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凶杀案

上一章:第116章 失忆 下一章:第118章 证据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只见一个还没到成年人腰高的小屁孩走了进来, 穿着一身黑白条纹的小西装,走路姿势还特别拽, 配上他那张故作正经的小脸, 怎么看怎么都令人发笑。

母爱爆发的小护士半蹲了下来问:“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呀?”

小屁孩双手插在口袋里,拽拽地瞥了小护士一眼:“他是我爸爸。”

小护士的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了一下。

这么看来,这一大一小两个人的五官确实有相似的地方, 只是……这么小的孩子也会被选作玩家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游戏也太丧心病狂了吧!

没错,小护士也是玩家。

这个游戏副本的模式是“秘密团”,每个人都有一个秘密,并且不能让其他玩家知道这个秘密, 不然的话……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但根据游戏所说, 只要先手获得其他人的秘密, 就可以把他们淘汰掉,到了最后只剩下一个玩家的话,那个玩家直接通关。

不过还有其他通关的方式,那就是找到这个凶杀案的杀人凶手。

三天前。

别墅区发生了一场凶杀案。

因为别墅区占地辽阔, 住户之间隔着小花园,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别墅里面发生了命案, 更给了杀人犯处理现场的机会。

等警察到达了现场, 就只剩下一具尸体和昏迷的沈冬青。

小护士一进来,身份就是××医院的护士,有正大光明的机会可以接近沈冬青, 但没想到这个重要角色直接来了一个失忆。

不过这失忆不知是真是假,也不知道沈冬青到底是玩家还是npc,小护士只能暂作观察。

至于小护士的秘密……

她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沈冬青。

正巧沈冬青抬眸,对上了小护士这一眼。

小护士停顿了一下,露出了一个微笑,叮嘱小屁孩:“千万不能吵闹哦,我在外面等你们,有什么需要可以喊我。”

小屁孩:“知道了。”

小护士其实很想留在房间里听他们的对话从而获得更多的线索,可以她的身份,做出这样的事情很容易令人生疑,只得暂时退出去。

待那扇半透明的磨砂玻璃门合上后,刚才还一脸拽样的小屁孩瞬间换了一个面孔,两三下爬上了病床。

沈冬青挪动了一下屁股,给小屁孩让出了大半的床,有点嫌弃地说:“你怎么来了?”

小屁孩一副大受打击地样子:“我不能来吗?”

沈冬青懒得和小屁孩装,直来直往:“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小屁孩掰着手指算了一下:“三天前。”

沈冬青:“你的秘密是什么?”

小屁孩差点顺口就说了,刚吐出一个字,还好反应过来了,两只胖嘟嘟的小手捂住了嘴巴,拼命摇头:“不能说,我不能说。”

沈冬青换了一个问题:“周闻彦呢?”

不应该小屁孩都来了反倒是他没有过来。

小屁孩:“在家里。”他顿了顿,又添上了一句,“他出不来。”

沈冬青也没问得太细,反正等见了面都知道了。想到这里,他跳下病床就要往外面走。

小屁孩坐在床边晃悠了一下小短腿,说:“外面都是人。”

沈冬青隔着磨砂玻璃门往外面一看,门口就坐着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看起来是全副武装。

小屁孩摇头:“三天前,你妈死了。”

沈冬青:?

知不知道这么说是骂人的话?

小屁孩明白过来这句话有点歧义,吐了吐舌头,换了一个说辞:“你后妈死了。”

沈冬青有点不爽了。

为什么这游戏喜欢让他给别人当儿子?要知道以他的岁数,随便拉个人都足以当他爸爸的爸爸了。

沈冬青站在门口,衡量了一下他和外面两个人的武力值,自觉可以将他们撂倒,但他又自诩是新时代好青年,从不违法乱纪,自然不能自己崩塌人设。

他想了想,说:“我们翻窗吧。”

哗啦——

窗户打开,沈冬青一低头,这里是四楼,不算特别高。

小屁孩蹦跶了下来,有点不解:“你出去干嘛?现在你去不了大爸爸那里的。”

沈冬青:“你怎么知道?”

小屁孩说:“剧情还没正式开始,等开始了以后才可以回到家里。”

沈冬青“哦”了一声,不能去周闻彦那里问题也不大,都多少岁的人了,又不会因为分开一下就要死要活的,他想要出去自然是——

“附近有火锅店吗?”

小屁孩:“火锅?那是什么?”

可怜他一直待在鬼城,都没出来见过这花花世界。

沈冬青顿时给小屁孩投去了怜悯的目光,他招了招手:“走吧,便宜儿子。”

一大一小两个人也是艺高人胆大,顺着墙壁外面的排水管道和突出的阳台就这么爬了下去,最后轻轻一跃,落在了草坪上。

沈冬青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拉着便宜儿子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

这个医院位于市中心,走出去两条街就能看见商场大楼那五彩缤纷的霓虹灯。

沈冬青找了一家人气颇旺的火锅店走了进去,财大气粗得直接点了菜单上所有的菜品外加来一个红油锅底。

服务员对这个穿着病号服,一看就是刚从医院里面出来的人频频侧目。

别的不说,还真没见过病号来吃火锅的。

这位病号不仅什么都不忌口,还吃得特别欢快。

乡下来的小屁孩那里见过这仗势,两口下去就是鼻涕眼泪直飞,就这还不带松口的,再灌下一听肥宅快乐水,小屁孩顿时觉得当鬼王也没什么意思了,还不如当个火锅店老板。

沈冬青一听小屁孩的志向,十分赞许地点头:“不错、不错,到时候我就是火锅店老板他爹,整挺好。”

两个人吃得开心,没注意到旁边来了一桌年轻人。

几个年轻人点了菜,开始刷起了手机,有个人看了眼微博,突然道:“那个凶杀案你们听说了吗?”

开了一个头,其他人纷纷迎合。

“听说了,据说死得还是个有钱的富太太。”

“切——那个富太太其实是小三,据说把原配给气死了,对原配留下来的小孩也不好,想着弄死让自己的小孩上位,只可惜没得逞。”

“不会吧,这可是法制社会。”

“有什么不会的,有钱人的事谁说得清楚,不过这位富太太不知道得罪了什么人,被人在家里捅死了。”

“唔……不会是正房留下来的那个干得吧。”

“说不准、说不准。”

他们聊了一阵,就对凶杀案失去了兴趣,转而聊起了其他话题。

沈冬青夹了一块毛肚慢悠悠地涮着,说:“说得就是我吗?”

小屁孩被辣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对、对、对的……”

沈冬青:“所以我们的任务是找到杀人凶手?”

小屁孩点点头,吃到一半突然抬头,含糊地说:“不会真的是你吧?”

沈冬青思索了片刻:“我觉得不是。”

小屁孩:“为什么?”

沈冬青说得是有理有据:“如果凶手真的是我,我出去立刻自爆,游戏不就直接结束了吗?我觉得应该没这么弱智吧,你觉得呢?”

小屁孩连忙接上:“我觉得也是。”

吃完了火锅,两个人买了奶茶,趁着夜色偷偷溜回了房间里面。

还好在这段时间内没有人进来,没有发现病房里的人消失了。

沈冬青吸了一口奶茶,盘膝坐在病床上,感叹:“这才叫做生活啊。”

等离开这个狗屁游戏,他就要好好享受生活。

不管是鬼王身份还是厉鬼的能力,都不如一锅火辣辣的火锅。

*

沈冬青在医院里面又住了一天,在确定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了以后,就办理了出院手续。

但因为他是医院的VIP客户,近一段时间内,都有护士陪护,以免出现意外。当然,那个人选就是小护士。

还有因为凶杀案还没结案的缘故,警方本来想派人保护沈冬青,但可能是游戏剧情的安排,他的身边有一个保镖,警方也就做罢了,只是让他最近一段时间暂时不要离开本市,方便随时传呼。

沈冬青毫不迟疑的就答应了下来,毕竟就是他想要离开也离开不了啊。

于是他就带着一个护士、一个保镖、一个便宜儿子回了家。

*

在这个游戏里,沈冬青出身大富之家,家庭背景颇为复杂。

沈父年轻时娶了第一任妻子,借着老丈人的势发了家,生了一个儿子。可没想到他在外面还养着一个小三,几乎是和原配前后脚生的儿子,就比前面这个小上几天。

后来原配死了,沈父火速娶了小三,让她当了后妈。可能是做事不太地道,也可能是剧情需要,沈父前段时间刚刚车祸去世,留下来的遗产没分配,还有得扯皮。

可没过多久,最有希望拿到大部分遗产的后妈也被人捅死了。

这么看来,沈冬青的嫌疑是最大的。

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谁也不能妄下结论。

*

车子缓缓驶入了院子。

沈冬青下了车,看见一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站在台阶上,手中还拿着一叠厚厚的资料。

“我是律师,专门负责沈先生的遗产的。”中年男人自报了家门。

沈冬青微微颔首,带着一溜人进入了别墅。

就在前几天,别墅里刚发生了一场命案,就算是清理过了,空气中依旧弥漫着一股血腥味。

沈冬青一走进去,就看见大厅的沙发上还坐了一个人,那个人上了年纪,神父打扮,见了沈冬青还和蔼得笑了笑。

“沈夫人生前是个虔诚的教徒,沈夫人去得突然,我想她应该希望以教徒的仪式举办葬礼。”说完,神父还行了一个礼。

沈冬青点头,走到了大厅中央的水晶吊灯下。

在最后一个人进入别墅后,别墅大门“砰”得一声合拢,吓了小护士一跳。她回头一看,发现黑暗处站了一位面容严肃的管家。

是人关得,不是其他什么东西。

小护士默默地松了一口气。

管家说:“既然人都到齐了,我去请二少爷下来。”

他的脚步快而不急,稳稳地走上了通往二楼的楼梯,背影一下子消失在了拐角处,像是被什么怪物吞噬了一般。

一行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默不作声地打量着其他人。

倒是沈冬青最惬意,懒散地靠在沙发靠垫上,抓了一把坚果慢慢地啃着。

旁边坐个小屁孩,两人的表情和动作几乎如出一辙,两个人咔嚓咔嚓地啃着坚果,让这严肃的气氛一扫而空。

这不严肃也好,有人开了个话头,大家简单的介绍了一下。

当然,介绍的不是玩家的身份,而是游戏里分配的身份,这一介绍,玩家们突然发现,人虽少,但职业没有重复的。

护士、保镖、律师、神父,富二代和富二代的儿子,楼上还一个管家。

从职业上看,这几个人凑在这里肯定是不简单的。

等了片刻,扑克脸的管家从楼上下来了,他的身后跟着一个青年。

青年身姿挺拔,尤其是那双腿格外的长,看身材去当模特都没问题了,待走近了,更是五官俊美,就如同钻石般璀璨而又锐利。

他并没有下楼,而是停在了台阶上,目光扫过坐在沙发上的一群不速之客。

在被目光注视到的时候,小护士莫名红了脸颊。

只可惜那人只是一扫而过,并没有多做停留。

管家开口:“这是我们二少爷,请问各位是为何而来?”

小护士急忙忙就回答:“我是为了看护病人,病人刚刚出院,我们主任不放心他的身体,让我来照顾他的。”

病人正在那里剥香蕉,一点都不像是病号的样子,难得在吃东西的间隙中还抽出时间,冲站在楼梯上的周闻彦打了个无声的招呼。

周闻彦的眼底浮现了一抹笑意。

律师说:“我是为了沈先生身前的遗产分配而来的。”他还拍了拍自己的公文包,里面装着厚厚一沓资料,“沈先生的遗嘱有些复杂,怕是要叨唠两日。”

保镖说:“我是来保护大少爷的。”

神父抬手画了一个十字:“沈夫人身前信教,我想要为她举行教徒葬礼。”

大伙都说完了,只有沈冬青不知道自己回来是干什么的,左看右看,最后憋出一句:“我……我回来看看你。”

小屁孩举起了手,脆生生地说:“我也是!”

其他玩家心想,这借口未免也太生硬了,不会被赶出去吧?

还好那位二少爷没有赶人,只点点头:“既然如此,请各位先在这里住下吧,管家,给各位客人安排房间。”

管家俯身:“是,二少爷,请各位客人跟我来。”

玩家们都没有异议。

他们知道剧情发生点就是在这个别墅里面,自然不会吵着闹着要离开,而是十分配合地跟着管家上了楼。

一下子功夫,大厅里只剩下沈冬青和小屁孩了。

周闻彦还站在第二阶楼梯上,没有要下楼的意思。

沈冬青拍了拍手上的残渣,走了过去,好奇地问:“你不能下来?”

两人本来就身高相差一点,现在周闻彦站在台阶上,比沈冬青高出一截,只能俯下身,轻轻揩去他嘴角的一点食物残渣。

“这是……我的秘密。”他的手掌按在了沈冬青的肩膀上,低哑着声音轻语道。

破坏气氛小能手沈冬青翻了一个白眼:“……哦,不就是秘密吗?我也有。”

周闻彦牵起了沈冬青的手:“走吧,上去看看。”

被丢下的小屁孩不服气了,迈着小短腿就上来了,口中嚷嚷道:“我也要我也要!”

只是还没碰到沈冬青的衣角,先被周闻彦的目光扫到了。

小屁孩害怕得缩了缩手,小声道:“不去就不去,小气——”他仰头看着两个大人的身影渐渐远去,若有所思,“怎么比之前还要吓人啊?”

推荐热门小说非人类下岗再就业,本站提供非人类下岗再就业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非人类下岗再就业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16章 失忆 下一章:第118章 证据
热门: 刺局2:字画中的诡异杀技 血手印案件 和讨厌的Alpha交换了身体 死对头他超甜的 谋杀启事 破产后我被首富求婚了 召唤死者 [综英美]我家治疗10厘米 鸦雀无声:双生镇杀人事件 所罗门的伪证3:法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