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上一章:第51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倒v 结束】 下一章:第53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倪笑天当年是大衍宗当之无愧的天才, 一直高高在上的专心修炼, 俗事不沾。

而他所在的大衍宗是天下门派之首,当之无愧的修仙界霸主,几乎整个修仙界的最优秀的人才和天赋者都集中在这里,在这样人才济济的情况下, 他还能被称为天才, 可以想象他到底有多优秀

那时候的他,坐拥这整个修仙界一流的修仙资源, 真可谓是风光无限,一路顺风顺水的修炼到了出窍境地,同期中无人能敌, 便是他师父辈的人,也没有几个能比得过他,后面甚至是宗主出面,说要收他做亲传弟子。

那可是宗主, 当今修仙界修为最高的人, 大衍宗背后真正的靠山, 传说他已经修到了渡劫期, 但是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什么修为,也很少有人见过他。

倪笑天虽然傲气, 但是面对宗主的看重, 他还是觉得受宠若惊。

那时候的萧永昌,不过还只是区区金丹巅峰,虽然他们和倪笑天同期, 但是他们早已是云泥之别,倪笑天也从来没有将萧永昌放在眼里过,萧永昌嫉妒倪笑天,不过倪笑天一点也不在意,因为这个世界上嫉妒他的人多了去了。

就在要举行亲传弟子的拜师大典前夕,他得知了这一场收徒的真相。

原来宗主袁星阑之所以想要收他,竟然只是想要将他收做鼎炉,美名曰收做亲传弟子。

他原本只是个普通弟子,他隐约只知道,亲传弟子是不一样的,他们与师父格外亲密,但是直到那一天,他才知道,大衍宗亲传弟子所代表的真正意思。

所谓的亲传弟子,那就是师父双修的鼎炉。这件事是大衍宗内部只有亲传弟子们知道的——公开的秘密。

那些成为亲传弟子的人,有自愿的,但更多的却是不愿意的人,但是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呢,逃跑?放弃修仙?那是不可能的,宗门拥有比门派更大的权利,所有小门派都活在大衍宗的威压下,若是大衍宗发布了追捕令,他们又有何处能去?

劝他的人是这样说的,被选中之人,没有一个逃掉了他们鼎炉的命运。既然是命运,那就只能接受了。

原来宗主袁星阑的修为已经卡在大乘中期百年没有突破了,所以就想到了使用双修鼎炉的方式,而他倪笑天,无论是外貌修为还有天赋都无可挑剔的他,自然就入了袁星阑的眼。

然而修仙界谁不知道,一旦成了鼎炉,便是与仙道绝缘,纵使修为能够提升,但是飞升却是永远也不可能了。

就在这一天,倪笑天见识了所有同门的嘴脸,知道了这丑恶的真相,所有人都觉得宗主看上他是他的福气,他该高高兴兴的答应才是。

不管他怎么选,最后他肯定会答应的。

没有一个人想到,他会以那样决绝,不顾一切的方式,拒绝了袁星阑,并退出了大衍宗。

萧永昌永远也忘不掉那天他在废掉自己修为和灵根之后说的话:“人有生老病死,这是命运,可修仙本就是在与天夺命,违抗天命,我倪笑天,生来就不信命,你们说被选中是我的命,可我偏偏不信,这样金絮其外败絮其中的门派,我多一刻也不愿意待下去了,从今日起,我和大衍宗这样肮脏的门派没有一丝关系。”

宗主怒极,却没有杀了他,只是命人打断了他的双腿,将他扔下了山去,准备让他变成一个废人,再尝遍人间疾苦,好知道后悔。

他们最后没有如愿,倪笑天刚被扔下山门没多久,便被明阳成给捡了回去。

倪笑天原本以为,以大衍宗重视脸面的性子,自在门绝对会有大麻烦,但是意料之外的,他竟然平平安安的呆在自在门生活了十年。

原以为自己是彻底被遗忘了,但没想到,该来的,今天还是来了。

他一点也不后悔自己当年的决定,他也不害怕今天会死在手里,但他却害怕,他的师尊师兄弟受到他的连累,尤其是无论走在哪里都格外亮眼的楚离,袁星阑若是得知他的存在,定然会不顾一切的也会想要得到他。

还好,他已经叫戚冰霜先去将他藏起来了,剩下的,便交给他一个人来解决吧。

他推着自己的轮椅,不顾明阳成的眼色,径直到了萧永昌的面前:“我随你处置,你想要怎样都可以,你们别打了。”

萧永昌狂妄地笑了笑:“现在才站出来说,晚了,刚才那个白衣的人,将他交出来,这件事才能善了?”

倪笑天冷笑一声:“我知道,你想要将他带回大衍宗,不过你就不怕,将他带回去之后,他就不会夺了你的宠?现任的宗主亲传弟子,萧永昌,我说的对吗。另外,你确实比我师父修为高,但也才高了一级,你若是紧咬不放,那便是将我们往死路上逼,到时候我师父自爆内丹与你同归于尽,想来你恐怕也无法全身而退把,到时候你这样做了,不仅损伤了身体,更同时寒了天下门派对大衍宗的心,你觉得宗主还会要你?”

萧永昌瞳孔一缩,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几分。倪笑天无疑说得很对,虽然他出来,也是受到了‘帮助宗主寻找更好的双修鼎炉’的命令,但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找一个比自己更优秀的人来取代自己,只准备随便找几个人交差而已。

虽然他心里准备退了,但是面上却任要找回几分脸面:“呵,区区自在门,放过又如何,不过倒是你,背叛师门,不知道会有怎样的下场,不过你放心,至少回去的路上,我会好好待你的,况且要抓你回去的命令,是宗主亲自下的,若是谁敢反对,便是与大衍宗作对,如今你们此举,算你们识相。”

说完他就要来伸手抓倪笑天,却忽然被一把扇子给挡住了手。

萧永昌视线顺着扇子看到了他的主人,眼中情不自禁闪过惊艳,心道好一个美人,再看他的身上,一时竟看不出他的修为,而他周身精纯的灵气似乎格外不一样。

楚离将楚然交给戚冰霜照顾后,便毫不犹豫地转身向明阳成他们所在的方向走去。

在原本的世界,他唯一用的武器,便是他的扇子,只是不知道他的扇子还在么,思绪一动,那把特别的扇子便凭空出现在了他的手中,摸着扇柄上熟悉的纹路,他心里便觉得莫名地舒适。

他本就是渡劫巅峰的修为,来到这个世界,只是因为重新塑造了一具身体,新身体没有修为,但他本身的修为还在的,只是需要用这个世界的修炼方法,一点点适应自己的这具新身体。

原本若是按照顺其自然的趋势修炼下去的话,他可能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让新身体适应自己的修为,重回渡劫巅峰,但事情已经到了这样的关头,还想要依旧一点点来适应,显然是不可能了,那便只有一个办法。

强迫自己去适应!

楚离驱动着自己体内的功德,疯狂充盈着自己身体的修为,金丹中所要吸收的功德更加高昂,但效果也是格外显著。

楚离甚至能够感受到他原本积蓄起来的功德,像是开了闸的洪水一般飞速消逝着。

元婴巅峰——出窍——出窍巅峰——分神——分神巅峰,修为肉眼可见的强大,给他带来了一种无可比拟的快.感。

然而在这样的过程中,待他抽空看了一眼自己还剩的功德之后,心中猛地一惊,便立刻停止住了这样的行为,脊背出了一层细汗。

他一直在这里,普通的日常生活的这段时间,用掉的功德,只能用九牛一毛来形容,但是这次他这样飞快的提升修为到分神而已,居然就一下子就用掉了三分之一!

不敢想象,如果再继续把修为提升到原本的渡劫巅峰,那么到时候他的功德还能剩下多少。

虽然只是分神,但也足够应付当前的情况了。

他过去时,正好看到四师兄倪笑天准备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保全自在门,见到那人要抓人走,他毫不犹豫地就闪到他的面前,挡下了他的手。

“今天,你谁也不可以带走。”

萧永昌看到他的外貌,又看到他周身精纯的灵气,心中忽地生出无比嫉恨:“你算个什么东西。”说完就直接拔出了剑就使出全力朝楚离刺过去。

这一剑竟然是下了死手。

旁边见此情景的明阳成和倪笑天皆是一惊,立刻就想要动手帮他挡,但万万没想到,接下来的情景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只见楚离面对刺过来的剑,丝毫不惧,也不躲藏,他轻轻抬手,竖起十指和中指,轻而易举地就将剑刃夹在了两指间,而萧永昌无论再怎么使劲,也无法在移动分毫。

萧永昌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在门还有这号人。

没想到这自在门竟然如此深藏不露!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其实旁边的师弟倪笑天和明阳成,心里同样震惊的不行。

但才区区过了两招,萧永昌并不服气,只见直接放弃了剑,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另一柄上品宝剑,使出了自己拿手的剑招,过去就与楚离斗了起来。

楚离并没有学过剑法,虽然对方实力不如自己,但是他的剑法却学的十分扎实,有那么几个瞬间,楚离觉得如果不是自己速度够快,估计早就被他的剑给伤到了。

对方见他一直在被动的接招,并不主动出手,以为他怕了,便嘲讽道:“若是你现在投降的话,还来得及,或许你是吃了什么提升修为的丹药强撑一会儿,见你一点剑法都不懂,只知道用法力应付,这等水平,想你也撑不了多久,若你现在放下,我兴许还能好心放过你。”

随着招式变得越发凌厉,楚离觉得,自己不出手已经不行了,便问他:“我不愿意伤你,如果你现在愿意对我们自在门道歉的话,我就放你离开。”

对方怒了:“我看你才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楚离不管他,又问了他一遍:“你若留下,必会被我所伤,现在离开,我不伤害你。”

萧永昌道:“我头一回见到你这么嚣张的人,今日我不杀你,难消心头之恨!”说着集中灵气,狠狠地朝楚离砍了过来。

楚离用扇柄接下了他的这一波攻击,最后一次说道:“这是最后一遍,若你依旧不愿听,那么我就不再给你机会了。”

萧永昌觉得他根本就是在说大话,便根本没有将他的话听进去,只是专心地攻击着。

三次说完,机会已尽。

楚离抬起手,在自己手心汇聚了一部分法力,这回面对对方的攻击,他不再用扇子硬抗,而是往侧边站了一步,不多也不少,就在萧永昌掠过他身边的刹那,楚离顺手一掌打到了对方的丹田上,手上携带着的灵气,瞬间震裂了他的五脏六腑,同时将人狠狠击到了空中百米远,然后乘抛物线趋势自然下落。

这已经算是手下留情许多的了,楚离一点也没有伤到他的内丹,也是念在对方并未作过太多恶事的情况下。

楚离看了一眼他落下的地方,风轻云淡地收回了手,站直了身体,风轻轻刮过,带起了他鬓边一丝头发,同时脸上一条细细的伤痕斜飞着显现,鲜红的血液顺着伤口流淌了出来。

刚才最后的那一瞬间,萧永昌反应过来了一些,挥剑过来,划伤了一点他的脸。

远处看到这一幕的楚然,只觉得那血液让穿着白衣的人身上呈现出了一种妖治的、破碎的美感。

只是这样而已,就如此美,若是将他的灵魂彻底摧毁,到时候又不知道是怎样的一个美景。

想到这里,为了防止自己眼中的恶意被人发现,他立刻垂下了头,用眼帘藏住了自己阴暗又肮脏的想法。

戚冰霜有些不快地看着楚然,其他人见到得救,纷纷跑上前去对着楚离驱寒问暖,看到他脸上受伤,也有人拿出了金疮药,而那些人,都还只是平时与楚离没有太大关系的同门。

而这个孩子,之前楚离甚至不顾性命地第一时间跑去救他,而现在,见到楚离受伤了,这孩子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没有反应?

她不喜欢这样不懂得知恩图报的人。

心下便冷淡了几分,便不管这个孩子,径直走到倪笑天的面前,去关心倪笑天的情况。

过了几分,二师兄齐海回来,对楚离和明阳成道:“萧永昌跑了,他没有死,我们要不要追杀?”

明阳成摇了摇头:“没死正好,还好你师弟没有下杀手,对方乃是大衍宗的亲传弟子,在宗门之中点得有长明灯,若是死掉,那么门派里的长明灯,就会将他死前经历的事情完全给重现,到时候我们的麻烦才是大了。”

倪笑天垂眸低落道:“是我拖累了大家了,真的很抱歉。以我对大衍宗的了解,他们绝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之后定然还会卷土再来,只是到时候,恐怕就……”

明阳成拍了拍他的肩膀,先将五个徒弟召唤来,几人到一边开了一个小会,商量了什么随后做下了决定。

等过了一会儿,就回来,便召集来了门中所有弟子。

明阳成道:“今日来,是想对大家说,如今咱们自在门已经朝不保夕,惹上了大衍宗,想来今后也不会有什么安稳日子,这里不少人原本只是没有灵根,却硬想要修仙的凡人弟子,原先便收了,只是多了一张口吃饭,也会教你们些炼体的方法,然而修仙虽是与天夺命,但也要有几分天命才能踏入修仙的门槛,无法入门槛的人,留下来也无不可,但是身为门主的我,如今已经没有办法保全你们了,对不起……”

说着,不禁老泪纵横。毕竟这些人里面大多数几乎都可以说是他一手带大的。

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却给了他警告。若不是最后有楚离的力挽狂澜,他们整个门派的人,可能就会被灭门啊。

今后还有可能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他也是没有办法了,有些事情,必须要及早下定决心。

下面不少弟子见状,纷纷抱着师祖哭了起来。

“你们走吧,走吧,自行拿了粮食,盘缠,各自回家去,娶妻生子,嫁人成家,认真的过完自己的人生,也没什么不好,若是你们愿意,也可以时常来自在门看看我们这些老家伙,只是再见,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

……

不到半日,门中的人走了七七八八,最后留下来的人有明阳成,以及他的六个徒弟,谢涵之唯一的徒弟留了下来,再加上暂时无处可去的楚然,这里竟然只有八个人了。

也就是说,其实真正算起来,这个门派总共也不超过十个人!

之后他们暂时收拾了几间还没有坏的房间,暂时安排几人住下。

等到太阳落后,明阳成命令郎修文照顾好楚然,然后他们师徒一行,便到了保存还算完整的前殿,几人各自找了椅子坐下,楚离也跟着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他隐约觉得,是师父他们要问自己白天为什么会变强的事情了。

果然,明阳成首先开口了:“徒弟,第一眼见你就觉得你不简单,后来发现你果然不简单,但是你救了我们整个自在门的人,所以我相信你不是坏人。”

楚离点了一下头:“我确实从来没有想过要伤害你们。”

然后众人就沉默了,不知道到底要则呢开口,最后还是大师姐戚冰霜开的口:“我相信你不会伤害我们,我们同样也不会伤害你,但是……但是我们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短短半个月之内,修为就提升这么快的!教教我!我感觉六师弟你现在的修为绝对已经超过师父了吧,才一天的时间。”

旁边的几个人,包括明阳成在内,都无比认真地点了点头。

倪笑天道:“虽然我现在灵根几乎被毁了,但是曾经我好歹也算是天才,但是就算是曾经的我,修为都没有涨这么恐怖,一天从金丹到超过出窍的修为,说出去估计好多人的牙齿都得笑掉,可是这就是发现在我面前的奇迹,怎么可能会不想知道。”

看到他们几个期盼又认真地想要走捷径的表情,楚离觉得自己可能要让他们失望了:“其实吧……”

众人纷纷点头,同时伸长了几分脖子,就等着看他怎么说了。

“那个……我其实一直没有告诉你们。”

谢涵之道:“说吧师弟,我觉得现在无论你说出什么,我们都不会感到惊讶了。”

“我本来便是一个修仙者,只是因为一些意外的原因,流落到了这里,同时也失去了记忆一段时间,直到师父遇见我的时候,我才找回自己的记忆,所以现在与其是说我修炼得快,不如是说,我在找回自己的修为。”

几人虽然听懂了他的话,但是完全无法理解这过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

“师弟,你原先是什么修为,修了多少年呢?”季寻梅问出了大家都想要了解的问题。

楚离看了他们一眼,见到他们闪亮亮的眼神:“我原先是渡劫巅峰的修为,修炼了一千来年。”

“嘶——”

霎时间,这个略显空旷的地方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倒抽冷气的声音。

明阳成略显颤抖地掐住自己的大腿,才忍住了抱住了他的大腿的欲望:“徒……不不不,您应该才是我的师父。”

太激动了,他觉得自己有很多话想说,但是一下子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旁边的几个人也是目瞪口呆的激动得无法言语。

渡劫巅峰是个什么概念。

楚离还不清楚,但是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渡劫巅峰那是活在传说中的存在。

当年最强的修仙界霸主楚啸月,也不过才是渡劫初期的修为,另外一位最强的化意仙君,同样在巅峰时候开,也只有渡劫初期的修为。

而楚啸月死后,当今统治修仙界的那位大能,便是大衍宗当今的宗主,袁星阑,而这位宗主,也不过只有大乘中期的修为。

所以说,渡劫巅峰,那简直就是想象中才存在的传说级别的人。

见到他们这么惊讶,楚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那都是以前了,现在我的修为才到分神巅峰。”

几人又倒吸了几口冷气。

经验告诉他们渡劫巅峰是不可能存在的,但是楚离不到半个月就已经到达分神巅峰的事实就摆在他们的面前,让他们就算是不想要相信也得相信。

明阳成一瞬间的表情有种矛盾的扭曲,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所以说,我新收的徒弟,才用了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已经超过我这个师父的修为了,虽然最后发现徒弟其实是个很厉害的前辈。”

三师兄谢涵之犹豫了一下,问道:“我有些好奇,您方才口中发生的意外,还有,您如此厉害,为何在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您的名头?难道是在哪个隐蔽的地方修炼了一千多年,从未出山过?”

楚离顿了一下,为了避免事端,还是没有告诉他们自己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便摇了摇头,不愿意多说。

谢涵之道:“如果冒犯到了您的话,抱歉,晚辈只是好奇而已。”

“没有冒犯,不愿意说只是不想惹麻烦,毕竟我现在还没有强大到面对任何东西都可以保全自己的境地。师兄师姐和师父,你们也不必对我如此,我失去记忆恢复后,发现我原先的那一套修炼方法已经不行了,所以如果不是师父的出现,现在的我说不定依旧还只是一个普通人,所以我特别感激师父的教导,还有师兄师姐们对我的爱护。”

二师兄齐海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嘿嘿地笑了。

其他几人见他这么说,也慢慢把提着的心放了下来,至少没有刚才那么的小心翼翼了。

明阳成便继续开始下一个话题:“今天把大家叫过来,还有另一件事,楚离前辈,以后我直接叫您的名字,您看行不。”

推荐热门小说飞升后我被单身了,本站提供飞升后我被单身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升后我被单身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51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倒v 结束】 下一章:第53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热门: X档案研究所 暹罗连体人之谜 黄粱客栈 祈祷落幕时 作践 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 陛下有一段白月光 八卦侦探 暗黑神探 却无心看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