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上一章:第47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下一章:第49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日一大早, 门中大多数人都已经自动集中到了掌门房前的院子中, 排好队,有四个人并排站在最前面,中间空出了一行,剩下的人像是分派系一样站在他们的身后,

他们穿着的衣裳虽然很旧了, 但是看起来是有统一制式的,门主明阳成穿的是有红色描边的黑色衣裳, 前面的四人穿的是纯黑色,剩下的人穿的都是白色。

“人都到齐了?”明阳成问话。

“除了四师弟和师叔没来,其他人都到齐了。”站出来回话的是右面第一个为首的女子, 楚离注意到,她就是昨天那个揍了明阳成的师姐。

楚离一看,发现这里加上自己,总共才49人, 其中有许多修为十分低的人, 想来这个门派之所以要种地, 或许就是为了这些还没有辟谷的弟子。

明阳成见楚离在了解了这个门派之后, 表情并没有露出嫌弃或者后悔,心总算放下了一半, 他对自己的大徒弟说:“嗯, 没事,笑天腿脚不方便,稍后我让你六师弟自己去拜见他。”

“师尊, 还是别了吧,新师弟来的第一天就修炼到了练气巅峰,我担心师弟他看了之后……难受。”

“但若现在瞒着他,等他以后知道了,岂不更难受?况且为师希望他能够走出来……这些先不说了,为师先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你们的六师弟,姓楚名离,是我这次出去收回来的,他是先天灵体,想来你们应该已经有所耳闻了,昨天他才学心法,今天就练气巅峰了,着实可怕。”

楚离感受到他说完这段话,不少人当时就倒吸了一口冷气,所有人的目光刷的一下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各种各样的目光,让他不自在极了。

“小徒弟,前面穿黑衣裳的几个是你的师兄师姐,这个很凶的是你的大师姐,她叫戚冰霜,掌管了咱们门派的一切财务,旁边这个是你的二师兄齐海,剑痴一个,再旁边是你三师弟谢涵之,他炼的丹药可是咱们自在门的一绝,中间没来的是你四师兄倪笑天,他腿脚不太方便,最后的是你的五师姐,季寻梅,他们后面的分别是他们的徒弟,以后就是你的师侄儿,来,你们把你们的名字报一报。”

楚离一一看向他们,大师姐是个明媚外放的美人儿,二师兄看起来像个老实人,身上的剑气却不容小觑,三师兄神色高冷,外貌英俊,五师姐看起来十分温婉,脸颊上有一对甜甜的小酒窝,目光不时偷偷的往二师兄那里看。

所有人站出来报出了自己的名字,并且对自己做了一个短暂的介绍。

楚离叫着他们的名字并与他们打招呼,门中不少弟子当时就红了脸,倒是几位师兄师姐,完全不为他的外貌所动。

互相介绍完之后,明阳成对楚离说道:“既然入了这个门,那今后就要遵守门规,要做到三不,不伤天害理,不仗势欺人,同门要互相尊重,你能做到吗。”

“能。”

“很好,那今天的欢迎会就到此为止,大家散了吧,我带你去见你四师兄。”

跟着明阳成走在路上,楚离忽然想起方才的对话,便问道:“师父,你方才说四师兄他腿脚不便,这是怎么回事?”

明阳成沉默了一会儿:“徒儿,每个人都有不愿意别人知道的事,这件事是你师兄的痛,以后你切要记得不要在你四师兄面前提起这件事。”

实际上楚离并没有多少好奇心,被这么说了之后,他便连最后一丝好奇心也去掉了,垂着眼帘说:“徒儿知道了。”

过了一会儿,他们走进了一间院子,一进去,他便看到了满院子怒放的鲜花,乱中有序,又不失自然的美,可以看得出种花的人花了不小的心思去照料。

再仔细一看,原来这都是些灵草,似乎还有个阵在这里,专门用来汇聚天地灵气。

“乖徒儿,师父回来了,这回还给你带了一个小师弟,出来看看。”明阳成走到门前,一边敲门一边说,半响,里面传来了一个略显低沉的男声:“进来吧。”

楚离跟着走进了与外面明媚的花园截然相反的黑暗封闭的房间,闷闷的气味并不好闻,然后便看到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慢慢转过来,他脸上长满了胡渣,眼下有浓浓的青黑,眼中带着一眼就可以看见的颓唐与疲惫。

那人勉强抬起头看了楚离一眼,双拳忽然紧握,口气不是很好地说:“见也见过了,可以走了吧。”

明阳成见他的样子,微微叹了口气,对他说道:“徒儿,进来天气好,不如就出去走走如何?”

他苦笑一声:“师父莫要为难我了,我这样的废人,如果只靠自己的话,连这个院子都走不出去,出去也不过是给大家添麻烦而已。”

“不出去看看怎么知道?你的新师弟刚来,你便负责带他去看看咱们门派。小楚离,记得听你师兄的话。看完之后到我那里来找我,我教你新的口诀。”说完连拒绝的机会都不给人,瞬间便消失了。

楚离顿时觉得自己这个师父有几分不靠谱,不过既然说了,他听就是。

他先对人拘了一礼,说道:“师兄,我的名字叫楚离。”

对方顿了一下,方才沉沉地道:“倪笑天。”

“师父说的话,若倪师兄不愿意的话,我自己出去逛逛就好,这里并不大,想来我也不会在这里迷路。”

“算了,带你去看看又何妨。”说着他推着轮子,率先出了门,楚离便跟上。

跟着这位倪师兄的轮椅一出去,他才发现整个门派都像是为他的轮椅特地打造了一条专属的路,没有门槛,没有很难走的急陂,设计者完完全全就是在为他考虑。

楚离这才感觉到,虽然这位师兄的修为看起来比门中的任何弟子都要低,但是却被这个门派的人珍视着。

这位师兄的话并不多,楚离的话同样也不多,两人便全程如下。

“这里是练武场。”

“嗯。”

“这里是书阁。”

“知道了。”

“这里都是咱们门派的地。”

“嗯。”

……

这样一圈逛下来,楚离发现这里,虽然小,但是却五脏俱全,读书写字,打坐修炼,渡劫冲关,皆有地方,阿离以前并没有见过人类修士的门派,他想,就算是大门派,肯定也是这样的设置吧。

“咱们门派虽然小,但是包括咱们庇佑的百姓,也占有一万平方公里,平日里,也可以多出去看看。”

“知道了,谢谢师兄。”

两人将门派里大致逛了一圈,因为门派很小,所以约莫只花了一炷香的时间。逛完之后,楚离将这位倪师兄送回去,便立刻去找他的那位师尊了。

明阳成看到他这么快就来,有些惊讶:“这么快就回来,和师兄不好处吗?”

“并无,师兄人很好,我们逛得很愉快。”

“那你脚步这么急作甚?”

“师尊,我想用更多的时间来修炼。”

“想修炼是好事,但是……心也别太浮躁。”

“我知道的。”

其实他也知道自己有些浮躁了,但是一想到楚然还在某个地方生死不知,他的心便再也静不下来。

明明知道这样会阻碍自己修行,但是他却做不到像曾经那样自若的控制自己的身体。

在这件事的影响下,生生将他修行的速度拖慢了一半。

但是即使是减半了的修行速度,在别人的眼光看来,他的修炼速度依旧还是快得像窜天猴一样。

不过实际上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现在并不是真的修炼,而是慢慢的找回属于自己的法力和修为。

又过了五日,他成功突破了练气期,达到了筑基初期,这样的速度,成功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她的五师姐季寻梅听说他的突破后,跑过来亲眼看他,当即就震惊道:“这才入门不过六日啊,修为眼看着就要超过修炼了二十多年的我了,先天灵体这么可怕的吗,师父!我看不要两个月,他可能就要超过你了,到时候可咋办啊。”

明阳成额头上也出了一把汗,虽然自己徒弟这么厉害,他应该很开心的没错,但是心里面生出的危机感也不是假的。

普通人修炼要到筑基,厉害的花上几个月,普通的也要花上一两年,更有甚者花个几十年也不是不可能,但是这位的速度,让所有人都想要呐喊一句:这简直不是人啊。

不过严格来说,楚离确实也不是人。

大师姐戚冰霜远远地看着这位天之骄子,后面的她徒弟小心翼翼地上前问他:“师父,六师叔他……还要不要去种地?”

戚冰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种,肯定要种,就算只吃了六天的饭,那也是饭,吃饭就要种地,这是咱们门派的规矩。”

所以,就在楚离突破筑基的第二日,就接收到了大师姐的命令,让他去照顾一处的菜园子,这是入门弟子必须要做的事情。当然这件事也是经过了门主的同意的。

明阳成是这样说的:“徒儿,你修炼的速度过快,如果长此以往,肯定会造成根基不稳,况且你现在心浮气躁,修炼得太快不一定是好事,所以为师给你找了点事情做,你就当是休息了,最近为师命令你别修炼,自己有空照顾照顾菜园子,或者是出去走走,咱们自在门的地盘你还没有好好看过呢。”

楚离原本不想答应的,但是他突然想起来倪师兄曾经说过的话,这里方圆一万平方公里都是属于自在门的地方,同时这个范围内的百姓也是被自在门庇佑着,这里既然生活着这么多的人,那么他就应该去看看,至少要确认,在他们门派的范围内,有没有楚然的存在。

*

与此同时,一个小乞丐模样的小男孩步履蹒跚,一个阶梯一个阶梯地往上爬。

他干瘪的腹中满是饥饿,干裂的嘴唇一阵阵的发白,身体也越来越冷,脚上起满了水泡,衣不蔽体的身上布满了新旧交替的伤痕,如果不是心中的仇恨支撑着他不要倒下,那么他也许早就死在了某个不知名的地方,身体被野兽啃食干净。

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睡一觉了,可他不敢睡,怕睡下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他已经走投无路了。

好想躺下,无论哪里都好,想好好的睡一觉。

额头落下的汗水,几乎榨干了他身体最后一丝的水分。

他生来就是天之骄子,父亲是修仙界至高无上的尊者楚啸月,统治者整个修仙界,他是父亲唯一的儿子,天赋惊人。

本该一直这样的。

本该一直这样的。

可是这一切却被打破了。

他恨,恨他的父亲,毁了他的灵根,他恨化意,杀了他的父亲,毁了他的生活,他恨这一百年来,被关押在不死镜中,七岁的肉体没有发生任何改变,但是他的思想却没有停滞。

他就这样,像是被困在一口棺材里面,一百年,不会死去,无法逃脱,在漆黑的不死镜中,忍受着孤寂的折磨。

他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

到今天为止,他已经醒过来半年了,这半年来,他从来没有停下过自己的脚步,即使是做最卑微的乞丐,即使让自己的尊严被人踩在脚下,他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活着。

自在门,化意,这是他的第一个复仇对象。

一定要进去这个门派,只有一个办法了,他决定将自己现在唯一拥有的东西,不死镜给献出去,天品法宝的诱惑,相信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

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一个没站稳,他摔倒在了阶梯上。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一个穿白衣的人慢慢从阶梯上走了下来。

楚离的目光和他的目光对上,虽然对方的年龄,外貌完全和以前不一样了,但是仅仅只有一瞬间,他就确定了,这个人就是楚然,就是他要找的楚然啊。

他的脑海中顿时响起了上个世界离别时楚然决绝地对他说的话:

“我恨你!是你把我带出地狱,又是你把我扔了回去!是你让我知道爱有多好,然后又亲手将它从我心口剐了出去,你知道有多疼吗。”

“我宁愿从来没有出过地狱,我宁愿永远一个人孤寂痛苦,也好过遇见你,如果有来世,我绝对不要生活在有你的世界!”

对不起,我追着你来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他眼睁睁瞧着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就在自己的面前,可是自己却不敢接近。

他不敢啊,自己是楚然最恨的人,是一个那么糟糕的妖怪,是一个坏极了的狐狸精,害死了楚然的妖,违背了自己诺言的无信之徒。

他没有资格再上去拥抱这个人。

小楚然跪爬在阶梯下,仰着头看着他,从自己怀里掏出了自己的宝物,不死镜,声音虚弱地说:“我要……拜师,我有天品法宝,求你,收了我。”

楚离嘴唇微微动了动,眸子里暗藏着痛楚看着他,瞧见他他一身凄惨的模样,心中泛起了针扎般的心疼,楚然他原本是天子,又有神龙护体,这样的他,该是被呵护的,被人爱戴的,高高在上的。

都是自己害的他,不然他现在一定会是好好的皇帝,统领天下,荣华富贵,万千人伺候,万千人爱戴。

他的心仿佛都要被眼前这一幕给捏碎了。痛到这种程度,脸上却像是失去了表情的功能。

小楚然却误会了,见这人面无表情的,即使听了自己手中有天品灵器,也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难道他以为自己在撒谎吗,不!

他已经一无所有的,再失败,就没命了

他举着手里的一个小盒子,努力大声说话,但是没有什么力气的他,说出的话比蚊子的声音大不了多少,他不知道对方能不能听清,所以只能更努力的的大声一点:“它是真的天品法器,他可以让时间停滞,无论是任何东西放进去,都可以,求你,相信我,我将他送给您,求您,收了我,我可以为您做任何事,可以什么也不要,只求您,求您收留我。”

他卑微地乞求着,将自己放到了尘埃里,眼角甚至配合着流出了泪水。

这时候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他都不在乎了,只要能够活下去,对方即使是要他的眼珠子,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答应对方。

小楚然胃中忽然一阵抽搐,头脑开始晕眩,目光也开始看不清,身体一阵无力。

他知道自己就要这样晕过去了,不,不可以!他还没有得到承诺,他还没有让对方答应,如果自己晕过去了,如果对方抢了他的法器,甚至将他杀死,丢到野兽堆里,他一定就完了。

一切都完了。

在晕过去之前,他的脑海中满是仇恨与绝望,心想自己就要这么不甘心的死去了。

可是最后一刹那,他似乎感受到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他想,也许是他死前的最真实的幻觉吧。

阿离见他晕倒,立刻防窃一切,心疼的将他抱了起来,瘦得只剩一把骨头的身体令他感到心惊。

他终于抱住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对不起,擅自碰了你,可是我不能就这样放任你死去。

*

明阳成终于将自己这个修炼狂魔徒弟给劝下了山,心里隐约松了口气。

他的徒弟修炼的太快了,他的压力确实也很大。自己这个师父在这样的压力下,竟然连一点点偷懒都不敢有了,唉,生活不易。

楚离离开后,他拿出了自己的茶具,悄悄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坐在观景台上,惬意地看着天边的白云和路过的飞禽,身心皆是一阵放松,然而这样美好的时光还没有来得及多享受一炷香的时间,自己的修炼狂魔徒弟居然又回来了,手上还抱着一个孩子。

见到他脸上的表情,明阳成愣住了,他收了这个徒弟才短短不过六七日,但是对于这个徒弟的性格,他还是有几分了解的,这六七日以来,自己这个天才徒弟脸上从来没有什么表情,像是从来不会笑,也不会哭,除了修炼之外,好像没有任何事物能够被他看在眼里。

他还以为,恐怕自己是很难看到这个徒弟脸上会有什么多余的表情了,没想到,这样的认知今天就被打破了。

楚离的脸上肉眼可见的焦急,害怕,他抱着那个孩子气喘吁吁地的找到自己,见到自己后,连眼中的瞳孔放大了几分,像是绝望中的人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师父,他要死了,求您救救他。”

他竟然用上了求字。

当日连在沙漠之中自己假装要丢下他的时候,他都没有用上这个字,可是今天,为了一个看起来像小乞丐的孩子,他居然对自己这个师父用上了“求”这个字。

着实有趣,也着实令人在意。

“他是你在凡间的儿子?”也只有这个可能了,不然怎么可能会这么在意?

然而令他意外的是,楚离却否认了。

“那他是你亲戚?”

见自己的师父墨墨迹迹的,就是没有答应要救,楚离心中早就已经急得不行了,他的胸口剧烈起伏,语气中的焦急简直要实体化了:“不是不是,什么都不是,他只是……只是我在下山的路上捡到的孩子,我见他要死了,不忍心才带回来,师父,你救救他,求您,只要能救他,我什么都愿意做。”

明阳成抽搐了一下嘴角,心里咆哮道:我信你才有鬼,你连‘只要能救他,我什么都愿意做’这种话都说出来了,怎么可能还只是普通的路人。

他心下越发肯定这个孩子与楚离关系匪浅,不过当下他也不准备多问,先把孩子救活再说。

楚离见自己的师尊对自己招了招手,便连忙将孩子抱到了他面前,明阳成先是给小楚然诊脉,之后又看了看他的眼睛,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没事,他只是饿晕了,因为饿久了,胃也有些坏了,从今以后都需要精细的调养,一日三餐绝对不能少,另外他一个小孩子,居然受了这么多的皮外伤,等喝了药,你要弄水,给他一点一点的擦干净,之后才能擦药,我再开两副药,你熬出来喂他吃了,看样子,他这一身都需要调养,估计一时半会儿好不了。”

听到他是饿的,又看到他身上受了这么多的伤,楚离眼帘一动,心中又是自责得无以复加。

楚离忙不停地点头,随即想到现在自己住的地方都还没有,便问道:“师父,我可不可以先将他放在你的屋里。”

“随你。”明阳成摆了摆手,转过身,看着远方,继续享受自己惬意的时光。

他想,自己这个小徒弟,最近肯定有的忙了,至少不会不眠不休的想着要修炼了。

楚离将小楚然放到了床上,然后自己就照着师父给的药方,去大师姐戚冰霜那里抓药,说明了原委后,大师姐并没有多为难,只是看到他脸上竟然出现如此焦急的表情,便有些意外的多问了一句。

他一愣,有些不相信地问:“我的脸上,真的有你说的这么着急?”

见到对方肯定的表情,他沉默了一会儿,随即低下头,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表情。

“啧,别想收了,再怎么收,你眼底的情绪也无法完全遮掩住的,能够让你露出这样表情的人,一定是你十分在意的人吧,没想到你看起来一副高冷的样子,竟然也会有在意的人。”

“十分在意的人吗?”喃喃地念完这句话,他沉默着开始弄柴火熬药,一边扇扇子,一边被浓烟呛得直咳嗽。

戚冰霜见他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蠢样子,实在是看不过去,便站起身来,走到他的面前:“真蠢,我来弄给你看,这个柴火你不能凑这么紧,要给它们点燃烧的空间,知道吗?”说着三下五除二就将他熬药的小炉子给摆平了。

楚离感觉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位看起来粗枝大叶的大师姐竟然有这样的一面。

推荐热门小说飞升后我被单身了,本站提供飞升后我被单身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升后我被单身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47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下一章:第49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热门: 豪门老男人撩又甜 人体了解一下 灯塔血案 与万物之主恋爱 系统教你做人[快穿] 尼罗河上的惨案 葬礼之后 盛夏的方程式 1/7生还游戏 道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