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欺负上门

上一章:第十二章 新技古施 下一章:第十四章 化敌为友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3.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有了冯仲送的礼物,项伯和韩良专程从下邳送来的过年盘缠,再加上虞公送的两匹上好绸缎也还剩一匹,一度捉襟见肘到了极点的项家过上一个好年当然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为一日两餐和柴米油盐愁白了头发的两位叔母为此笑展了眉头,三叔母的病情也很快就有了大的好转,在年前痊愈已经不是问题。

只有项家兄弟还是没心没肺,才刚确认了冯仲主动撤走了监视自家的人,也没留什么眼线刻意盯着自家,项家兄弟就又要拉着项康出去东游西逛,项冠和项悍等吃货还不等过年就起哄要杀羊喝酒,把冯仲送给自家那头羊宰了打牙祭。

东游西逛项康奉陪,可杀羊之举被项康坚持拦住——距离过年已经只剩下不到半个月了,项康可不想在来到这个时代后的第一个新年夜就吃糠咽菜,再加上两位叔母也坚决支持项康,所以冯仲送来的那只羊才得以暂时保全小命,项家兄弟也只好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成群结队的四处游荡,继续过以前那种游手好闲的生活。(秦朝是十月初一过年。)

被迫参与其中的项康当然知道继续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可是项康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改变这一状况——总不能现在就告诉项家子弟说很快就会有一个姓陈的和一个姓吴的举旗造反,项梁和项羽也要在江东起兵响应,叫项家子弟现在就赶紧做好造反准备,等着起兵响应吧?所以项康也没办法,只能是抱着走一步算一步的态度,每天陪着项家子弟东游西逛,吹牛侃大山,点评乡间的所见所闻。

九月二十五,距离过年已经只剩下五天,县城里采买年货的百姓挤满集市,人流多了,年轻的姑娘自然也就多了,荷尔蒙严重过剩的项家子弟在游荡时,闲聊的话题也不知不觉的主要集中在了女人身上。期间还有项猷带头,突然聊到了和项家子弟有过一面之缘的虞家闺女虞姀,十分感慨的说道:“别看这城里的女子多归多,可光以容貌而言,还真没谁赶得上颜集亭虞家那个小妹。那小妹,啧啧,恐怕以前我们楚国的王宫里,也找不出几个比得上她的美人。”

“季叔,看上虞家小妹了吧?”人小鬼大的项它阴阳怪气,说道:“要不会去和三大母说说,让三大母请个媒人去虞家给你提亲,求虞公把他那个女儿嫁给你?”

“好主意,项猷,回去就对你娘说,求她请媒人去替你提亲。”

项家子弟纷纷附和,起哄怂恿项猷去向虞家提亲,项猷被说得有些尴尬,又好歹有些自知之明,赶紧摇头说道:“别开玩笑了,如果换成是在以前,我们楚国还在的时候,和虞家结亲倒是给他家面子。至于现在嘛,虞家还能看得上我那就叫怪了。”

“要不,求项康出面去替你求亲。”项冠揪住了一直没说话的项康,笑着说道:“我们兄弟里面,就数项康的嘴巴最能说,他去替你求亲,说不定真能求得虞公答应。”

项家子弟一起叫好,都怂恿项猷求项康出面去向虞家提亲,项猷连连摇头,可看向项康的目光中却多少带着一些期待——毕竟,项康能把死人说活的本事,项猷已经是不止一次的亲耳听到,亲眼看到。被寄以了厚望的项康看出了他的心思,便苦笑道:“兄长,别对我抱什么希望,我要真有那本事,就替我自己去向虞家求亲了,我也是单身光棍。”

项猷的目光顿时有些黯淡,然后又惊奇问道:“怎么?项康,你也看上那个虞家小妹了?”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长那么漂亮,谁见了不心动?”项康回答得十分直接,说道:“不过也就是想想,虞公那个人很精明,是不会看上我们的。”

也是凑巧,话题集中到虞家人身上的时候,对面突然匆匆过来了几个仆役打扮的男子,为首的中年男子还一见面就向项家兄弟行礼,恭敬说道:“诸位项公子,还记得小的不?我是颜集亭虞公家里的管家,前些天你们去拜访我家老爷的时候,小的和你们见过面。”

仔细一看见那中年男子确实是虞家管家,项康等人忙纷纷点头,又问他的来意,虞家管家答道:“奉家主之命,来这里卖一些多余的粮食,也买一些过年要用的东西,还准备在回去的时候,到侍岭亭去拜见你们,没想到居然恰好在这里遇到你们,真是太好了。”

“找我们有什么事?”项康问道。

“马上就要过年了,我们家主想请你们在年前务必再到家里一坐。”虞府管家满脸堆笑的说道:“家主他还想和你们同席一醉,另外他还家里的人置办了一些过年之物,想请各位公子务必收下。”

“好啊,我们现在就一起……。”

“项猷。”

项康及时拉住了迫不及待的项猷,微笑说道:“好,既然虞公诚心相邀,年前我们一定登门拜访。”

虞府管家听了大喜,赶紧向项康千恩万谢,项康则突然问道:“管家,前几天我们项家出的事,你听说了没有?”

“听说了。”虞府管家想都不想就回答道:“听说侍岭亭搞错了消息,跑到你们府上惊扰,被项公子你们给打发走了。”

项康心下雪亮了,也顿时明白了虞间主动再献殷勤的原因——肯定是听说了自己用计吓得冯仲低头求饶的事,知道自家子弟确实敢打敢拼敢亡命,所以才想再撒点狗食收买自家兄弟,方便将来在关键时刻把自家兄弟当成死士使用。

明白归明白,这样的事项康当然不会当众点破,只是再次答应一定登门拜访,与虞府管家拱手而别。结果之前被项康硬拉住的项猷不乐意了,才刚走远就向项康埋怨道:“项康,你怎么不答应马上就去?今天就去颜集亭做客的话,今天晚上肯定又可以吃顿好的啊。”

“一叫就去,我们项家兄弟的面子往那里搁?”项康反问,还算要点脸的说道:“在集上遇到随便说一句,马上就跟着虞家的下人去颜集亭,虞公听说了会怎么看我们?这种事就是黔首百姓做了都觉得丢脸,更别说我们项家子弟。”

“项康说得对,项猷,别给我们项家人丢脸。”项庄也跟着训斥项猷,项猷唯唯诺诺的点头,神情却依然十分失望,那边项它和项扬等人也是满脸失望,无比遗憾今天晚上不能大吃大喝一顿。

看出众兄弟的遗憾,心里又始终挂念着另外一件事,盘算了一些时间后,项康开口说道:“不过今天晚上想找个吃饭的地方倒是不难,谁愿意跟我走?带你们去吃顿好的。”

“我,我,我去。”

项康的话还没说完,项家兄弟就已经争着抢着开口报名,包括还算比较稳重的项庄也是如此,不过在报名后,项庄自然又赶紧问道:“去那里吃?”

“去冯仲家。”项康给出了一个意外的答案,说道:“他家的酒肉虽然肯定比不上虞家,但应该还过得去,值得咱们跑一趟。”

“冯仲家?”项家子弟都有些吃惊,项冠又抢着问道:“项康,冯仲还会款待我们?我们前几天才和他闹成那样,又逼得他到我们家里给叔母她们磕头,今天去他家,他还会再请我们吃饭?”

“知不知道什么叫打一巴掌给一个甜枣?”项康反问,微笑着说道:“前几天我们和冯仲结仇,跑到他家门口去又恐吓又杀狗,是打了他一巴掌,他服了软,今天我们再去他家吃饭,是让他明白我们没有记恨他的心思,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也是给他喂颗甜枣,让他宽心,他只会高高兴兴的接待我们。”

普遍肌肉过于发达,不是太明白项康这话的意思,可是见项康说得自信,又对项康骗吃骗喝忽悠人的本事充满信心,项家子弟还是纷纷叫好,迫不及待就要跟着项康去冯仲家混吃混喝。只有在鸿门宴上被夹在中间为难的项庄比较理智,又小心问道:“项康,这真的能行?会不会让冯仲觉得我们是在故意欺负他,逼他低了头还要到他家大吃大喝?”

“放心,我有把握。”项康拍了拍项庄的肩膀,低声说道:“去冯仲家我还有个目的,就是想看看他现在究竟对我们是什么态度。冯仲毕竟是亭长,手里有一点权力,我们得防着他当面低声下气,背后突然给我们捅刀子。”

“你是想去试探一下冯仲?看他究竟想怎么对待我们?”项庄明白了项康的意思,见项康点头,项庄也不再多说什么,赶紧随着其他的项家子弟簇拥了项康出城,有说有笑的返回侍岭亭,期间项康还一直走在队伍的中间最前面,模样神情象极了泗水郡境内一个时常带着小弟们四处混吃混喝的无赖亭长。

顺利回到侍岭亭后,在项康的率领下,项家子弟直接来到了冯仲家居住的亭舍门前,结果和项康估计的差不多,看到项家兄弟突然集体大驾光临,正在亭舍里吹牛下棋的亭卒和冯家门客马上就是如临大敌,满脸提防,收到消息赶紧跑出来的冯仲也是战战兢兢,一边行礼一边问道:“诸位项公子,请问有什么事?”

“冯大兄,别紧张,没什么事。”项康笑呵呵的说道:“从城里游玩回来,顺便到这里来坐一坐,给大兄和丘嫂(大嫂)问个安,不介意吧?”

“真的?”

冯仲满脸的不敢相信,项康则握住了他的手,笑道:“当然是真的,大兄,小弟和诸位兄长来这里拜访,怎么,不请我们进去坐一坐?”

见项家兄弟神色和善确实不象是来挑事,冯仲心中稍安,忙连连点头,说道:“快,项康公子,诸位项公子,快里面请。常季,侯犊子,快,去告诉你们丘嫂一声,就说项公子他们来做客,叫她准备点好菜,再把酒搬出来。”

听到冯仲这话,项家兄弟当然是悄悄的都向项康竖起了大拇指,无不暗道:“还真被你说中了,果然请我们吃饭。”

被冯仲请进了他家的大堂中落座后,气氛依然有些尴尬,冯仲坐在主位明显有些拘束,说话带着紧张,做陪的门客则是个个满脸警惕,小心注意着全都佩带着刀剑的项家子弟的一举一动,弄得项家子弟也无法肆意谈笑,不得不小心防备冯家门客。惟有项康言笑自如,还反客为主的邀请冯家门客入席,不断主动找话题改善气氛,期间打量着冯家大堂说道:“第一次来,想不到大兄的房舍这么宽大,大厅里坐了二十多个人,居然一点都不拥挤。”

“是亭里的房子。”冯仲解释道:“听说当年建侍岭亭的时候,乡里的粮库就是设在这里,所以建得比较宽,后来粮库换了地方,这房子就空了下来,愚兄我当上亭长以后,贪图这里宽大和办差方便,就把家搬了过来,为了这事还挨了些闲言碎语。”

“那些嚼舌根的简直无聊。”项康大模大样的说道:“大兄你把家搬过来,是为办理亭里的公务方便,忠于职守,那些说风凉话的怎么就不想想这点?”

“还是项康兄弟理解愚兄,知道愚兄的苦衷。”冯仲恭维,又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不过可能也住不了几天了,过了年,或许就又得把家搬回老房子里去了。”

“怎么?上面也有话说了?”项康好奇问道。

“不是上面有话说,是我这亭长恐怕干不了多久了。”冯仲满面的愁容,说道:“不瞒项兄弟,县里已经有风声,说是这侍岭亭的亭长,要换人了。”

见冯仲的愁容不象作假,项康一度有些误会,以为冯仲快要丢官罢职的事和前几天项伯的事有关,便干脆离席而起,坐到了冯仲的身边,低声问道:“大兄,怎么回事?是不是和你那天去我家的事有关?”

“项兄弟误会了,不是那事。”冯仲摇头,如实说道:“是我倒霉,今年办差接连出了几次差错,新来的县令又有点看我不顺眼,所以就想免了我,换一个人当亭长。”

仔细观察见冯仲不象是在说假话,项康的心里也不由打上了小算盘,暗道:“要不要想办法帮一帮这个冯仲?这小子虽然和我们项家有过节,但是胆小怕事被我一吓就收手,是个比较容易对付的人。如果能帮他保住亭长的位置,不但可以让他更听话,将来真到了紧要的时刻,说不定还能派上大用场啊?”

生出了这个念头,虽说没有任何的把握,但项康还是决定试上一试,便又低声说道:“大兄,你就不能自己想想办法,到县里去活动一下?请人替你说些话,让县里别动你?”

“能有什么办法?”冯仲苦笑着低声说道:“是县令决定要动我,谁敢帮我说话?”

对下相县官场的了解少得可怜,项康不敢乱出主意让冯仲去求县里的什么人,只是盘算着说道:“既然如此,大兄你为什么不直接去走县令的门路?只要把他那条路走通了,你的位置不就保住了?”

“那有那么容易?”冯仲更是苦笑了,说道:“我一个小小亭长,就是想见县令一面都难,能有什么办法走通他的门路?”

“过年不就是个机会?”项康指点迷津,又拍了拍冯仲的手,低声说道:“十月初一的时候,以祝贺新年为借口去拜见那个县令,多掏点钱送份厚点的礼,事情就有希望办成了。”

“是啊,十月初一过年那天,我可以名正言顺的去拜见县令和送礼啊?”冯仲的眼睛一亮,顿时有一种拨开云雾见天日的豁然开朗感觉,然而再往细里一盘算,冯仲的目光却又迅速黯淡了……

推荐热门小说汉当更强,本站提供汉当更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汉当更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3.com
上一章:第十二章 新技古施 下一章:第十四章 化敌为友
热门: 乡村如此多娇 手工帝大师兄日常 世界一级保护学渣 本草王 欲望街头 燃烧的远征:十字军东征简史 女法医手记之让死者闭眼 成为百亿富豪后我被千亿少爷求婚了 1921谁主沉浮:抗战时期的通俗小说 诡案罪6