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上一章:第55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下一章:第57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陈平刚被自己的师父宋华救上来, 便哭着用手指着楚然, 控诉道:“师父,刚才他想要杀我,是他把我推下去的!”

楚然忽地握紧了双拳,脸色有一瞬间的扭曲。

少女惊恐着哭诉的声音依旧是那么清晰。

【就是他, 杀人犯, 我亲眼看到,他像个冷血怪物一样, 把所有人都杀了,一个都没有留。】

我是为了救你啊。

【好可怕,好可怕, 如果不是我跑得够快的话,现在肯定也是一具尸体了。】

我救了你。

【我只是远远的看到他在这里杀人,然后就跑掉了。】

我明明救了你。

【别的?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点也没有, 我前面说的就是全部了, 是啊……还好, 还好我很幸运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被伤到。】

明明是你求我救你, 我救了你,我没有想过要你酬谢, 也不需要你对我有多么感恩戴德, 同时也从来没打算将你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我怜悯你,心疼你,保护你, 救了你。

但是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过去的回忆完美的与现在的场景重合,不同的时间,不同的人物,不同的事件,它们的本质却都一模一样。

就是这些人,就是这种人,让自己无比憎恨这个恶心的世界!

杀了你,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你们看到了吧,他想要杀我,我说的都是真的。】

【仙界至尊的儿子便可以这样随意滥杀无辜吗?】

【你怎么下得去手,我怎么有你这样一个狠毒的孩子,滚出去,我不想看到你!】

我要杀了你们所有人!!!!

楚然双眼死死地盯着陈平,眼中逐渐染上了血红的杀意,陈平的话还没有说完,他忽然间失去理智,在陈平的师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冲上去对着陈平的脸就咬了下去,眨眼间就从对方血粼粼的脸上撕咬下来一块肉。

陈平尖叫的悲嚎惊叫醒了他被这变故震慑住的师父宋华,宋华见到楚然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居然这么狠,心中一片胆寒。

陈平早已经被吓懵了,连自己可以反抗都忘了,现在他面前的楚然对他来说就是地狱最可怕的恶鬼!夜叉!修罗!世界上所有形容可怕的词语都无法完全体现楚然的可怕,在这种可怕的的情境下,他所能做的唯一一件事,便是做无谓的挣扎,凭着本能哭喊。

谁来,谁来救救我啊!!

宋华见楚然吐出咬下来的那块肉,还想往他脖颈上致命的动脉咬上去,瞬间头皮发麻,立刻闪身过去,一掌打在楚然的左肩,将人击了出去,等楚然吐血倒在地上后,他才猛地反应过来自己下手重了。

他刚才居然对一个半点修为都没有的八岁孩子产生了害怕,不仅如此,他还因为本能的害怕,所以对这个孩子下了狠手!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他手忙脚乱的想要找保命的丹药,一找才发现自己并没有保命丹这种贵重的东西,除了一些自制的金疮药,他什么也没有。

在这时候明阳成也赶了过来,他首先看到陈平的脸和混乱的现场,便皱起了眉头,等他看到楚然的样子,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赶紧掏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保命丹,毫不犹豫地就给楚然喂了下去。

宋华见到明阳成拿出来的丹,心中顿时惊讶非凡,这保命丹绝非凡品,至少也是上品灵丹,所需原材料更是名贵无比,等级越是高的保命丹,效果也就越好,而明阳成手中的那颗,至少也是中等偏上品质的丹,这种丹,别说是普通人了,就算是元婴出窍等级的人,也照样能用。

这样的丹,对自在门这种穷得养活普通弟子都需要门主带头亲自去种地的门派来说,能够拿得出一粒已经是顶天的了,而对于他这种地盘都没有的荒野修士来说,那简直就是极品丹了!

这样极品的丹,明阳成居然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给一个普通孩子喂了下去?

难道自在门一直在装穷?

不不不,应该不可能,以他一整年的观察下来,自在门的穷酸和他本人的穷酸一样,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这种同类的气质是怎么也装不出来的。

啊,极品丹不愧是极品丹,那个孩子才吃下去没多久,身上便发出了金光,这丹虽然不能完全将人治疗好,但是却能够将修士受损的重要筋脉给护住,只需一些时日,虽不能恢复到巅峰,但好歹也可以将伤养好七七八八,不过使用的人如果只是个普通人的话,效果也许会更好。

果然那个传闻是真的吧,这个叫阿然的小孩子,其实就是明阳成的私生子吧。

单独给一个和门派无关的小孩子一个院子,每七天定期去看一次这个孩子,每个月都会让人去询问他有没有什么需要……种种迹象都指向了那个猜测。

不然他们怎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明阳成遣散了所有没有灵根的弟子,最后却唯独留下了这个叫阿然的孩子,并对这个孩子的身份讳莫如深,问谁都说不知道。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自在门的几人是真的不知道这个孩子是什么身份。

思绪乱涌之间,他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有个被吓得躲在树后瑟瑟发抖徒弟也受伤了,便赶紧拿出了伤药,过去他上药。

当他仔细看着自己徒弟这张脸的时候,心里一阵后怕,下嘴真的狠啊,如果这一嘴咬在脖颈的动脉上,绝对会要人命的,现在陈平的这小脸几乎毁容了,除非等修炼到元婴,可以改变自己身体的外貌,不然这张脸可能就要伴随他一辈子了。

宋华看到自己的徒弟实在凄惨的可怜样,便点了他的穴道,让他暂时昏睡过去。

抱起徒弟,他走到面色凝重的明阳成面前,面露歉意:“实在对不住,刚才那孩子突然不知道怎么了,疯了的要咬死平儿,看到他的样子,我心里也发憷,我下狠手打了他,这点是我这个做长辈的错了,回去要怎么罚,我都接受,但是他原先推我徒弟下悬崖,以及后面两次要置我徒弟于死地的事情,我必要追究清楚,就算我只是一个金丹,但是也绝不受无故的委屈。”

明阳成道:“此事定要查清楚,只是,此事要怎么和宗主交代?”

宋华皱眉:“宗主?宗主不是闭关吗,况且这孩子不是你的私生子吗,这件事和宗主有什么关系?”

明阳成瞪大眼睛:“谁说他是我的私生子了?”

“他一个没灵根的凡人,你让她吃喝住都是在门派里,什么也不要他干,还对他这么好,他不是你儿子还能是什么?”

明阳成苦笑着摇了一下头,只道:“他不是我儿子。”

*

对于楚离来说,一年的时间既漫长,又短暂。

漫长是因为想念,短暂是因为这一年的时间无法让他忘记想念。

这一年的时间,他有一半的时间内心翻涌着想要去看楚然的冲动,而另一半的时间则是被他用来压制这股冲动。

他努力压制着,想要用时间去淡化自己的情感,可一整年过去了。

一整年有多少,整整三百六十五天,四千三百八十个时辰,三万零四十个刻钟,那么长的时间,可自从闭关开始,他没有哪怕一个刻钟能够完全静下心。

他想出去,可每当他走到门口,一个想法与可能赫然越入脑海:就算出去了,他又能怎么样呢,难道重复和上个世界一样的悲剧吗,何况到了这个新的世界之后,他对于楚然来说,不过只是一个陌生人啊。

楚然根本就不认识他。

这个想法让阿离觉得有些难过。

明明自己的姓是他给的,凭什么到现在记得的就只有自己了。

现在这样每一天熬下去,让他有种自己是在疯狂自虐的既视感。

自己这样度过每一天,不仅修为没有寸进,连心也越来越乱。

他只能对自己说,再忍忍吧,再忍忍,也许过一会儿,自己所为的感情就没有那么深了呢,也许再熬一会儿,它忽然有一天,自己就会淡了呢。

出去,楚然也不认识自己,对自己也没有什么感情,如果现在出去,那也只是独自痛苦而已,这痛苦甚至有可能会被楚然看到,也许他看到的时候,还会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每天在这山洞之中闭关,但是就连他自己都无法肯定,他到底还能够在这里坚持呆多久,有无数个瞬间,他都觉得,也许自己下一秒就会受不了了然后出关。

矛盾,犹豫,纠结,挣扎……自己这样,到底是在做什么。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许久未听见的师父明阳成的声音。

“宗主,我有事情要禀告,所以才不得已大断您的闭关,虽然事情并不大,但是思来想去,我觉得这件事应该还是要来与你说一声。”

楚离听到他的声音,便站起来,端正了自己的仪表,对外传音道:“是何事?若是你们可以决定的,那便自行决定,我不想被打扰。”

“这事儿其实也是可以由我们自行决定的……”

楚离重新做回了自己的法坛上,语气随意地说道:“那便你们自己决定吧。”

“那好吧。”明阳成想了想,那个孩子已经吃下了保命丹,现在除了身体的伤需要休养之外,一点事儿都没有了,他想了想,确实还没有到了要去找宗主来主持这件小事的程度。

只是这次的事情,他去找所有今天去后山的孩子问了,他们一致说,是想去找阿然一起玩儿,结果遇到了野兽,然后就落单了,有的说陈平平时和阿然的关系不是很好,偶尔会起小摩擦,肯定是因为阿然记恨在心,所以找到机会就下手了。

明阳成想起所有孩子对阿然的一致印象:总是阴沉沉的,也从来不会笑,是不是会用让人汗毛竖起的目光看人,任谁看到都会觉得心里不舒服,问他在心里想什么,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目光看人时,他又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来。明明有时候别人只是想和他一起玩而已,但是他从来不会领情。

那些孩子说的话,明阳成自己其实也十分理解,他每周去看一次阿然,两人的对话却总又超不过三句,问他过的好吗,他说好,问他有没有什么缺的,他说没有,唯一会开口对自己要的,就是蜡烛,问他有没有什么想对自己说的,他说没有。

有几次他察觉到那些小孩子对他的态度是不是有点不对劲,他便亲口去问,可是他跟自己说没有。

他想了想,有告状的机会却不说,那应该就是真的没有,所以他也就没有深入追究这件事,毕竟他需要招揽更多的人,处理宗门里的杂物,自己和自己的六个弟子早就忙得脚不沾地了,哪里还有多余的闲心去关心他口中自己都否认了的事情?

想来想去都是烦心事,他想,这个孩子怎么就不能开朗一点呢。

明阳成一边转身走,一边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唉,阿然这孩子……”

“他怎么了!”

楚离耳尖地听到了他叹息的话,瞬间便转移到了明阳成的面前,目光认真地看着明阳成。

“师父,你告诉我,他怎么了。”见到明阳成被他的速度吓呆,他便有些紧张地又追问。

明阳成回过神来:“您能不能别叫我师父,被您这么叫,我觉得内心十分不安,这样吧,以后你叫我明长老,以后我叫你宗主。”

他磨磨唧唧的,楚离一想到楚然可能出事,怎么还能心平气和的与人说话:“你倒是快说啊,他到底怎么了,你来找我,是不是他?”

明阳成有些惊讶,一开始时他以为楚离很在乎那个孩子,可是他却将那个孩子放在门中自己去闭关,一整年不问不管。

当他以为楚离不在乎这个孩子的时候,他却又是现在这样十分关切的表现。

他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懂楚离这个人。

“是,出了点意外,总之你先跟我回去看……”

他话还没有说完,楚离就一把拽着他,用最快的速度御风飞了回去。

“在哪里!”越接近这里,楚离发现自己的心开始紧张。

明阳成指了一个方向,他二话不说就过去。

这里是楚然的院子,此时聚集了一大批的人,他们都是听说今明阳成明长老要去请宗主出关,他们早就想要渐渐这个修为达到分神巅峰的从未见过的宗主了,之前一直都只是感受到了他强大的气息,而现在,他们总算是可以见到真人了。

宋华见明阳成将他们都召集到那个孩子的院子里,然后对他们说要去试试请宗主出关,他心里顿时有些震惊,心想难道这个孩子竟然是和宗主有关系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明阳成之前对那孩子那么照顾,好像也没毛病啊。

瞬间,他们感受到面前刮过一阵风,眼前就落下了一个白衣白发之人,乍一眼看过去,就连他们这些修仙之人,都误以为对方是个谪仙。

清冷的神情看也没有看他们一眼,眉头微微皱着,径直就往楚然的房间里走进去,当他看到受伤躺在床上的楚然时,内心的痛楚与愤怒一下子达到了顶峰,他过去握住了楚然冰凉的小手,强烈忍耐着自己想要爆发的欲望,简单地做了一个结界,隔绝了楚然与外界,让他不会被吵闹的声音打扰。

分神巅峰的威压一下子往外面的人压了过去,他侧过头,用冰冷的嗓音问道:

“是谁!伤了他!”

推荐热门小说飞升后我被单身了,本站提供飞升后我被单身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升后我被单身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55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下一章:第57章 假高冷师尊X真复仇徒弟
热门: 厌魅·附体之物 人体了解一下 后来,他成了魔王大人 武神天下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黑彼得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Ⅰ 加倍偿还 听尸(心灵法医原著) 汉尼拔崛起 假孕后我继承了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