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一个秘密

上一章:第111章 110 下一章:第113章 斧头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沈冬青打量了一番:“还挺中二的。”

挂在天花板上的人生气了, 张牙舞爪地就落了下来,口中还喊着:“让你看看鬼王的厉害——”

沈冬青退后了一步。

那个自称是鬼王的人本来想直接扑到沈冬青的身上, 可在沈冬青退后了一步后, 他一个没来得及改变方向,啪叽一下直接摔了个脸朝地。

沈冬青:“看到了,然后呢?”

他低头一看, 发现这还是个小屁孩,估计站起来还没没有腰高。

欺负小朋友是不是不太好?

这个想法从沈冬青的脑海中一闪而过,然后他毫不留情地把小屁孩提溜了起来。

小屁孩脸上地面具掉了下去,露出了一张白白胖胖的脸,沈冬青看着还有点眼熟。

“你、你放开我——”小屁孩的双手不断地舞动着, 口中还在威胁,“你再不把我放开, 我有你好果子吃!”

沈冬青:“果子, 什么果子?”

小屁孩尖叫了一声:“没有果子!“

沈冬青:“不是你说的有吗?“

小屁孩:“……你是笨蛋吗?啊啊啊我要杀了你!“

话音落下,他的身上爆发出了一股浓郁的黑气,在背后形成了一张巨大的鬼脸,扑向了沈冬青。

小屁孩的脸上浮现了一个得意的笑容:“哼哼, 见识到鬼王的厉害了吗?“

鬼脸来势汹汹,嘴巴大张, 口中是一个黑色的漩涡, 上面各种狰狞扭曲的鬼脸聚集在一起,发出凄惨的叫声,简直就是魔音穿耳。

那鬼脸猛地跃起, 抵上了天花板,接着冲了下来,想将沈冬青吞噬入口中。

只是鬼脸还没落下,就见沈冬青一抬手,直接把鬼脸给打得四分五裂,又变成了黑雾的状态,虚弱无力地飘散在了空中。

小屁孩目瞪口呆:“你、你……“

沈冬青:“你什么?“他一把把小屁孩按在了腿上,啪啪就是两下打在了屁股上,声音格外的清脆。

小屁孩拉高了一个分贝:“我是鬼王——“

沈冬青停住了手,思索片刻:“那我多打两下?“

然后又是两个巴掌下去。

小屁孩已经无力地趴在了沈冬青的腿上,哭成了一团:“别打了别打了!我认输!“哪里有刚才中二的样子?活脱脱一个小白菜,哭得那是一个可怜。

只是沈冬青刚一松开手,那小屁孩顿时止住了眼泪,跑到一边叉起了腰:“哈哈,我鬼王就是这样能屈能伸!上当了吧!“

只是话还没说完,小屁孩就感觉到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僵硬地扭过了脖子,看见身后还站着一个人。

周闻彦:“鬼王?“

周闻彦整个人隐在了黑暗中,加上身材高大,看起来比沈冬青还要可怕一些。

小屁孩对比了一下一对二赢得可能性,拔腿就跑。

可是跑出去没两步,他就悬空了起来,两只小脚丫不断地晃悠着,就是跑不出去。

沈冬青接过了周闻彦手中的小屁孩,又是“啪啪“一顿揍。

小屁孩现在是真的哭了:“我错了我错了,爸爸,你别揍我了。“

沈冬青停了下来,重复道:“爸爸?”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直接把小屁孩拎了起来,面对面观察。

仔细一看,这小屁孩皱着个包子脸,眼睛又黑又圆,五官和沈冬青有几分相似。

“你别乱说啊!”沈冬青连忙表明立场,把小屁孩丢在了地上。

小屁孩身份暴露,也不装了,抱着沈冬青的大腿,带着哭腔说:“本来我以为爸爸从游戏里面出去了,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才没有认出来。但是你揍我的时候,熟悉的力度和地方,我一下就认出来你是我爸爸了!”

这小屁孩的一句话里面信息量太大,沈冬青连忙打住:“等等,你说我从游戏里面出去了?”

小屁孩眨巴了一下眼睛,开始装可爱:“我不知道呀,我就知道爸爸离开了游戏,我子承父业,就是下一任鬼王啊!”

沈冬青:“……所以还真是鬼王?”

那刚才在高塔里面,岂不是我骂我自己?

小屁孩精得很,见沈冬青记不得以前的事情了,立马就开始装傻:“啊,我忘记了,我不知道!”

周闻彦站了出来:“我来。”

小屁孩顿时转了个手,被周闻彦拎在手里。他显然有些畏惧周闻彦,缩了缩头,小心翼翼地说:“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周闻彦掂量着手中小屁孩的重量。

小屁孩产生了一个不好的预感,然后他听见这个人漫不经心地说:“没用了,人道毁灭吧。”

小屁孩:???

他能感觉到周闻彦说得并非是糊弄人的话,连忙说:“你、你什么都不问吗?!”

周闻彦懒懒地说:“你都说了不知道了,我不想白费力气。”

小屁孩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我可以回忆一下的。”

周闻彦:“那你回忆。”

小屁孩左顾右盼,想要向沈冬青求助,没想到沈冬青仰着头哼着歌表示什么都没听见。

他没有办法,只能说:“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就知道爸爸先消失了一段时间,又带着你回来了,然后又消失不见了,一切都重启了。”

这段话说得乱七八糟的,周闻彦有点没听明白,威胁地眯了眯眼睛。

小屁孩连忙举起了双手:“我说、我说,你们看看这个箱子里面的东西应该就知道了!”

沈冬青走了过去,围着高台中央的箱子走了一圈,指着自己的鼻子说:“这是我留下来的东西?”

所以是他的珍宝?难不成里面装了一箱子的零食。

小屁孩:“嗯嗯。”

沈冬青没急着打开,忍了半天没忍住:“你真是我儿子?”

不太可能吧,他可是英年早逝,当了鬼以后也没这个功能了啊!

小屁孩还想骗人:“我当然是啊!”

沈冬青盯了半天,又问:“这十八层地狱是你搞出来的?”

小屁孩一脸兴奋:“对啊对啊,你也觉得很棒是不是?”

沈冬青目光隐隐带着怜悯:“我确定你不是我儿子了。”

小屁孩:“嘎?”

沈冬青摇头:“我的审美不会这么差的。”

小屁孩看起来都要被打击得哭了:“我是你捡来的小鬼,可、可是这样我就不能当下一任鬼王了吗?”

得,这小屁孩会喊沈冬青爸爸,纯属是想要继承这个鬼王的位置。

沈冬青屈起手指给了他一下:“我还没死呢!”

小屁孩歪了歪头:“不是死了才能当鬼王吗?你已经活了,不就等于鬼‘死了’吗?”

沈冬青也歪了歪头:“对哦,我又不是鬼了。”那不是鬼了还能当鬼王吗?

两个人同时陷入了疑惑中。

周闻彦见这一大一小如出一辙的表情和动作,忍不住闷笑了一声。

沈冬青反应了过来,不再纠结能不能当鬼王的事情,回过头去开箱子,他沉默了几秒:“可是……密码呢?”

这个箱子上挂着一个精致的密码锁,看起来颇为复杂。

小屁孩:“……不知道啊。”

沈冬青回想了一下,想不出自己到底设置了什么密码,干脆就直接徒手开箱子了。

咔嚓——

密码锁被沈冬青掰了下来,落在了地上。

沈冬青一抬手,箱子缓缓打开。

在打开前,他还在想会不会真的装了一箱子的零食,要是零食的话,会不会已经过期了不能吃了。

结果一打开,发现里面只装着薄薄的一张纸。

沈冬青拿起来一看,纸面泛黄,上面用朱砂书写满了繁体字,看内容是某个人的出生年月日,还有姓名籍贯。

一看到这个出生年月日,他就嘀咕:“鬼月出生,阴命之人?”

鬼月阴命,八字过轻,是孤魂野鬼最喜欢夺舍的命格,通常阴气缠身,活不过十八岁。

沈冬青还没往下开,就听见周闻彦说:“这上面写得是我的出生日期。”

“唉?”沈冬青往下一看,果然用繁体字写着“周闻彦”这三个字。

他捏着纸,恍然大悟:“这是我最重要的东西啊。”

鬼月阴命通常活不过十八岁,周闻彦能活到现在,只因为在幼年时经过大师指导,和厉鬼结了阴亲。

当然,那个厉鬼就是沈冬青。

所以这张纸并非只是单纯的生辰八字,而是阴婚婚契,是经过鬼神见证的,比结婚证还要正式。

沈冬青收好了这张婚契,又往箱子里面看,发现底下还有一张纸,他伸手拿了起来。

和之前那张正式的婚契相比,这个就比较随意了,上面用幼儿园字体写了满满一页,写得歪歪扭扭的。

沈冬青一看就知道这是只有他能写出来的字体。

【如果你看到这封信,就代表游戏已经失去控制了,可能你还失去了记忆】

【你要小心……】

这封信上大致了交代了一些事情。

鬼城是游戏中的S级副本,沈冬青是其中的boss鬼王,但他并非是受游戏的控制,而是出于一个合作的关系,他负责将游历在人世间的孤魂野鬼收容在游戏里面,游戏负责引入一些因为处于植物人状态或者濒死的玩家,用各种副本刺激玩家,让他们的思维保持活跃。

这本来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游戏也是积极乐观向上的,玩家不仅不会有生命危险,还可以让他们获得新生的机会。

只是没想到系统失去了控制,直接把整个游戏关闭了,破坏了自己制定下来的规则,随意地捕捉玩家。

周闻彦估计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带入游戏里面的。

因为他和沈冬青定有阴亲,能够获得厉鬼的庇护,在游戏里面没有任何危险,后来一人一鬼相遇,沈冬青找到了周闻彦,并打算送他出去。

沈冬青和游戏是和平的合作关系,所以他是有可以送玩家离开的权限的。但在最后关头,游戏出来坑了他一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沈冬青成功离开了游戏,周闻彦留了下来。

在沈冬青明白过来受骗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为了保护周闻彦,在离开前,沈冬青把厉鬼的力量留给了他。

根据游戏安全条例,离开游戏的玩家会清除所有记忆,所以他不记得在游戏里面的事情。而游戏为了消除沈冬青存在的痕迹,直接把除了鬼城以外的所有副本都重置了,玩家们也被重置从头再来了。

不过正是因为一切重启的缘故,就连游戏都没在一开始认出沈冬青来,等认出他的身份后,已经迟了。

但可能是命中注定,沈冬青在离开副本游荡了一段时间后,懵懵懂懂地占据了一个刚死的身躯,正好符合游戏的载入条件,再一次进入了游戏里面。

两个人再次见面,就算是处于什么都不记得状态,结下的婚契骗不了人,还是会不由自主地互相靠近。

在阴差阳错下,两人经历了各种游戏副本,正好激发出了过去的记忆,又再次回到了鬼城里面,找回了“珍宝”。

与其说珍宝是箱子里面的东西,不如说是过去的回忆,更是……对方。

沈冬青翻过了另一面。

上面写着……游戏虽然失去了控制,但合作的时候,他留了一手,在某一个游戏场里面留下了一个控制器,可以暂时获取游戏的控制权。

沈冬青看完了一切,转头盯着小屁孩。

小屁孩:“……”

沈冬青:“交出来吧。”

小屁孩不清不愿地掏出了一个古朴的令牌,上面画着个鬼画符,谁也忍不住写得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沈冬青知道,这是鬼王令牌,可以号令众鬼。不过象征意义大于实用意义,沈冬青自个儿就能让众鬼乖乖听话,落在别人手里也没有用处。

沈冬青拿着令牌,在小屁孩心疼的目光中,直接把令牌掰成了两截,从截面中掉出来一个亮晶晶的银饰。

这是一个副本信物。

沈冬青把银饰捏在了手里,问:“你能控制这个高塔吗?”

小屁孩点头:“能的。”

沈冬青:“那把这十八层地狱都给我取消了,太难看了!”

小屁孩:“……哪里难看了?”

因为所有东西都太过于难看沈冬青竟一时说不出来,最后他来了一句:“反正就是丑,不符合鬼王的身份,你再把里面的人都放出来。”

小屁孩一听,立刻就蹦了起来,吩咐手下的丧尸去收拾十八层地狱,把不符合鬼王身份的东西全部都扔出去!

被困在孽镜地狱的玩家被丧尸“请”了出去,站在高塔外面一脸懵逼。

还好没懵逼太久,他们就看见一行人从高塔中走了出来。

站在门口打盹的乌鸦顿时兴奋了起来,扑腾着翅膀,冲着那一行人喊:“鬼王、鬼王——”

鬼王?

玩家们一个激灵,死死地盯着那一行人。

据说鬼王是鬼城里面的最终boss,一般玩家在他面前只有当炮灰的份,根本没办法抵抗。

但不是说鬼王消失很久了吗?

嗒嗒嗒——

脚步声渐渐接近,在两个高大的人影后面跟着一个短腿的小屁孩,他冲着乌鸦挥了挥手:“免礼免礼!”

等走进了以后,玩家们看清了小屁孩的样貌,那小孩长得还挺可爱的,白白胖胖的,眼睛一眨一眨,满是小星星。

“这是鬼王?”玩家们窃窃私语。

“不太像啊,这也太小了。”

“不是说杀人不眨眼吗?这也不是啊。”

小屁孩听见了玩家们说的话,咧了咧嘴,笑嘻嘻地说:“我杀人也可以眨眼的。”

此话一出,吓得玩家们立刻止住了口。

小屁孩冷笑了起来,还真的有模有样的。

可是没装多久,就被沈冬青给了一个爆栗,他立刻捂着额头泪眼汪汪,委屈地喊了一声:“爸爸——”

吴嘉迎了上去,问:“这么快就搞了个孩子出来啊?”

周闻彦没有反对,而是挑了挑眉,看向了小屁孩。

小屁孩显然是能屈能伸的,当场就来了一句:“大爸爸!”

其他玩家一看,这小屁孩还真的和沈冬青有几分相像,这么站在中间,真像是吉祥的一家三口。

沈冬青也懒得解释,对吴嘉说:“你们可以通关了。”

吴嘉:“你找到了鬼王的珍宝?”

沈冬青不好说得太清楚,只能含糊地带了过去。

吴嘉心领神会,也没过于深究:“那你们呢?”

沈冬青说:“我们还要去另一个副本。”

那个游戏副本里面有他留下的控制器,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早点去比较好。

沈冬青刚说完,小屁孩就抱住了他的大腿,仰着头可怜兮兮地说:“我也要去!我可以帮忙的!”

沈冬青被吵得不行了,只能答应了下来:“行、行。”

小屁孩抱着沈冬青的大腿嘿嘿得笑了起来。

周闻彦看不下去了,直接从后面把小屁孩拎了起来,提溜到了一边,再自己把沈冬青揽在了怀里,表示最好离远一点。

吴嘉无语:……

怎么连小孩的醋也吃啊!大佬你的人设是不是崩坏得太快了一点?

在经过十八层地狱这一遭,其他玩家也明白以他们的实力拿不到鬼王的珍宝了,也没别的想法,就陆续离开了鬼城。

在所有玩家都离开以后,沈冬青他们也脱离了副本,拿着副本信物,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

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中,一只庞大的眼睛悬挂在了半空中,眼睛的外围是一轮黑圈,中心处是冰冷的金色竖瞳。

它在不断地旋转着,像是将所有的一切都收入眼中。

【警告、警告】

虚空中不断地传来机械的女声。

【游戏出现故障,警告】

眼珠子旋转了一下,黑暗中出现了一个光幕,在一眨眼的时间里,上面飞快地闪过了上万张照片,令人眼花缭乱。

但还好眼珠子并非人眼,它是精密的系统,轻松得就将这庞大的数据一一导入。

光幕停了下来,固定在了其中一张照片上。

上面周闻彦的手搭在沈冬青的肩膀上,他低着头,两人似乎刚刚说了什么,沈冬青的脸颊上浮现了一个小酒窝,而在他们后面,一个小屁孩张牙舞爪,做着鬼脸。

【警告,请清除危险人物】

【警告、警告】

平静的眼珠子波动了一下,它似乎在咬牙切齿:“要是能清除我早清除了,还要你说吗?”

那设定的程序明显不明白眼珠子为什么激动,依旧不知疲倦地重复着警报声。

眼珠子不耐烦了,直接把这个程序给静音了。

虚空中又陷入了一片死寂。

眼珠子焦急地转动着,竖瞳睁大又缩小。

虽然游戏脱离了控制,但有一条准则是它无论如何都干涉不了的,那就是公平,绝对的公平。一旦玩家们进入副本,不管怎么样,游戏都不能干预,这样一来它根本没有办法通过正规程序搞死这两个玩家。

不过非正规程序它也用了,依旧是没有办法。

眼珠子觉得有点头痛。

各种数据流从眼珠子上闪过,就像是璀璨的银河,它不知道阅读了多少曾经的记载,终于找到了一个办法。

“大概可以试试这个——”

*

【你已进入了新游戏】

沈冬青睁开眼睛,发现他正处于一个雪白的空间里面。

这里几乎没有其他颜色,一切都是白的,墙壁、床、天花板……都是毫无瑕疵的雪白,看得久了甚至感觉到有点空洞。

沈冬青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换了一身衣服,是蓝白相间的病号服,他又摸了摸口袋,除了这身衣服,什么随身物品都没有。

他深吸了一口气,闻到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这是医院?

沈冬青环视一圈,这个房间里面只有他一个人,周闻彦和小屁孩都不见了。

在这时候,墙壁上挂着一个白色挂钟滴答滴答地响了起来。

现在是晚上九点。

游戏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是一个温柔的女声,说起话来就像是在唱摇篮曲,十分有节奏感。

【你有一个秘密】

【千万不能告诉别人】

【如果别人知道了】

【你会被蚂蚁吞噬、会被毒蛇缠绕】

【千万、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到了后面,这个女声猛得一转,变得高昂了起来,几乎破了音,字字戳在心口,足以让人喘不过气来。

【不然,你的尸骨会被唾弃,你的血肉会被践踏,你会死——】

沈冬青坐在病床边上,双手托着下巴,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可是……我都不知道秘密是什么,怎么告诉别人?”

“这是不是互相矛盾了?”

游戏沉默了。

它有点想问,为什么每次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气氛,你都能轻而易举地破坏了?

得不到回答的沈冬青还在追问:“等下再滚,你还没告诉我秘密是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11章 110 下一章:第113章 斧头
热门: [综英美]蝙蝠游戏 陛下每天都在作死[穿书] 小神仙 我可能是条假人鱼 告别天使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 被全星际追捕 我可能不是人 我杀了他 男主跟渣男跑了[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