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高塔

上一章:第109章 迷宫 下一章:第111章 110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无辜的住户跑得飞快, 一下子就消失在了楼梯口。

沈冬青摸了摸鼻尖,推门走了进去。

一走进去, 直接就撞上了一个凶杀现场。

可能那位住户吃完外卖还没来得及收拾, 沙发上地板上都是一片血糊,沙发上还搭着半截手臂,看起来蛮新鲜的。

沈冬青小心翼翼地迈过了地上的血迹, 往楼梯上走。

木质楼梯镶嵌在墙壁上,他侧过头一看,上面遍布着凌乱的血手印,像是在仓皇逃窜时留下来的。

加上拉紧的厚重窗帘和电压不足的灯光,就是标准的凶宅了。

沈冬青伸了个懒腰, 做出了决定:“今天就住这里了!”

吴嘉惴惴不安:“会不会不太好?”

这里面还有一个原住户的,不知道躲在什么角落里, 就怕第二天醒来身上少点零件。

沈冬青听了吴嘉的顾虑, 点了点头:“也是。”

吴嘉还以为沈冬青要放弃住在凶宅的想法,没想到他话锋一转,说:“是该和屋主人打声招呼。”

然后他就直径上了楼。

吴嘉转过头去征求周闻彦的想法。

得,这两个人是一对儿的, 周闻彦看起来就像极了惯着熊孩子的熊家长,怎么胡闹都没有关系。

不过他们也有胡闹的资本。

吴嘉抽了抽嘴角, 心想:也没几个玩家能把游戏气得跳脚加吐血了吧?

蹬蹬蹬——

沈冬青轻快地踩着楼梯往楼上去了。

二楼的灯没有开, 加上所有的窗户都被厚重的窗帘挡住,走廊黑漆漆的一片,两侧的房门敞开在那里, 死寂得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在这种封闭黑暗的环境下,人的恐惧被无限的放大,就怕角落里突然蹿出个贞子什么的。

但这种恐怖的气氛没有维持太久,就被一阵呼喊声给打破了。

“喂?在吗?”沈冬青站在二楼走廊口朝着里面喊,生怕鬼怪不知道他在这里。

走廊里面没有动静。

沈冬青在墙壁上摸索了一下,按下了开关。

兹拉!

壁灯亮了一下又暗了下去。

就在这一瞬间,跟在后面的吴嘉看见了一张扭曲的人脸一闪而过,就算是见多了这种场景,第一反应还是被吓得直往后退。

等他缓过来以后,就见沈冬青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了那张苍白鬼脸。

吴嘉后知后觉地回忆了起来,那扭曲的人脸不像是在吓唬人,倒像是在……害怕。

被沈冬青糟蹋过的游戏副本、揍过的鬼怪不知道多少,但鬼怪往往会被他无辜善良的外表所蒙骗,被揍过以后才会痛哭流涕地后悔,这种一上来就被吓懵逼的还是挺少的。

那边沈冬青按住了那位倒霉的住户,热情地打了个招呼。

住户先生缩着头,神经质地转动着赤红的双眼,听见沈冬青的声音时,不自觉地打了个颤。看他的模样,要不是不能离开这个小洋房,怕是他能直接从二楼窗户跳下去。

沈冬青十分有礼貌的询问:“我们可以借住一个晚上吗?”

住户先生的牙齿打颤:“咯咯咯……”连句话都说不出来。

沈冬青歪了歪头:“?”

一副你敢说不可以我就敢当场把你人道毁灭的样子。

不会说话的住户先生被吓得憋出了一个字:“可……可!”

沈冬青松开了手,拍了拍住户先生的肩膀,笑着说:“那就打扰啦!”

惨遭惊吓的住户先生:……

所以搞了这么一通就只是想在这里住一个晚上?

沈冬青放过了住户先生,转身回去挑选住的房间,走到一半他像是想起了什么,问:“你认识我吗?”

住户先生拼命摇头。

沈冬青:“那你干嘛看见我就跑?”

住户先生说不出话,如果非要说的话,大概就是……刻在灵魂里面的恐惧吧。就算是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会条件反射地害怕。

沈冬青想了想,可能是在他不记得的情况下祸害了这个游戏副本顺带让住户先生成为了受害者。

他换了一个问题:“那你知道鬼王的珍宝在哪里吗?”

住户先生可能犯了鬼王ptsd,病情格外严重,听到这两个字翻了翻白眼,当场晕倒在了地上。

沈冬青:……

就在这时,窗外突然响起了一个激动的声音:“我找到了——”

沈冬青走过去拉开了窗帘,从窗口向外看去,发现一个玩家浑身冒着鲜血,从一处两层楼的房子里跑了出来,他的手中还拿着一件东西,只是离得太远,看不清到底是什么。

这位玩家死里逃生,太过于激动,冲着队友挥了挥手。

然后他队友热烈地欢迎了他,直接捅了他一刀,夺走了那件东西。

东西刚入手,队友还没来得及跑路,就听见上空响起了播报声。

“恭喜——”那个声音夸张做作,先是来了一段诡异尖锐的笑声,接着说,“已经有一位幸运的朋友获得了鬼王的珍宝,但忘了提醒你们了,鬼王是一位博爱的君主,他的珍宝……有很多!”

“但到底哪样才是鬼王最喜欢的呢?”

“我们也不知道哈哈哈哈——”

“所以,请你们带着鬼王的珍宝来到城中高塔前进行鉴定。”

有个玩家开口询问:“那万一鉴定错误呢?”

“好问题!”

“正确会得到奖励,那么错误必须要惩罚,这才算公平嘛!”

最后一个字落下,玩家们陷入了沉默。

这简直就是在坑人!

内城总共有九百九十九栋房子,里面可能是鬼怪也可能是鬼王的珍宝,可现在告诉他们,鬼王的宝贝有很多,但真正的珍宝只有一件,拿错就可能会死,这概率也太小了!

也不知道是哪个玩家哀嚎了一声:“我不玩了——”

沈冬青放下了窗帘,开始琢磨起了这个问题:“鬼王的珍宝到底是什么?”

他想了一会儿没想明白,但总觉得这“珍宝”肯定不是普通的东西,他也不着急,直接把这个问题抛到脑后,准备先休息一下。

*

沈冬青选了一间房住了进去,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整个人都满血复活了。

他盘膝坐在沙发上,解开了背包倒出了小半包零食,咔嚓咔嚓啃了起来。

一包薯片吃到一半,周闻彦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坐到了沈冬青的边上。他的身上还带着水汽,闻起来都是沐浴乳的香味,还怪好闻的,沈冬青挪动了一下,靠了过去。

周闻彦发梢的水珠滑下,落在了沈冬青的脸颊上,他凑过去蹭了蹭,直接栽在了周闻彦的怀里面。

周闻彦拿着毛巾在擦头发,见状换了个姿势,让怀中的人躺得更舒服一些。

沈冬青掰着手指头说:“鬼王的珍宝到底在哪里啊?”

周闻彦:“唔……我觉得很有可能在中心高塔里面。”

沈冬青:“为什么啊?”

周闻彦放下了湿漉漉的毛巾,按着人亲了一口,然后说:“刚才那个广播声说,他们也不知道哪件才是鬼王的珍宝,但又说,前往高塔进行鉴定。”

“相互矛盾,既然不知道又怎么进行鉴定?除非他们知道珍宝在哪里,并且确定玩家们拿的不是真正的珍宝。”

沈冬青抽出双手鼓掌。

周闻彦:“……这是我猜的。”

沈冬青:“哦,猜错了也没事,我们进到高塔里面看看就知道了。”

周闻彦:“也行。”

两个人十分草率地定下了明天的计划,倒头就睡。

可能是在海岛上这两天没有睡好,沈冬青一睁眼就来到了第二天中午。

房间的窗户被遮得严严实实的,一丝光都没有透进来,害得沈冬青还以为天没亮,眼睛一闭就要睡回去。

周闻彦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眼皮。

沈冬青的眼睫轻轻颤抖。

“该起床了。”周闻彦的声音格外温柔。

沈冬青发出了一阵毫无意义的鼻音,像是在撒娇。

周闻彦:“咳——”

要是再不起来,他就不确定会做出什么了。

好在沈冬青在快要触碰到危险线的时候清醒了过来。

周闻彦扶了一把迷迷糊糊的人,脸上有些遗憾,但到底还是没做出什么。

两人简单的梳洗过后,走出了房间。

和两位大佬相比,吴嘉显然是一个普通人,他晚上没怎么睡好,早早地就在楼下等着了,他在干净的地方坐了一会儿,听见楼上传来了脚步声。

他探头一看,发现是那位住户先生。

吴嘉还以为这位住户先生要趁他一个人的时候发难,警惕了半天,结果看见住户先生艰难地爬下了楼梯,像是做贼一样躲到了角落里面。

吴嘉:?

这是做什么?

在住户先生躲好以后,沈冬青和周闻彦下了楼。

吴嘉:“今天我们要不要多进几个屋子看看?”

沈冬青:“不用,我们直接去中心高塔。”

吴嘉小心翼翼地问:“去做什么?”

难不成是守在那里,谁鉴定出了珍宝就抢谁的?

虽然有点不太好,但确实是这两位做得出来的事情。

周闻彦:“进去看看。”

说着,一行人走出了小洋房。

在离开前,沈冬青还特意回头冲住户先生搞了个别:“以后有机会再来——”

本以为躲在角落里可以降低存在感的住户先生紧紧抱着自己,差点落下两滴眼泪。

这种惊吓受到一次就够了,千万不要再来第二次。

*

他们是休息了一晚,外面的玩家可没有闲心睡觉。在经历了各种失败以后,玩家们暂时放下恩怨,携手合作,准备用地毯式清扫所有的房子。

不得不说,能够进到鬼城这个游戏副本的玩家都有两把刷子,付出极少的牺牲后,在第二中午就把大部分的房子都进了一遍,收获到了鬼王宝物足足有小山这么高。

什么破败的洋娃娃、永不停歇的八音盒、精致的木偶剧场……

“鬼王难道是个小姑娘?”一个玩家嗤笑了一声,把刚刚获得的东西扔了上去。

小山轻轻颤动了一下,似乎承受不了这重量,其中一个小件的物品咕噜咕噜地滚了下来,正好落到了沈冬青的脚边上。

沈冬青低头一看,是一颗奶糖。

这颗奶糖的包装已经有点脏了,依稀可以看见上面的彩色图案。

沈冬青莫名地觉得熟悉,正要弯腰捡起来,可却被人抢先一步,夺了过去。

那人还警告地说:“这些东西是我们的!”

沈冬青收回了手,转而看向了那一座小山。

八音盒吱嘎吱嘎的转着,发出有些生涩的音乐。

沈冬青看了一会儿,眼前似乎闪过了几个画面,还没等他去深究,嘴唇上就被抵了一个东西,他下意识地舔了舔。

是甜的。

一颗剥好了奶糖正放在沈冬青的嘴边,他低头咬住,甜蜜的滋味在口中化开。

沈冬青嘀咕了一声:“我才不是嘴馋。”

周闻彦收回了手,摸了摸沈冬青的头顶。

沈冬青咬着奶糖,说:“我看见鬼王留下来的这些东西很眼熟,我觉得应该……”他停顿了一下,“我以前应该认识鬼王。”

他觉得这个推理很对,点了点头说:“我们两个关系应该不错。”

周闻彦:“唔……”

沈冬青:“说不定看见了鬼王就能找回以前的记忆了。”

周闻彦:“其实……”

但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沈冬青拉着跑了。

鬼城内围很大,房子又建得和迷宫一样,沈冬青在前面带路,带着带着就迷路了。他自己还没有感觉,在又一次绕回原点后才反应了过来。

“我迷路了?”沈冬青抓了抓头发,满脸迷茫。

周闻彦提醒:“应该往右边走。”

沈冬青沉默了几秒:“……为什么不告诉我?”

周闻彦忍住笑:“因为你走得太认真了。”

而且认真的模样太可爱了,想要多看一会儿。

沈冬青鼓了鼓脸颊,按照周闻彦所指的方向走去。

在一段七弯八绕后,终于看见了高高矗立着的中心高塔,明明他们先出发的,可其他玩家到得比他们要快,已经在那里排队鉴定了。

为了防止起内讧,那些玩家采取的是抽签方式,一人抽一件物品上去鉴定,不管是鉴定成功还是失败都是运气,怪不到别人。

沈冬青从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自然是和周闻彦一起乖乖排在了队伍的最后面。

吴嘉忍不住开口:“我们什么东西都没有啊,没办法鉴定。”

沈冬青:“鉴定?为什么要鉴定?”

吴嘉和沈冬青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觉得两人不在同一个频道上。

吴嘉觉得有点晕:“这些人是在排队鉴定鬼王珍宝,你……”

沈冬青明白过来了,他挥了挥手:“我们不鉴定,那我们就直接进去吧。”

说着他就拍了拍前面那人,客气地说:“让让、让让——”

玩家一脸懵逼得让开了。

三个人就这么穿过了队伍,来到了最前面。

高塔的门紧闭,玩家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门口进行鉴定,鉴定师也不是人,是一只浑身漆黑的乌鸦。

乌鸦站在一人高的栏杆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玩家:“嘎嘎——不是——”

玩家脸色一白,手中拿着的东西掉在了地上。

在乌鸦鉴定完毕后,那个玩家站着的地方泥土松动,陷下了一个深坑,从中爬出了一只遍布尸斑和恶臭的食尸鬼,它目光呆滞,扑向了那个玩家。

还好这玩家手中有个道具,甩开了食尸鬼,飞快地向外面跑去。

食尸鬼看起来动作缓慢,但却紧紧地黏在了玩家的身后,一人一鬼你追我赶的,玩起了跑酷游戏。

乌鸦乐得“嘎嘎”笑了起来,一边挥了挥翅膀,示意下一位上前来。

然后它看见两个人站了上来,其中一个人还格外的眼熟。

乌鸦:……

它有点笑不出来了。

乌鸦缓解了一下心情,拍了拍翅膀问:“东西呢?”

沈冬青:“没有。”

“哦,没有,没有——”乌鸦瞪圆了眼睛,直直地看着下面的人。

没有你来做什么?

可能乌鸦的表情太过于明显,沈冬青听见了它的灵魂呐喊,伸手指了指身后的那扇门:“我们要进去。”

乌鸦歪了歪头:“嘎?”

沈冬青也和它一样歪了歪头:“不行吗?”

乌鸦觉得自己的小脑袋瓜不够用了。

在设定上,好像并没有说不能让别人进去,可是……

沈冬青:“那我们就进去了。”

乌鸦:“嘎嘎!不行!”

它激动地蹦跶了起来,挡在了沈冬青的面前。

沈冬青站住了,嘴角微微翘起:“你确定?”

乌鸦:“嘎——不行——”

三秒钟后,高塔附近响起了乌鸦高昂的三连奏,伴随着飘落下来的成片羽毛,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乌鸦好不容易脱离了魔掌,抽抽涕涕地站在了一边:“进、进去吧。”

沈冬青一松手,细碎的羽毛掉了下来,他拍了拍手,依旧挂着同样的微笑:“早说不就完了?”

乌鸦:……我恨!

它默默地退后了两步,远离了这个可怕的人类。

高塔是被一扇铁门所封死。

铁门足有一人高,两侧刻着各种鬼怪的模样,中间更是一张长大的鬼口,上面长满了獠牙,仿佛在等待着食物送入口中。

乌鸦:“哼哼,门根本打不开,你们进不去——”

又到了沈冬青最喜欢的开门环节。

他伸手想要试试铁门的结实程度,可还没碰到门环,铁门就自个儿缓缓打开了。

沈冬青满脸问号,回头看向了乌鸦。

乌鸦:?

这打脸来得太快它有点接受不了,在哼哼了两声后,它默默地用翅膀遮住了脸。

啧,有点疼啊。

铁门许久未曾打开了,齿轮有些生锈,在打开时发出了令人牙酸的声响。

在彻底打开后,门后是一片浓稠的黑暗,一缕缕的烟雾从中逃逸而出,想要缠绕上了沈冬青的手指。

周闻彦拉了沈冬青一把,避开了这烟雾。

沈冬青:“没事。”

不知为何,他知道这黑雾并没有危险。

在确定没有危险后,周闻彦才松开了手。

沈冬青走上前去,一缕黑雾乖巧地缠住了他的手指,就如同家养宠物一般,蹭了蹭他的指尖。

“我肯定和鬼王关系很不错!”沈冬青摸着黑雾说。

周闻彦沉默片刻:“……你没想过你就是鬼王吗?”

沈冬青愣住了:“啊?”

关于他就是鬼王的这一点,沈冬青还真的没想过,因为在他的记忆力,他的人设应该是一个捡到一具刚死身体的千年厉鬼,怎么样都和鬼王搭不上边啊——除了都是鬼这一点。

所以在对于鬼城熟悉这一点,他只想着往和鬼王是朋友这一点上面靠。

“应该……不是吧。”沈冬青有点不确定了,“我都不记得了。”

以前他是觉得存在时间太久了,记不清以前的事情了,现在看来肯定不是这样,他记性再差,也不可能把自己的身份给忘记了啊!

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或者是有什么人给他做了手脚。

周闻彦:“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在他们进去后,剩下的玩家不是傻子,不再和乌鸦玩什么鉴定的游戏,观望了一阵后,有胆大的也走了进去。

*

从外面看去,高塔中一片漆黑,可等到走进去后,渐渐地冒出了点光芒来。

沈冬青刚开始还不太适应,揉了揉眼睛,发现面前堆着一个肉山。

肉山足有一人高,仔细一看是由一条条的舌头堆积而成的,舌头离了身体还在不断地蠕动着,发出凄惨的尖叫。

舌头堆后面是一面墙壁,上面绘制着壁画,第一幅是一个小鬼掰开了女人的嘴,另一个小鬼用铁钳拉出了她的舌头。还不是一下子拉断的,而是慢慢折磨着,不紧不慢地拉着,看样子舌头被拉出了一米多长。

那个女人双眼充血,口中发出“唔唔”的声音,绝望而怨恨地盯着外面走进来的每一个人。

沈冬青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冷不丁地冒出了一句:“这舌头弹性也太好了一点吧。”

被拔舌头的女人:……

后面跟上来正好听到这一段的玩家:……

然后沈冬青说:“我还是觉得我不是鬼王。”

周闻彦:“想起什么了吗?”

“没有。”沈冬青摇头,“我只是觉得我的品味没有这么差,再怎么样也不会把住的地方搞成这个样子,看着也没有胃口啊!”

吴嘉小声地提醒:“我在外面看了,高塔应该有十八层,是仿造了十八层地狱,这是第一层,剪刀地狱。”他想到了什么,“每层地狱都对应着不同的罪行,如果犯了这个罪,将被困在这一层地狱。”

他有点慌,人生在世,谁不做点缺德事呢?

沈冬青没想得这么深,而是幽幽叹了一口气:“太没品味了,竟然只会仿造,不会创新。”

然后他说得斩钉截铁:“我肯定不是鬼王。”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09章 迷宫 下一章:第111章 110
热门: 沉默的教室 神探伽利略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必须找到阿历克斯 琉璃美人煞 秘密 宠爹 解密 跨界演员 穿书后我变成了反派的剑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