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 110

上一章:第110章 高塔 下一章:第112章 一个秘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长舌女人有点受不了这个委屈, 冲着墙壁外的人嘶吼着,但因为舌头被人拔住, 发出的声音极为古怪。

只见地上的那堆舌头疯狂地蠕动了起来, 冲向了这群玩家。

距离最近的一个倒霉蛋玩家正好被舌头糊了一脸,那软绵绵的舌头塞到了他的口中,只留下一条尾巴在外面, 其余的都钻入了咽喉中。

那玩家因缺氧而面色涨红,朝着旁边的人无声求助。

沈冬青最乐于助人了,他上去就是一拳,正中这倒霉蛋的腹部。

“呕——”玩家的五官因疼痛皱了起来,腰弯得和个虾米一样, 干呕了一阵后,口中呕吐出了一条长长的舌头, 整个人都虚脱了。

旁边的玩家见了, 不由自主地挪开了脚步,拉开了两者之间的距离。

虽然被舌头塞了口不会死,但……这救助的方式也太令人牙疼了,人是救回来了, 可命却去了半条。

沈冬青甩了甩手,十分热情地问:“还有人需要帮助吗?”

玩家们纷纷摇头, 表示自己能处理这个舌头。

长舌女人见舌头奈何不了这群玩家, 更加怒火中烧,竟然硬生生地挣脱开拔她舌头的两只小鬼,冲出了壁画。

那条长长的舌头在半空中甩了一圈, 直直缠向了沈冬青,在这过程中分泌出来的粘液滴落在地上,灼烧出一缕缕的青烟。

有好心的玩家提醒了一声:“小心!”

但这长舌女人一看就很危险,旁人也帮不上忙。

沈冬青忍不住退后了一步:“……好恶心。”

他刚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

长舌女人见沈冬青退缩的模样,还以为怕了自己,更加猖狂地笑了起来。

但是她的笑声没保持太久,动作就停滞住了,像个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了出去,直接在墙壁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沈冬青在地上蹭了蹭脚底板,十分嫌弃的“啧”了一声。

长舌女人软软地倒在了地上,口中伸出的长舌头弹跳了一下,也软绵绵地搭了下来。

刚刚提醒沈冬青的玩家愣住了。

这……这就结束了?

他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长舌女人倒下后,那些小舌头也泄了气,被玩家轻易地挣脱了开来。

叮——

一枚铜制钥匙落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一个玩家左看看右看看,没敢捡起来,生怕成为众矢之的,他看向沈冬青:“要不……钥匙给你吧?”

沈冬青干脆利落地拒绝了:“不要。”

玩家:“啊?”

沈冬青撇开了目光:“好恶心,谁爱要就谁要。”

玩家们一看,果然这钥匙上挂着浑浊的粘液,本来还不觉得,现在经过一提醒,好像是有点恶心。

玩家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有个人站了出来,闭着眼睛捡起了钥匙。

这是通往下一层的。

但奇怪的是,竟然有两个人不能第一层到达其他地方。

其他玩家忖度了片刻,明白了过来,被留下的这两个人平日里油嘴滑舌,经常哄骗其他玩家,正好犯了拔舌地狱这一条。

既然如此,其他人也无能为力,只能放弃他们继续向上走去。

在打开两层之间的铁门后,随着楼梯逐级而上。

走在最前面的玩家刚看到一点光亮,就感觉上方一道冷风刮来,寒意彻骨。

他来不及躲开,只能僵在了原地。

就在此时,背后猛地一脚踹了过来,把这个玩家踢倒在了地上。

在他倒地的一瞬间,原本站立的地方发出“咔嚓”一声,一把一人多高的剪刀从上方落了下来,看刀刃的锋利程度,怕是能够轻易地把人剪成两半。

那人劫后余生,刚要爬起来,看见眼前的场景又是惨叫了一声。

这一层遍布尸体。

这尸体还不是完整的,而是被剪成两半,内脏从断裂的地方流出来,流了满满一地。就算如此,这些人都还没有死去,他们不断地翻滚、哀嚎,整层楼都充斥着血腥味。

就算玩家们见多识广,看到这般场景,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先找钥匙吧。”

玩家们两两分开,倒也有惊无险地找到了一把钥匙,前往下一层。

有了前面两层的经验,到了第三层后,看见挂了满满一树的人,也不大惊小怪了。

第三层是铁树地狱。

地上种满了铁树,树上则是挂满了人,那些人在被挂上去的时候被剥去了皮,看起来赤条条红彤彤,高矮胖瘦男女都有,他们抽搐着扭曲着身体,活像是一条条死鱼。

沈冬青捏住了鼻子:“好丑。”

周闻彦点头:“是挺丑的。”

沈冬青悄咪咪地说:“我怀疑这个鬼王是不是有点问题,正常人都不会把家搞成这样吧?”

周闻彦纠正:“是鬼。”

沈冬青从善如流地改了:“那显然不是一个正常鬼。”

听了整段对话的吴嘉默默的想,在人家家里骂主人是不是不太好?

可这两位显然没有在意这一点。

周闻彦还饶有兴致地问:“那如果是你,你会喜欢怎么样?”

沈冬青想了想:“首先,要有wifi,可以有信号玩游戏。”

周闻彦含笑:“然后呢?”

沈冬青开始幻想以后的日子了:“要有一个大的电视机,最好再来一个落地窗,桌上要摆着很多很多的零食……”

他扭头看着周闻彦,突然一笑,抱住了旁边人的手臂:“当然还要有你啦。”

周闻彦注视着他,声音柔了下来:“会有的。”

那边玩家们已经找到了钥匙。

可就像是刚才那样有人离开不了的事情又发生了。

被留下来的玩家一脸懵逼。

“我们也没做过什么坏事啊!”

在场有比较了解古代神话的玩家说:“铁树地狱,是处罚离间骨肉、挑拨亲缘不和的人的,你们是不是犯了这两条?”

一个黑瘦的男人爆出了一句粗口:“这也算啊?和家里吵架也要下地狱?这也太离谱了吧!”

对于现代来说,都算不上犯法的事情,到了这里就要下地狱了。

被留下来的玩家也是心里苦。

那些通往下一关的玩家更是忐忑,他们之中大多数都犯过大错小错,说不定下一层地狱就是困住他们的地方。

可又有什么办法?在没有拿到鬼王珍宝之前,他们离开不了这个副本,只能继续往下走去。

和前面三层相比,第四层显得干净清爽多了,至少没有血肉模糊,更没有残肢乱飞。

这里只摆着镜子,各种各样的镜子。

一走入其中,每一面镜子都倒映出了人影。

第一个走进去的玩家直面了无数个自己,片刻后,镜子里面的影像开始变化,呈现出了一段画面。

这个玩家曾经杀死了另外一个玩家。

他犯了杀生之罪。

吴嘉:“孽镜地狱。”

犯了罪的人到了这一层孽镜地狱前,照镜子会显现出曾经犯下的罪。

那个玩家慌乱地解释:“这是我没有办法,我不是故意的,啊——”

这里的审判可不管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玩家面前的镜子中伸出了一双血淋淋的手,将他拽入了其中。

镜子表面泛起了一阵波纹,有人窥见这位玩家被投入了刀山火海中,他和旁边的亡灵站在炽热的炭火上不断地蹦跶着,就仿佛是在舞蹈。

“这……”

若是在进入游戏前,这些玩家可能还问心无愧,可进入游戏后,不沾点血还怎么活到现在?

玩家们默默地后退,不敢去进入孽镜地狱。

可不进入其中,就没办法找到通往下一层的钥匙,而进入其中,这365°无死角的镜子根本没办法避免,肯定要被照到的。

现在陷入了僵局,那个投入刀山火海的玩家惨叫声犹在耳边,没人敢轻举妄动。

在安静了片刻后,沈冬青站了出来:“我觉得我没干过坏事。”

吴嘉小声地说:“可能揍鬼怪也算是犯错……”

沈冬青与吴嘉对视了一眼,默默地退了回去:“那我犯过错了。”

如果说揍过无辜npc算是做了坏事,那沈冬青简直就是罪恶滔天了。

现在玩家们想不出一个对策,有人萌生了退意,可回头一看,来时的那一扇门不知什么时候合拢了,背面也是一面镜子。

就看了这一眼,那人就被拉入到了镜子里面。

沈冬青见状,冒出了一个想法:“我有办法了!”

“既然是照镜子会被拉进去,把眼睛闭上不就可以了吗?”

这个办法意外的简单粗暴,像是沈冬青能够想出来的。

沈冬青说完了以后,得意地看向了周闻彦。

周闻彦:“好像可以试试。”

沈冬青又有了一个问题:“可是闭上眼睛好像走不了路。”

周闻彦朝他展开了手掌:“抓住我。”

沈冬青将手搭了上去。

周闻彦的手掌宽大指节分明,沈冬青的手稍微小这么一点,白白嫩嫩的,两只手搭在一起,互相交握住。

沈冬青闭上了眼睛。

周闻彦牵着他,也闭上了眼睛,两人就这么慢慢的走了过去。

镜子上倒映出两人的侧影,可能是没有直视的缘故,上面并没有出现他们的罪行。

两人摸索着走到了另一头。

其他玩家见这个方法有效,也效仿着这样闭眼走过去。

只不过人家是闭着眼睛自个儿走,可没有这么腻歪着要手牵手的。

等到在场的所有玩家都平安到达了对面,他们产生了一个问题。

“钥匙呢?”

没有钥匙,就算走到这边来了,好像也没有用吧?

沈冬青摆了摆手:“不用钥匙。”

说着,他就走到铁门前,看样子要徒手把门给推开。

人群中发出了质疑的声音。

“这铁门这么重,开不了吧。”

“我试过了,没有钥匙根本推不开的。”

“我们还是回去找钥匙……”

话还没说完,那边传来轰然一声巨响,止住了玩家们的交谈声。

玩家们猛地看了过去。

铁门倒下了。

玩家们懵逼了。

这就打开了?

沈冬青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可以了。”

灰尘纷纷扬扬的落下,露出了门后长长的楼梯。

玩家们愣在了原地,还没反应过来。

沈冬青先和周闻彦走了上去。

吴嘉连忙跟上,可刚迈出了一步,就撞上了一层透明的屏障。

“等等——”吴嘉拼命敲着这一层透明屏障。

沈冬青停住了,回头一看:“你怎么上不来了?”

除了吴嘉,其他玩家也被困在了孽镜地狱,上不来下不去,卡在中间十分尴尬。

吴嘉:“镜子,要照镜子确定没有罪行才能离开这一层。”

沈冬青挠了挠脸颊:“可是我们也没照镜子啊。”

吴嘉想不出来这是为什么了。

周闻彦说:“我们没有身份。”

进来的时候,每个玩家都抽到了一张身份卡,伪装成了各种各样的鬼,只有沈冬青和周闻彦没有。

而十八层地狱,自然是死后才能到达的地方,被审判的都是鬼魂。

沈冬青和周闻彦没有身份,是活人,十八层地狱的规定对他们不起效用,所以才能离开孽镜地狱。

吴嘉想明白了这一点,说:“那你们赶紧上去,找到鬼王珍宝,结束这个副本我们应该就可以出去了。”

沈冬青冲吴嘉告了个别,蹬蹬蹬地跑上楼去。

在明白十八层地狱对于他们来说没有限制后,沈冬青和周闻彦更加没有顾忌,一路碾压了过去,没费多少时间就来到了第十八层。

第十八层地狱是刀锯地狱。

这里的人都以“大”字形绑在木桩上,旁边站着一个小鬼,用一把生锈的锯子不紧不慢的从头顶锯了下去。

锯一下,停一下,锯一下,停一下。

那被锯的人惨叫都叫得七弯八绕的,此起彼伏的,还挺有规律。

沈冬青找了半天,这里只有受刑的人,根本没看见鬼王的珍宝。

他有些郁闷:“难道不在这里?”

周闻彦:“可能真的不在这里。”

按照建造者的想法,十八层地狱就是用于审判行刑的,不可能把鬼王珍宝存放在这里。

可这样一来,鬼王珍宝到底在哪里?

沈冬青想不出来,干脆抓了一个锯子小鬼。

锯子小鬼正一心一意干活,措不及防的就被人提溜了起来,它还十分迷茫。

沈冬青晃了晃小鬼,问:“你知道鬼王珍宝在哪里吗?”

锯子小鬼就是一个小喽啰,按照吩咐办事的,哪里知道这种东西?它拼命摇头,也不会说话,只发出了“啊啊”声响。

沈冬青一连问了两三个锯子小鬼,都是这个回答,正在他想要去找下一个的时候,那被绑在木桩上的青年费劲地开口:“救、救我,我告诉你们——”

青年也不知道在刀锯地狱里受了多少苦,衣衫褴褛,溅满了污浊的血迹,这个地狱的恐怖之处并非是被锯子锯死,而是在被锯成两段后,会立刻恢复原样,重复受着被锯的痛苦。

在十八层地狱里面受刑的有些是真正的鬼,而有些是玩家。

一旦玩家坚持不住酷刑,将会失去意识,被剥夺玩家的身份,成为受罚的npc之一。

沈冬青闻言,一把抢过了锯子小鬼的锯子。

锯子小鬼生得青面獠牙,看起来极为可怖,但面对沈冬青,锯子被抢了也不敢说话,小脸委屈成了一团。

沈冬青拿着锯子,把青年身上的锁链给锯开了。

青年一失去木桩的支撑就倒在了地上,他勉强保持清醒,断断续续地说:“在、在地下……一层……”说完人就晕了过去。

十八层地狱是位于地下,层数越大越往下走,一直到地下十八层,而高塔的设计完全是反过来了,是层层往上的。

那往反方向想,其实地下一层才是真正的高塔一层。

从外面看来,高塔高高耸立,进来的人自然是会下意识地向上走去,根本不会想到下面还有一层。

青年也是这样来到了第十八层,他想清楚得太迟了,人已经被困在刀锯地狱无法脱身了。

周闻彦拎起了昏迷了的青年:“先下去。”

于是两个人又往下走去。

吴嘉还蹲在第四层孽镜地狱等着两位大佬满载而归,在他想来,后面这几层地狱都应该难不倒他们。

沈冬青和周闻彦两人确实很快就回来了,也确实满载而归了。

可这获得的东西怎么看怎么不对劲,怎么是个人?

吴嘉蒙了:“这哪里来的?”

沈冬青:“捡来的。”

周闻彦顺手把那个青年扔给了吴嘉:“先保管着。”

吴嘉突然就接了一个烫手山芋,不知该怎么办,只能先放在一边。再一抬头,就只看见两个人的背影了,他冲着背影喊:“你们去哪里?”

沈冬青背对着吴嘉挥了挥手:“我们下去看看!”

然后身影就消失了楼梯口。

*

两人回到了第一层。

长舌女人撞得晕了,脑子都迷迷糊糊的不好使了,她听见了有人来的动静,还没看清楚来人,身体更先一步扑了上去。

砰——

她再次撞上了墙壁,又砸出了一个深坑。

沈冬青条件反射地就给她来了一脚,放下脚后他还有些不好意思,上去慰问了一下。

结果长舌女人眼睛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沈冬青摸了摸鼻尖,做出了一副不管他的事的模样,从长舌女人身边走开了。

周闻彦在一楼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一处暗门。

暗门是进门口的壁画后面。

原本壁画上画着一个受刑的长舌女人,现在长舌女人离开壁画后,只剩下两只茫然无措的小鬼,暗门就在两只小鬼中间。一般来说玩家会避开这种地方,自然也发现不了破绽之处。

周闻彦伸手一推,暗门被打了开来,露出了一条通往地下的路。

楼梯幽深,好似没有尽头。

周闻彦和沈冬青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下去,狭小的空间里只余下叠加在一起的脚步声。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终于看见前方一点微小的光芒。

顺着光走去,终于走到了楼梯的最后一阶。

在尽头处是一个空旷的广场,广场中央是一个高台,高台中央摆放着一个小箱子,箱子是被锁住的,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

沈冬青觉得这里面就是鬼王珍宝。

“——不然谁吃饱了没事干搞个破烂放在这里?”他如是说。

周闻彦:“说得对。”

只是这箱子里面装着的东西不是这么好拿的,在黯淡的光芒下,四周的墙壁上凸显出了一张张的脸庞,被关在里面的骸骨复苏了过来,冷冷地直视着这群闯入者。

地面裂开了无数条缝隙,一只一只腐烂的手从中钻了出来,在半空中不停地摇晃着。

沈冬青歪了歪头:“欢迎仪式还挺热烈的……就是啦啦队太丑了一点。”

地底下的“啦啦队”们生气了,一只只食尸鬼爬了出来,佝偻着身子,冲着沈冬青咆哮,一下子功夫,空旷的广场里面挤满了人哦不,是挤满了鬼。

沈冬青冲着鼻子处扇了扇风。

要知道,这鬼一多,身上的臭味就混合在了一起,再加上这是封闭的空间,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他仰头看向了中心的高台。

这高台距离得有点远,中间还隔着一群啦啦队,拿到的难度还是有点高的。

沈冬青摸着下巴想了想:“要不全烧了?”

周闻彦掏出了一只打火机。

沈冬青尝试着打开打火机,费了好大的劲才冒出了一簇微弱的火焰。

就在这时,食尸鬼长大着嘴巴扑了上来。

沈冬青没有反抗,就拿着打火机凑了上去。

火苗闪烁了一下,照映出食尸鬼腐烂生蛆的脸庞,它的嘴巴大张,里面冒出了一股臭气。

“好像不太行啊……”

食尸鬼愣了一下,接着就被周闻彦一脚踹飞了出去。食尸鬼的身形庞大又手脚不灵活,中途撞翻了好几个同伴,它们滚作了一团,怎么也爬不起来。

沈冬青只好放弃了这个想法,直接碾压了过去。

这些骸骨和食尸鬼的智商都比较低,只能充当炮灰,稍微费了一点力气和时间,沈冬青和周闻彦就来到了高台上。

等靠近了以后,沈冬青凑过去看那个箱子。

箱子小巧精致,上面遍布着各种花纹,在中间扣着一个锁。

沈冬青伸手想要碰这个箱子,上方突然响起了一个雌雄莫辨的声音:“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去碰这个箱子。”

沈冬青仰起头,看见天花板上挂着个人,那个人穿着一身十分中二的斗篷,脸上还带着一个面具,露出一双红宝石一般的眼睛,望着下面的人。

沈冬青:“你……”

话还没出口,那个人就得意洋洋地说:“我知道你想问什么,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我是——鬼王。”

在等待片刻后,他并没有看见两人像想象中那样惊慌失措,他有些气急败坏地说:“怎么?你们看不起鬼王。”

“不……”沈冬青真诚地说,“我觉得不像是鬼王,更像是智力有点问题。”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10章 高塔 下一章:第112章 一个秘密
热门: 虫图腾2:危机虫重 想当boss的我终于如愿以偿了[综] 无理时代 行行重行行 系铃人 别动我的鱼尾巴 离婚后我拿了格斗冠军 穿成龙傲天的恶毒后妈 再见,宝贝 魔君食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