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道士攻X狐妖受

上一章:第69章 道士攻X狐妖受 下一章:第71章 道士攻X狐妖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阿离跟着猎人走了半天, 最终在一座带着院子的青砖瓦房前停了下来。

这猎人主动上前敲了几下门, 见半响没有人应,生怕阿离以为他是胡乱带的路责怪,看到门锁才反应过来,便赶忙讨好地看向他:“我发誓楚然就是住在这里的, 不过他今天应该出去了, 你看,他若是在家的话, 院子的外的大门是绝对不会锁上的。”

阿离看到大门果然上了锁,没有见到楚然本人让他有些失望,但是找到了敌人的老窝却又给了他意外的惊喜, 不过现下最重要的还是要弄明白楚然人去哪里了。

猎人见他表情不是很满意,立马上前几步小心翼翼地解释:“他是个道士,经常外出为人驱妖辟邪,十天半个月不在家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不过村里的其他人可能知道他去哪里了, 要不我去帮您问问?”

说完后他猛地想起, 楚然是个道士, 这个人美貌异常,本领深不可测, 不似凡人, 表情看起来像是寻仇……

什么人会来找楚然寻仇??

猎人这个想法才冒出来,阿离那双眼睛正巧向他看来,脑子里的想法让他霎时吓出了一脊背的冷汗。

楚然深居简出, 见人时也多是助人为乐,且从不与人交恶,他是专门对付妖魔鬼怪的,不可能会有人来找他寻仇的,既如此,那这世间会来找他寻仇的,不是妖怪邪魅之流的还能是什么!

“好啊,你去帮我查查他去哪了,如果胆敢让我知道你欺骗了我,我定不会轻饶了你。”阿离可不管他想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听到他要去帮自己问问,便觉得自己又解决了一个□□烦,他不喜欢与人类有过多的接触。

猎人闻言手脚发软,颤颤巍巍地后退了几步,没注意地上有个坑,脚下一绊,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阿离才懒得多看他,眼光直打量着面前这个颇为简陋的房屋,心里犹豫地想着要不要翻墙进去看看。

他身后的猎人见阿离背对着自己,赶紧连滚带爬地往村里跑了回去,那逃命的样子看着叫人觉得好笑。

阿离一个人站在就比自己高那么一小节的院墙外,想到曾经狐狸爹娘教育他的,只有最低级的狐狸才会去翻人类的墙去人家屋子里偷东西吃,他虽然不打算偷东西,但偷翻人家的院墙这件事说起来怎么也不光彩,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要爬墙进去看看的欲望,在旁边的竹林里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了下来,一边看着楚然的院子,一边等待着猎人回来。

猎人被吓得半死,苍白着脸回到了家,话也不说一句,直接进了里屋,鞋也不脱,拽起被子倒在床上便蒙头躲在被子里瑟瑟发抖,想起自己刚见那人时候心里的不敬想法,心里不住地后怕,旁边的妻子觉得他不对劲,也不敢上去打扰他,小心翼翼地做着自己的事情。

猎人觉得自己今日真是从虎口走了一遭,好不容易才逃命而回,压根就没有想过再回去见那妖物,就更别说自己答应阿离帮助打听楚然下落的那件事了。

然而等到天渐渐黑了,猎人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不停地回放阿离那句“若是你胆敢欺骗,我定不会轻饶了你”,那不知是妖物还是邪崇的东西,怎么就这么轻易的就放自己离开了,他会不会稍后就找来?说不定他在自己身上放了什么可以追查自己的东西,也许他压根就一直跟在自己身后,若是自己就真的放了他鸽子,自己今天晚上睡着,明天自己会不会全家就被杀光了?

想到此猎人一个鲤鱼打挺就坐直了起来,旁边睡着的妻子一下子也被他吓醒,在漆黑的夜色中用担忧地眼神看着自己的丈夫,不安地问:“你怎么了?”

“后山那个穷道士楚然,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猎人问自己妻子。

“平白无故的你怎么问道士,难道你遇到了……”话还没有说完,猎人便瞪大眼睛,受惊般地一把捂住妻子的嘴巴,左右看了半天,虽然没有见到什么动静,但是漆黑的夜色已经足够他自己吓自己了。

好半响,猎人才将白日的事情同妻子说了,不过言语间隐去了自己一开始见到人时不轨的想法。

妻子只以为他是撞邪了,担忧地道:“楚然的下落我倒是知道,正巧我前日听村里其他人说,县里赵首富家的儿子撞了邪崇,所以专门派人来请了楚然去驱邪,所以现在楚然应该就在县里的赵首富的家中,但是现在这么晚了,要找他也……”

说完后两人不约而同的沉默了,现如今楚然离他们这么远,而那不知名的邪崇就在村里,远水救不了近火这个道理他们还是懂的,可就这么躲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要是得罪了那看起来很厉害东西,用脚趾头也知道他们绝对讨不到什么好果子吃,要是就这么指望着楚然回来,也许到时候他们全家的尸体也都凉得差不多了。

两人战战兢兢地商量了半天,最后猎人为了不被阿离这个“邪崇”缠上,只好一致决定老老实实交出楚然的下落。

猎人半夜拎着个灯笼,漆黑的夜色加深了他内心的恐惧,现在他不仅手脚发软,牙齿还不停地“打架”,整个人缩手缩脚地就往村里最偏远的楚然家的院子走了过去。

到了楚然家门口,发现没有人,内心正要松一口气,后背突然被什么东西拍了一下,这一拍直接让猎人双膝一软,一下子就瘫倒在了地上,另半条命也差点给吓没了。

阿离觉得这人类着实好笑:“人都说,平时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你这么怕,看来亏心事没少做。”

猎人听他这样说话,原本只是在猜测他不是人,现在便直接肯定他就是个鬼了,被这样再一吓,他手上连拎灯笼的力气都没有了,手一松,灯笼在即将要掉在地上,阿离顺手便将灯笼捞到了自己的手里。

猎人看着他手上拎着灯笼,烛光由下往上映照在他的脸上,被五官挡住的地方形成了漆黑的阴影,烛光明灭不定地闪烁着,让这一幕看起来更加恐怖了三分。

阿离看着直接跪地求饶的猎人有些无语,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让面前这个人类怕成了这个样子。

原本他在这里等了一下午外加一个晚上,还以为这个人定然不会再回来了,还打算着要不明天自己去打听算了,没想到半夜的时候这个猎人又突然莫名其妙的将自己送上了门。

猎人求饶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个妖物是来找楚然来寻仇的,便立刻补充道:“我打听到了,那楚然现在正在县里的赵首富家里,此事千真万确!不信的话您可以亲自去赵首富家去看,县里往那个方向去。”

首富家?

阿离有些不怀好意地想,难不成这楚然是穷日子过不下去了,所以现在跑去巴结首富去了?

呵,他不就是那样的人吗,自己想要别人什么的时候便不择手段的接近讨好对方,等利用完了就毫不犹豫地把人给捅上几刀,然后再扔掉。

想到此阿离便觉得心中郁气难平,当即朝着猎人所指的县的方向赶过去,至于那个猎人,早就被他忘到不知道哪个角落里去了。

他这一突然消失,又给了猎人不小的震撼,当场就将人给吓晕了,他今日受的刺激太多,并且一个比一个强,最终这次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晕倒的猎人直到第二天才被村里的人给找到,这事掠过不提。

阿离踏着夜色,沿着一个方向御风飞行了一段时间,见到前方城镇有千家灯火的影子,只是这里灯光太多,不能确定赵首富是哪家。

阿离想了想,在空中飞着将整个县都看了看,最后发现有一家的大宅子里灯火最为明亮,别家都是微弱的烛光,唯独这家与众不同,不仅有烛光,甚至还在院子的里里外外点了不少火把,整个宅子看起来灯火通明,不少人大半夜的不去睡觉,反而聚集在院子里,不知道在搞什么。

见这家情况诡异,他便带着几分好奇地飞了下去,悄悄地凑近观察了一下这家的下人,发现他们个个面色苍白,人人手中拿着一个火把,警惕而恐惧地看着宅院中心的方向,似乎那里有什么可怕的东西随时会出来撕碎了他们。

安静地感受了一下那个方向,果然隐隐感受到了楚然的气味。

看来这家肯定就是猎人口中的赵首富家了。

狐狸天生嗅觉灵敏,而阿离又比普通狐狸强了千百倍,原本在前两世的时候,他喜欢极了楚然的气味,每当闻到这样的气味,心中便不由自主的涌上愉悦,但现在……

阿离瞬间咬紧了后槽牙,气息都不由自主地加重了三分,当下便不受控制地用拳头使劲捶了一下地面,仿佛击打的地面就是那个令他恨极了的人。

那都是自己不堪回首的曾经了,现在!这气味只会给自己带来痛楚,让他回想起自己曾经那被恨意占据了全部人生的自己。

“谁在那!”

阿离那个方向突然发出的响声将园中这群原本就已是惊弓之鸟的人们吓得不轻,几个人推推搡搡地往发出声音的地方查探过去,最后什么都没有发现,不过是虚惊一场。

“一定是老鼠或者野猫什么的发出动静。”

人们纷纷这么互相安慰着,至于野猫与老鼠发出的声音不应该是这样的疑问根本就没有人敢在这种时候说出来。

阿离一时冲动发出声音之后,便立刻离开原地,朝着楚然气息所在的方向潜了过去。

到了目标屋子外,发现外面四处都有人守着,而门口还有一对看衣着鲜亮的中年夫妇,正焦急地在外面来回走动。

阿离不好明目张当地接近,便跃到房顶,悄无声息地到了目标房间的房顶上,估摸着位置,悄悄地拿开了一片房顶的瓦片,定睛朝里面看去,一眼就看到了楚然。

楚然的行为举动看起来很奇怪,他的表情十分凶狠,面对着一张床言语间又是咒骂又是威胁,过了一会儿,索性拔出了自己腰间的铁剑,双手死死握住,一步步朝床走过去,那样子看起来就像是要去杀人,阿离眼看着他就要拿剑刺向床上的人,觉得楚然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当即就用手掰断瓦片的一角,想也不想就朝着楚然的手臂打了过去。

楚然闷哼一声,身子一歪,手上动作一变,剑便支撑在了地上,全靠手中铁剑支撑,这才没有一跤摔倒在地。

他做法花了半天心血要帮人驱邪,成功失败全靠刚才那聚力的一瞬,结果在关键时刻这么突然被打断,胸口不由地一闷,一抬头,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阿离,差点被气得吐出一口老血。

推荐热门小说飞升后我被单身了,本站提供飞升后我被单身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飞升后我被单身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69章 道士攻X狐妖受 下一章:第71章 道士攻X狐妖受
热门: 原来我是心机小炮灰 始是新承恩泽时 京极堂系列02:魍魉之匣(上) 国家发的女朋友 加倍偿还 为了恰饭我决心成为美貌人妻 中国橘子之谜 骨音:池袋西口公园3 我和小三前男友he了 渔夫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