一部分。就算不是所谓的‘跑团’,也会是别的。”

以前误导的方式是在开头玩文字游戏,现在更高级一些,时实互动,最终目的都是为了坑死玩家。

看来游戏是恨极了他们两个,可怜它不能干涉副本的内容,只能在这种边边角角做一些不入流的手脚。

实在是上不了场面。

不管做什么都要进行投掷骰子。

刚开始游戏给出的答案全对,就会在不知不觉间依赖、信赖游戏,但那些答案都是不痛不痒的,不会涉及到生命危险。

可到了后面危机关头,游戏给出的答案是错的,只要错一个,就足以要了所有玩家的性命。

侦探听明白了他的话,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这他妈,杀人于无形啊。

“你们是怎么知道的?”

周闻彦懒懒地说:“你想想这傻逼游戏的习惯就知道了。”

让他们两眼摸黑,根本不懂游戏规则到处撞墙,这才是游戏做得出来的。

至于为什么会刻意安排一个知道新模式规则的新手玩家在这里,就是为了让他们明白规则,习惯规则,并对此深信不疑。

侦探爆了一句粗口:“卧槽。”

所以周闻彦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游戏的话。

沈冬青也只是把这个新模式当作一个新玩具,玩玩就算了,根本不可能产生什么依赖,比起向游戏求助,他更喜欢把游戏气吐血。

在玩家们看穿游戏的戏码后,那个一直存在感很强的声音默默的闭嘴了。

然后周阿樱又闹腾了起来,她面带惊恐,口中不断地重复:“她来了她来了——”

玩家们顺着她所指的地方看去。

现在他们位于的地方是悬崖边上,周阿樱指着的方向是在悬崖下面。

沈冬青走过去往下一看。

这个悬崖不高,下面就是那个小水潭。

原本平静的水面翻涌,中央出现了一个漩涡,卷起了水潭底部的海藻、砂石以及黄金,接着一只触手从里面冒了出来,搭到了悬崖边上。

很难描述那是什么样的一个生物。

看起来像是人形,只是躯干上面的肉变成了一条条的触手,触手上面又挂满了“紫葡萄”,这一层又一层叠加在一起,就显得身形极为庞大。

它紧靠其中一条出手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缓慢地往悬崖上面爬。

看起来原住民们的祭祀成功了,就算祭品跑了,怪物照样应约而来。

根据这个游戏副本的设定,就算被玩家们看穿了是在蒙人,还是要硬着头皮出来播报实时情况:【进入战斗轮……】

趁着游戏还没把废话说完,沈冬青想了想,用力踩了触手一脚。

事实证明,就算是触手也是会疼的,下意识地就松开了手。

噗通——

那家伙从哪里来又掉回到哪里去了。

游戏的话戛然而止。

战斗什么?怪物都掉水里了,看样子还能再抢救一下。

沈冬青探出头一看,水花还溅得挺大。

周阿樱的表情僵住了。

本来她还想要转移话题,让大家的注意力转到怪物身上,可现在为什么怪物掉下去了,导致她现在又回到了尴尬的情况。

沈冬青摸了摸下巴:“看起来战斗力不强啊。”

【请玩家们过一个幸运检定】

【幸运检定失败】

【三分钟后,怪物将爬上悬崖,对你们进行屠杀,请准备进入战斗轮,抵抗怪物的攻击】

沈冬青眨巴了一下眼睛:“屠杀?你确定?”

看起来这个怪物就是个弱鸡啊。

【……】

就在这交谈间,三分钟过去了,那个触手怪再一次爬了上来,这一次它学聪明了,搭上来两只触手,费劲地把自己给拉了上来。

触手怪身上的触手不断地蠕动着,在地上留下一道道的粘液,在它的头部裂开了一条缝隙,里面长着细密的牙齿。

它像是在搜寻着什么。

周阿樱连连后退躲到了医生后面,避开了触手怪的目光,急声道:“她来了,她来了,快点杀了她,不然我们都得死——”

触手怪看起来是长得挺奇形怪状的,站在那里不需要做什么,就是一部恐怖片了。

侦探也怂了:“要不先解决了这个怪物吧?”

沈冬青看了一会儿:“解决了她我们就走不了了哦。”

侦探:“……什么意思?”

周闻彦:“这是苏小英。”

侦探差点一口水喷出来:“什、什么,苏小英?”

他大着胆子看了一眼触手怪,心想,难道真的要把这玩意带回去吗?这也带不动啊!

周阿樱尖声道:“你们还在等什么?如果不杀了她,你们一个都走不出这个地方!”

那个怪物静静地站在那里,身上的触手不断蠕动,恐怖极了。

“你看看她这个样子,她已经不是人了!”

触手怪没有动,只是抬起一根触手,指了过去。

医生懵逼了:“我?不不!”她连忙闪身躲开,发现触手并没有跟着她,而是依旧指着那个地方,而那里站在周阿樱。

触手怪的意思大概是“把她给我”。

周阿樱:“不,不要!你是我亲人,你得救我,救我!”

在相处的一段时间里面,她早就摸清了周闻彦的身份卡,现在开始打亲情牌了。

“我可以告诉你怎么离开这里,救我,救我啊!”

周闻彦表示,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处理。

医生更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抓着周阿樱就往前面送,表示这一切与她无关。

在失去所有阴谋诡计后,周阿樱不堪一击,无力反抗地被触手怪抓住了,触手翻涌着,慢慢地将周阿樱包裹了进去,只露出了一双惊恐的眼睛。

片刻后,一股粘液从触手的缝隙中爆发了出来,喷了满地,触手看起来是吃饱了,全部往身子里面钻,当最后一根触手进去以后,触手怪不见了,转而是一个十八岁的少女站在那里。

这才是苏小英。

苏小英说:“谢谢你们,以前……也有人来过,但是他们选择了相信她。”

那些玩家肯定不是选择相信周阿樱,而是选择相信游戏。

毕竟在游戏的引导下,对周阿樱编造的身份深信不疑,肯定是将触手怪当成是敌对的,最终和触手怪打得你死我活的。

大概是大仇已报,苏小英看起来很平静:“你们一定想知道过去的事情吧,周阿樱应该说得八、九不离十了。”

姑娘庙镇压着一个怪物,原本与世无争,后来这里渐渐形成了一个镇子,原住民们信奉姑娘庙,供奉其香火。

俗话说拿了别人手软,姑娘庙自然也要庇护这群原住民,在山洪来临时,姑娘庙毫不犹豫的就让原住民们到了最安全的地方。

虽然那个地方深处有一个怪物,可只要在山洪退去后离开就没什么关系。

可没想到人心贪婪,原住民们被金子诱惑,不愿意就这么离开,最终放出了里面的怪物,而姑娘庙因为泄露天机,失去了神性,无法再次镇压怪物。

怪物侵蚀着原住民,使得他们变得不人不鬼。

所以之前玩家们屡次猜测这里的人是不是人,沈冬青都只能回答不是鬼,因为他们处于一种很奇怪的状态,非人非鬼。

而苏小英只是这个悲剧中的一环。

她的一时善心,让自己成为了怪物的贡品。

苏小英说:“我想请你们帮一个忙。”

“杀了我。”

侦探第一个不同意:“我是受了你家人的委托来找你的,一定要把你给带回去。”

苏小英笑了:“其实我已经死了,根本离不开这个镇子,就和他们一样。”她指了指躺在地上的那些不人不鬼的怪物,“当然,你们也是。”

侦探:“我们?”

苏小英说:“你们两个碰了黄金。”

医生是因为一时贪婪而捡了一个金镯子,可侦探是完全被害得,现在两人落入相同的境遇,也是运气不好。

苏小英:“那其实并不是黄金,而是怪物的卵,它寄生在人的身上,以此来繁衍后代。”

医生一阵干呕。

侦探更是面如土色。

苏小英见气氛烘托得差不多了,转而看向了周闻彦:“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周闻彦一挑眉:“哦?”

苏小英:“古镇的原住民都受了诅咒,从此没有新生儿诞生,但你是一个例外。”

周闻彦“啧”了一声。

就知道游戏给他安排这样一个角色没什么好心。

“因为你是在姑娘庙的庇佑下诞生的。”苏小英说,“或者说,你是姑娘石像的孩子,只是托生在了庙祝一族身上。”

那这样一来,周阿樱岂不是……

苏小英解释:“庙祝一族这一辈除了周阿樱,还有一个男丁,他祈求姑娘石像解决这个怪物,于是姑娘石像就赐给了他一个孩子。”

所以周阿樱才会偷偷摸摸去拿堕胎药。

侦探:“……男的?”

沈冬青疑惑地歪了歪头:“男的也能生小孩吗?”他凑过去捏了捏周闻彦的手臂,“难道你也可以吗?”

周闻彦无奈:“这只是角色卡而已。”

沈冬青的目光中隐隐透露出了失望。

苏小英:……等等,你们的关注点是不是不太对劲啊?

苏小英努力地把歪掉的剧情给掰正回来:“所以你可以重新镇压怪物,这样我们所有人都可以消除诅咒了。”

医生和侦探瞬间就换了一副面孔,期冀地看着周闻彦。

但周闻彦没这么容易上当受骗,他轻飘飘地扔出两个字:“代价?”

苏小英沉默了片刻:“……你本来就是顺应命运而生,自然也是要顺应命运而死。”

当然,这个死,就是连人带角色一起葬送在游戏副本里面。

沈冬青扭过头盯着周闻彦看了一会儿,托着下巴说:“你看起来长得很圣母吗?”

周闻彦笑了一声:“当然不。”

苏小英见这群玩家不好忽悠,立刻换了一种方式,恐吓道:“如果你们不镇压怪物,照样离不开这里,还会慢慢地被同化,变成这个样子。”

可能是情绪过于激动了,苏小英维持不了人形,像是卡壳了一样,面孔微微扭曲了一下,在人类和触手怪之间反复横跳。

最后变成了一个半人半触手的生物,就算如此,她还是不断地说着:“你应该救我们的——”

这时候游戏为了催进度,又冒了出来:【请各位玩家过一个灵感检定】

在装模作样地投掷一下骰子后,它宣布:【灵感检定大成功】

【你们发现脚下踩着的土地不断地颤抖,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中钻出来,‘砰——’得一声,几个石块迸射了起来,接着地面上裂开了一条深深的缝隙,从里面钻出了一只触手,足足有一人高,在半空中不断地摇晃着,就像是……】

沈冬青接上下半句话:“就像即将做成烤串的鱿鱼。”

游戏:……

其他玩家:……

好像这个剧情怎么不太对的样子?

一句话的功夫,就从人与怪物生死大战,变成了夜宵海鲜大排档,还带烧烤的。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3章 祭祀 下一章:第105章 荒野求生
热门: 马来铁道之谜 渣过我的人都哭着跪着求原谅 默读 影帝是只白狐妖 王之挚友 与反派互换身体后 逆袭 香蜜沉沉烬如霜 只爱陌生人 干完这票,我就退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