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迷宫

上一章:第108章 鬼城 下一章:第110章 高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三个人坐在了阴暗的屋子里面, 把瘸腿男人围在了中间。

瘸腿男人拼命地缩着脖子,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但是这样并没有用, 沈冬青一拍椅子扶手, “砰”得一声,不太结实的扶手直接裂开了,他身子一歪, 一个措不及防差点摔倒在地上。

还好周闻彦捞了一把,把人拽住。

沈冬青摸了摸鼻子:“质量太差了……”他扭过头对瘸腿男人说,“进城令牌在哪里?”

瘸腿男人觉得自己有点难。

原本他只是想诓骗两个免费劳动力来干活,没想到没有骗成功,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明明之前来的客人都不是这样的。

瘸腿男人偷偷瞥了一眼三位玩家, 一个个比他高还比他壮。

……真的太难了。

一般来说,玩家们都会无条件遵从npc所说的话, 根本不会质疑, 为什么到了他这里,一个个都不按理出牌啊?

“我、我不知道……”瘸腿男人低垂着头说。

沈冬青看向了周闻彦。

周闻彦笑了笑,双腿架在了一起:“再给你一次机会。”

没什么威胁的话,但瘸腿男人莫名得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他犹豫了片刻,颤巍巍地说:“我没有令牌, 但知道哪里有……”

沈冬青:“哪里?”

瘸腿男人:“就是给我们做身体的人。”

*

嘎——

漆黑的乌鸦振翅飞起, 在半空中徘徊了一圈,最后落在了枝桠上,它歪着头看着这一群有些古怪的组合。

瘸腿男人艰难地走在最前面, 可能是太久没见阳光了,他的身体神经质地抽搐着。

但身后跟着的那三位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甚至没人去帮他一把。

沈冬青的目光盯在了那只乌鸦身上。

乌鸦和他对视。

一人一鸟直视了半响,乌鸦突然拍着翅膀冲着沈冬青“嘎嘎”叫了起来,十分挑衅,一脸你打不到我的样子。

沈冬青捡起一块石头就扔了过去。

乌鸦惨叫一声,直接从树上栽了下去。

沈冬青:“我想把它给烤了。”

乌鸦:“嘎嘎!”

它听到这话,身残志坚地扑腾了起来,挣扎着向远方飞去,看飞得方向是在鬼城的中央。

到手的食材跑了,沈冬青有些不高兴地“啧”了一声。

瘸腿男人没发现身后的小插曲,依旧一瘸一拐地向前走,他仰起头,费劲地看向了一座孤零零的小木屋。

木屋的形状有些奇怪,笔直瘦长,房顶拉得老高,歪歪扭扭的,让人担心会从中折断。

瘸腿男人收回了目光,他的脸颊抽了一下,在低头一瞬间,眼中闪过一抹阴毒。

“到了。”他停了下来,“那位大人的脾气古怪,手段残忍,你们……”

话还没说完,那三位就直接大喇喇地站在了门口。

沈冬青负责敲门。

响了三下后,木屋里面毫无动静。

沈冬青礼节性的又敲了一下,然后第二下直接把锁着的门给暴力拆开了。

“质量不好啊。”沈冬青一边叹气一边收回了手,踏着倒在地上的门板就走了进去。

瘸腿男人:……

他看着三个人的背影,恶毒地想,你们进了这个门就别想出来了。

*

乍一进入黑暗的环境,沈冬青什么也看不清,等适应了昏暗的光线后,一转头就看见一个黑漆漆的人影杵在面前。

那个人影不过半人高,他坐在轮椅上,上半身佝偻着,头上还带着一个帽兜,看不清是什么模样。

“你们……”木屋主人的声音嘶哑还带着一股阴森的味道,他阴恻恻地打量着沈冬青和周闻彦,“咳咳……竟然混进了两个生人。”

呲——

一盏蜡烛突然亮了起来,眼色是诡异的青色,照映出木屋主人一只萎缩的眼睛和干枯的侧脸。

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吴嘉也忍不住被吓了一跳。

沈冬青:“唔……我们本来也不熟啊。”

木屋主人:“……”

沈冬青不太明白他的沉默:“我有哪里说错了吗?”

木屋主人换了个说辞:“……竟然混进了两个活人。”

但被这么一打岔,营造出来的恐怖气氛荡然无存,木屋主人发现了这一点,立即开始想办法补救。

他用萎缩了的眼珠死死地盯着沈冬青:“咳咳……从来没有活人走进过鬼城,你们……”

沈冬青麻溜地接上了木屋主人的话:“那我们就是第一个。”他顿了顿,用毫无感情的话说平铺直述,“好荣幸哦。”

木屋主人又被僵住了。

“咳咳咳——”他看起来有点被气到了,胸前不断地起伏着,好像下一秒就要断气了。

咳嗽完了以后,木屋主人直接略过了不必要的环节,拉高了嗓子说:“你们都要死!”

然后木屋主人的轮椅就被掀翻了。

沈冬青一边动手一边嘀咕:“本来不想欺负残疾人的。”

木屋主人急促地叫了一声,倒在了地上,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是刚刚直起身子就又被按了回去,活像条上了岸的鱼。

“你、你们——”木屋主人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他的双手在地上不断地摩挲着,终于找到了一个按钮。

咔嚓!

木屋中响起了齿轮滚动的声音,一个又一个的人影从屋顶上垂了下来,悬挂在了半空中。

那些人影的四肢上都连着一条细细的丝线,控制着他们的行动,木屋主人的手指一勾,他们齐齐抬起头来,用空洞的眼睛盯着这三位客人。

吴嘉惊道:“这么多!”

这些被操控的人实在是太多了,密密麻麻地叠在一起,几乎没有空隙。

沈冬青也觉得空间太小不好发挥,于是他吩咐吴嘉:“把人带上,我们出去!”

吴嘉:“等等……”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那些吊着的人动了起来,他来不及思考,拽起躺在地上的木屋主人拔腿就往外面冲。

*

瘸腿男人在外面晃悠了一圈,突地听见木屋里面传来一声惨叫,顿时得意地笑了起来。

这就是不乖乖听话的下场。

木屋主人住的地方机关重重,更有数不胜数的傀儡,和堡垒也差不了多少了。

不管进去的人多么有本事,都走不出去,最后只有一个结局,那就是变成下一个傀儡。

瘸腿男人转过身,慢慢地往回走,可走出去没两步,身后就有人追了上来。那些人跑得比他快多了,一下子就从他身旁越了过去。

他扭头一看,差点惊得坐在了地上。

沈冬青还冲他打了个招呼:“嗨——”

瘸腿男人抬手擦了擦眼睛,这、这像麻袋一样被拎在手上的人怎么这么眼熟???

吴嘉把木屋主人随手一人,扭动了一下手腕:“真重啊。”

瘸腿男人差点被吓得腿都不哆嗦了:“这这这……”这可是这一圈有名的小boss了啊!

木屋主人生无可恋地趴在了地上。

他的木屋确实坚不可摧,里面的傀儡也很烦人,进可攻退可守,只是怎么也想不到,这群人直接带着他跑出来了!

沈冬青表示,能简单解决还要硬刚,又不是大傻子。

他半蹲了下来:“说吧,令牌在哪里?”

木屋主人的眼珠子转动了一下。

他的智商比瘸腿男人高出这么一点,没有立刻就说出令牌的下落,而是指了一条歪路:“在木屋里面。”

沈冬青仰头看了一眼周闻彦。

这一听就不靠谱。

木屋里面全是启动了的傀儡,就算是沈冬青都要费些时间才能收拾干净,现在回去不就等于自投罗网吗?

木屋主人察觉到了他们的犹豫,开口道:“令牌这么重要的东西,当然是放在安全的地方,你们带我回木屋,我把令牌给你们。”

周闻彦:“那就……”

“等等!”沈冬青突然举起了手,说得十分肯定,“他在骗人,令牌肯定不在木屋里面!”

木屋主人产生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强撑着说:“我没有骗人……”

沈冬青盯着木屋主人看了一会儿,俏皮一笑:“我诈你的,本来还不确定,现在知道你确实是在骗人了。”

木屋主人:“……”

他死鸭子嘴硬:“不在木屋里面,还能在哪里?”

沈冬青一手托着下巴,若有所思:“如果是我的话,肯定会带在身上。”他打量了着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木屋主人,一合掌,“扒光了看看就知道了。”

说着沈冬青就要动手了。

木屋主人扭动着身子,活像个黄花大闺女。

还好在紧急关头,沈冬青被周闻彦拦了下来。

沈冬青不解地眨巴了一下眼睛。

周闻彦:“不好看。”他给了吴嘉一个眼神。

吴嘉任劳任怨地开始做苦力活。

沈冬青本来还想围观一下这木屋主人到底长什么模样,结果直接被周闻彦蒙住了眼睛。

手心的温度覆盖在了眼睛上,沈冬青不自觉地颤动了一下眼睫,正好蹭在了掌心上。周闻彦觉得有些痒,只觉得手掌下那微微翘起的嘴唇太过有吸引力,让他忍不住凑上前去尝尝。

吴嘉在劳碌的间隙抬头一看,只觉得牙有些疼,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扒光了木屋主人的衣服,拎在半空中抖了抖,果然抖出了一枚漆黑的令牌。

“找到了!”

话音落下,衣服里噼里啪啦的又掉下了一堆令牌,几乎垒成了一座小山。

沈冬青拉下了周闻彦的手,喃喃道:“我有一个想法……”

吴嘉:“什么?”

沈冬青:“令牌三块钱一个,十块钱三个。”

瘸腿男人和吴嘉:?

*

一行人空手而来,满载而归。

原本死寂的小巷子里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玩家们心中各有想法,低着头匆匆而过。

他们都在不同的npc那里接到了任务,npc要的东西并不相同,可能是吊死鬼的舌头也可能是溺死鬼的心脏,反正互相残杀就完事了。

玩家们知道在场的都是竞争对手,尤其是在知道鬼城的秘密后,没有人不想去争夺进入鬼城内部的名额,他们互相警惕,生怕下一秒就刀剑相向。

就在这提心吊胆的时候,一只手突然从旁边伸了过来。

“令牌三块钱一个。”

玩家:?

沈冬青:“优惠只有一次,走过路过不能错过哦。”

玩家们对视了一眼。

不管真的假的,买了也好像不太亏啊。

一个玩家站了出来:“我们没带现金。”

在游戏里面,钱和纸没有任何区别,当然不会有人带在身上。

沈冬青的脸颊鼓了一下,似乎在犹豫,在沉默了几秒后,他说:“吃的也行。”

游戏商城里面可以用积分兑换零食,玩家们为了防止特殊情况,多多少少也会带上一些。现在这位勇于尝试的玩家摸了半天,摸出来一包巧克力递了过去。

沈冬青一手拿钱一手交货,立马就把令牌递了过去。

那个玩家本来觉得受骗也没有关系,结果一拿到令牌,他就明白是真的了,顿时喜出望外。喜完了以后他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一包巧克力换了令牌明显是他白占了便宜。

他犹豫了一下,告诉了沈冬青一个情报:“鬼王已经很久没出现了,有很大可能已经不在鬼城里面了。”

有了第一个人开头,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

原本暗地里准备着互相捅刀的玩家们友好地排起了长队,纷纷掏钱买下了令牌,化争执为和平,不争不抢,大家都有份。

大多数人都比较有良心,觉得占了便宜,就用各种小道消息作为补偿。

“鬼王消失了,谁能找到他的宝藏就能成为下一任鬼王。”

“据说鬼城深处有离开游戏的门。”

“游戏十分忌惮鬼城,所以玩家论坛都没有鬼城的信息。”

“……”

至于有些不肯遵守买卖规则,想要动手抢的玩家,很快就被人解决扔到了一边。

沈冬青第一次开店,没有经验,但收获颇丰,不到三个小时,手中的令牌就被闻讯而来的玩家们给买走了,换来了一堆零食。

零食数量太多,三个人拿都拿不下,还是一个好心的小姐姐给了他们一个背包,这才完美解决了这个问题。

背包装得鼓鼓的,沈冬青正要伸手去拿,就先被周闻彦背到了身上。

沈冬青凑了过去,就差整个人扒拉在周闻彦的身上了:“要喝可乐!”

周闻彦手中握着一罐可乐,坏心眼地逗了逗:“亲一下就给你。”

沈冬青上去吧唧一口,满意地拿到了可乐,他打开罐子咕噜咕噜喝了一口,满足地叹了一口气。

喝完了以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带着狡黠的笑容,过去就又亲了周闻彦一口,亲完还故意问:“好喝吗?”

碳酸饮料的味道在两人之间环绕着。

周闻彦慢悠悠地说:“没尝到,再来一口。”

刚说完,他就看见面前递过来一罐喝到一半的可乐。

周闻彦:“……不是这么喝。”

沈冬青歪了歪头,有些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喝的。

周闻彦身体力行地教了沈冬青一把,让他明白到底是怎么喝的。

吴嘉百无聊赖地蹲在一边,小声地吐槽:“都老夫老妻的了,有必要这么腻歪吗?”

然后就对上了周闻彦飘过来的目光,他一个激灵,连声道:“有必要!太有必要了!”

喝完了可乐,一行人紧赶慢赶,来到了鬼城内围。

鬼城分为内外两层,外围是一些两层楼的房子,破旧衰败,墙壁上还贴着一些小广告,里面住着一些半死不活的“人”。

内城则是被一层高墙围在里面,从外面看只能看见冒出来的一截屋顶尖。

现在内城和外城的交界处已经站着一群玩家了。

他们大部分是从沈冬青手中购买了钥匙,并没有进行厮杀,看起来气氛都挺和谐的,不吵不闹地排起了队。

可能这里的npc也没想到玩家们这么快就拿到了令牌,还没发生任何伤亡,他们姗姗来迟,看见门口排着的长队,都看傻了。

“额……怎么这么多?”

“管他呢,都有令牌,只能放进来了。”

一个长得比较随意的npc站在城墙上,拿着大喇叭说:“你们都是为了鬼王的珍宝来的,我可以告诉你们,珍宝就在内城,但具体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

“内城里面有九百九十九栋房子,房子里面可能放着珍宝,也可能是其他东西要了你们的性命。”

“那么祝你们好运——”

话音落下,城门缓缓打开,露出了内城的一角。

内城里面坐落着各种模样的房子,挤在一起就像是一座大型迷宫。

玩家们鱼贯而入。

沈冬青和周闻彦落在最后,在他们走进去后,城门“砰”得一声合拢。

吴嘉看向了正前方的一栋房子,那是一间老旧的砖房,大门合拢,窗户上的玻璃不见了,但里面用一层油布封得死死的,根本看不见房子里面是什么样子。

有个玩家比较机智,走到窗前戳了一下油布。

哗啦——

油布被掀开了一个小口子,那个玩家凑上前去看,里面突地伸出了一只苍白的手,直接勒住了他的脖子,将人硬生生的从那个小口子里面拽了进去。

旁边有反应过来的玩家想要帮忙,可是没能抢得过房子里面的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倒霉的玩家整个拖了进去。

不一会儿,砖房里面传出了啃噬骨头的声音。

那个油布纸杯撕开了一个小口子,里面黑洞洞的,可是没人敢再次上去查看。

经过这一次教训,玩家们知道这些房子不能乱进,毕竟这里有九百九十九栋房子,而珍宝只有一件,概率实在是太小了。

吴嘉见了刚刚那一幕,觉得后劲有些发凉,他转头问沈冬青:“沈哥,要是你被抓进去,能跑出来吗?”

沈冬青:“没试过,不知道啊。”他摸了摸下巴,“要不我试试?”

吴嘉连忙阻止了这个危险的想法:“别、别了。”

沈冬青:“好吧……不过进去房子里面就等于和里面的住户签订了契约,别人无法干涉两方的行为。”

吴嘉:“所以?”

沈冬青:“所以我们还是进去试试吧。”

最后还是周闻彦出手把人按住了:“到里面看看。”

沈冬青看看周围上不了台面的破房子,似乎明白了周闻彦的意思,点了点头:“也是,我要是鬼王也不会把东西放在这么寒碜的地方。”

玩家们不敢轻易进到房子里面,就只能在外面徘徊,现在三三两两的散在街上。

不得不说,这个内城实在是太庞大了,百来个玩家进去,就和水滴滴入大海一般,没有引起任何波澜。

除了偶尔传来的惨叫声,整个鬼城安静祥和整洁卫生,住户和游客的素质极高,足以评上十大宜居城市。

沈冬青、周闻彦和吴嘉三人略过了这些破败的房子,往更中心处走去。

这些房子错落有致,形成了一个庞大的迷宫,看得是眼花缭乱,可能是设计的缘故,让人不知不觉就绕回了原点。

周闻彦在墙壁上留下了一个印记。

沈冬青已经逛得有点迷糊了,趴在了周闻彦的肩膀上,半眯着眼睛说:“要不我们就进去看看吧。”

可能是犯困了的缘故,说话的语调软软的,像是在撒娇。

周闻彦连坚持一下都没有,立即放弃了抵抗,摸了摸沈冬青的脑袋:“那就进去看看。”

沈冬青立刻清醒了过来,指着远处的一幢三层小洋房说:“就那个!我们还可以进去睡觉!”

天色确实有些晚了。

沈冬青身上还穿着海里面捞出来的衣服,散发着一股海腥味,他现在不关心什么鬼王珍宝,就只想找个地方洗个澡换身衣服。

那幢小洋房精致典雅,一看就特别危险,玩家们看都不敢多看一眼。

吴嘉跟着两个人来到了小洋房门口,咽了咽口水:“确定要进去吗?”

沈冬青毫不迟疑地就叩了叩门。

住户来得很快,里面传来了门把手被旋转的声音,接着打开了一条缝隙。

散在四周的玩家紧紧盯着那一行人,等待着开门以后的恐怖场景。

吱嘎——

沈冬青嫌里面的住户开门太慢,直接动手把门给推开了,接着他对上了一张枯瘦的脸庞。

沈冬青是一个爱好和平的人,并不会主动揍人,而是先起手先友好地打了个招呼。

住户愣在了原地,然后他像是受到了惊吓,整张脸扭曲成了呐喊的模样,毫不迟疑地掉头就跑。

动作之敏捷,脚步之仓促,都让看到这一幕的玩家怀疑到底谁才是鬼怪了。

玩家们目瞪口呆。

是不是开门的方式出错了?

沈冬青迟疑了一下,回过头看周闻彦:“……难道是我长得太丑了吗?”

周闻彦:“不,很可爱。”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8章 鬼城 下一章:第110章 高塔
热门: 收割 加勒比海之谜 大秦之苍雪龙城 同居第二天我提出分手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娱乐圈] 上帝之灯 永远是孩子 我真没有暗示你 武极天下 华生手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