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狐狸精X变态皇帝

上一章:第42章 狐狸精X变态皇帝 下一章:第44章 狐狸精X变态皇帝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宫外的楚默忽然收到了一分匿名信件, 上面竟然写着她的母妃已死。

一开始他觉得是有哪个胆大包天的人竟敢拿他母妃开这种恶意的玩笑, 但是等到夜间降临,他的母妃入宫已经一日,还久久不闻音讯之后,他心里慌了。

“来人, 备吗, 本王要进宫。”

快马到了宫门口,却听闻宫门封锁, 不让他进去。

楚默心中不祥的预感越发浓烈。不让他进去,他便在宫门口跪下,高声道:“我求见皇兄, 只是想要回母妃,若是皇兄不见,那我便跪死在这里。”

楚然暂时还不知道宫门口发生的事情,因为这道命令是潘英才下的。陛下突然失踪, 绝非小事情, 他这也是在紧急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

等了许久, 潘英才终于得到了陛下的消息, 原来就在寝殿之中。

楚然不想放开阿离,他就想这么天长地久的抱下去。

然而潘英才的出现打断了他短暂的逃避。

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等着他的解决和面对。

“陛下, 默王爷已经在宫门口跪了两个时辰了。”潘英才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见到楚然是身边还站着阿离,眼神顿时变得十分复杂,但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 只是出口提醒,并没有明说太妃的那件事。

楚然听懂了他的暗示,面上的表情并没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他伸出右手,和阿离左手的五指紧紧扣在一起后,对潘英才说道:“宣他进宫来见吧。”

阿离总算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对劲了。

楚然看向他,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说出的话却让人觉得有些惊悚:“你不是说愿意陪我去死吗,走吧。”

阿离被他拉着走了两步,心里突然有些慌张:“怎么了,你好好的,为什么突然提这么不吉利的字?”

“等会儿就知道了。”楚然头看着前方,脚步并不快,但是阿离却感觉自己有些跟不上他,更诡异的是,自从刚才楚然说了那句奇怪的话之后,他就觉得,自己的脚下似乎涨满了通往地狱的曼珠沙华。

等见到一地血红,以及躺在血泊中央的太妃之后,阿离的双眼放大,浑身的血液凝固了一般冰冷,他僵硬地转过头看向楚然:“这……是怎么了。”

“也没什么,她要杀我,我还手,然后就这样了。”他话说的很轻松,就像是在讨论今天的天气一般,一点也没有杀人之后的负罪感。

阿离觉得今天的他,奇怪极了,他抓住楚然的双手,问他:“你怎么了,为什么今天的你,这么不对劲,不对,这段时间以来,你都很不对劲。”

“没什么,”楚然吻了一下阿离的嘴唇,眼角带着温暖放松的笑意,“我只是觉得轻松了很多,身上的重担一下子卸下了,你也愿意陪着我,此生已经无憾。”

“到底怎么了,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简直,简直就像在临终交代遗言一样。

楚默来了,楚然也将视线转向了自己的这个弟弟,自然也就没有回答阿离的问题了。

“母妃!”楚默一看到自己母妃倒在冰冷的地上,立刻失声音大叫冲过去抱起他的母妃,颤抖的手探向他母妃的鼻息,最后什么也没有感受到。

他牙齿打着颤,不相信地伸手摸了摸他母亲的脸庞,触感是那么真实,和活着的时候,没有任何差别,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他抓住自己母妃的手,看到她胸口的伤口,眼底的伤痛再也掩盖不住。

“母妃,不要走。”

哽咽的声音回响在这大殿之中。

楚然从一旁拿出了自己一直带着的那把小刀,一把拔出来,将刀鞘扔到一边,径直走到楚默的身边。

“人是我杀的。”楚然说着将刀尖对着自己,要将刀递给楚默。

楚默听到他的话之后,停下了呜咽,侧头看了楚然一眼,目光中的恨意让旁边看着的阿离都吓得不禁后退了一步。

“我的母妃,一直讨厌你,针对你没错,但是到底她没有对你做过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

说着他将自己的母妃从血泊中抱了起来,对楚然道:“楚然,你不配做我的皇兄,我以后也不再是你的弟弟,踏出这座宫门,我们往日所有的情分一刀两断。”

说完他便抱着人一步步踏了出去,所有人见到他的样子,还有已经没了气息的太妃,纷纷尖叫着躲开。

潘英才着急的跪在楚然的面前:“陛下,要拦下他吗?”

“不了,”楚然拉着阿离的手,径直走到旁边的龙椅上坐下,“我在这里等他,他还会回来的,要不了多久。”

涂宛阳听说楚默就这样抱着死去的太妃大喇喇地走了出去,立马跑去求见楚然。

当她看到楚然身边坐着一个从未见过的银发美男子时,眼睛里陡然一厉:“你是谁?”

阿离被她的眼神和气势吓到,往楚然的身后藏了藏,虽然基本一点用也没有。

楚然拍了拍阿离的肩膀,对涂宛阳道:“你此次前来,是为了什么事。”

涂宛阳虽然很介意阿离的事情,但是不得不回答楚然的问题,她焦急道:“陛下,不能就这样放默王爷出去,否则他定要造反,趁着现在,赶紧去叫人将他抓起来,然后将这件事拦下。”

“朕为何要这样做?”

“什么为什么,他要是造反了,就会进来刺杀陛下啊,难道陛下不想活了吗?”

“是啊,朕不想活了。”

“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涂宛阳摇着头,眼神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这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人。虽然变成凡人了,但是怎么会是这么不中用?

猛地她的眼神看向阿离:“一定是你,一定是你害的陛下对不对,不然陛下怎么可能会这么想?”

潘英才也无法忍受了,跪在楚然的面前,哭道:“陛下,您不要停这狐妖的蛊惑啊,醒一醒,好不好。”

涂宛阳一下子抓住了潘英才话中的关键词:“狐妖?”

潘英才指着阿离回答:“是啊,他就是一直跟在陛下身边的那只小狐狸,枉陛下对他那么好,他却要害陛下。”

涂宛阳看向阿离的眼中的杀气顿时澎湃了起来。

“区区一只狐妖,竟敢做出这种事情。”

阿离被她的杀气逼出了冷汗,但是这次他却没有往后退,反而站起来站起来看着涂宛阳,辩解道:“我从想过要伤害他,也绝对不会伤害他,我只是想为他好。”

“为他好?我可不相信世界上有这么善良的妖精,你敢对着天发誓,你接近陛下,就一点目的也没有吗?”

涂宛阳的质问,一下子刺中了阿离的要害。

楚然站起来将阿离护在身后,笑着解释道:“当然没有任何目的了,阿离来,只是对朕一见钟情了,是不是?”

殿内陷入了可怕的寂静。

楚然脸上的笑容逐渐僵硬,但是他没有放弃所有的希望,转头看向阿离,又问了一次:“是一见钟情,是不是?”

涂宛阳的眼睛仿佛看透了一切,但她并没有上前隔开阿离保护楚然的意思。她要楚然自己明白,自己是被一个什么狗东西给骗了。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只有她涂宛阳,才是陪在他身边的,最合适的人选。

阿离垂着的头缓缓抬起,看了看涂宛阳和潘英才,又看了看楚然:“我真的从未想过伤害你,我对你做的一切,也都是希望你能好。”

楚然忽然放开一直和他相扣着的五指,双手抓住了阿离的肩膀:“回答我的问题,你只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

阿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是为了报恩。”

“哈?报恩?什么报恩?”楚然抓着他双肩的力道猛然加重,简直要将阿离的手给捏断一般。

阿离忍着痛,额头上有汗水滑落。

“你的母妃,唐凝露,曾经救过我一命,我欠她一个因缘,只有还清了因缘,我才能飞升,她在死之后拜托我……她说你的心生病了,希望我能够治疗好你的心病,可是我,可是我来的时候,本来只是想进你的梦境探一下你的愿望,但是却没想到却被你身体里的一只龙给收走了所有的法力,然后,就这样了……”

终于。

还是说出来了。

楚然像是忽然被卸下了所有的力气一般,抓着阿离的双手也无力地垂下:“是这样啊。”

他的声音很轻,只有阿离听到了。

“我们度过的每一个夜晚,在你眼里,算什么呢?”

“我也是不得已,没有了法力我什么也做不到,我想要法力,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法力,我只有这样做,我不愿意这样做的,可是我没有办法了……”阿离脑子已经乱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说出来的话也乱七八糟的。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

“我要法力,要回法力,便可以更好的帮助你,治疗,对,然后你能恢复健康,我也能够,实现心愿,对,心愿,然后……”

唉?

阿离的脑子忽然卡壳了,然后是什么。

然后怎么样。

然后自己就可以飞升了,楚然也可以健健康康的活下去了,继续经历生死轮回,自己在天上做自己的神仙,两人永远也不会再见面。

“不!!不是这样,这不是我想要的。”

“好一个不得已,不得已。”楚然念着,笑了几声。

恍然间忽然响起他父皇送给他的那句话。

“我父皇对我说,诅咒我,这一辈子,永远也不可能有人爱我,永远也不会有用真心对我,除了背叛,我这辈子什么也得不到!原来我只当它是句笑话,现在却觉得,这句话,在我的身上完全应验了。”

涂宛阳上前一步:“陛下,我爱您啊!我是真心爱您的,跟我走吧,一起去流浪天涯,我们会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

“宛阳,”楚然打断他的话,脸上的表情温和极了,“楚默,曾经说查到了一些东西,他告诉我,当年那把火,其实就是你放的吧。”

涂宛阳瞳孔忽然变动了一下,她想要开口辩解,撒谎,但是楚然再次打断了她:“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听取他的话吗,因为我一直都知道,火是你放的。人,为了权势与富贵,真的可以不择手段吗。是你告诉了我答案。”

楚然说着,弯腰捡起了刚才掉落在地上的刀,阿离刚想要过去,楚然忽然对他吼道:“不要靠近我!”

阿离果真不敢靠近了。

“陛下……”潘英才颤着声音,“您别这样,老奴对您,一直都是忠心耿耿,这么多年来,一直将陛下放在心底,当亲生的孩子一样爱护着……”

“若是我活成这样,不如死了算了,爹不疼娘不爱,与孤儿有什么区别。”楚然像一个机器一样,一个字一个字的将这句话念了出来,每念出一个字,潘英才便如同被重物压住了一样,最后一个字说出来,他便被击毁得彻底失去了语言的能力。

“是你说的吧,这句话。”

“阿离,我最后问你一句,你爱过我吗?”

我不知道。

阿离刚想张口说话,小狐狸叫了一声,原来是他的法力快用尽了,小狐狸从他的小子里掉了出来,他猛然清醒。

他不能动凡心,也不可能动凡心的。

“没有。”

“阿离,你知道吗,其实那日,你变成我母后的灵魂来安抚我,一开始我还真的信了,只是到了最后,你的耳朵露出来了,那时候我就知道是你。那时候我多感动啊,觉得你对我的感情,一定是真的,所以我越来越喜爱你,越来越在乎你,越来越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但是现在。”

阿离看到他的眼神忽然变了,不再淡然,不再不将一切都放在眼中,不再温和,不再满含着爱的情绪看着自己。

他的眼神带上了恨意。

看到他的样子,阿离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了。

“我恨你!是你把我带出地狱,又是你把我扔了回去!是你让我知道爱有多好,然后又亲手将它从我心口剐了出去,你知道有多疼吗。”

“我宁愿从来没有出过地狱,我宁愿永远一个人孤寂痛苦,也好过遇见你,如果有来世,我绝对不要生活在有你的世界!如果可以,你想要的法力,我全部都还给你,但是这份因缘,你永远也别想还清,这是你欠我的!”

潘英才,阿离,涂宛阳,母妃,父皇,楚默……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爱我。

连我自己也恨自己的存在。

啊。

结束了。

他终于做了一直想做,但是却没有做的事情。

将刀,刺进自己的心脏。

“不要!!”阿离几乎是尖叫着不管不顾的冲过去,那一瞬间,他所有的法力果真都还了回去,但是他来不及注意了,阿离手足无措地抱着倒在地上的他,除了楚然,周围的一切他都听不到也看不到了。

看着楚然的生命在流失,他慌着想了一会儿,忽然吐出了自己修炼了一千多年的内丹,然后试图掰开楚然的嘴,试图将这丹往里面送:“吃了他它,吃了它,你能活。”

但无论他怎么用力气,楚然就是不张开嘴。

阿离已经绝望了,他觉得自己脑海中有什么要爆炸了。

涂宛阳的身体倒在了地上,消失了。

自从楚然将刀插入心脏的那一刻,这个世界的渡劫便被宣判失败,她自然也就从凡人的身体里解脱了,默仙君也是一样,楚默虽然还活着,但是也只是一抹神识,月也站在一边,一边看着下面的情景,一边说话。

“女土匪,没想到吧,你还以为自己会是最后的赢家,啧。”月嘲讽。

涂宛阳冷哼了一声:“即便如此,我也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天帝的女人。”

“可别做梦了,我看那狐狸精都比你适合多了。唉?默仙君,从刚才开始,你就一直不说话,怎么了吗?”

“我在想,母妃,我留给她的手链,是为了保护她不受任何人伤害,但没想到最后伤害她的,却是她自己,所以我的手链,自然也就没有起任何作用了。凡人啊,唉……”

三神看着底下最后一丝生命气息消失了的楚然,月道:“散了散了,他这个劫注定与我们无关了,第一关是筛选,我们三个,没有一个人入了他的眼,哈哈哈哈。”

默仙君看向他:“你有什么好开心的。”

“等等你们看下面,那只狐狸!”涂宛阳原本环抱着手,忽然放了下来,眼神一眨不眨地盯着下面看。

楚然死了,第一个世界结束,时空的漩涡出现,按照惯例,要将他的灵魂带走到另一个世界。

阿离眼看着楚然的灵魂要离开,立刻不要命的施法抓住他的灵魂,才刚进漩涡,他就感受到了灵魂被千刀万剐的滋味。

“啊!!!”

好痛啊。

“他不要命了吗?”月瞪大眼睛。

默仙君见他这样,却还是抓着楚然不放,心生怜悯,抬手施了个法:“小狐狸,你放开吧,这样下去你会死的,不必如此,吾可助你成仙。”

月在旁边道:“对啊,要是你进去的话,连灵魂都不可能留下,只有灰飞烟灭一个下场,所以放弃吧。”

阿离听到了,但是他现在已经无法理解他们说的话的意思了。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意念。

绝对不能放开楚然,绝对不能放开。

不然就……

再也见不到他了啊。

推荐热门小说飞升后我被单身了,本站提供飞升后我被单身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升后我被单身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42章 狐狸精X变态皇帝 下一章:第44章 狐狸精X变态皇帝
热门: 甩掉渣攻后嫁入了豪门/恶毒男配嫁入豪门后 锦衣行:秉刀夜游 幽灵酒店 云海鱼形兽 我在星际开猫咖 公子他霁月光风 主角总被人看上 想当boss的我终于如愿以偿了[综] 桃花债 吞噬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