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不见了

上一章:第105章 荒野求生 下一章:第107章 溺死鬼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个岛的面积很大, 一行人走了一个多小时都还没走出这片雨林。

冲锋衣手起刀落,斩断了挡在前面的树枝, 走了过去。

天气加上大量的运动, 他已经满身是汗,整个人跟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跟在身后的那些玩家就更不用说了。

眼镜女还好,长裙女行动不便, 不知道摔了多少次了,漂亮的长裙都被刮破了,她十分虚弱地靠在了树上。

“不行了,我走不动了,能不能回去啊。”

冲锋衣冷漠地瞥了长裙女一眼。

长裙女没有得到任何的回答, 泄愤般拉了一下头顶的叶子,可这么一拉, 突然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她缓缓仰起头, 在一团翠绿中,对上了一个特别突兀的形状。

在树枝上盘着一团蛇,蛇头高仰口中发出“嘶嘶”声响,缓缓俯下身, 冰冷地盯着近在咫尺的长裙女。

长裙女从来没遇到过这阵势,腿软得动也动不了, 想要求救, 但口中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蛇察觉到了猎物的软弱,它的眼中闪过一道凶光, 腹下鳞片与树皮摩擦,蛇身绷成了一条直线,如同一道电光闪过,冲向了长裙女的脖颈。

长裙女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睁大着眼睛等死。

而这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其他玩家都没有反应过来。

眼看着獠牙近在咫尺,一只手从长裙女的身旁伸了过来,死死地捏住了蛇的七寸。

长裙女死里逃生,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原本蓄势待发的蛇瞬间就被制住了,蛇尾无力地蜷缩了一下。

沈冬青摇晃着手中的蛇:“能吃吗?”

这蛇的颜色翠绿,看起来还挺好吃的。

周闻彦按住了他蠢蠢欲动的手:“要处理过可以。”

现在这个条件也办法处理,沈冬青只能遗憾地放下了蛇的尸体。

这下其他人也反应过来了。

眼镜女推了推眼镜,看着地上的蛇:“这里竟然有蛇。”

这一路过来,雨林中十分干净,连小型野兽都没有,那么这些蛇是靠着什么生活的?

这或许是一个关键点。

文身男还是没吃够教训,大咧咧地开口:“我们现在还是要向外面求救,你盯着个蛇有什么用?”

眼镜女瞥了他一眼,吓得文身男退后了一步。

还好眼镜女没空和一个白痴计较,说:“接下来小心点,这里肯定不止这么一条蛇。”

周闻彦低头看着蜷缩成一团的蛇。

也不知道是不是扔的角度问题,掉在地上的尸体首尾相连,形成了一个环状。

经过这一个小插曲,一行人继续向前。

又走了大半个小时,就算是冲锋衣都受不了,在雨林中行走水分消耗特别大,加上一直没有缺乏淡水,都有脱水的症状了。

没有办法继续前进,玩家们只能停了下来暂做休整。

在确定附近没有蛇后,一行人在一棵树下面坐了下来。

眼镜女说:“现在一直走也不是办法,这个岛实在是太大了,我们根本摸不透。”

冲锋衣脱下了外套,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坐在了石头上:“既然都已经走到这里了,只能继续往下走了。”

眼镜女:“我们都浪费了这么多时间,一点线索都没有,游戏到底要让我们做什么?目的是什么?”

文身男小声地说:“还不如听我的,在沙滩上点燃火堆,让来往的船只和飞机看见求救信号。”

眼镜女有些不耐烦了:“都说了这不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有没有路过的船只都不一定。”

文身男:“万一有呢?”

长裙女也弱弱地开口:“也是,这个雨林太深了,还有蛇,我们不如回到沙滩上,用他的方法试试。”

文身男一下子就争取到了一个人的支持,不免底气大了起来。他扭头就看向了另外两个一直没什么存在感的人,问:“你们呢?”

沈冬青明显不在状态,茫然地眨巴了一下眼睛:“啊?”

文身男见识过了刚才沈冬青徒手抓蛇的能力,十分想要把沈冬青争取到,他说:“你们是想继续向前走还是回去?”

沈冬青想了想:“继续向前走吧。”他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来都来了。”

文身男:……

还真把这个当成是旅游了吗?

冲锋衣站了起来:“走吧,我们得尽快找到水源。”

玩家也是人,不管有什么能力,在这种自然环境下也没有办法。

不过冲锋衣也不是很慌,毕竟游戏真的要把他们整死的话,直接给个封闭的密室直接饿死他们就是了,没必要绕这么一大圈。

还好走出了雨林,终于找到了一个湖。

这里有一个岛心湖,湖的面积还挺大的,一眼望不到边际。

冲锋衣迫不及待地就走到了湖边,舀了一捧湖水,喝了一口就直接吐了出来,这湖水又咸又涩,分明是海水。

“这里也是海水!”冲锋衣“呸呸”两声。

没有淡水。

玩家们都坐在了地上,他们看起来都狼狈极了,身上都是雨林里的泥泞和落叶,只有沈冬青和周闻彦还好。

沈冬青盘膝坐在了一棵树下,仰头看着上面落下来的光点:“好安静哦。”

听他这么一说,其他玩家也注意到了。

这里不仅没有野兽,甚至连鸟鸣虫啼声音都没有,好像整个岛都是一个死岛。

长裙女小声开口:“不太可能,这不符合生物链。”

如果没有任何的生物,这片雨林都不可能长得这么茂盛。

文身男说:“都说了这是一个游戏世界,说不定根本没设定这些。”

眼镜女:“这种情况很少,而且为什么没有其他生物,偏偏有蛇。”

就在他们沉思的时候,长裙女突然说:“你们还有别的衣服吗?”

其他玩家看了过去。

长裙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我的裙子……”

这个雨林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走过了,根本没有能走的路,长裙女穿得又是裙子,双腿都被刮得都是血痕,裙子更是破破烂烂得不能看了。

冲锋衣把外套递了过去。

长裙女说了一声“谢谢”,把外套绑在了腰间。

文身男:“女人就是碍事,还穿裙子。”

长裙女解释:“我进来的时候给我换的,不是我本来的衣服……”

冲锋衣拉高了声音:“你说什么?”

长裙女被吓了一跳,但还是小声地重复了一遍。

冲锋衣:“游戏为什么要给你换衣服?”

刚开始冲锋衣以为关键点是在这个岛上,结果进岛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东西,就连淡水都没有。

现在看来,可能关键点还是在玩家身上。

长裙女回忆了一下:“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是一个富二代的女朋友,被富二代带上了游轮出海玩,然后我一睁眼就在海上了。”

文身男也好像想起来了:“好像我就是那个富二代。”

冲锋衣追问:“除了这个,还说了别的吗?”

这两个到底是新人,一进来就被吓傻了,还记得什么提醒,现在一说才记起来。

“我记得不清楚了。”文身男说,“好像说是附近有一个神秘岛,我想要过来,于是就找了保镖,带着女朋友出发了。”

冲锋衣:“还记得这个神秘岛的名字吗?”

文身男:“这我哪里记得到啊?好像是挺长的一串名字,还是鸟语,还是约什么什么德,乱七八糟的。”

冲锋衣的脸色有些不太好。

核心人物给到了两个新人身上,其他人的人设是保镖,肯定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可偏偏这两个人又是新人,这游戏是诚心想整他们的。

想起身份的文身男已经抖起来了,指着这一群人说:“你们都得听我的,我们现在掉头回去到沙滩上,等其他人来救我们。”

眼镜女翻了个白眼。

冲锋衣为了节省体力,理都没有理会这个白痴。

在这时候,沈冬青“咦”了一声。

其他玩家经过上一次大鱼的经历,压根也没有人转过头去。

失了面子的文身男更是火气上头,吼道:“你是白痴吗?有点什么事情就大呼小叫的……”

文身男一边吼一边看了过去,在注意到沈冬青旁边的男人的目光,顿时浑身一激灵,剩下的话全部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沈冬青认真地辩解:“我不是白痴,这里有脚印。”

刚才其他玩家在那里交谈,他闲来无事,拿了一根棍子在地上写写画画,意外地发现了在地上有一片痕迹。

眼镜女连忙过去看了一下,果然在落叶的覆盖下有着一条痕迹,看起来是有人或者野兽行走过的痕迹。

她抬头,顺着痕迹看过去,发现深入到了雨林中,不是他们来时的路,而是另一个方向。

冲锋衣也站了起来:“过去看看。”

文身男不太乐意。

长裙女累得够呛,坐下去就起不来了。

沈冬青左看看右看看,举手道:“我累了,而且好饿哦。”

周闻彦握住了他的手:“那就再休息一下。”

冲锋衣无语凝噎。

这一群新人,一个文身男脑子有问题,一个长裙女身体不太行,还有两个划水的,这个游戏场真的是太难了一点吧?

没有办法,冲锋衣和眼镜女也有点顶不住了,只能先休息一下。

*

这一休息,就到了傍晚。

玩家们捡了一些柴火点燃了篝火,又用身上带着的物品简单的蒸馏过滤了一下湖里面的海水,得到了能够饮用的淡水。

在得到水的补充后,玩家们稍微缓过来了一些。

沈冬青找了一圈,没有在岛上找到稻草。那张阴宅厨房卡是挺好用的,但是没有稻草连接阴阳两界,等于白费。

他靠在了周闻彦的身上,无力地说:“好饿哦——”

周闻彦低头亲亲沈冬青的脸颊:“我去看看湖里有没有鱼。”

沈冬青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岛心湖湖水清澈碧蓝,倒映着上方的晚霞。

沈冬青半弯下腰,伸手碰了碰湖面,搅动起了一片波纹。

“没有鱼唉。”沈冬青侧过头。

周闻彦踢掉了鞋子又脱掉了上衣,说:“我下去看看。”

沈冬青:“你会游泳吗?”

周闻彦:“会。”

沈冬青也踢掉了鞋子:“那教教我吧!”

周闻彦没有立即同意,而是试了试岛心湖的深度,扔了一颗拳头大的石头下去,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

“不行,太深了。”周闻彦说,“回去再教你。”

沈冬青乖乖点头。

周闻彦摸了摸他的脑袋:“乖,抓鱼给你吃。”

说完他就下了水。

岛心湖很深,估计是连着外面的海,里面都是海水的味道。

周闻彦向下游了一会儿,发现下面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在没有潜水服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进一步深入了,他抓了两条鱼就游了回去。

鱼先上了岸。

离了水的鱼十分有力地扑腾了起来,溅起了海水。

沈冬青戳了戳鱼,评价道:“长得有点奇怪。”

周闻彦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说:“是海里的鱼。”

沈冬青问了一个特别重要的问题:“能吃吗?”

“能。”

沈冬青看鱼的目光顿时和蔼了起来。

能吃的鱼就是好鱼。

这边的动静很大,也瞒不过其他玩家。

经过一个白天的跋涉,玩家们也是又累又饿,现在湖里有鱼,又见周闻彦没有遇到危险,就纷纷下去抓鱼。

不过长裙女不会游泳,只得在上面看着,帮忙收拾抓上来的鱼。

抓完鱼后眼镜女和冲锋衣都安全上岸了,只有文身男还在下面磨蹭。文身男仗着水性好,逐渐远离了岸边,他摸了一阵,面露惊喜之色:“我抓到大的了——”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脸上的惊醒扭曲了一下,变成了惊恐:“不、不,救我,救我——”

文身男挣扎着想要上岸,可是他游到一半,还没到接近岸边,岸上的人都看见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圈住了他的腰,以一种无法抵抗的力气把他给拉了回去。

文身男双手不断地扑腾着。

没用,水下的生物的能力不是他能够抵抗的,他只能被慢慢地拉入水中,当头顶没入水面后,一连串的泡泡从下面冒了出来,最后只剩下一抹血迹。

血迹很快就被给湖水冲散。

岸上一片死寂。

一想到他们刚刚与死神擦肩而过,眼镜女和冲锋衣完全说不出话,再加上文身男那里说不定有重要的消息,他们就更加自闭了。

安静了一会儿后,旁边突然传来了“兹拉”一声。

接着沈冬青问:“烤好了吗?”

周闻彦回答:“快了。”

两个人还跟没事人一样在那里烤鱼。

长裙女哆哆嗦嗦地说:“人、人没了?”

虽然文身男挺讨人厌的,但到底是一条生命,就这么活生生地消失在面前,还是挺让人接受不了的。

眼镜女推了推眼镜,冷漠地说:“接下来不要靠近这个湖了。”

其他人都是在湖周围抓鱼,没有惊动里面的怪物,文身男也是自己作死,到了深处,现在说不定怪物苏醒过来,不能再冒险下水了。

眼镜女和冲锋衣虽说是老玩家,但在这个游戏中,在生死面前,不管是新玩家还是老玩家都是一样的。

游戏不会因此而仁慈。

因为死了一个玩家,这顿烤鱼吃起来是食不知味,长裙女根本没吃两口就吃不下了,沈冬青更是一反常态,没碰多少。

眼镜女撕下一片鱼肉塞到了口中,见他们的样子,劝了一句:“生死有命,你们还是多吃一点,不然明天都要没力气了。别人的命是别人的,只有自己的命是自己的。”

长裙女听了劝,又强迫自己吃了一条鱼。

倒是沈冬青还是一动不动。

眼镜女出于好心,还想再说两句,还没来得及说,就听见沈冬青惆怅地看着烤鱼,叹了一口长长的气:“太难吃了。”

眼镜女:“咳咳——”

原来不是为了文身男的死而难过,而是单纯的吃不下啊,这、这也……眼镜女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这个鱼就这么草草的处理了一下,又没有别的调料,是又腥又咸,沈冬青很久没吃这么难吃的东西了,是动也不想动。

周闻彦耐心哄着,这才让他勉强吃下去两口。

沈冬青吃完了鱼就开始诉苦:“这游戏太过分了!”

冲锋衣感同身受,附和道:“对对。”

沈冬青:“这是什么破岛啊!”

冲锋衣:“对、对。”

沈冬青:“一点好吃的都没有,我要早点离开这个破地方!”

冲锋衣:“对……啊?”

原来关键点是在吃的东西上面吗?这个人到底有没有把游戏放在眼里啊?

要是游戏听见冲锋衣心里所想,怕是要当场哭出来了。

沈冬青不仅没有把游戏放在眼里,甚至还放在脚底下踩了无数遍了,简直就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啊。

冲锋衣默默低头吃鱼。

*

晚上没有稳定的光源不好行动,玩家们干脆就在湖边休息一晚上,打算第二天再顺着地上的痕迹过去看看。

由于有个玩家在湖里出了事,不确定岛心湖中的怪物会不会上岸来,只能轮流守夜。

好不容易天亮了,天刚蒙蒙亮,玩家们就醒过来了。

可能是落叶太多的缘故,地上的痕迹都还比较鲜明,一路走过去,在尽头发现了一个山洞,山洞门口还散落着一些人走过的脚印。

眼镜女:“这里有人生活。”

只要这个岛上有人就还好,有人就等于有NPC,可以接到任务,不用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转。

周闻彦冷不丁地说:“不是生活,是举行仪式。”

眼镜女扭头看了过去:“为什么?”

沈冬青抢先一步说:“猜的。”

冲锋衣不耐烦地说:“不知道知道就别乱说。”

周闻彦也没解释,只冲沈冬青笑了笑。

一行人轮流进到了山洞里面。

山洞里面散落地放着一些木质工具和简陋的陶器。

长裙女不知道碰到了什么,发出了一声尖叫,急急后退。

冲锋衣已经受够了这些只会帮倒忙的新人,厉声道:“你在做什么?”

长裙女的话都说不利索了:“有有有……”

冲锋衣:“有什么?”

他走了过去,看见刚才长裙女站着的地方滚着一个骷髅头。

骷髅头很小,可能是还未成年就被砍了下来。

冲锋衣蹲下来检查了一下,发现骷髅头的头顶上还被插着一根木棍,一旁还有不少骷髅头,头顶上都有一个洞,像是曾经被串在了一起做成了烤串。

看起来还真的像是邪教活动。

沈冬青:“真没意思。”

眼镜女:“啊?”

沈冬青:“又是邪教,这个游戏一点创意都没有!”

玩来玩去就是这么几个元素,不是邪教就是邪教,根本不会创新。

还好这个游戏是强制玩的,不然光靠自愿的话,怕是不到三天就要关服倒闭了。

眼镜女反应过来了:“你不是新手?”

沈冬青不解:“我看起来很菜吗?”

眼镜女:……看起来还真的有这么点。

毕竟看这两个人在游戏里面的反应,不是纯新人就是真大佬,眼镜女下意识就往新人那边想了,哪里会觉得是大佬呢?

冲锋衣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这里有壁画!”

在山洞的深处,墙壁上绘制着一连串的壁画,而在山洞中间有着一个深坑,坑里面放着密密麻麻的尸骨。

一看就是淳朴的邪教原住民在这里进行了仪式。

沈冬青凑过去看壁画。

壁画画得十分简单,和连环画差不多,代表了这里的原住民智商不太高,不过能信邪教的人通常智商低,逻辑上没什么问题。

壁画上的内容是一群火柴人发现了一个岛,他们划木筏上了岛,在岛上发现了一些东西,以为遇见了神明。

于是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会上岛进行祭祀,希望岛上的蛇神庇护他们。在壁画的最后,原住民还画了一条蛇,黑蛇头首相衔,形成了一个圆形。

“所以那些蛇是这些原住民养的。”冲锋衣分析,“而且看原住民的设备,他们住的地方离这个岛不远,不然以木筏根本不可能去很远的地方。”

眼镜女:“说不定游戏就是为了让我们去原住民住的地方。”

长裙女说:“可是我们没有交通工具……”

冲锋衣说:“我们先回去看看游艇能不能用,不过两个地方相隔不远,从这个方向过去,我们应该就可以到原住民住的地方了。”

壁画上还贴心地画了方向,生怕别人找不到。

玩家们想得很好,可等一行人按照标记原路返回,发现搁浅在沙滩上的游艇消失不见了。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5章 荒野求生 下一章:第107章 溺死鬼
热门: 我在豪门大佬心头蹦迪[穿书] 京极堂系列03:狂骨之梦 七芒星 妄神[快穿] 怀了隔壁班穷校草的崽之后 死亡循环 [综英美]治疗是用来保护的! 星际暴君的逃婚男后 血手印案件 穿成豪门弃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