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狐狸精X变态皇帝

上一章:第16章 狐狸精X变态皇帝 下一章:第18章 狐狸精X变态皇帝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不是想走吗,还回来做什么?”

阿离能够十分明显的感受到,尽管他现在说话的语气十分平静,但是他现在绝对非常生气。

自知理亏,阿离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将头搭在他的膝盖上,卖乖讨好地看着楚然,希望自己这样能够缓解他的怒火,让他像以前一样,在摸摸自己的毛后,心情能够好起来。

但是这次楚然没有摸他。

他冷冷地移开原本看着阿离的目光,起身去架子上拿起了一个瓷瓶,用力地砸到了阿离的面前,破碎的瓷片和巨大的声响吓得阿离浑身的毛炸了起来,同时往后蹦了一大段距离,楚然又拿起了一个瓷器往地上砸:“既然一个个都想离开,那就滚,滚出去,朕才不稀罕,滚啊!”

阿离试图过去安抚他,但是每当快要接近他的时候,就会被楚然用瓷瓶砸退。

他无法,想去外面拉人,又想到那些跪在外面宫女太监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现在又怎么敢进来阻止他们的帝王。

阿离心急如焚的看着楚然像一个冷静的疯子般,除了开始说的那两句话,他之后都一直安安静静的砸瓷器,漆黑的瞳孔里面仿佛什么都看不见了,瓷器不断破碎的声音和他冷静自持的表情形成强烈的视觉对比。

两个如此矛盾的情绪,竟然能够完美的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同时展现,阿离一时看呆了。

楚然只是砸东西,好在啊并没有伤害自己。

阿离这才冷静了下来,端坐在一个安全的范围内,看着这一地碎裂的瓷片,感叹等会儿打扫的人估计要辛苦很久。

见到屋内可以砸的东西都砸得差不多了,他心想这下可以停了吧,刚要松气,便眼尖地看到楚然脱下了双脚的鞋,赤着脚要去踩地上的碎片!

阿离一下子脑子里翁地一声炸开,耳朵有一瞬间失聪,瞳孔和大脑全力集中精神,他观察楚然背后的那块地上没有瓷片,立即不管不顾地冲过去,一路踩过去,脚上的刺痛都没能让它停下一丝,他飞奔过去,纵身一跃,与此同时白色的光芒出现在他的身边,让他瞬间再次变成了人形,一下子就将楚然扑到在地,两人的足底同时染满了鲜艳的血色。

躺在地上的楚然放大了瞳孔看着身上的人,刚才他亲眼看见了一只狐狸变成了人?

阿离在扑到他之前,用自己的臂膀死死地护主了楚然的后脑勺,随后两人一起摔倒在地的惯性冲击一下子压了大半在他的手臂上,倒在地上的那瞬间,阿离吃痛的叫了一声。

这张绝美的脸,是何等熟悉,他一直以为自己那天晚上看到的都是自己喝醉后的梦幻,都是虚假的,可是那个醉梦中的人,现在却实实在在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此时就趴在自己的身上。

楚然看到他因为疼痛而蹙着的眉头,手无意识就抚上他的眉梢:“你……”

阿离觉得自己好疼,手疼,脚疼,浑身都在疼,脚上被异物扎进了肉里的感觉让他难受得浑身在颤抖。

从出生到现在,他何尝受过这样的委屈,即便是当初渡劫后法力暂失差点被老虎吃掉的时候,他也没有像现在这般遍体鳞伤过。

一下子阿离觉得自己的情绪也无法控制地爆发了,他坐在楚然的身上,死死地抓住了楚然衣襟:“你为什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为什么,为什么总要这么伤害你自己,我只是想要你……只是想要你好好的,健健康康的活着而已啊。”

楚然看着他哭了起来,滚烫的眼泪一粒粒落在自己的脸上,又从自己的眼角滑落下去。

看起来就像他自己哭了一样。

可他知道自己不会哭,并不是他不想哭,也不是他能够强忍住自己的眼泪,而是,他早就已失去了流泪的能力,所以他才如此憎恨别人在他面前流眼泪。

“你……就这样在乎我吗?”话说出口,他才发现自己的嗓音格外喑哑,就像是好久没有说话的人刚刚恢复了语言能力一样。

真的这样在乎吗,明明就连他的生身父母都不愿稍微分给自己一点爱惜。

从来没有人,能够把他的健康看得比自己还重要,他看到了这只妖精,为了自己,奋不顾身地踩了一地的碎片过来。瓷器间点点的血色,像是地狱盛开的一朵朵曼珠沙华搭建的桥梁,将这个妖精送到了他的面前。

他从不信神,也不信命,他只信自己这种人,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幸福,结局想必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但即使是这样的他,也会有那么一两个瞬间,渴望着一份不可能出现的幸福。

他不在乎面前的是人是妖,也不在乎他的好坏,更不在乎他的这身皮囊,他只想要一颗心,一颗真心。

沉浸在自我悲痛之中的阿离没有注意到他问这句话时候的携带着的病态依恋与郑重的意味。

这时的阿离,满心满眼都是自己飞升的事,飞升不仅仅是他的夙愿,更是他们整个狐族的愿望。

整个狐族一千年中,六十多代狐狸,无论是阿离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他们都可以罔顾生死,拼了命去去寻天材地宝去供养他修炼,这一切为的,就是让他飞升,给他们声名狼藉狐族正一正名声,重新抬头做妖,再不被他族看轻。

阿离发过誓,他生受狐族如此恩惠,此生即便是死,也要死在飞升之后,否则整个狐族一千年以来的心血,他穷尽永生永世也无以为报。

现在距离飞升就差楚然这临门一脚了,楚然重不重要这还用说吗。

“如果你不能好好的,我活在这世上又有什么意义。”阿离的眼泪越流越止不住,不仅仅是因为心里上的难受,更因为他的脚真的疼啊,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脚上的血还在往外流着。

楚然伸长双手,捧着阿离的脸,眼眸注视着阿离的瞳孔,用像是在诱哄,又像是在说誓言一样的语气说道:“你留在我的身边,我便再也不这样伤害自己。”

阿离双眼一亮,眼泪还没止住,眼里惊喜就藏不住地涌现了出来:“真的?”

楚然顿了一瞬,随即轻笑一声,用手撑着自己做直起来,然后捧着阿离的脸,轻轻咬了一下他的下嘴唇,还未等阿离反抗就离开,侧头在阿离的耳边低语:“傻狐狸,不要把呆在我身边,想得那么容易。”

他在时有一股湿热的空气在往阿离的耳朵里钻,不仅把他的耳朵得痒痒的,还让心里也产生了一种仿佛也被羽毛似有似无扫过的感受,痒得他浑身难受。

阿离推开他,为了不让受伤的脚掌碰到地方,他侧跪着坐在地上,神情严肃地看着楚然:“你会打我吗?”

“不会。”

“你会饿着我或者是再骗我吃肉吗?”

“我保证,再也不会了。”

“那呆在你身边,又有何难?”

楚然晦暗的眼眸一直看着阿离,看到他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嘴角弯起一个温柔的弧度,他抬手抚摸了一下脑后的头发,然后用自己的额头去抵住了阿离的脑门,像是叹息又像是得意地再次叫了阿离一声傻狐狸。

傻狐狸,你不知道,人心险恶吗。

你跑不掉了。

“你还没有答应我,刚才你说的话,是真的吗?我只要在你身边,你就再也不伤着你自己了?”一下子离得这么近,阿离在眨眼的时候甚至感觉到自己的眼睫毛都快要碰在一起了,这样的感觉十分新奇有趣,他忍不住推开了楚然,然后用自己的指尖去碰了碰楚然长长的眼睫毛。

“是真的,我发誓。”楚然包容的注视着他,一点也不在乎他对自己的无礼。

“好好好!”阿离一开心他就忘记了自己身上的疼痛,等刚想站起来时,脚底踩着的碎片瞬间更加深入,疼得他腿一软,眼看就又要倒在地上,楚然张开双手一把接住了他,紧紧的将人抱住,胸腔中发出的愉悦笑声像阳光一样褪去了这个宫殿的阴寒与黑暗。

“很疼吗?”楚然看着他脸上痛苦的表情,用袖子去擦干了他脸上眼泪水。

阿离使劲点点头。

“等下。”说完后楚然用手几下就将自己脚上的大的瓷片给摘除了,直接就站了起来,弯腰就将阿离打横抱到了床上,将阿离的双脚搭在床沿,他则绕过一地碎片去拿来了自己寝殿里面备用着的药箱,里面金疮药纱布镊子之类的东西十分齐全,给阿离摘除碎玻璃渣的时候,熟练的手法就能够看得出,这货干这种事情绝对不是第一次。

阿离闭着眼咬牙忍了好久的痛,整个过程中要不是想起来自己好歹是狐族的老祖宗,这把老脸还是努力要保住的,不然他简直要要痛得爬在床上哀嚎了。

总算等自己的脚包扎好之后,这才想起来楚然根本还没有做任何处理,他抿着嘴看着楚然的脚,楚然本想要将那些工具都收起,看到他的表情,便想出了一个注意。

他将自己手上的镊子递给了他:“既然如此介意,那就你来帮我剩下的碎渣给取出来。”说着就直接将自己的脚压在了阿离面前,索性床大,他们两个伸长着腿坐在床上也丝毫不会觉得狭窄。

阿离看到他脚底的伤口顿时吓得倒吸一口冷气,他虽然只伤了一只脚,伤口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好几倍,简直可以用血肉模糊来形容,他看着就觉得疼死了。

“疼吗?”阿离一边用镊子给他取碎片,完了还会心疼地抬头看看楚然。

其实楚然一点也不觉得疼,不过看到阿离的表情,快要到喉咙口的话忽然改了口,悄悄地弯起了嘴角,忽然十分矫情地说:“疼。”

阿离并没有抬头看到他上的笑,他轻轻地将楚然的脚放到自己的大腿上,认真地看着楚然的脚,手因为过度紧张导致有点抖,额头上还冒出了一点点汗水:“那我给你呼呼,呼呼就不疼了,忍一忍,很快就过去了,好吗。”

楚然听着他如此呵护的话,忽地回想起来小时候的一个场景,脸上的笑也落了下去。

那天他被打得很重,后背已经皮开肉绽了,那时应该是很痛的,不过他现在就只记得自己很开心,被打完之后他抑制不住期待地跑到他母后的宫殿去,结果反而因为伤口太可怕反而吓到了他的母妃,他的母妃看都没看他一眼,就无情地将他赶了出来。

当时他为什么那么开心呢。

哦。

想起来了。

只是因为那天他无意间听到宫女们说了一句:“太子殿下真可怜,若是他的母妃看他被打成那样,该多心疼。”

他本不用被打的。

推荐热门小说飞升后我被单身了,本站提供飞升后我被单身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升后我被单身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16章 狐狸精X变态皇帝 下一章:第18章 狐狸精X变态皇帝
热门: 我养的崽都黑化了 这重生好像带BUG 捡回一群神兽后我暴富了 江宁织造 夜蝉 乱反射 金丝雀宠主日常 我靠恋爱游戏修行 正常的大乘期散修在渡劫前会做什么 我家猫总是想吸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