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项家来客

上一章:第六章 虞家姑娘 下一章:第八章 祸从天降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望子于江之畔兮,心病齿之难言,驰于周道兮。求子之迹,欲干子兮……。”

古人都喜欢把酒高歌,越兴奋唱得越开心越得意,项家子弟也不例外,吃饱了老虞家仆人双手奉上的好酒好菜,争先恐后的就扯开了喉咙高唱楚歌,把虞家上上下下都闹腾得不清。好在虞间很有涵养,又是刻意结交敢打敢拼的项家兄弟,不但没有丝毫的面露反感不悦,还让仆人准备卧房,让普遍都已经喝得脸红脖子粗的项家兄弟在自家休息过夜。

当然了,虞间的这个决定,也害得虞家全家人半个晚上都没能睡好。如果不是姐姐虞妙戈拼命拦着,虞姀还几次都想冲出来,把大半夜里还在放声高歌的项家子弟全部赶出自家大门。

事还没完,第二天又让项家子弟在自家混了一顿丰盛早饭后,虞间还又拿出了两匹上好的丝绸,说是送给项康的两位叔母做两件新衣服,非要项家子弟带走,项家子弟推辞不过,只能是客气谢了,欢天喜地的告辞离开了虞家。

离开颜集亭返回侍岭亭的路上,一直都在琢磨昨天那个虞家少女是否就是虞姬的项康倒是没什么多余的话,已经很长时间没能尽情吃喝的项家子弟却是个个笑容满面,对项康混吃混喝套交情的本事赞不绝口,项庄还兴奋的拍着项康的肩膀说道:“行啊,以前还真没看出来你有这本事,早知道你能把虞公哄成这样,咱们早就应该来和虞家交这个朋友的。”

“以后再有什么要和外人打交道的事不愁了。”项声也大声说道:“项康你出面谈,我们哥几个出力,能说又能打,看谁还敢和我们项家人过不去。”

“项康,要不你再去下相城里,和那个把买卖做得最大的赵家也谈一谈?”项冠贪心不足,说道:“看看能不能让赵家也把我们敬为上宾,再请我们大吃一顿?也送我们几匹上好的绢帛?”

心里明白虞公真正打算的项康苦笑,可又不好直接扫众兄弟的兴,便说道:“以后再说吧,看能不能想出什么办法,我们也不能做得太过火了,如果让别人觉得我们项家子弟只知道四处骗吃骗喝,大父他们的脸就要被我们丢光了。”

提到祖上颜面,死要面子的项家子弟便也纷纷点头,没有再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不过项家子弟的好心情却并没有受到影响,仍然还是有说有笑的议论昨天的好酒好肉,还有虞间那个漂亮女儿,也在不知不觉间越过了县境,回到了下相县的侍岭亭境内,还很快就看到了自家居住的村子。

也是该来有事,眼看就要回到家里,拿两匹上好的绸缎给两位叔母一个惊喜,迎面却突然走来了几个带着刀剑的男子,为首的人项家兄弟全都认识,正是项家子弟前天在下相城外曾经提起过的侍岭亭亭长冯仲,跟在他身后的几个武装男子则有两个是侍岭亭的亭卒,另外还有两个常在冯仲家里混饭吃的食客帮闲——某个钻裤裆的也曾经当过这样的帮闲。

素来仇视秦国和秦国官府,项家子弟对大秦朝的基层公务员冯仲当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一个个昂着头就想与冯仲擦肩过去,谁知道冯仲突然把手一伸,拦住了项家子弟的去路,大模大样的说道:“等一等,几位项公子,有件事问一下你们。”

“什么事?”项庄不耐烦的问道。

“你们的绸缎,那里来的?”冯仲指住项家子弟带着的绸缎问道。

“别人送的,怎么了?”项庄反问。

“谁送的?”冯仲满脸狐疑的追问。

“谁送的要你管?”项声没好气的问。

“职责所在,必须得管一管。”职位权力类似于乡下派出所所长的冯仲摆起了官谱,笑容有些不善的说道:“这两匹丝绸可不便宜,几位项公子,还请说一下是谁送你们的?为什么要送你们?”

“听你口气,好象是怀疑我们这两匹丝绸,是偷来抢来的?”项庄明白了冯仲的意思,脸色也顿时变得极不好看。

冯仲不答,笑容却更加不善,项康不愿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冯仲发生冲突,本想站出来说明丝绸来历,旁边的项冠却已经抢先上前,一把推开了拦路的冯仲,大声说道:“兄弟们,用不着和他罗嗦,走,回家。”

“走,回家。”项庄也大步就往前走,又向冯仲冷笑说道:“怀疑是偷来的也好,怀疑是我们抢来的也好,尽管去查,查不出来,别怪我们不客气。”

项家子弟答应着纷纷跟上,除了项康以外还个个冲冯仲冷笑,开口要冯仲自己去查丝绸来历。冯仲心中暗怒,可是畏惧项家子弟人多势众还个个带着刀剑,同时又没办法证明项家子弟的丝绸不是来自正道,只能是眼睁睁看着项家子弟大摇大摆的从自己面前扬长而过,满怀狐疑却毫无办法。

项家子弟昂首挺胸的走远了,几个亭卒和闲汉也围到了冯仲的身边,七嘴八舌的低声议论项家子弟的丝绸来历,无不怀疑那两匹丝绸不是来自正道。其中一个亭卒还说道:“亭长,这几个破落子弟太嚣张了,仗着他们祖上有点名气,平时就不给我们面子,今天还敢推你,不想办法治一下他们,以后我们的差事没办法干啊。”

冯仲阴沉着脸不说话,又突然灵机一动,忙一指那个怂恿自己报复项家子弟的亭卒,吩咐道:“悄悄跟上他们,去偷听一下他们说什么,这些破落子弟个个都是大嘴巴爱嚷嚷,肯定会自己说出绸缎的来历,打听清楚了如果那两匹丝绸真是他们偷来抢来的,就有办法收拾他们了。”

……

还是继续来看项家兄弟这边的情况,嘲笑着冯仲等人的怂样回到了村里,着急给两位叔母一个惊喜的项康等人当然是直奔自家住处而来,首先到了距离最近的项康二叔项梁家,谁知大门紧闭怎么也敲不开,项家兄弟心里奇怪,正要找邻居打听叔母去向,二叔母却突然从远处的三叔项伯家里走了出来,站在院门前招呼道:“庄儿,声儿,我在这里,你们都过来,快过来。”

还道二叔母是去了三叔母家里串门,项家子弟也不疑有他,忙答应着快步过去,项猷还举起了手里的绸缎,笑着说道:“叔母,看这是什么?”

颇让项家子弟意外,二叔母并没有因为看到两匹上好的丝绸而惊奇或者欢喜,只是一个劲的招呼项家子弟赶快过去,待项家子弟走到她的面前后,二叔母才低声说道:“快进来,你们三叔回来了!”

“什么?父亲他……。”

项猷的惊喜言语被二叔母连使眼色打断,总算是想起自己的父亲现在还是杀人通缉犯后,项猷赶紧快步冲进了自家院门,项家子弟也个个惊喜万分,赶紧跟上,项康则是楞了一楞,还忍不住在心里说道:“项伯?就是那个在鸿门宴上吃里爬外的项家败类?”

毕竟是自己在这个时代的亲人,楞了一下过后,项康还是快步冲进了三叔母的家里。而进得房门后,项康第一眼就看到项猷和项睢两兄弟已经跪在了一个中年男子的面前伏地哭泣,三叔母也站在旁边抹眼泪,其他的项家子弟则纷纷向那中年男子行礼,项康也来不及细看项伯模样,赶紧拱手下拜,恭敬说道:“小侄项康,见过叔父。”

子侄太多,项伯无法和项家子弟一一说话,只是向最后进来的项康点了点头,然后就说道:“睢儿,猷儿,还有各位贤侄,都免礼吧,快起来,让我看看你们长什么样了。”

跟着项家子弟答应起身,借着窗外透进房中的太阳光芒,项康先是发现自己的便宜三叔项伯和项睢、项猷两兄弟长得很象,接着眼角余芒一扫,项康又发现房间的一角竟然还坐着一个中年男子,四十来岁的模样,圆脸细目气度不凡,还似乎从没出现在上一个项康的记忆中,应该上一个项康也从没见过。

谜底很快揭开,接受了一众子侄的行礼问候后,项伯主动介绍起了那人的身份,指着那人向项家众子弟说道:“孩子们,快见过你们的韩良韩叔父,我这近一年来,一直都是住在你们韩叔父家里,得了他不少照顾,快向他行礼。”

项康和项家众子弟答应,纷纷向那韩良行礼,韩良颌首微笑算是还礼,项伯则向韩良一一介绍自己的子侄,韩良逐一点头,微笑说道:“不愧是名门之后,果然个个都是少年英雄,文武兼备,难得。”

“先生过奖。”项伯谦虚道:“都是顽劣之徒才对,那算什么少年英雄?文武兼备就更谈不上了,不是文不成,就是武不就。”

“庄儿,猷儿,这绸缎你们那里得来的?”

韩良本来还要继续和项伯客套,旁边的两位叔母却突然注意到了项家子弟带来的两匹上好丝绸,也和亭长冯仲一样担心不是来自正道,赶紧开口询问丝绸来历,项家子弟在叔母面前当然不敢摆谱,马上就老实交代了丝绸是颜集亭虞家所赠。结果两位叔母一听更是糊涂,忙又问道:“颜集亭的虞公送的?无缘无故的,他送你们这么贵的绸缎做什么?”

“这个得多亏项康,是他跑去虞家拜访,说我们项家愿意和他们虞家做朋友,虞公听了高兴,除了送我们两匹绸缎以外,还请我们大吃了两顿。”

项伯长子项睢得意的拍着项康肩膀介绍,项它也是迫不及待,飞快把项康出面和虞公交涉的经过大概叙述了一遍。结果项伯和两位叔母听了张口结舌,压根就不敢相信平时极不起眼的项康能有这个本事。旁边的韩良也颇惊讶的看了项康一眼,说道:“想不到这位项公子年纪不大,竟然能有如此豪迈之风,三言两语之间不但抹过了与虞家的旧事,还能以后辈身份与那虞公直接结交。这样的交际之您,口才风度,世所罕见啊。”

“韩叔父过奖,小侄愧不敢当。”项康假惺惺的谦虚。

“不是过奖,是实话实说。”韩良笑笑,又随口补充了一句,道:“那位虞公也难得,区区一介平民,不但颇有肚量,还仗义疏财,小有孟尝君之风,项公子替你们项家结交这样的人物,也没有折辱你们项家的门庭。”

听到韩良这话,项康嘴角不由露出了一点轻蔑笑容,对韩良的话十分不以为然,只是碍于场面没有过于流露。可项康却并不知道的是,他对面的韩良也是一个十分擅长察言观色的人,不但看到了项康若隐若现的轻蔑笑容,还直接猜出了项康的心中所想,暗道:“项伯的这个侄子,对那个虞公不是很看得起啊?是忘恩负义?还是……?”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六章 虞家姑娘 下一章:第八章 祸从天降
热门: 仙羽幻境 钟情四海 绝世药神叶远 裴公罪 老攻身患绝症[穿书] 无双庶子 我,C位,逆袭 狱门岛 穿到古代当名士 大王令我来巡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